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奥巴马亚洲四国行最重要的部分是对华访问。奥巴马政府面临的根本性问题是华盛顿应当如何定义它与北京的关系。毫无疑问,从恢复全球经济和金融稳定,到控制气候变化,两国之间存在着日益增多的共同利益。同时,美中双边关系的实质以及由此产生的美国对华政策却尚待定义、协商和落实。有三大基本问题需要马上得到重视。


首先,美国仍然没有确定且在一直争论中国崛起会对美国利益造成怎样的影响。


其次,奥巴马政府究竟应采取何种具体的对华政策?自冷战结束后,美国对华政策的钟摆一直在遏制与接触之间摇摆不定、在战略合作伙伴与战略竞争对手之间犹豫不决,从遏制中国的舰起到要求中国成为国际体系中“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即中国在不断发展经济的同时它的责任也在增大。


奥巴马继承了一种合作、广泛和坦诚的双边关系。奥巴马政府正在尝试将其重新定义为积极、合作和广泛的双边关系。鉴于两国之间遗留的相互担心与猜疑,正当两国的共同利益和相互依赖程度达到前所未有的深度时,一个被称为“战略再保证”的没想横空出世。根据这一设想,美国不谋求阻止中国的崛起,而北京需要消除华盛顿的担忧。


目前,尚不清楚“战略再保证”是否将重新定义美国的对华政策,以及是否将构成世界增长最快的大国与占统治地位的大国之间含蓄协商的基础。这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一设想的诠释方法。但最重要的是,制定和实施现实政策的方法。这是第三大问题。


中国是美国最大债主这个严酷的事实已经改变了中美关系的核心。奥巴马的两名外交政策顾问认为,过去数年美国与中国打交道的范围太窄了,只注重了反恐和朝鲜两个方面。而对于中国的能源环境政策,以及其在东南亚、南亚和非洲势力的扩展,美国的关注都太少了。


副国务卿斯坦伯格不久前的一次讲话透露了奥巴马政府外交政策的一个新动向。他说,中国应该对世界采取一种“战略再保证”政策,这个说法似乎是用来取代布什政府时期要求中国做“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的说法。


斯坦伯格认为,“战略再保证”的基础是一种核心协定,中国必须向世界保证,它的发展和日益增长的全球影响力不会威胁到其他国家的安全和福祉。


在美国国内,“战略再保证”这个词受到了保守派人士的抨击,他们说,美国向中国提供任何保证都等于承认美国实力的衰落。《华盛顿邮报》的一篇专栏文章说,这种政策很像欧洲一个世纪前“把西半球让给美国霸权”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