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血的领土 夜幕下的香港 香港告急6

帝国骑警队 收藏 17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8818.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1.html


报告将军有四架直升机正在朝我们的位置飞来。雷达上四个小点出现了,切斯特中将猛的吸了一口雪茄说道:“防空导弹就位,如果靠近就击落它们,这里是公海我们不负任何责任。”


报告将军我们失去了两架直升机的跟踪,剩余的两架正在向我们靠近,还有三分钟就要进入我们防空导弹的射击距离了。伪装船内从船舱内升起一座单臂360度旋转式防空导弹发射架,发射架转向来袭直升机方向,从下方的弹仓内升起一枚RIM-7M“海麻雀”近距离防空导弹升起来挂在单臂发射架上,整个自动装填过程不超过十五秒钟便可以使防空导弹进入待命发射状态。


命令海军陆战队戒备!切斯特中将把手放在嘴唇边上思考着,慢慢燃烧的雪茄正在冒着幽香的青烟,可以看得出切斯特正在思绪对策。


穿上搭载的七十名海军陆战队士兵从武器舱中拿出了武器,包括M16A2步枪、M249轻机枪以及M24狙击步枪;只要这些来袭的直升机一旦突破防空导弹的拦截企图将特种部队机降到船上,这些海军陆战队员就会把他们全部射杀然后扔进大海里喂鲨鱼。


是诱饵么?托比·拉伊克叼着厌倦盯着雷达屏幕。


或许,但我更愿意相信这些事情将不会发生,切斯特中将不动声色一脸的镇定,一架运-8电子战飞机正全力的开动飞机上电子战设备干扰美军的间谍船,同时一组黑客正在入侵间谍船上的电脑系统;美军间谍船上的电子系统在遭到压制和入侵的同时他们的技术人员正在全力对抗,当然剩下的那两架直升飞机的事情就变得次要了,毕竟有七十多名海军陆战队员和海麻雀导弹保护这艘船。


报告将军海麻雀制导雷达被干扰,搜索雷达被干扰已经无法使用! 雷达兵的话让切斯特猛吸了一口雪茄,挠了挠板寸的头发切斯特中将的额头上已经有汗水了。


那就是用备份系统。


程序遭到黑客攻击无法调取备用系统,我们正在全力清除黑客;


真该死;命令海军陆战队全力戒备一旦发现他们就立即给我打下来,授权他们是用毒刺导弹。额头上的汗水越来越多切斯特的心情也越来越烦躁。


卡-28直升机的飞机肚子下挂载着一枚C-802反舰导弹,飞行员正在确认攻击命令;打开红色的导弹发射按钮玻璃护照,红色的发射按钮露出了它狰狞的面目;已经锁定目标请求开火,重复我们正在等待开火命令。


两架卡-28直升机的雷达上已经紧紧的锁定住了这艘美军间谍船而他们正在等待开火命令;这个命令当然是由驻港部队司令董建林中将下达的,这个时候他正守候在电话机旁边;


铃铃铃铃!红色的专线电话想了,这个时候北京打来电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董建林中将有些疑惑,或许跟自己隐瞒脏弹的下落有关吗?怀揣着这样的疑问董建林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和思绪接听电话。


小董啊事情怎么样了?果然不出所料是方松涛,董建林心中不由得一阵唐突。


哦,是主席啊,那些雇佣兵已经被剿灭,我们有信心保证会议期间的安全保障工作不出问题;


美国人的间谍船现在怎么样了?方松涛语气平缓却更然董建林心惊肉跳,这种成竹在胸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语调已经可以确定方松涛知道了一切。


我正在派直升机前往驱赶。董建林赶忙回答道,但他隐瞒了自己的实际命令,他要做的是击沉它而非在电话中对方松涛说的驱赶它。


小董啊;有些事情别做的太过分了,凡事都给对方留一些余地这样对于双方来说都比较好,如果逼的太急了对方狗急跳墙来个鱼死网破那我们就相当不划算了;眼下最重要的是中印谈判,一切都要以这个中心为重点,其他的一切都要围绕这个中心来部署,对于美国间谍船的态度我还是想听听你的意见。


董建林沉默了一下,他的大脑在飞快的思索着方松涛刚才对他说的一番话的深层意思,他知道一般老头子不会对人说出太过分的话,说话必定十分委婉,这次一反常态说的这么露骨的原因是什么呢。董建林没有说话而听筒中方松涛却打破了彼此之间的沉默。


把直升飞机撤回来吧,刚才美国驻华大使里夫斯给我们在香港的外交部副部长凌元海(有一章节中漏打一个“副”字导致情节上脱节,在这里说声抱歉)打了电话,他说有一艘美国商船勿入中国领海请中国方面予以谅解,外交辞令说的很委婉我已经答应他们了。


老头子的话让董建林双手无力的靠在沙发椅上,董建林明白六十多岁的方松涛仍然思维敏捷且判断准确,这一切的事情似乎都要瞒不过这个精明的老头子了;小董啊,还有一件事情麻烦你,最近“太子”在军内活动很频繁,我已经让国安局局长周坊同志前往香港了,你帮忙配合他一下,在香港这些军里的少壮派正在密谋着什么,你们正好一起查查。


董建林额头上的青筋条条同时汗水竟湿透了衣领,他没有想到平日里一副老好人模样的老头子发威起来甚至连一句威胁的话都不会明着来全部都是暗地里的绵里藏针,这种软刀子最让人心惊胆战了。


好、好的主席,我一定会配合好周局长的工作尽力查清楚这些军队里的少壮派军官到底要干什么;


好了,时间不早了最近我头疼病又犯了医生不让我工作的太晚今天就先到这里吧,如果有什么事情明天八点以后再给我打过来;方松涛见目的已经达到便不再与董建林继续对话下去了,他有信心确定刚才的一番话让董建林已经就范了。


董建林放下电话长出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喃喃说道:“老头子果然城府极深不愧是上任总书记亲选的接班人果然了得。”


董建林抓起桌子上的黑色专线电话拨通了香港中环军营指挥中心的电话;我是董建林,命令行动取消,曼陀罗部队和海蛇部队返航;说完董建林不理会一头雾水错愕之中的参谋挂断了电话。


我是0018,重复我机已经进入攻击射程,已经进入攻击射程,请求开火。


0018号我是指挥中心,命令你机队停止攻击,曼陀罗机队停止攻击全体返航,全体返航,是否明白请回答。


两名飞行员互相看了看,机长手轻轻抚着嘴边的通话器:“0018明白,立即返航”。


秦炽略带着一点不甘心的随直升飞机返回香港,而美军的间谍船也加速到28节的最高航速两小时以后离开了中国领海,但切斯特失去了永远再在香港兴风作浪的本钱,他手中培养起来的全部行动队差不多都搭进去了,不过好消息是安德森中校没有跟随车队一起完蛋而是潜伏在了香港的一个中情局情报站里躲避风声,当晚他就感觉事情有问题便借口身体不适没有参加行动,而是让副队长南森带领,结果果不其然行动队全部被歼灭连南森本人也被击毙,这下安德森中校就更不敢出来了只好躲在中情局的保护下等待这段时间过去之后再离开香港。


没有想到中国人居然会想到我们的后手,启德机场的突击行动已经全部失败行动队全体队员大部分被击毙一部分战死。日本副首相鹰司敏贞的总统套房里一脸汗水的陆自幕僚监部部长阿部尚义大气也不敢喘的站在沙发前,与他一起的还有一堆木头桩子一般的男人;他们都不敢望向已经是盛怒之下的鹰司敏贞。


我的家族为日本训练了最优秀的战士,而他们却在香港被中国人全部消灭,这一切该由谁来负责?鹰司敏贞强忍着大脑皮层中传递过来的强烈疼痛怒目而视着阿部尚义;


你这个白痴,居然让我们全盘皆输,阿部尚义你说说看。鹰司敏贞不想多和这些臭男人废话,这些男人平日里一个个对她阿谀奉承到头来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没有一个顶用的照实让她感到愤怒和无奈。


我们的情报上出了问题,中国人事先已经知道了我们行动的时间和路线,菊之刃行动部队在前进途中就遭到了埋伏全军尽墨,美国人的也是,半路上在海底隧道被解放军围歼;我看还是有人走漏了消息。阿部尚义作为一名间谍机关的负责人有理由认为这是一次重大而惨痛的情报泄露有必要进行全面的清查工作。


猪口大佐你说说呢?这个计划一直由你们川岸机关部负责,现在出了这样的状况我想你不会无动于衷吧;阿部尚义临死也不忘记拉一个垫背的,这个时候他咬出了猪口闵平大佐出来为自己开拓照实让猪口恨得牙根痒痒。


阿部君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们陆幕是这次计划的主体怎么能出了问题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卸到我们川岸机关部。猪口闵平大佐看着已经吓的哆里哆嗦的阿部尚义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个时候还在狗咬狗副首相又没有追究他们责任的意思这不是明摆着要把自己往火坑里推么。


没错,川岸机关部一向做事严谨即便这次出了问题也是你们陆幕的问题怎么能推卸到我们的头上简直是荒唐。又一位任职川岸机关部的男性声音站出来反驳阿部尚义了。


够了,都给我闭嘴。鹰司敏贞的手重重的拍在了实木茶几上,一双芊芊玉手敲的茶几发出的声响让这些大老爷们们一个个都相形见绌;让你们来是商量对策的不是让你们来这里互相狗咬狗的,一个个都听好了,如果今晚商量不出对策回日本我完蛋前我先让你们这些人完蛋。鹰司敏贞的眼睛突然迸发出一股浓烈的杀气,这位门阀家的大小姐如今却让在场的所有男性都不寒而栗中。


这个时候秘书推门进来在鹰司敏贞的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鹰司敏贞眉毛一挑然后“哦”一声,然后摆摆手说道:“你们先离开吧,各回个房间等待我一个一个的叫你们;回去之后都好好想一想对策别拿你们的前途开玩笑。”


等众人都走了以后鹰司敏贞重新叫过来他的女秘书原山爱继续说刚才没有说完的事;你是说楼下的解放军都撤了岗么?


是的副首相阁下,他们刚刚在十分钟前全部撤走,并且通过我们的安保负责人向我们表达了歉意,同时还说一个小时以后中国驻港部队司令董建林中将将会亲自登门拜访向我们赔礼道歉并在今天的会议结束后亲自设宴款待我们为我们压惊。原山爱的话让鹰司敏贞的面部表情再次起了变化,如果说刚才是凶神恶煞的话那么现在鹰司敏贞的面部表情就是柔情似水了。


他?鹰司敏贞的眉头一扬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当董建林坐在鹰司敏贞的客厅中的沙发上时发现这位副首相没有如他的秘书所说的一样在工作而是在洗澡,这让他很恼火,等了近半小时以后鹰司一身睡衣走出浴室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一副出水芙蓉的景象,但现在董建林可没有时间在这里和眼前的这个蛇蝎美人谈什么风月和儿女情长,他有更重要的事情来。


脏弹不在香港,这事你知道么?董建林盯着鹰司敏贞的眼睛,咄咄逼人的眼神有些让鹰司敏贞无法承受不由得暂时避开董建林强势的目光;


这?我怎么可能知道,你应该问你的情报部门的负责人才对。鹰司旁若无人的拿起桌子上的一瓶护手霜拧开盖子若无其事的当着董建林的面擦起护手霜来,堂堂日本一届副首相竟然如此熟视无睹般的至外交礼仪于不顾甚至连日本最为重视的礼仪都熟视无睹一般的穿着睡衣涂护手霜,如若日本国民在媒体上知道这件事恐怕即便没有什么女武神计划,鹰司敏贞也要下台了。


湿淋淋的头发披在宽大的睡衣上,刚刚涂抹的唇膏在灯光的反射下显得特别光亮很有波动感,加上丰满的双峰眼前的这一切衬托出的完全是一副睡美人的姿态;董建林作为男人的本能反应还是有的,不然他就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了;“或许我们都被欺骗了”。


董建林说出这样的话时鹰司敏贞稍微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董建林然后继续给自己擦护手霜;边擦护手霜边说道:“哦,或许我从你的眼神中看出一丝欲望来”说完鹰司敏贞竟然咯咯的笑出来。


你的演技不错,昨天晚上我差点就被你的表面欺骗了,脏弹不在香港也不在中国,他在印度对不对?而且我还知道你还有一招后手。董建林起身双手摊开按在两边的桌角上俯下身子来贴近鹰司敏贞再次用咄咄逼人的架势望向他的猎物。


鹰司没有退避反而迎上来近乎紧贴着董建林的鼻子说道:“你还是如你十年前一样,喜欢那么强势”;董建林只觉得一股浓烈的茉莉花香气扑鼻而来接着自己的左脸一热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鹰司敏贞的温唇已经快速的从他的左脸颊收回,鹰司敏贞一副得意的样子露出一副小女孩搞怪的天真的笑容,你中计了;我也中计了;鹰司的话让董建林哭笑不得,董建林重新回到座位上望着鹰司敏贞。


你赢不了我;半个小时以后香港没有脏弹的攻击照样会变成人间地狱;鹰司敏贞突然笑容凝固了,在她的眼神中露出了一丝残忍、冷漠;


香港新机场;一场杀戮半个小时以后开始,你现在确切的说只有二十八分十五秒钟来挽救香港。鹰司敏贞竟然狂然的笑起来。


董建林有些失态他几乎就要冲上去掐住这个蛇蝎女人的脖子去质问她到底要干什么,但他没有这样做,他很平静。或许你我到最后都不是赢家!这是董建林临走前最后的一句话。


此时香港新机场十几名穿着奇装异服的个性少男正提着大包小包从停车场里走出来,一辆大巴车把他们送到了机场地下停车场里。


十几个人互相对望了一眼几乎是异口同声的低声说道:“靖国神社我们再见”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