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均GDP到了9千美元?数据背后掩饰了什么?!

圣旨 收藏 2 144
导读:  我写了篇《经济增长了,我们的生活水平却下降了》,结果有网友来邮件问我‘难道按GDP同步上涨的物价不合理吗’;这时刚好有官员公开宣布‘目前北京市恩格尔系数降到了33%左右,人均GDP已达到9000美元;这两项指标意味着北京已达到上中等国家或地区的富裕水平’。然而这时的我并不怀疑这数据,而是怀疑有多少人与9000美元相差悬殊的问题;如果我们假设有十个人平均是9000美元,但其中一人就有80000美元;剩下的10000美元是其它九人的。这说明什么,说明平均统计隐藏了两极分化的实际现状。   有一年我组织几个

我写了篇《经济增长了,我们的生活水平却下降了》,结果有网友来邮件问我‘难道按GDP同步上涨的物价不合理吗’;这时刚好有官员公开宣布‘目前北京市恩格尔系数降到了33%左右,人均GDP已达到9000美元;这两项指标意味着北京已达到上中等国家或地区的富裕水平’。然而这时的我并不怀疑这数据,而是怀疑有多少人与9000美元相差悬殊的问题;如果我们假设有十个人平均是9000美元,但其中一人就有80000美元;剩下的10000美元是其它九人的。这说明什么,说明平均统计隐藏了两极分化的实际现状。

有一年我组织几个学生到某国有企业进行收入水平统计,发现年人平均收入近七万的这家企业;可各层次的收入泾渭分明。如企业领导的平均收入128万/人,处级干部的收入65万/人;科级干部的收入38万/人,工长(含部分技术干部)的收入20万/人;其它人平均收入5万/人。可在这人平均5万的人群中,竟然收入低于1万/人的不是少数。因为我们的统计是宝塔型,而并不是统计学上的纺锤型;所以这样的平均统计没有任何实际价值,因为平均统计隐藏了分配不公。

正因为如此的统计不科学,结果我们依然按照统计数据来上涨物价;自然社会出现两极分化的局面,收入水平高的则生活水平上升;而收入水平低的则生活下降。更为重要的是,这生活水平下降的竟然是社会上的绝大多数人;这才是真正的社会不公。试想一个企业里的分配就如此不公,那社会上的收入水平自然也就差距更大了。所以说统计学的角度看按照GDP增长幅度上涨物价,这本身也违背了统计学的原则;所以从目前的结构性看,我们的平均统计涨物价是不合理的;因为它违背了社会上多数人的原则。

其次从我们社会的GDP实际结构看,它同样也是不合理的;看现在GDP增长形势逼人,可这种形势实际是政府项目的主导效应;因为我们现在各级政府到处投资,使得我们的GDP形势的确喜人。但这些投资的受益者不是老百姓,而是接到项目的人员;所以我们的政府项目除又能培养一批百万或千万富翁外;再就是拉高了GDP水平。的确我们社会的GDP增长率会超过8%,因为到处是上百亿的政府项目;仅政府投资就占GDP的一半以上,所以我们社会的GDP是有保证的。更为重要的是,我们的投资全部集中在路桥建设上;从理论上讲,这些钱不会为老百姓增加任何产出;相反却增加了老百姓的成本。

我们社会的实践告诉我们,GDP的增长一旦与老百姓的收入无关;那么GDP刺激的物价上涨自然使得老百姓增加生活压力。如果我们在未来三个月不能较大幅度的增加老百姓的收入,估计今年春节将使很多老百姓陷入深度困惑。再看我们的消费指数增长,全部是物价上涨造成的;我们社会现在的消费市场全面低靡状态,这就是面对物价上涨和收入下降的结果。当老百姓的收入没有增加之时,而物价上涨只能使他们的米袋子和菜篮子再次变得有些沉重起来。今年的GDP快速增长直接推动了物价上涨,而它却并没有推动老百姓的收入上涨;就连离退休人员的工资都是原地不动,而社会上自谋职业者竟然全面收入下降;结果我们社会的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价格上涨对不同收入阶层的生活影响程度也不一样,自然直接对中低收入群体生活产生影响。所以依靠GDP增长来上涨物价,实际最大的受害者是这些收入水平没有上升或下降的绝大多数人;这就是说GDP的增长并不等于老百姓的收入增加,而收入不增加却带来物价上涨;这将是什么的社会效应呢。

由于今年我们的GDP增长过高,所以政府及时送出了温暖;这就是我们由政府开支的绩效工资。再看我们社会今年物价上涨的序幕已经拉开了,从生产资料到食品全都在准备价格上涨。所有涨价的理由都很充分,因为今年的工资涨了。可这些涨价的人忘记了,今年涨工资的实际只有少数人;因为政府的温暖并不是送给我们社会的贫困人员,也不是照顾低收入群体;而是事业单位与教育系统的人,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准公务员。但我们社会绝大多数人并没有涨工资,有很多反而在金融危机中收入下降。这样计算下来,整个社会中生活水平下降的自然也就是大多数了;因为物价是按照少数人涨工资的幅度而涨价的,结果收入水平不增的人自然是生活水平下降。如此说来我们社会并不是所有人平均增加了收入,但物价上涨的压力却需要所有的人承担;这就带来了一个问题,这些收入水平没有增加的人,难道他们的生活水平不是下降了吗。如果我们社会是多数人的生活水平下降,这难道是我们经济形势大好的体现吗。

是啊!拿北京市的人均GDP当成人均收入来说事,这本身就不科学;再加上我们社会的GDP结构不合理,所以用它指导物价上涨自然也就不合理了;因为这是收入两极分化的途径。再通过物价上涨,它自然是我们社会生活两极分化的催化剂。正因为如此,我们的平均值不合理;我们的GDP也不合理,我们用GDP作为物价上涨的标准就更加不合理了。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