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帝国·恶魔启示录 第一部 喋血辽东 第一节 鬼门之劫(6)

wjxmcx 收藏 0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52.html


黑衣人胸口的血迹越来越浓,突然咳嗽起来,他一面咳着,又一股寒劲运聚推进,而且,要比前几次更强更盛更霸道。

纳兰飘雪愣住了。

只一招,对方就逼得他刀剑齐出,可是对方仿佛全无损伤,甚至还有余力反击。

而且这还是一个受了重伤的人。

寒劲直逼而来,人影一闪,龙天已隔开了纳兰飘雪。

他拇指一捺,尾指一跳,中指急弹,使出了三道“破煞指”。

龙天的“破煞指”一出,黑衣人突然不见了。只见黑影一闪,已越过众人的头顶,直奔叶莹而去。

黑衣人凌空下击,如鹰搏兔,叶莹竟连闪避招架的机会都没有。

一击致命,不留活口。

这黑衣人双手触及了她的头发,突听“呼”的一声,一服劲风从旁边撞了过来。

破煞指!

就在黑衣人扑向叶莹的那一刻。龙天脸色陡地全然煞白。他所发出的指劲,立刻在空中响起一阵如同巨木轰然而倒、马车急转险弯的厉啸。而后“破煞”的指劲,陡地拐了一个大弯,如同长了眼睛一般仍追袭黑衣人的背后。龙天已在在里面加入了惊雷指的指劲,两种指劲合在一起,威力陡增数倍。

黑衣人不得不回头应对龙天的指劲,招式虽然撤回,余力却未尽。

叶莹还是被他的掌风扫及,“砰”的一声撞在墙上,几乎晕了过去。

幸好龙天挡在她面前。

黑衣人冷笑道:“好一个护花使者,我就索性成全了你们,让你们一帮兄弟姐妹手拉手一起见阎王。”

龙天忽然笑了笑,道:“我知道我们加起来也不是你的对手。”

黑衣人道:“你知道就好?”

龙天又笑道:“我也知道我一定认识你。”

黑衣人:“哦?”

龙天:“我更知道寒冰掌并不是你的独门武功,只不过是你会的武功中的一种。”

众人听了呆了呆,黑衣人即使在受了重伤的情况,也只是使用了一种普通的功夫对付他们。并且稳立不败之地。

黑衣人冷笑道:“那我就想不通了,你明知道杀不了我,无论怎么努力都是徒劳。还使那么大的劲做什么?”

龙天:“只因为我需要知道你的身份。我多少多少也清楚对于一个受了重伤,功力不到十分之一,面对着我和纳兰联手,仍然稳操胜券,这样的人在当今世上基本上屈指可数。而在我大明帝国,也不过那么几个人而已。”

黑衣人突然变得很有耐心,饶有趣味得听:“哦?是哪几个?”

龙天:“一是少林的天正大师,少林七十二般绝技响绝天下。二是帝国元帅阴子明,雷神刀法令黑道众高手闻风丧胆,三是姑苏慕容家当家慕容英雄,一招“斗转星移”使慕容家稳坐武林盟主之位。四是帝国最大的黑帮组织‘神龙’的龙魂——龙无崖,听说他的‘收魂手’已经很久没同用了,只因他的组织过于强大,已经没有人有能力再向他挑战了,不过我相信他这种人是绝对不会因安逸而荒废的。第五,也是我最怀疑就是你的人,阉货刘静手下第一走狗兼阴风教教主——鬼王”

黑衣人:“哦?你好像漏了一个人,‘剑神’慕容垂你怎么不算进去?”

听刀慕容垂的名字,龙天肃然起敬道:“如你就是他,恐怕我们几个早已就是死人。何况他老人家想要某人死从来不会失手,而且光明正大取人性命,不会用暗算这种卑劣的手法。”

黑衣人哈哈一笑:“我是卑劣,你说得不错。也很聪明,我的确是那五人当中的一个。但那又怎么样,谁规定其他四个就一定是好人。就像天正大师说不定一直想夺回原本佛教在政治上的地位,阴子明说不定打仗打久了,想换换口味,试试做皇帝是什么滋味。慕容英雄就更说不准了,当年慕容垂被册封为帝国五大将之一,册封东南的时候,到现在的慕容英雄当家,也不过两两代而已,就凭着剑神的威信,俨然成了东南之王,手握重兵,朝廷对他猜忌日深,如果不是其他四大将的牵制,说不定早就反了。你看他名字都那么有个性,叫英雄,反贼两个都刻脸上了。龙无崖就更不用说了,黑帮头头一个,什么买卖都干,多接桩杀人的买卖,钱多点说不定也就将就将就亲自出马了。”

龙天冷笑:“所以我才会用尽全力,逼着你使出绝招为止。到时候就算我们都被杀,你却灭不了外面那么多张口。-”

黑衣人冷冷笑道:“你看着。”

这三个字说出,他已攻出两招,龙天刚闪避开,还击了一招,他又攻出三招。

他的出手不但迅急狠毒.变化奇诡.出手五招.用的竟是五种不同门源的武功。

他第一招攻出时,五指弯曲如鹰爪,用的是 “大鹰爪攻”。

这一招还未用完,他的身子忽然转开,出手已变成了武当的“七十二路小擒拿法。”

龙天还未反应过来,黑衣人双手突发,连消带打,竟是岳家散手中的杀着“烈马分鬃”,就在这同一刹那间又踢出了一着北派扫堂腿。

这一着很快又变成了“拐子鸳鸯脚”,然后忽然又沉腰坐马.近通中宫,双指带风,指风直打胸膛,竟变成了龙天的看家本事“惊雷指”。

这一瞬间间的变化,实在是瑰丽奇幻.叫人看得眼花缭乱。

黑衣人冷冷道:“你看出了我是谁?”

龙天看不出。

他只看出了一件事,一件很可伯的事,就是他完全低估这个人。

一瞬间,龙天已被逼入绝境。

突听“喀嚓”一声.竟象是骨头折断的声音。才发现龙天的一条手臂已抬不起来。

就在龙天命悬一线的时刻,纳兰飘雪已越到了黑衣人身前,突然仿佛变成了四个人。

四个纳兰飘雪,在黑衣人身前身后身左身右出袭,忽前忽后,倏东倏西,每一刀攻出,都是截然不同的刀法,他用了三十七种刀法,但无一招重复,无一不是绝招。谁都看得出纳兰飘雪已经开始拼命了。

黑衣人以双手接刀,几招过后双手发出了一阵清脆的碎裂声音。原来,他双臂自接了龙天的一指“破煞”后,手上一层几近透明的薄冰已经出现了裂痕,经纳兰飘雪的刀劲一震,才告碎裂。

黑衣人的眼神又变了变,变得像针眼般细小。

他又恢复了常态,一挥手,一道气墙再护在他的周围,龙天脸色苍白,未断的左左手,尾、中、拇三指,同时射出锐劲,指风破空,漫天锐射,要划破黑衣人的气墙。

龙天大叫道:“联合我的指劲破他的罡气。”

纳兰飘雪的右手刀也觉得有一股极大的潜力袭来,赫然是龙天发出的指劲!

他一刀就向黑衣人砍去。

气墙已挡不住他了。遽然遇上两种劲力,接了一接,也无声音,忽然间,两人都住了手,黑衣人,突然点了自己几处穴道上,纳兰飘雪退了十七八步,冷冷得看着黑衣人。

然后,黑衣人耳际淌下两行鲜血。

血红肤白,分外分明。

叶莹和文龙喜得拊掌欢呼道:“赢了!”

黑衣人冷笑:“老夫活那么久,还是第一次伤得那么重,真是亏大了。不过我和你们无仇无怨,也犯不着和你这帮小鬼两败俱伤。今天的节目到此结束,各位不用送了。”

说罢身影一闪,已出了门外。门外的士兵只觉得眼睛一花,一个身影几个纵越,已在视线范围之外。

叶莹怒道:“想跑。”便欲追出去。

龙天忙叫:“别追了。”

叶莹停住脚步,狠狠道:“难道就这么放过他?”

龙天苦笑道:“你错了,是他放过我们才对。”

叶莹愣住了:“我们不是赢了。”

龙天:“错了,是他赢了,只不过是惨胜,另一方面,他摸不清我们还剩下多少战力,不想再拖延伤势,才退走的。其实以我们现在的战力,他只需一举手就能灭了我们,你就不用麻烦在把他叫回来了。”

叶莹惊疑不定:“怎么可能。纳兰飘雪不是已将他震伤了吗。”

可是她话未说完,已换作惊呼。

因为纳兰飘雪鼻下淌下两行鲜血。

而且他身上至少有七处地方,正慢慢渗出了血迹。

随后他吐出一大口的鲜血,晕了过去。

龙天一脸无奈得看着叶莹:“你明白了吧。”

叶莹愣了半晌才吐出一口气:“好险。”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