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侣奇缘 第一部 人间正道是沧桑 10、暴力女

天上人間A 收藏 1 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8.html[/size][/URL] 十、暴力女 宁可相信白日见鬼,也不能相信男人那张嘴——清远语录十 --------------------------------------------------------------------------------- 迷迷糊糊中,邓清远觉得自己脸上有些痒,还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8.html


十、暴力女

宁可相信白日见鬼,也不能相信男人那张嘴——清远语录十

---------------------------------------------------------------------------------

迷迷糊糊中,邓清远觉得自己脸上有些痒,还有些带着淡淡兰花香味的热气吹到自己脸上,努力睁开眼睛,发现一张白里透红的俏脸停在距离自己不足一掌宽的地方,大大的眼睛正流露着强烈的兴趣打量着自己。

对红衣女孩如此暧昧的距离,邓清远吓的身体一抽,带动着身后的木架发出吱吱嘎嘎的声响,现在半点香艳的心思都没有,惊恐的道:“你……你到底想怎么样……能不能打个商量,只劫色不要命不上刑如何?”

“想的美你!”红衣女孩腰板一挺,得意洋洋的道:“现在你是我案板上的肉,本小姐想怎么切就怎么切,红烧清蒸油炸还不是由得我!哼哼!”

说罢,红衣女孩退后几步,指点着地牢里面的刑具道:“小贼,看清楚了,这些是什么?皮鞭、烧红的烙铁、铁钉、开水钢刷狼牙棒……你准备先享受那个啊?”

邓清远看着身前的一大堆刑具,亡魂皆冒,连忙道:“小姐国色天香、楚楚动人、丽质天生,弄这些残酷的刑具干什么?不符小姐的气质和形象嘛,弄的血淋淋的,你看着也不舒服啊……不如咱们聊聊天,喝喝茶如何?要不谈谈人生谈谈理想也好啊……”

“油嘴滑舌……”红衣女孩饶有兴趣的看着邓清远:“不过有些意思,在家里面都没人和我说话,阿爸整天忙着做生意,师父也只会教我功夫……呵呵,继续说,不准停,停下来我就动手了哦。”

说罢,红衣女孩还示威似的站到刑具中间,边看着邓清远边念叨:“嗯?是先用狼牙棒打好呢,还是用开水浇你的手,然后用钢刷将你的手刷成白骨呢……真是让人为难……要不就先用狼牙棒打,然后浇开水,再用钢刷?肯定很刺激……”

“杀千刀的小娘皮!能不刺激吗?被你一弄,小爷我也就玩完了。”邓清远在肚子腹诽红衣女孩一句,嘴巴却见机的快:“别……别!最好都不用,那多煞风景啊?我说,我说,一定让小姐满意……”

“小姐绝世惊艳的容貌,连昆仑瑶池的仙女都嫉妒,您的气质如空谷幽兰般绝世而独立,又如绝顶雪莲一般圣洁而脱俗……天空中的明月都羡慕您无双的容颜,草原的鲜花都不及你风姿的万一,昆仑万载的雪花化作您的肌肤,雪岭千年的寒冰凝聚为您的玉骨……小姐钟天地之灵气,禀造物主万千宠爱为一身,实在是前绝古人后无来者……”

邓清远紧张自己皮肉之苦的情况下,顿时才思敏捷,滔滔不绝,马屁如长江黄河一般流淌出来,直说的口干舌燥,舌头发软下巴肌肉酸痛这才不得已停了下来。也不知道这暴力变态女满不满意,会不会立即翻脸,给自己来个百般酷刑伺候。

红衣女孩显然被邓清远的滔滔不绝给镇住了,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他,片刻之后才道:“不是吧?你这小贼也太能扯了……你不会这辈子就长了张嘴吧?”

“对对对,”邓清远连忙讨好道:“小的没其它本事,就靠这张嘴混饭吃,小姐您超凡脱俗,不如把小的当个屁,放了吧?您也舒服是不?”

“不行,”红衣女孩摇头道:“好不容易才发现你这样能说的小贼,怎么能轻易放掉?原本只想教训你下就放了你的,没想到你这么好玩,哈哈!我运气太好了……本小姐决定了,收你当我的奴隶!”

“不会吧?我恨嘴巴!”邓清远大惊失色:“小姐,小人笨手笨脚,还没什么本事……”

“哼,你还不愿意是吧?”红衣女孩蹙眉道:“本小姐收你当奴隶,那是对你天大的恩典,再唧唧歪歪,马上把你卖到毛民国去……知道毛民国吗?那里的女毛民最喜欢买中原的男子了,平时可以玩,饿了还可以吃,又好吃又好玩,最受欢迎了。”

邓清远一咬牙,暗自寻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先过了这关再说,以后慢慢的找回场子,定要将这暴力变态女折磨的生不如死半生半死不可。

红衣女孩见邓清远点头答应,这才眉开眼笑:“算你识相!不过为了避免你逃跑,就像我家的牲畜一样,得给你留个记号!那些牲畜都在屁股上烫个标记,你是我的奴隶,就烫在脚底板上吧。”说罢,提起在火炉中一直烧着的烙铁,向邓清远走过去,一脚踩住邓清远的左脚踝,将烙铁向他的脚底板烫了上去。

“不要啊——”邓清远一声惨叫,挣扎不脱,脚底板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冒起一股带着肉香的焦臭烟雾。

“呵呵!哈哈!嚯嚯!”红衣女孩丢开烙铁,心满意足的笑道:“现在开始,小贼你是我的人了,以后有人欺负你就报我的名号,本小姐叫斯兰……对了,我问你,你偷我们家马干什么?”

邓清远强忍着脚底板上撕心裂肺的疼痛,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主意,咬牙回答道:“我……我想去昆仑山,想偷马骑着去。”

“去昆仑?”斯兰眼珠几转,闪过一丝狡黠的神色:“今天到此为止,明天再来找你。”说罢,转身向地牢外面走去。

“明天还来??迟早被这小娘皮玩死!”邓清远顿时两眼泛白,直叹息自己命运多舛,不就想偷两匹马么?至于么?不过从姚家一直逃亡到草原上,一路弄的鸡飞狗跳,也算报应,遇上这么个煞星。不过最想不通的是,怎么不报应到那个黄铁嘴身上,让自己倒霉,老天不长眼啊。

午夜时分,脚底板痛的直抽抽的邓清远看见一个婀娜多姿的身影潜进了地牢,立即吓的清醒过来,张嘴就道:“你——你——你半夜三更的不睡觉,你还想来折磨我玩……变态啊你!”

“嘘——安静!”斯兰连忙示意邓清远住嘴:“吵醒了别人被发现,我割了你舌头!”

邓清远连忙住嘴,斯兰抽出一把精致的小匕首,三下两下就割断了绑住邓清远的绳索,低声威胁道:“安静些,陪我去昆仑山!本小姐就你这么一个奴隶,偷偷去昆仑山都带着你,对你够好吧?”

“我脚底板被你烫伤了,走不动。”

“你是奴隶呢!”斯兰瘪嘴道:“那有那么娇气?快走,惹恼了本小姐,马上卖你去毛民国。”

无奈的邓清远只好一瘸一拐的跟在暴力变态女身后,悄悄的溜出了地牢,到门口用眼睛的余光瞥见,两个守卫已经被打晕在地,不由得对暴力女的警惕高了几分,看来这小娘皮天生有暴力倾向。

两人溜出地牢,从后院的院墙上翻了出去,这暴力女早在镇子外的角落里藏着自己的马匹。

暴力女身手利落的翻身上马,招呼邓清远道:“快走!被发现就走不成了。”

邓清远也寻思这离镇子太近,赶紧走远些,找个机会收拾了这变态暴力女,好报仇雪恨,于是抓住斯兰的马鞍就想翻上去。

“干什么?”斯兰一扬手中的马鞭,刷的就向邓清远兜头抽了下去,“啪”的一声,从邓清远的左脸抽到右脸,留下根长长的辫痕,血珠从鞭痕里面翻涌而出。

“啊——”邓清远措手不及,结结实实的挨了这辫子,疼的蹲倒在地,嘴里面唏嘘不止。

“这是给你个教训!”斯兰恶狠狠的扬着眉毛道:“奴隶就该像个奴隶!还想跟本小姐共骑,想得美你!跟在马后面跑,快点,惹恼了我,还抽你。”

邓清远痛的深入骨髓,心里面把这暴力变态女恨到极点,恨不得把她从马上拖下来,扒光衣服抽上一千鞭子。可惜黄铁嘴除教他一些坑蒙拐骗打卦算命的本事外,就没教过其它有用的东西,打又打不过,脚底板又有烫伤,想跑都没门,只好打落牙齿和血吞,忍耐下去。

斯兰催动马匹,向昆仑方向跑去,邓清远一瘸一拐的跟在后面,脚下疼的钻心。

跑了一阵,斯兰停下马匹,回头对邓清远道:“你倒是跑快点啊,照你这速度,不到中午就会被家里那些护卫追回去。”

“你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邓清远气喘吁吁的回道:“我脚底板被你烫的地方疼的心慌,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水米未进,当然快不轻起来,谁叫你不准备两匹马的?”

“反了你?”斯兰气冲冲的道:“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罢,斯兰骑马绕到邓清远身后,抬手挥动马鞭就要抽下去,邓清远见状,连忙向前跳动几步,躲开这鞭子。

“哈哈!就这样,快跑,跑慢了就是一鞭子!”斯兰为自己找到这个办法兴奋不已,挥动着马鞭,向赶牛一样驱赶着邓清远向昆仑前进。

斯兰骑在马上,兴奋的大呼小叫,时不时的向踉踉跄跄跑在前面、衣衫褴褛的邓清远挥一鞭子,邓清远躲闪不开,被抽之后加快脚步,等会慢下来之后又挨一鞭子,然后再强提精力快跑一阵,如此周而复始。

直到中午时分,兴奋完毕的斯兰才对已经油尽灯枯、摇摇欲坠的邓清远道:“现在好了,估计他们追不上了,到前面那个小树林休息下,你可撑住哦,本小姐还没玩够呢。”

进了树林之后,斯兰从包袱中拿出一块干饼和一袋水,丢到浑身抽搐、冷汗淋漓的邓清远面前:“喂,吃东西了,赶紧吃了下午好赶路,这里到昆仑山还有千多里地呢。”

邓清远躺地上,感觉自己浑身都像要散了一样,这暴力变态小娘皮真够狠的,鞭鞭到肉,背上被打的全是鞭痕,痛入骨髓,全身酸痛难当,连动下小指头的力气都没有。可为了寻机会报仇,保持体力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强撑着身体,艰难的和着水将那个硬的像石头一样的面饼慢慢的啃了下去。

“喂,小贼,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去昆仑吗?”

邓清远艰难的扭头看了下斯兰,被面饼噎的连翻白眼,暴力变态女根本就没看邓清远的表情,自顾自的继续说道:“那天我在书房外偷听,师父和阿爸说快到什么到‘瑶池仙踪’出现的时候了,对了,今年是炎黄历4999年!那瑶池仙踪据说每千年出现一次,有机缘的人能得到天书金丹或者仙家宝物,潜心修炼之后就能霞举飞升,超凡入圣、达成金仙大道。”

“骗人的吧?”邓清远也有了些兴趣:“成仙入圣,那有那么便宜的事?听说但凡修道炼丹的,都要经过三九天劫,撑过去的才能霞举飞升。”

“你知道什么?”被邓清远质疑,斯兰有些气恼:“这些都是有明确记录的!就在上次千年的时候,就有三人在修炼百年之后白日飞升,分别是崂山派的洞虚长老、南海门的青冥仙子、西蜀青城派的顾剑仙,在他们飞升前后,这三派在江湖上的地位一日千里,除两大剑派和三大道门外,就数他们地位最高。”

“你怎么知道那三人是从瑶池仙踪得了好处成仙入圣的?说不定人家是自己修炼的呢。”邓清远还是不怎么信。

“你这人胡搅蛮缠!”斯兰恼怒的瞪了邓清远一眼:“这才千年不到的时间,很多事情都被人记的清清楚楚,那三人在之前不过是江湖高手中的二流人物,在瑶池仙踪之后不到十年时间,三人功力一日千里,先后击败数十江湖一流高手,连五大派的资深长老也只打了个平手。到后来三人飞升后,给门派留下的信函中也承认了这事,三人在飞升前还将三个门派修炼的法门去芜存菁,重新整理,并用无上法力祭炼了一些法宝,让三派得益匪浅。”

“看来可能是真的,”邓清远也点点头:“你是不是也想去碰碰大运啊?”

斯兰摇摇头道:“没那么简单,听说上个千年的时候,昆仑山中聚集了不下十万人,许多门派都是倾巢而出,整整一年的时间,弄的昆仑山四处腥风血雨、尸横遍野。那仙家天书法宝金丹又没人见过,谁得到了也没人知道……”

邓清远大惊失色道:“我靠!这神仙看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简直是玩人嘛!那些玩意也没什么明确特征,这样一来所有人都有嫌疑,岂不是人人自危?恐怕即使亲如夫妻、兄弟姊妹、师徒同门都互相猜忌吧?”

“看来你这小贼也不笨啊!”斯兰点点头道:“所以才弄的腥风血雨啊,也才让那三人捡了个便宜。”

邓清远摇摇头:“这昆仑山现在不是什么善地,最好不要去,要不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要去!”斯兰坚决的道:“阿爸和师父都在那里,再说,这么大的阵仗,多热闹啊!一千年才有一次呢,不去看看怎么甘心?再说,我师父是悬空寺的忘情师太,我阿爸二十年前就训练家族武士,个个都算的上好手,足足有千余人呢,全带到昆仑去了,自保是绰绰有余的。”

斯兰的话听的邓清远目瞪口呆,这胡特尔也太牛叉了吧?这样的实力,可能除五大派外没人能比得上,看来这胡特尔的背景也不简单,绝不是草原上的一个卖牛羊马匹的胡人!至少有中原的一些江湖门派甚至是一些地方节度使在暗中支持。

休息约一个时辰后,筋疲力尽的邓清远在斯兰的皮鞭威胁下,连滚带爬的重新启程,可能现在不需要担心被家里面的仆人追回去,斯兰的脾气似乎好了一点,没有再用皮鞭骑马追逐邓清远,由着邓清远在前面一瘸一拐的磨蹭着前进。

艰难走在前面的邓清远感觉着脚底板和背上火辣辣的疼痛,在心中千般咒骂暴力变态女和黄铁嘴,这苦难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尤其是黄铁嘴那老东西,自己倒霉后就不见踪影,估计是丢开自己不知道跑那里逍遥去了,自己就怎么摊上个这种师父?

在两人身后,一只有着血红色眼睛的乌鸦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显然对两人有些兴趣,一直跟到夜幕降临,两人进入一处小树林才作罢。

“何必呢?何苦呢?你再这样我要喊了哦!”

“随你,喊破喉咙都没人理你!”斯兰捏着一根手指粗的绳子,将邓清远像粽子一样绑的结结实实;“你这小贼不老实,多半会趁我晚上睡觉的时逃跑,不把你绑住怎么行?”

“给你说了我不会逃跑的拉!”邓清远口是心非的辩解:“小姐如此惊采绝艳的佳人,小的能长随你身边是福气,怎么舍得逃跑?别绑了行不行?”

“真的不跑?”

“比蒸馒头还蒸的厉害!千真万确,松开如何?”

“切!男人的话都靠不住,”斯兰双眼闪动着狡黠的光芒:“既然你这么说了,不表示一下显得我多没诚意……”

“那是那是!”邓清远连忙道:“再说了,这野外有狼虫虎豹的,你绑住我多危险啊?到时候跑都没法跑。”

“也是,万一被狼虫虎豹吃了,我岂不是亏了个奴隶?”斯兰点点头:“那就吊到树上,吊高些,就不怕狼来吃你了。”

“我靠……”邓清远顿时爆发起来,也顾不得害怕了,破口大骂起来:“你这恶心变态卑鄙龌龊的小娘皮,你不玩死你小爷我不甘心是吧?小爷我不就想偷你们家两匹破马么?折磨小爷这么久还不过瘾啊你?”

斯兰被邓清远骂的愣了一下,片刻后才回过神来,气急败坏之下,咬住贝齿,一双眼都快冒出火来,嘴里面喃喃道:“混蛋敢骂我……叫你骂……叫你骂……”

斯兰边说,边另外用根绳子从边上最高的树杈上绕了一圈,然后系住邓清远的脚踝,“嗖嗖”几下就把他倒吊着拉到了半空。

“怎么样?荡秋千的感觉如何?”斯兰在下面气冲冲的对邓清远吼道:“骂的过瘾吧?本小姐有的是时间和你玩,看你是嘴巴硬还是姑娘的手段厉害。”

邓清远一路陪着小心,结果还要被捆住,现在还吊到半空,气急败坏之下,也只有图下嘴巴过瘾了:“变态卑鄙龌龊小娘皮——你就是个污染粪坑的蛆虫、吃大便传染瘟疫的凶手、狗都不吃长满蛆虫的腐肉、没进化的蛮子,男毛民都满足不了你的需求……人见到你以为见到了鬼,鬼见到你都要吓的魂飞魄散……你脸长的像瓢、身材像南瓜、双腿像芦苇,长成你这样还不洒泡尿淹死自己,连蛆虫都要佩服你的勇气……”

“昨天晚上还说本小姐丽质天生、国色天香,现在……哼哼……叫你骂……我叫你骂……”斯兰站在下面,咬牙切齿的死瞪着邓清远一阵,然后到树林里面寻找了一些干柴堆在邓清远吊着的下方,又找了些青草放到上面,用火石点着,顿时大股的浓烟蒸腾而上。

“杀千刀的蛮子女人……咳咳……没脑子的小娘皮,现在是夏天呢,又不是寒冬腊月,又不是过年,你学人家熏腊肉干什么?你脑袋被驴踢了啊?不知道季节啊……咳咳……”

“哈哈!我把你这小贼熏成腊肉干,看你还骂!”斯兰越看越兴奋,四处收罗干柴枯枝和青草,一会就堆了一大堆,全都一股脑的堆到火堆上面,打定主意将邓清远熏成腊肉干。

“你能不能先把火给灭了……蛮子就是蛮子,作法不对啊……咳咳……”

斯兰正兴奋的埋头吹火,试图将烟弄的更大些,闻言道:“怎么不对啊?”

“熏腊肉要先准备香料的……咳咳……至少要先腊肉放到盐里面渍两天才保存的久嘛,还要把特殊的植物叶子放到一起熏才有香味……赶紧把火灭了!”

“我就不灭!”说罢,斯兰还埋头狠吹,让烟雾越发的大了起来:“哼哼——小贼,你试试求天啊,看天能不能救你,否则就等着变腊肉干吧!”

吊在半空中的邓清远被熏的眼泪鼻涕长流,可下面的暴力变态小娘皮却是越玩越兴奋,丝毫都没有暂停游戏的意思,让他叫苦不迭,可吊在半空上天无路入地无门,难道还真的要被那小娘皮熏成腊肉留着过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