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95.html


沈云飞出门时,标志汽车已经送过来了,东西全办好了,只是自己还没有办证。不过没什么,现在路上跑的车,交警也很少查,实在查到,那只能说是天意,相信自己没有这么倒霉。

为了安全起见,沈云飞还是选择了晚上,九点多才出门,晚上的目标是去酒吧,正好是周末,相信人一定很多的,开着新车,没什么夹生感,看着不断往后跑的璀灿的灯光,车声、人声,仿佛繁华,尽显示夜色中的特别偏爱,出东山阳隧道,过广场,商场已经开始关门,要回家的健身人群与夜生活者全涌在人行道上,走向各自的空间。、

来到宜昌市酒吧最密集的环城北路,停好车,顺路随便找了间酒吧,沈云飞坐电梯上去了。

过了安检门,颓废的风扑面而来,音乐也越来越响,吧台边,几男几女在慢慢饮酒,舞池中八零、九零尽情挥洒自己傲人青春,大腿、丝袜、短裙、露肩、V胸,全袭向沈云飞的眼睛,露出一弯笑,自信的投入青春风潮。品着酒,也学别人慢慢扭着身体,一双眼睛观察着自己适合的目标,陪酒女首先就被排除,虽然一个个性感僚人。还是有许多女孩和好朋友来的。发现两位女孩,一位V胸短裙,一位露肩短裙,一双双白花花的大腿惹人心慌,有反应了。狠狠压了压感觉,来到两侠美女跟前。

“嗨!两位美女好!我可以和两位认识吗?”

对于挞话着,看着不恶心,一般都可以接受,毕竟大家是出来开心的。慢慢和两位美女说上了话,沈云飞叫了二瓶酒,看了看他还算有点丰满的钱包,人也不讨厌,两位美女话也多了起来,可恒就是不怎么喝酒,别人也防着的。

最后沈云飞拿出一下午在网上收集的笑话开刀,对美女说来猜题和笑话,答对就不喝酒,答不出就喝,听了笑话,笑了就喝,不笑就讲笑话的人喝。两位美女都签应了,可惜没有看见沈云飞嘴边的一弯微笑。因为出题目、讲笑话的都是沈云飞,所以喝酒的大部分都会是两位美女。

“请问问妓女办报纸,最需要大家提供什么?俗称什么?”

两位美女猜是订阅,错了,喝了酒,又答是宣传,还错了,又喝酒。

“肯定对了,你耍赖!”两女嗜着嘴说道,看着一双性感的小嘴,沈云飞真想好好的吃吃。

“是欢迎来稿”两女面面相视,忽然全都笑起来,脸也红突突的。

“流氓”两女同时小声啐了口。

“本来就是么,你办报纸,当然希望大家多多来稿嘛!”因为都笑了,两女又各喝了一杯。沈云飞不禁把手放到旁边女孩的大腿上摸了起来,对方白了一眼,他微微笑了笑,手放在上面没有拿下来。

“那妓女罢工了,打一场战争?”在两女又猜错喝酒后,沈云报出了答案,“抗日”笑的花枝乱颤的两人,又不得不喝了酒。

音乐中沈云飞接上V胸女孩就在座位边跳,自然的互相抱着对方,低头就能看见马里亚那海沟,真是享受,对方夹了沈云飞一下,沈云飞才挪开喷火的目光。贴到对方耳边问道:“一女人坐一大石上,打一歇后语。”在对方想不出答案后告诉对方“阴小石大(因小失大)”又引来对方小手的敲打,沈云飞趁机抱上了对方的屁股上,手感真好,肉多,还穿的小丁,对方给沈云飞的突击搞晕了,靠在沈云飞身上,这个沈云飞摸了个痛快,露肩女孩看见沈云飞的手在女友裙子里上上下下,看不过把沈云飞的手往外拉。没有办法,怀中的女孩软了,只好放到座位上,把露肩女孩拉起来。把对方接到怀中后,就听到对方啐到,“看不出还是个流氓了。”沈云飞也没有接话,把嘴靠着对方的耳边,女孩感觉到耳边的热风,心也碰碰乱跳,心想这家伙不会也摸我吧!不觉腿夹了夹,“一天一辆汽车停在洗 发馆前,下来一男人找一小姐打了一炮,打完,没有给钱,就找机会跑了,后来小姐报了警,警察来调查,问看见是什么车牌没有,小姐说只看见前面写的是白完一个O(洞)”听到这女孩也是乱笑,嘴里说到“流氓、流氓。”

沈云飞的大手自然的摸到她的裙子里,不是 不禁挥了挥,湿了,女孩抱紧了沈云飞,摸了摸,又把对方放上位,让两人又喝了酒,两位美女,喝的有点多了,话也多了,是时候了,沈云飞带着走不稳的两妇,下楼,来到车前,车上有一答一问的说着话,把两女拉到了南湖宾馆。回来后,沈云飞就订了一年的房,一边抱一个美人上了楼,后面留下的是服务员的感叹!双飞!

进到房间,在床上沈云飞也没有多余的话,吻上,摸上,很快两位就准备好了,湿湿的,因为练了功的原因,这一次做了一个小时,两位狠狠的吃饱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全趴在那大喊,在这兴奋中,沈云飞知道了,两女是城建幼儿园新来的老师,V胸叫周静,露肩叫李孟芳,不看床上的留红,谁能知道两女还是处了,一晚大家互相抱着进入梦乡。

早晨起来都十点了,又一起疯狂的做了一次,周静和李孟芳说从来没有想过大家会这样,不过感觉沈云飞还不错,不反感,说玩就是玩,不希望知道了地址骚扰对方的生活。其实这也是沈云飞想的,他并不爱她们,顶多算喜欢,现在的心态更多的是想把美女搞上床,这就是他此时的人生。互相交换了电话号码,一起出门,走向不同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