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凭长官意志 法治无能 广州规划局长大吐苦水

杀倭灭日 收藏 0 48
导读:广州市规划局局长王东近日大吐“苦水”,感叹他的位置压力大、不好当,而压力常常来自为不合规划的项目说情的领导。   部分广州市人大代表本月12日到广州市规划局调研依法行政情况,面对代表们,王东吐起了“苦水”:“规划局天生得罪人,谁来(当局长)都得罪人!”他举例说,近期某重要省级部门欲盖楼,但所选的位置与后面一栋楼的间距太小,规划局于是卡住了,“但他们很快去找了好几个领导,领导非要我批,我有什么办法”。   王东的这番谈话一经媒体报道立即引发舆论热议,一些舆论对王东爆出的“内幕”感到震惊,广州的规划

广州市规划局局长王东近日大吐“苦水”,感叹他的位置压力大、不好当,而压力常常来自为不合规划的项目说情的领导。


部分广州市人大代表本月12日到广州市规划局调研依法行政情况,面对代表们,王东吐起了“苦水”:“规划局天生得罪人,谁来(当局长)都得罪人!”他举例说,近期某重要省级部门欲盖楼,但所选的位置与后面一栋楼的间距太小,规划局于是卡住了,“但他们很快去找了好几个领导,领导非要我批,我有什么办法”。


王东的这番谈话一经媒体报道立即引发舆论热议,一些舆论对王东爆出的“内幕”感到震惊,广州的规划今时今日会这么乱,原因之一竟然是规划局无所为,规划决定其实是领导说了算。


广东知识分子、第九届广东省政协委员李公明在其评论中说:“根据规划局局长的‘苦水’,这些不合规划的项目之所以能上马无非是因为领导的‘说情’,以及领导‘非要我批’,这样的问题当然很清楚、很明白了,无非就是‘领导要你批你就得批’,问题看起来就是这么简单:一切全凭长官意志,缺乏法治机制。”


他还质问道:“为什么长官意志那么有效,而法治机制那么无能呢?”


他认为,第一,规划的法律性地位没有得到技术操作层面上的保障,说情者、下指令者以及违心地批准者都没有任何明确的因触犯法律而受惩罚的风险;第二,公共建设项目规划的不公开、不透明使公众根本无法知道哪些项目明明不合法却要动工了,因此长官意志可以无所顾忌;第三,所有规划审核文件、批文签字文件的保密也使在长官意志压力下签名批准的局长免去了面对公共舆论的道德压力;第四,在最需要以正式文件承担法律责任的地方却盛行着口头“打招呼”,说情的、下指令的人当然不愿意留下白纸黑字,在下面当局长、处长的也绝不敢坚持讨一纸手令,想搞法治也没有证据。


他认为,这些问题其实并不难解决,在认定法治的共识下,其实都是可以在技术操作上予以堵塞的漏洞。


也有舆论对王东的说法不以为然,认为他是在为广州目前不尽如人意的规划推卸责任。

王东也对代表们说,以往的违章建筑分为两类,一类是“严重影响规划的违章建筑”,这类违建将被拆除并被处以罚款;一类是“不严重影响规划的违章建筑”,这类建筑只罚款不拆除;而这两类如何界定,规定中并未作出明确规定,所以很多时候成了“领导一句话”。他进一步说:“只要被认定为‘不严重’,交完罚款还可以拿到房产证,每平方米罚个500元(人民币,下同,约101新元),拿了房产证每平方米卖5000元,利益很大啊,大家都宁愿被罚也要违建!”

王东坦言,过去规划局的权力太大,管理弹性也太大,所以经常有房地产开发商、行政部门甚至个别领导来找,这其实让他和规划局很难办。


经过反思和总结,广州市规划局现在采取了“自砍裁量权”的办法。王东透露,目前广州市规划局正在申请取消对临时建筑的自由裁量权,新的条例即将出台,以后所有不合规划的一律算作违章建筑,都要罚款兼拆除,永不验收、永不发房产证。他也说:“以后谁说话都没用,我没这个权力,市长也没这个权力。我们只看是否符合规划。”


在中国,各地的规划局高官一直是各界关注的焦点,因为规划局是一个“油水”很多的部门,房地产开发商的项目能不能顺利通过、项目能建多高、建在哪里,地方规划局都有很大的说话权。因为权力太大,地方规划局高官抽“油水”的机会自然多,也因为这样,在中国各地的官员受贿贪污案件里,往往不乏规划局高官。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