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幕! 正文 二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


二十

却说殷梓郴和约翰斯米尔克,在前面手下的带领下,刚潜过那个盲点。对手的机枪机炮还有其他的一些火力,就将这里完全封闭了,约翰斯米尔克一边跟着殷梓郴的身后狂奔,一边抬手用衣袖擦去额头上因紧张冒出的汗珠,一边颤抖着说到:“真悬!再晚一步,咱们就被上面的那些人包了饺子了。也不知道咱们后面的兄弟能不能撤出来?”

殷梓郴一边跑一边回头对约翰斯米尔克说到:“那些兄弟,跑出来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了,要不是你一直在犹豫,就不会出现这种结果。算了!现在咱俩需要想的是,如何把剩下的人安全的带回去。现在咱们所到之处,都是些不毛之地,光秃秃的很难说就是逃脱了,在没有进入丛林之前,还在危险之中。所以咱们现在要想的是如何进入丛林,至于其他的问题,留着以后再说吧!”

约翰斯米尔克知道,到了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确实应该如殷梓郴所说,所有的事情都暂且放下,而需要优先考虑的是,如何将身边的一干人安全带出去。所以他表示同意的说到:“只能如此了,不过回去咱们如何交代呀?”

殷梓郴听到约翰斯米尔克这样说,心中一乐想到,你个没脑子的东西,事到如今了,还一门心思想着如何推脱责任呢,不过也好,正好,借你的嘴,将那个本尼艾迪逊推出去。省的那个好大喜功的王八蛋在哪里逍遥,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混蛋,只配上军事法庭接受审判。想到这里,殷梓郴说到:“没有什么不好交代的,这一切的主要责任不在你我。在此之前,你我并不是没有对此提出过疑问,但是本尼艾迪逊好大喜功,根本不问其它的,只是一门心思的想扩大战果。正是由于作为主官的他,瞎指挥,才酿成目前的局面。而你我对此,只能尽到告知义务,也尽到了告知义务了。你我都不是主官,没有能力对整个计划方案起到决定性作用。”

约翰斯米尔克知道,殷梓郴说这话是有充分根据的。其实约翰斯米尔克也觉得,本尼艾迪逊有时候确实很过分。特别是这回遭遇灭顶之灾,这与本尼艾迪逊有着直接的关系。而现在约翰斯米尔克对于本尼艾迪逊,打由心眼里恼怒他说道:“殷梓郴先生!您说的很对。要不是本尼艾迪逊急功近利,事情也不回发展到目前的这个局面。”

殷梓郴知道,约翰斯米尔克此时的想法已经于自己统一起来了。这样一来可以洗脱约翰斯米尔克自己的责任,二来找到了坐实的替罪羊了。所以殷梓郴现在心中一喜,他知道自己也已经完全洗脱干系了。想到这里殷梓郴停下脚步,向四周看了看向手下问道:“这里离丛林边缘还有多远?”

手下说道:“大致还有十五六公里,顺着这条小道,穿过前面的一片低洼地,再翻过一座小山,就到了。”

殷梓郴点点头说道:“命令弟兄们加快速度,我估计用不了多产时间,对手就会发现咱们出来了,必然全力对我们实施围堵。一旦被他们粘上,再想摆脱就难了。”

当徐英杰和司马烁看到殷梓郴开溜的时候,俩人都乐了。因为俩人知道,已经将殷梓郴分离出来了。同时,自己也该进入第二步计划了。徐英杰马上叫过来一个手下说道:“现在由你负责这里的指挥,马上发动攻击,以最快的速度解决战斗。司马烁!咱俩走,到前面的圈子等着殷梓郴。”说完径自向山下停着的直升机走去。

上了直升机司马烁说道:“这个老狐狸不会走岔道吧?”

徐英杰一笑道:“小路的边上,灌木丛生,虽说也不安全,沿着那条小路走比起走高处相对隐蔽的多,再说我们来回飞行的直升机,也是疑兵,你想殷梓郴会摆明了走路便于别人发现他吗?”

司马烁一乐到:“也是,这个老家伙有走暗道的习惯。”

经过了半个小时的奔波,殷梓郴和约翰斯米尔克,带着仅存的二十多人,来到了那片四周是丘陵高地的低洼地。看着面前的地形,殷梓郴马上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杀气。这种杀气就连约翰斯米尔克也感觉出来了,约翰斯米尔克忐忑不安的说道:“殷梓郴先生!这个地方好像有些古怪,然人感觉阴森森的。”

殷梓郴并没有马上说话,而是举起手中的望远镜,向四周勘察着。看了一会殷梓郴说道:“是的,我一到了这里的边缘就感觉到了。看来这里确实有古怪,具体是什么却一是说不上来。来人!马上到四周高地查看一下。”

这时一个手下叫道:“你看!你看咱们的来路!”

殷梓郴和约翰斯米尔同时转头望去,远远的望去,只见人头攒动尘土飞扬,大量的人员正向这里狂奔而来。殷梓郴再看四周高处,顿时明白了,自己走入了绝境。看到这里殷梓郴先是仰天一阵大笑,接着性盘腿坐在了地上,然后才幽幽的对约翰斯米尔克说道:“你我命休矣,我们到底还是进入了绝命之地。完全陷入了对手为我们精心设置的圈套当中了。这是对手早就设下的圈套,目的就是将我们与大队分离开来,从而得到对手想需要的活口。我们早该分析到的,只不过我们被琐事缠身没有能够及时警醒,命该如此!哈哈哈哈。。。。命该如此呀!”

这时约翰.斯米尔克才注意到自己的四周高地,他发现四周高地上,现在能看到的,只有直指着自己的黑洞洞枪管,还有粗重的炮管。现在约翰.斯米尔知道了自己完了,自己这些人的覆灭只是个时间问题了。大势已去,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这时传来了劝降的喊声,内容与前面如出一辙。只是多了殷梓郴的名子也多了约翰斯米尔克的名子。约翰斯米尔克看到这些,知道自己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放下武器举手投降,虽说内心极度的不甘心,但是又能怎么样呢?只有投降一途,才能保住自己与属下的生命安全。在约翰.斯米尔克的带领下,所有的手下将手中的武器扔掉,都乖乖的举起了双手。

约翰.斯米尔再看殷梓郴的时候,发现他好像已经入定了。而他的几个最得力的属下,则是放下武器,围在了他的四周盘腿而坐,嘴里在不停的叨念着什么。那感觉好像是在祈祷着什么,也好像置身于世外一般。


这时四周山上设伏的人员,从四面八方开始向低洼地中压下来。并且高声叫喊着,要下面已经投降的武装人员,不要轻举妄动,手抱着头趴在地上。徐英杰看着山谷中那些已经举手投降的人,微微一笑说:“解决了!殷梓郴的命运实在是不济,第一次正面交手就丧失了再战的机会。”

司马烁说:“这好像不奇怪吧,让那些流氓无赖指挥,再加上他现在满脑子的浆糊,他能够将自己的能力发挥出来才叫怪。事情告一段落了,剩下的,就是如何让那些无赖们难受了。”

徐英杰笑着说:“那是自然,解决了这些家伙后,咱们该向YDNXY联军占领地挺进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彻底打乱其部署,让他们如坐针毡。走!咱们下去看看咱们的战利品,也见识一下我的那个从未谋面的师叔!”

司马烁乐呵呵的点头表示同意到:“是得见识一下那个老狐狸,由于他的存在,使得咱们屡受挫折,大好的局面屡屡被其扭转。”

徐英杰一边走一边说:“这是咱们该着,内部不稳殃及全面。这明显的给了内外宵小机会,这也是苍蝇不定无缝的单的道理所在。一个国家,就好像一个人。如果自身多病体衰,那还谈何与外人争斗呢。”

司马烁笑呵呵的说到:“嘿嘿!你老哥什么时候该哲学家了?居然讲起如此深奥的哲学道理来了?不过你说的没错,强壮的前提就是一幅好的身板。整天病病歪歪的想演全武行,多数会使自身陷入灭亡的境地。这也是这些年来,一直在龟缩的原因。”

徐英杰惨淡的一笑说到:“不是Z国老百姓不行,咱们Z国的老百姓勤劳善良,但是从来都不缺乏尚武精神。这些年的奔波,我才发现,真正真正是国家衰弱的的,是那些国家的蛀虫。正是他们在寝室着国家的肌体,正是他们在削弱着民族的力量。在被外来势力欺辱的时候,起来反抗的。那回不是老百姓走在前面呢?那回不都是统治者在做缩头乌龟呢?”

司马烁点头道:“这是实话!老百姓没有利益在外部,而那些自认为是人上人的家伙,他们的利益却不再内部,一旦发生争斗,对于这些蛀虫来说,是玉石俱焚。所以真正害怕争斗的却是这些家伙。”

徐英杰淡淡的一笑说到:“这就是我为什么到处搞爆炸的原因,暗箱、黑幕不打开,不拆除。那么,里面永远是黑的,永远是看不到的。”

司马烁一乐到:“很多事情凭你我的力量,是无法全部解答的。这也是一种悲哀,人类社会的悲哀。有光明的一面,就有黑暗的一面。而黑暗,永远都是藏污纳垢的平台。”

徐英杰无奈的一笑说到:“好了!不说了!我们到了!看我那个师叔,此时已经进入忘我状态了。”

走到殷梓郴身边的徐英杰,看到貌似入定的殷梓郴,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这种感觉很是复杂,很难用语言表达出来,此时的徐英杰内心滋味是一种淡淡的苦涩,他轻声的喊道:“师叔!”

殷梓郴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徐英杰说:“恩!有龙隐的风范,是个大将之才,我不明白你是如何做到的。”

徐英杰只是微微一笑:“不是我能作到,也不是您感觉不到,你只不过被他人左右了,一些琐事占据了你的大脑空间太多的位置,也就是你自己的思想被这些杂事禁锢了,这是您自己为我提供的机会。”

殷梓郴点点头到:“确实是这样,这是我的悲哀!”

司马烁看到这一幕,内心也有点酸楚的感觉,他上前说到:“我觉得殷老前辈此次之败,还有更重要的原因。”

殷梓郴看了司马烁一眼,然后微笑着说到:“你要说的我知道,现在更加明白了。”接着转身对徐英杰说到:“我有一事相求,不知是否唐突了?”

徐英杰一笑说道:“您请讲,只要不是有损国家民族利益的,也是我能办到的我会尽力的。”

殷梓郴苦笑了一下说到:“老朽已经是无可救药了,而这些年轻人,却是无辜的。对于他们你们是否可以网开一面呢?”

徐英杰微微一笑说到:“既然我们喊话时有这样的保证,那么我们会遵守我们的诺言的。这点请您放心。”

殷梓郴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