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四川一男子也要开胸验肺(组图)

醉扶风去 收藏 13 4624


震惊!四川一男子也要开胸验肺(组图)

职业病相关规定


震惊!四川一男子也要开胸验肺(组图)

王成章拿出X光片讲诉自己的病情



为证明患上职业病仁寿男子也要“开胸验肺”


职业病患者的维权之路(一)


记者周海波摄影刘亮内江报道


几月前,河南省新密市刘寨镇农民张海超“开胸验肺”事件暴露出职业病患者维权的艰难处境。事实上,这个例子仅仅是揭开了我国职业病患者现状的冰山一角。在四川,也有一位职业病患者,他被四川省疾控中心诊断为“壹期煤工尘肺”,但企业拒赔,有关部门处理问题不热心。他痛心发誓:与其等死,还不如也来个“开胸验肺”,将自己的维权路走下去。


这名男子是谁?他为什么会想出如此惊人之举?本报记者从11月9日起,在成都、仁寿、内江3地对此事展开了调查,走进职业病患者的家庭生活,亲身感受职业病患者维权路上的艰辛与无助。


痛苦讲述煤矿20年,不幸患上职业病


11月8日,星期天。成都,暖阳普照。天府广场上,一群人围坐在一起。其中一名头发花白的中年男子坐在石阶上,脚上的黑皮鞋满是灰尘,手里捏着两个拳头般大小的冷馒头。他低头看了又看,开口说:“我是从仁寿来的,还没吃中午饭。”说着,他从包里取出一叠资料,将自己的不幸遭遇讲给围观的人听。


他叫王成章,仁寿汪洋镇人,今年46岁。他一边啃着馒头,一边讲述自己的遭遇。


王成章的祖辈都是农民,靠务农维生。20年前,第二个儿子出生了,除给家里增添几丝喜庆外,王成章明白自己身上的压力更大了。从那时开始,他经人介绍,开始在煤矿打工。


2002年,王成章来到威远县金鑫能源有限公司从事井下采煤工作,一直干到现在。他之所以选择这个煤矿,原因有两个:一是煤矿距家只有20多公里,二是工资高,每个月有一两千元。


今年6月16日,矿上组织职工到威远县现代医院体检,这也是王成章在煤矿打工以来第一次做身体检查。能免费做体检,对他们来说是件幸福的事。当天,王成章与工友体检完后,又返回矿上工作。


一个多月过去了,他和工友一直没有看到体检报告。


8月初,王成章突然感觉身体不适,胸闷、咳嗽、呼吸困难。当时他以为感冒了,就去附近的诊所买了点药。几天后,病情并无好转,反而比吃药前更加严重。8月6日,王成章找到煤矿公司负责人,将自己的病情如实作了反映。公司人员认为,王成章是感冒了,也可能是烟抽多了。他们再三强调,两个月前的体检报告已经送到了社保局,准备给工人买社保。


王成章不信。几天后,他从矿上乘坐公交车来到威远县疾控中心,目的是查找自己的那份体检报告。该中心一名工作人员告诉他,他所照的片子有问题,要送到内江疾控中心作进一步诊断。


几经周折,王成章找到了被威远县疾控中心确定为“无异常”的体检报告。


但王成章的病情却在一天天加重。在亲人的催促下,王成章决定到成都治疗。9月30日,王成章到四川大学华西第四人民医院进行检查。医院诊断,他的“双肺纹理增多,双肺野散在多发P、S影;气管居中,心影不大,双膈形态正常,肋膈角锐利”。医生建议:患者结合病史,考虑为尘肺可能性大,请做尘肺诊断。


10月29日,经四川省疾控中心诊断,王成章被诊断为“壹期煤工尘肺”。


艰难维权公司不管,有关部门也不理


获知自己得了职业病,王成章脑子里一片空白。自河南农民张海超“开胸验肺”事件发生后,“职业病”这3个字老百姓已经不再陌生。


“我知道自己的病情有多重。”这是王成章拿到省疾控中心的诊断报告后,向妻子说的第一句话。


讲到这里,王成章的眼角挂满泪珠。他抬头望望天府广场上空的蓝天,吃完手中最后一口馒头:“我要将维权路走到底,哪怕到最后去开胸验肺!”


王成章将那份职业病诊断书当成宝贝似的,放在胸口,回到了仁寿老家。10月30日至11月4日,王成章曾3次去煤矿找老板,结果都无济于事。因


为煤矿换老板了,新老板让他去找以前的老板。


找公司无果,王成章想到了政府部门。11月4日,王成章找到威远县劳动部门,工作人员未作任何答复。5日,他到内江市社会与劳动保障局,有人喊他回县上去找相关部门处理。当天,王成章再次返回威远,劳动部门的人又让他去找两河镇镇政府。6日,王成章来到威远县两河镇,镇政府工作人员了解完王成章的病情后,留下了他的电话。王成章想记一个镇政府部门的电话,便于今后联系,但这个要求被拒绝了。


几天下来,王成章觉得自己要想维权寸步难行。7日,他整理完病史资料,


一个人来到成都。令他奇怪的是,到成都后,王成章第一次接到煤矿的电话,说矿上愿意出2-3万元,把这个事情私了。王成章没答应。因为他想讨一个公道。


8日,王成章在将自己的遭遇向本报反映后,他买了回威远的车票。


9日下午,记者在威远县县政府门口见到了王成章。他蹲在地上,脸色苍白。“走嘛。”他带着记者一行前往位于威远县两河镇境内,被人称为杜家沟(音)的煤矿。山间的水泥路在被重型货车碾压后凹凸不平,采访车在山间艰难前行。


“你们吃饭没有?我这一天还没吃饭。”刚坐上车,王成章说:“等会天黑了,你们在我家住就是了。”也从这一刻起,记者同王成章一同踏上了看不到尽头的维权路。


无奈抉择为讨公道,他将开胸验肺


10日下午5点,天色渐黑。记者一行到达矿上。远远听到轰鸣的机械声,公路边两个人朝着王成章挥手,那是他的妻子辜良群和儿子王全刚。辜良群手中提着一个塑料袋子,里面装的是王成章在医院所照的片子。


辜良群望着煤矿,一个劲地摇头,叹气。她说,有了第二个儿子后,被罚了款,王成章就到矿上去打工挣钱。前几年,每月收入几百元,最近收入高了,一千多元。这一年来,王成章从矿上回家经常说自己累,出气困难。


起初,王成章先去威远县的医院查,医院说“没事”。王成章不相信,又到成都去检查,结果查出得了职业病。


说到这里,辜良群哭了。她说:“两个儿子在郫县打工,家里还有老人,一家人都靠他。他现在生病了,家里的人还怎么生活?”辜良群擦干泪,看着身旁的王成章。王成章未生病前,每天早上都是早早起床,从家里步行15公里左右到矿上做活。最近才花4000多元钱买了一辆摩托。


“他现在什么都没做了。”妻子说。如今,王成章一门心思要为自己讨回公道。儿子王全刚也是一肚子的气,他说:“父亲现在得病了,吃饭也吃不得,活也干不得。煤矿的人推卸责任,说自己一点责任都没有。如果煤矿不赔偿,我们将通过法律程序解决问题。”对于王成章曾提出开胸验肺之事,王全刚表示,家里人将给


父亲做工作,尽量不要采取过激行为。


王成章背着一个小书包,双手叉着腰,朝煤矿办公大楼走去。那段路不长,在以往,王成章几个大跨步就能跑过去,如今,他却走得十分吃力,走几步停下休息片刻,再走。


一些工友见他回来,热情地打上一声招呼。


他已记不清自己这是第几次到煤矿,每次得到公司方的答复都是:“拒绝赔偿。”


“我已经被诊断为职业病,不用怀疑了,只是公司在推卸责任。”王成章面对工友,站在矿井上大声地说:“公司不管,有关部门不管,我将开胸验肺,将维权路走下去!”


王成章的惊人之语,让在场的人都惊呆了。


明日播报


威远县金鑫能源有限公司为什么拒绝赔偿?王成章在威远县疾控中心体检时身体是“健康的”,而为什么到四川省疾控中心又确诊患有职业病?卫生局、安监局以及当地政府对此事又是什么态度?本报将在明天继续推出“职业病患者的维权之路”系列报道之二。


新闻名词


职业病


职业病是指企业、事业单位和个体经济组织的劳动者在职业活动中,因接触粉尘、放射性物质和其他有毒、有害物质等因素而引起的疾病。根据职业病防治法的规定,卫生部会同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发布了《职业病目录》。这一目录规定的职业病有尘肺、职业性放射性疾病、职业中毒、物理因素所致职业病、生物因素所致职业病、职业性皮肤病、职业性眼病、职业性耳鼻喉口腔疾病、职业性肿瘤和其他职业病共10类115种疾病。


职业病是由于职业活动而产生的疾病,但并不是所有在工作中得的病都是职业病。职业病必须是列在《职业病目录》中,有明确的职业相关关系,按照职业病诊断标准,由法定职业病诊断机构明确诊断的疾病。因此,在工作中得的病不一定是职业病,得了《职业病目录》中的疾病也不一定是职业病。职业性呼吸系统疾病是以矽肺、煤工尘肺等为代表的一类严重影响呼吸功能的职业病的统称。


尘肺


因长期吸入一定量的生产性粉尘而引起肺组织纤维化的疾病。



1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