G2的真像,中国别吃亏

toryhector 收藏 0 62
导读:G2的真像及中国别吃亏

永年:中国不要盲目追求大国责任和领导权


人民网11月12日发表对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教授的专访文章,内容如下:

中国崛起后应当如何看待自己的国际地位,“韬光养晦”战略还要不要再继续下去,中国在后危机时代应当如何抓住机遇实现战略调整,如何看待中国的民族复兴?人民网记者在11月6至8日举行的“北京论坛”国际研讨会上,围绕上述话题采访了国际知名学者、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教授。


中国不要盲目追求大国责任和领导权


记者(李晓明):您刚才在演讲中已经谈到,如何看待中国实力增强以后的大国责任和领导权问题,为什么说“中国不要盲目追求大国责任和领导权?”


郑永年:中国是一个崛起中的国家。当然,要想崛起,肯定要承担国际责任。我的意思就是中国应当承担它应当承担的那部分责任,不要过分去许诺这个责任。因为过分承担这个责任是不是可持续的,这个非常重要。


可持续性的国际责任完全取决于自己国内能不能有可持续的发展。这也非常重要。无论是向西方国家,还是向发展中国家不切合实际地去许诺这些责任,实际上都是不可持续的。就是说,国际上承担责任要和国内可持续发展相适应,不能超过国内发展的水平去承担国际责任。


我觉得目前国内有很多问题,无论是从增长方式转型上看,还是从社会公平上看,各方面挑战都是非常巨大的。我对温家宝总理讲的话特别认同,把自己的问题真正解决好了,这就是对国际承担最大的责任。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现在是全球化、区域化时代,中国国内所发生的一切都会对国际产生很大的影响,现在不是一个封闭状态下的发展,中国是在一个开放状态下的发展。所以大家都说,中国消费什么,买什么,卖什么都对国际产生巨大影响。因此,如果国内有一个比较平稳可持续的发展,本身就已经承担很大一部分国际责任了。


如果中国国内各方面发展做不好,不稳定,就会对国际产生非常大的负面影响。现在大家在谈国际责任时,中国是一个主体,这个主体做好、做强大了,就可以承担更大的责任;如果主体做不好,责任承担不了,即使可以承担也是不可持续的。所以要把国内的事情做好,再去承担国际责任。


光要求中国“开支票”是不公平的


郑永年:这次金融危机之后,中国本身并没有金融危机,但是受国家金融危机的影响,中国政府推出大规模的拯救措施——投入“四万亿”刺激经济增长。中国不仅对亚洲已经承担起稳定的角色,而且对世界经济也产生了积极的影响,这样的做法比其他国家的“救市方案”更有效。在这样的情况下,包括欧洲美国,对中国国际责任的期望越来越高,这是我比较担心的,因为过高的期望,中国满足不了。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要考虑,中国承担国际责任以后,与这个国际责任对应是什么,大家现在来看,美国要让我们继续买国债。欧洲也一样,都要求中国“开支票”。因为中国有很多自己本身内部的问题,你光“开支票”那不行。所以我觉得“开支票”只是一种简单的责任。领导权不是要控制人家,领导权就是你要形成比较可持续的影响,去影响人家。很显然,现在西方要求中国的责任很简单,就是让中国“开支票”,就是要中国的帮助,让中国做贡献。这太过分了。这个东西对中国来说是不可持续的。


假设我们买美国国债,或者其他有价证券,这是中国自己能控制的,你承担责任了,这个钱花掉了,但是这个结果你是控制不了的,你买美国国债了,而美国美元的价值是超出中国控制能力的,你承担了责任,但结果你不能控制。


盲目承担领导权对自己不利,对整个世界也不利


郑永年:盲目承担领导权对自己不利,对整个世界也不利,因为现在的做法,美国是西方世界的设计者,这是最主要的。美国最大的利益就是希望世界各个国家都去拯救美国。这个责任是谁的责任,我们不能说,这完全是美国的责任,国际责任是要很多国家进行全方位、集体负责的,这个责任并不是哪一个国家,欧盟或者美国,并不是这样。目前应该看到,这个国际体系还是欧美主导的,即使中国可以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里面地位有所上升,但是绝对的主导权还是美国。现在国内现在很多人都对G2感兴趣,G2是一个很不公平的结构,G2框架内就是中国向美国负责,实际上就是中国给美国“打工”。


这次危机根本的原因是美元霸权,西方国家的做法,大家每个国家都在努力,恢复美元的元气,恢复美元的结构,这对多数国家来说是很不负责的。对美国是负责的,但是对后金融危机时代一个新的国际秩序,实际上是不负责的。恢复美国霸权,还会犯同样的错误。我们在国内说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国际也是这样,所以有权力,就会有腐败,你没有发现新的机制、秩序,那就不行。


继续坚持韬光养晦战略,同时要更有所作为


记者:关于中国的“韬光养晦”战略,现在有各种说法,有人说要继续韬光养晦,还有人说要放弃韬光养晦战略。今年7月,胡锦涛总书记在会见驻外使节时有一个讲话,说要努力使我国在政治上更有影响力、经济上更有竞争力、形象上更有亲和力、道义上更有感召力。“政治影响力”一提出来,有人就认为这是不是发出一个中国准备放弃“韬光养晦”战略的信号。您对此怎么看?


郑永年:“韬光养晦、有所作为”是八个字,我们往往只说前面四个字,把后面四个字忘掉了。我想,现在胡锦涛总书记说了八个字,不只是四个字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涉及一个领导权的问题,你自己要做什么,不能光跟着别人后面跑。每一个国家,美国也好,欧盟也好,都是以国家利益来引导国际体系的,你光跟着这个体系走是不够的。


中国不是追求国际体系更加民主化吗?民主化就是你要有发言权,你光跟着别人就没有发言权,就没有影响力,光跟着人家往上升一点,也不能有影响力。我认为,中国的韬光养晦总体框架仍然不会变,邓小平也说过,中国永远不要称大,永远不当头,当然我们也没有到达这个水平。


当然,既然要承担责任,相应就要有一定的领导权,就是要有所作为。因为旧的体制发生危机了,不是说帮助恢复这个旧的体制,你应当对制度进行创新,从各个方面去想,用另外一种思考方法去参与建设,这非常重要,因为你经济实力增强了,你不能光“开支票”,还要把自己的能力转化成“自主创新的能力”。“自主创新的能力”对中国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中国一方面不会另起炉灶,这个国际框架是肯定要接受的,但这个总体框架是美欧主导的,如果你光救他们,不给他们施加新的压力他们就不会改变。如果你本身没有能力改变这个总体框架,大家都不去救这个框架,都没有压力,就像我刚才说的,新一轮危机会就会来临。中国要在总体框架下,强调全球化和亚洲共同体。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