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坦克兵 游击战 第六十八章 剐心斩首(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45.html


暴动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此时,王立双他们所要做的事情就是,需要尽可能减少起义工人的伤亡。

能组织起来参加暴动的工人,一共有六百余人。还有五百多名工人虽然不愿意参加暴动,可是他们也是中国人,至少在王立双他们发动暴动时不会制造麻烦。

王立双拿出一副他亲自绘制的厂区图,他指着地图说:“各位请看,这个是我们厂区的地图,除了在成品仓库有鬼子监工和鬼子兵把守之外,在流水线最后的车间,以及关键的车间,都有鬼子兵和鬼子监工把守!在厂区内,更是三步一哨五步一岗,各位虽然都是造枪炮的,可是我们想要拿到枪炮并不容易!就算是可以在流水线最后的车间拿到成品枪,可是也没有子弹!而子弹车间,又没有枪,因此,我们要暴动,只有首先消灭那些鬼子监工和鬼子士兵!”

经过统计,在厂区内,一共有鬼子监工一百三十六人,鬼子兵七十六人,伪满军一百二十人,厂保安队伪军六十八人。

以王立双的区区九人,欲消灭如上的敌人,是很困难的。因此,王立双最后决定:“由我们特种兵来消灭鬼子兵,我们尽可能消灭鬼子兵,控制塔台,占领机枪塔,然后用火力掩护你们去消灭其他的敌人!”

地下党员程立武担任的是暴动工人领袖,他的任务是,在王立双他们控制住岗哨和机枪塔之后,他们马上就用铁锤等工具充当武器,消灭鬼子监工和伪军,从敌人手中夺取枪支弹药,组织一起武装暴动。

除了兵工厂将会爆发暴动之外,机械厂,黄铜仓库和钢材仓库的工人也将会发动暴动。那些工厂和仓库,几乎没有鬼子,都是一些保安队的伪军负责治安,要消灭他们,是一件比较容易的事情。

夜深人静的时候,王立双带着八名战士,悄悄从工人宿舍内出来,偷偷向第一座机枪塔台的方向摸去。

王立双刚刚和他的战友们分开,他一个人摸向一座塔台。

突然,一道手电筒光照射过来,伴随着几声狗叫声,两名监工牵着大狼狗出现在王立双的面前:“八嘎!你滴,什么滴干活地!”

王立双连忙回答说:“太君,我是半夜出来解手的。”

“啪”一声,王立双脸上挨了一记重重的耳光,只听到一名监工咆哮起来:“八嘎!滚回房间去!半夜不许出来!”

王立双连忙陪着笑脸说:“太君,我这就回去,我这就回去!”

就在此时,探照灯转到另外一边去,王立双这边立即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突然,只见王立双猛然跳起,他抓住那两颗矮小猥琐的脑袋相互一碰,两名鬼子马上就眼前一黑,软瘫在地上。

大狼狗刚要扑上去咬人,被王立双飞起一脚踢在狗头上,狼狗发出一声低沉的悲鸣声倒在地上当即毙命。

王立双从两名鬼子监工身上搜出两支王八匣子,居然还搜出一支马牌撸子!

原来,日本人也知道王八匣子确实是垃圾得不能再垃圾,因此很多日本人都会自费购买撸子或者是勃朗宁手枪使用。

另外一名战士趁着探照灯转过去的时候,悄悄爬上机枪塔。

塔台上的不是一般的日本监工,而是两名精锐的关东军士兵。

不过,再精锐的关东军士兵,碰到这些特种兵战士,也是废物。这个战士上了塔台之后,还没有等到那两个敌人明白过来,他已经是从背后扭断一个敌人的脖子。另外那个鬼子刚刚转过头来,被这个战士一把就捏碎喉结。

第一座机枪塔被控制,战士用探照灯向工人宿舍的位置闪动几下,发出信号。

不久之后,第二座机枪塔也被一名战士摸掉,两名鬼子被无声无息地消灭,上面的一挺歪把子轻机枪成为战利品。

王立双要去的那座机枪塔,是整个厂区的制高点,里面有一挺大正三年式重机枪,还有三名日军士兵在把守。

他摸到机枪塔下面,却没有走楼梯,而是像一头大猫一样,敏捷地从铁架子爬上去。

刚刚跳进机枪塔内,王立双的手一扬,两支飞镖射出,两名鬼子捂住咽喉,缓缓倒在地上。最后那名鬼子也没有发出声音,就被王立双捂住嘴巴。他手上一用力,这个鬼子的脖子发出一声脊椎骨断裂的声音,便软瘫在塔台上。

所有的机枪塔都被搞定,程立武得到信号,便带着起义工人从宿舍内冲出。

宿舍区门口巡逻的两名日本监工一下就被涌上来的人群淹没,木棍铁锤雨点般落在这两名鬼子的头顶,不一会就把他们打成肉酱。

日本监工身上的两支三八式步枪随之落入程立武和另外一名工人领袖手中。

“不好了,支那人暴乱了!”另外一个方向,有日本监工大喊大叫着。

一名塔台上的战士毫不犹豫的操起歪把子机枪,向那个喊叫的日本监工射去一梭子,“哒哒哒”暗红色的弹痕如同红铁条穿豆腐那样,毫不留情的击穿那名日本监工。

顿时,整个兵工厂炸开了窝,日军兵营内的鬼子纷纷冲出兵营,谁知他们刚刚踏出门口,却迎面碰到暴雨般袭来的重机枪子弹,冲出门口的鬼子顿时如草芥一般倒下一片。

王立双手中的大正三年式重机枪很快就打完一个金属弹板,此时,一名起义工人爬上塔台,熟练的拿起一个弹板,给他的机枪供上子弹。

十多名来回跑动的监工随即被暴动工人吞没,这些日本人被愤怒的工人们撕成碎片,十多支步枪落进工人手中。

这些兵工厂工人,可以说是人人都懂得使用枪,他们熟练的拿起缴获的武器,射杀冲出来的日本兵和日本监工。没有拿到枪的工人,有的去帮助特种兵战士给机枪上子弹,有的则向仓库的方向冲去。

鬼子从兵营窗口内开枪射击,那些冲向仓库的工人毕竟没有经过军事训练,听到枪声不懂得趴下,在刺耳的枪声中,十多名工人倒在血泊中。

特种兵战士们手中的机枪马上就转过枪口,向兵营的方向进行压制射击。

伪军士兵刚刚冲过来,却碰到已经拿起武器的工人。那些拿到枪的工人,多半是武器调试员,他们的枪法都很准,一排枪响,冲在前头的伪军士兵好像被割倒的韭菜那样齐刷刷就倒下一片。

工人的力量是伟大的,工人也是最容易组织起来反抗侵略者的一支生力军!

在程立武的指挥下,暴动工人前赴后继向仓库的方向冲去,前头的工人倒下了,后面的工人继续冲上来。在特种兵机枪火力和拿到步枪的工人火力掩护之下,大群的工人终于冲到仓库门口,他们用铁锤砸开大门。

起义工人冲入仓库内,一箱箱崭新的步枪,一挺挺崭新的机枪,一箱箱子弹落进工人手中。仓库内,甚至还有两门37毫米速射炮和两门九二式步兵炮。

造炮的工人迅速把炮推倒门口,他们熟练地操起火炮。有人搬来炮弹,工人扬起炮口,对准日伪军冲过来的方向。

随着一阵金属撞击声,速射炮射出两团修长的火舌,炮弹落进日伪军群中炸开,只听到一片惨叫声,那些日伪军当场就倒下一片。

随后,九二式步兵炮正对着冲来的日伪军近距离射击,两颗炮弹一下就把密密麻麻的日伪军炸翻一大群。

与此同时,方俊天的特种兵也开始行动,他们在鸡宁城内一路摸过去,路上巡逻的鬼子兵被他们无声无息地消灭了二十六人,二十二支三八式步枪,一挺歪把子机枪和两支王八匣子成为方俊天他们的战利品。

听到枪炮声响起,方俊天明白兵工厂内的起义已经开始,他把手一挥:“弟兄们,各自隐蔽好,好好收拾那些狗日的!找机会杀进长野老狗的老巢,干掉它!谁干掉长野老狗,老子回去奖励他十条黄鱼!”

整个鸡宁城内已经乱成一团,一辆辆摩托车从日军兵营内驶出,向兵工厂的方向开去。突然,一排清脆的枪声响起,子弹从大街两边的屋顶上射下。

方俊天的特种兵战士枪法很准,一排枪打的都是摩托车的骑手。

子弹射穿那些鬼子骑手的脑袋,十多辆高速行驶的摩托车顿时失去控制,相互发生碰撞,把车后座上的和边斗内的日本兵撞得连连发出惨叫声。

不少鬼子被摩托车掀翻在地上,一辆摩托车一头撞在路边的电线杆上,车上没死的两名鬼子被甩出十多米之外,摔得脑浆迸裂。

日本人乱成一团,就在此时,一颗手雷又飞入人群中炸开,只见火光一闪,无数碎片撒向那些乱喊乱叫着到处乱窜的鬼子,一下就撂倒八名鬼子。

冲到街上的鬼子已经是阵型大乱,然而,方俊天却没有恋战,他把手一挥:“撤!”

随着方俊天的命令,特种兵战士们迅速从屋顶撤离战场。

而就在此时,东门城楼已经被李峰他们占领,城楼上和门洞内的十多名伪满军全部被杀死。

战士们打开城门,早就守候在城外的杨瑞成带着民兵战士们,呐喊着冲入鸡宁县城内。

“八嘎!支那人暴动了!给我上,一定要顶住他们!”指挥部内的长野大佐此时就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坐立不安。

城内到处都是枪炮声爆炸声,被打得措手不及的日伪军连对手在哪里都不知道,就有很多人死在特种兵战士的枪口之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