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巫师拉斯普廷:如何操纵和毁灭沙皇俄国!!

jiangnanjita 收藏 1 1383
导读:一代巫师拉斯普廷无疑是个谜,就连死亡也比一般人更折腾。尸检结果显示,他体内拥有异乎寻常的“打不死”超能力:他先被下毒、再遭到暴殴、然后被连捅几刀,又加上身中三枪,两枪击中后背,一枪正中脑门。最后尸检发现,即使这家伙被沉入冰层之下,还依然撑了八分钟。 在人类历史上总会出现形形色色的假先知,有的成为宫廷座上宾,有的向民众发布种种令人不安的末日预言。但绝少像末代沙皇时期的拉斯普廷巫师,左右了整个王朝,并一手推动了它的灭亡。一代巫师拉斯普廷的一生无疑是个谜,就连他的死亡也比一般人更折腾。整个刺杀行动前后一共施

一代巫师拉斯普廷无疑是个谜,就连死亡也比一般人更折腾。尸检结果显示,他体内拥有异乎寻常的“打不死”超能力:他先被下毒、再遭到暴殴、然后被连捅几刀,又加上身中三枪,两枪击中后背,一枪正中脑门。最后尸检发现,即使这家伙被沉入冰层之下,还依然撑了八分钟。


在人类历史上总会出现形形色色的假先知,有的成为宫廷座上宾,有的向民众发布种种令人不安的末日预言。但绝少像末代沙皇时期的拉斯普廷巫师,左右了整个王朝,并一手推动了它的灭亡。一代巫师拉斯普廷的一生无疑是个谜,就连他的死亡也比一般人更折腾。整个刺杀行动前后一共施加了六次致命打击,最后才获得成功,许多人相信,拉斯普廷具有超自然力量,这话一点不假。尸检结果显示,他体内拥有异乎寻常的“打不死”超能力:他先被下毒、再遭到暴殴、然后被连捅几刀,又加上身中三枪,两枪击中后背,一枪正中脑门。最后尸检发现,即使这家伙被沉入冰层之下,还依然撑了八分钟。


血友病之缘


在人类疾病史上,曾出现过一种非常奇怪的血友病。血友病是一种遗传性出血性疾病,其发病原因是由于患者的血液中先天缺乏某种因子。由于缺乏凝血因子,一旦身患此病,皮肤只要轻微受伤就会流血不止,且长时间不能凝结。正常情况下,普通人的血液凝结需要5到15分钟,而血友病患者则会持续流血几小时甚至几天,如果发生内脏器官的出血还可能导致死亡。因此,在普通人看来的小伤口,对血友病患者来说却是致命的。更奇怪的是,这种病一般总是由女性遗传,而发病的却是男性。


19世纪中期,随着医学水平的发展,奥地利著名生物学家孟德尔建立起基因遗传和突变理论。这一理论认为,近亲结婚可导致血友病,而这种疾病总是由女性传遗传给她们的男性后代。


尽管血友病的发病率非常低,只在极小的范围内出现。但没想到的是,在19世纪,血友病一度被称为“皇家病”,这是因为欧洲许多国家的王室成员都曾成为它的受害者,而这一现象的根源则可追溯到英国女王维多利亚。人们通过对患有血友病的欧洲皇室的系谱进行分析后知道,血友病基因在欧洲皇室的传递是从英国维多亚女王开始的。她是女王家族第一个血友病基因携带者,因为她的祖辈中没有人患有此病,因此推测维多利亚女王的血友病基因是由于基因突变产生的。


当时,维多利亚统治下的英国正处于鼎盛,被称为“维多利亚时代”。但是,她的一项举措却给整个欧洲王室带来了灾祸。那就是,这位女王为保持所谓皇家的高贵血统,大力倡导欧洲各王室之间的近亲结婚,结果导致了血友病在欧洲许多王室中的流行。


由维多利亚家族的系谱图可知,欧洲王室之间由于联姻,使血友病基因通过女王的后代传到俄国、西班牙等王室,产生了众多血友病基因携带者和患者。从女王家族血友病系谱中,人们惊奇地发现:患血友病的男性远远多于女性;男性血友病患者的子女一般都是正常的,但其外孙常常有血友病;而女性血友病患者的儿子一定患血友病。


在欧洲大陆上,沙皇俄国本来一直偏居最东端,很少与其他王室发生亲缘关系。但没想到,到19世纪末时,血友病竟也通过王室的联姻传入了沙俄,并使其成为最大的受害者。而将这种疾病带入沙俄王室的人,便是维多利亚女王的外孙女亚历山德拉。


亚历山德拉,1872年6月6日出生,德国黑森公主。1884年,12岁的亚历山德拉去俄国参加她姐姐与沙皇亚历山大三世的弟弟谢尔盖大公的婚礼。在那里她遇见了亚历山大三世16岁的儿子王储尼古拉,两人一见钟情。1894年10月23日,亚历山德拉和尼古拉订婚。同年11月1日,49岁的亚历山大三世去世,26岁的尼古拉成为沙皇,称尼古拉二世。11月26日,亚历山德拉和沙皇结婚。从此,血友病那可怕的阴影便开始笼罩着罗曼诺夫王朝。


1904年8月12日,亚历山德拉和尼古拉的第一个男孩阿列克谢出生了。据说在阿列克谢6周大时,肚脐附近就经常流血不止。当他在爬行和学步时,轻微的碰伤就会出现淤血。看到这种景象,对自己的家族病了如指掌的亚历山德拉知道,自己把不幸带给了孩子。但是她又明白,阿列克谢注定要成为沙皇,所以他的生命非常宝贵。因此,为了避免阿列克谢遭到一切可能的伤害,亚历山德拉与自己的儿子避免一切社交生活,多数情况下都隐居在皇家庄园。因此在俄国,当时的人们纷纷传言,王储阿列克谢不能在公开场合露面,是因为得了癫痫或者天生就是白痴。1907年7月,阿列克谢再度发病,在床上躺了三天,濒临死亡。这个时候,亚历山德拉不断虔诚祈祷,盼望救世主的降临,来拯救儿子的性命。或许是她的虔诚打动了上天,不多久,果然有一位能帮助她的奇人出现了,这位奇人便是后来名扬整个俄国的拉斯普廷。


巫师控制王朝


拉斯普廷,原名格里高利·叶菲莫维奇·诺维赫,“拉斯普廷”是绰号,意思是“淫逸浪荡”,1869年出生于西伯利亚一个农民家里。他从小好逸恶劳,后曾入伙当过盗马贼,又因生活不检点,因此被同村人称为“拉斯普廷”。他身体强健,性格凶狠,还会一点治马的医术。虽然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学校教育,但他头脑十分灵活。18岁时,进入贝鲁克茨莱修道院成了修士,以后曾游历希腊、耶路撒冷等地。后来,拉斯普廷又回到村中,开始宣称自己为“圣人”,以散播预言和施展神医为绝活。他声、称自己能直接与神圣诞,能借助神的力量为人治病。据说有一次,有人把手割破了,他胡乱抓一把草敷上,然后念念有词地祷告,血竟然凝结了。消息随即不胫而走。从此,拉斯普廷真的成为“神人”,经常被人请到家中“降神治病”。


此外,拉斯普廷还宣称自己能预卜未来。奇怪的是,他还真地预言了俄国某地的三月干旱,因而名声大噪。不过我们必须承认,这位举止粗俗、行为浪荡的流氓的确有一些过人之处。据说他拥有高超的催眠术。他那双淡蓝色的眼睛炯炯有神,当死死盯着人看时泛出道道蓝光;再加上他那如簧巧舌,低沉而宏亮的声音,总是令人先感到恐惧,然后昏昏欲睡。


1905年,拉斯普廷又机缘巧合地来到了首都彼得格勒。原来在这一年,俄国爆发了革命,沙皇被迫决定召开国家杜马。当俄罗斯人民同盟(又称黑色百人团)西伯去托波尔斯克省拉选票时,发现了拉斯普廷。他们认为后者是位雄辩家,可以很好地为本党说话,于是便把他带蓟首都彼得格勒。在这里,拉斯普廷利用他不知从哪要学来的占卜和咒术,轻松地笼络了火批的贵族,在整个上流社会风靡一时。不久,拉斯普廷又英明治好了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叔父尼古拉大公的狗,这使他的名声传入了皇宫之内。


当时,沙皇尼古二世和皇后亚历山德拉都笃信神秘主义,喜好招待“神僧”、“圣童”、“先知”、“预言家”、“救世主”之类的人物,并常举行降灵仪式。令这对夫妇悲伤的是,他们的儿子阿列克谢因患血友病,经常面临可怕的处境,每每阿列克谢犯病时,几乎所有的人都束手无策。就在这时,拉斯普廷出现了。


1907年,皇太子阿列克谢再次犯病,焦急万分的皇后说服尼古拉二世,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召拉斯普廷入宫,看他能否拯救爱子。令人惊奇的是,对于病情严重的皇太子,就连宫廷医生们都无计可施。但是拉斯普廷进来后,仅给皇太子喝了一小包药粉,然后又进行了一番祈祷,后又坐在皇太子身边给他讲了些故事。接着,奇迹出现了,通过几天静养;皇太子居然恢复了健康!


欣喜若狂的沙皇夫妇,立即将拉斯普廷当作是神的化身,他们称其为“圣者”,从此对他言听计从。尤其是皇后亚历山德拉,对这位“对者”更是敬若神明,几乎是无条件的服从。


就这样,整个帝国未来的命运似乎都掌控在一个出身不明的巫师手里,而原因就是他与皇太子的健康状态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实际上,只要拉斯普廷留在宫里,皇太子就健康活泼;当他不在的时候,太子就会日渐消瘦。1915年,拉斯普廷与沙皇的关系曾一度交恶,被赶出皇宫。结果皇太子突然流鼻血,当皇后求助于拉斯普廷时,他故意迟了两天,没想到太子的病情因此恶化。但是当拉斯普廷一出现,太子就奇迹似地好了。从此,他这种不可思议的力量,令沙皇尼古拉二世也完全屈服了,凡事都要让他三分。


对于俄国而言,灾难却开始了。在博得沙皇夫妇的绝对信任后,拉斯普廷的本来面目就逐渐暴露出来了。由于被封为了“沙皇神灯掌灯官”的宫廷头衔,拉斯普廷可以自由出入内宫,经常对沙皇夫妇施加影响,从而使自己成为俄国最炙手可热的人物。于是本来就心怀野心的拉斯普廷便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为自己谋取利益,甚至公然干预朝政。到1916年时,其权力已达到顶峰。尤其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的1915年,沙皇御驾亲征,离开了京城,国家的权力从此落到皇后手里,而实际上则掌握在了拉斯普廷的手里。结果在这一时期,俄国的内政被拉斯普廷搞得鸡飞狗跳。在1914年至1916年短短两年时间里,俄国大臣会议主席换了4个,内务大臣换了6个,陆军大臣换了4个,外交大臣换了3个,司法大臣换了4个。据说拉斯普廷任命官员毫无原则,全凭一时兴趣。他让年近八句的哥罗梅金为大臣会议主席,甚至仅仅是因为他爱吃其夫人做的土豆。另外,许多官员和贵族却因为得罪拉斯普廷而被罢免。


当俄国本来就国内矛盾尖锐,国外战场上屡遭失败之时,像拉斯普廷这样的恶魔,无疑将使国家迅速走向崩溃。正如一名贵族巴西勒·舒勒金后来回忆的:“拉斯普廷是个两面派。在皇族面前,他露出谦卑的长老面孔,皇后看着他便不由自主地相信他就是上帝附体。但是在国民面前,他便现出了狰狞的一面,那个来自托伯尔斯克的酒色秃驴污秽的一面。我们掌握这一切的关键。民众们看到沙皇居然在皇宫里收留了这样的人便感到十分气愤,而皇宫上下却对此不解并觉得受到了伤害。他们为什么这么生气?难道一个圣人为不幸的皇太子祈祷有什么不对的吗?要知道,那孩子稍不注意就会没命的呀。沙皇和皇后被刺痛并激怒了,怎么会爆发如此强烈的民愤呢?这个人除了好事什么也没做啊。就这样,死神的传令兵来到了统治者和人民之间……而且由于任何一方都无法完全了解这人的二元性,所以这两方也无法互相理解,于是沙皇和人民便同时把对方推到了深渊的边缘。”


诚如所言,当沙皇夫妇沉溺于对拉斯普廷的信任中时,不但是平民,甚至那些对王朝忠心耿耿的贵族们也愤怒了,而这对帝国而言绝对是非常危险的。虽然拉斯普廷在社会上声名狼藉,但皇后就是不肯承认他邪恶的一面。这个天真的女人说:“圣人总是被人诽谤,人们恨他是因为我们爱他”。她无论如何也不相信那个她完全信任的人、那个治好了她儿子血友病的人是个骗子,而且也没料到他引起的公愤最终会随着革命的爆发达到顶峰。与此同时,不少官员认为民愤将继续扩大,于是纷纷请求皇后把他赶走。皇后拒绝了,即便是在外面风传拉斯普廷是她情人的时候,她也仍然拒绝赶他走。当皇后的姐姐伊丽莎白试图介入此事的时候,同样受到了皇后冷漠的对待。伊丽莎白临走的时候伤感地说:“看来我就不该来”,而皇后只是冷冷地回答“没错”。


拉斯普廷的预言


拉斯普廷之所以能够得到沙皇夫妇的绝对信任,除了他能治愈皇太子的血友病外,还因为他神秘的预言能力。而这些能力,皇后就曾亲眼所见。


那还是拉斯普廷刚进宫不久时,虽然治好了皇太子的病,人们对他还不十分信服。有一天,拉斯普廷突然紧张地对皇后说:“皇后妈妈,千万别让孩子们进儿童室,我看见了”。几天以后,儿童室果然有一个巨大的吊灯从天花板上掉下来,摔得粉碎。看到此情景,皇后感激不已,但据后来一些人披露,这其实是拉斯普廷的一个圈套,他已事先把儿童室内水晶吊灯的链子锯了一个口子。


1912年10月的一天,患血友病的皇太子阿列克谢陪同父王在波兰一小镇打猎时突然发病,发高烧,且流血不止。御医感到无能为力,让沙皇夫妇做最坏的准备。据记载,当时皇室的确已经为皇太子准备后事了。但就在这时,万里之外的拉斯普廷却来电说,上帝已看到了皇后的眼泪,皇太子一定能活下来。就当人们将信将疑时,奇迹果然发生了:太子的体温开始下降,流血慢慢止住了。另外,拉斯普廷还曾经预言,皇太子在13岁生日之后,身体就会好转,而事实也的确证明他是对的。


在看到拉斯普廷有如此惊人的预言能力后,就连沙皇也开始将国家大事托付给他。特别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场上,无论是作战方针,还是军事调动,拉斯普廷几乎无不插足。因为沙皇每遇难题必先征询“我们的朋友”拉斯普廷,就连前线是否发动进攻,什么时候发动进攻,也要看拉斯普廷的预言行事。但这些“预言”,被历史学家批露都是拉斯普廷酒后或睡梦中的胡言乱语。


必须指出的是,由于早年游历时曾目睹伏尔加德意志人的富裕生活,拉斯普廷凭借其游历江湖的直觉,认为俄国不是德国的对手,因此早在1914年就曾极力反对俄国同德国开战。也可以说,他的某些预言还是颇有道理的。比如当沙皇执意要亲临前线作战,拉斯普廷就对皇后预言,俄国将因此而走向毁灭。


在拉斯普廷种种预言的摆布下,沙皇继续将俄国引向灾难,因为这位“圣人”的一些预言完全是瞎指挥。有一次,拉斯普廷宣称自己做了个梦,他得到神的启示,俄军应在里加附近发动进攻。当沙皇真的下令发动进攻时,却被德军打得大败。还有一次战役中,本来沙皇的军队明显占了上风,但拉斯普廷却怂恿皇后向前线发了一封电报,要求皇帝宣布停战,原因只是他做了一个“不幸的梦”。对此,就连尼古拉二世本人也开始不满,说自己“就好像穿了一条无形的裤子一样”。


随着俄国的局势进一步恶化,拉斯普廷也预感到局势开始朝不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


1916年12月的一天,在前线的尼古拉二世突然收到拉斯普廷写来的一封信。这位巫师居然在信中说,自己将在1917年元月前被杀害,但是他又警告沙皇,如果自己是被民众所杀,皇帝尚可存活几年;如果是被贵族所杀,沙皇一家人将无法活过两年。看到这封信后,沙皇惊恐万分。不久后,拉斯普廷的预言应验了。


恶棍之死


1916年12月16日,贵族中的尤苏波夫公爵终于下决心除掉这个将国家推向毁灭边缘的恶棍。公爵让妻子邀请拉斯普廷来公爵府吃饭,他的妻子是俄国著名的美女,也是拉斯普廷一直希望追求到手的对象。


拉斯普廷没有任何疑惑,他很快赶到了尤苏波夫公爵的府邸。公爵让妻子出面,为他准备了一些掺有剧毒氰化钾的蛋糕和一瓶掺了氰化钾的名贵葡萄酒。公爵跟其他密谋者躲在隐蔽处伺机而动,他们亲眼看见拉斯普廷连续吃下了8块蛋糕,喝了大半瓶葡萄酒。本来氰化钾只要10秒钟就可以致命,但是,1个小时过去了,拉斯普廷仍然没有毒发的迹象,还继续谈笑风生。而据事后化验,那些氰化钾足够毒死一整支军队!躲在隐蔽处的公爵和其他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此时杜马代表普利仕维奇递给公爵一把左轮手枪,等不及拉斯曾廷毒发的公爵便从背后向拉斯普廷开了一枪,拉斯普廷应声倒下,子弹从肺部射入,穿透了肝脏。公爵以为拉斯普廷死了,赶忙招呼其他人来处理尸体。就在这时,拉斯普廷突然跳起来,一把扼住公爵的喉咙喊道:“费利克斯,费利克斯,明天就把你绞死”。说完,拉斯普廷将公爵用力推倒,转身向外面花园跑去。其他同谋者赶忙从隐蔽处跳出来,跟着他追出去。追到外面的花园的时候,杜马代表普利仕维奇对拉斯普廷开了一枪,中弹的拉斯普廷再次倒下。


普利仕维奇怕他不死,又在近距离向他的头部补了一枪,这颗子弹通过后来的尸检发现,直接射入了大脑。几个同谋者把拉斯普廷抬入房间内,其中一个人仔细听了他的脉搏和心跳,确认拉斯普廷已经死了。


正在他们讨论如何处理尸体的时候,拉斯普廷突然再次睁开眼睛并且试图坐起来。这个举动把所有人都惊呆了,公爵在慌乱中随手拿起一个哑铃连续对他的头部猛砸数次,又拿起一把匕首连续捅了拉斯普廷数下。此时拉斯普廷再次倒下,并且完全停止了呼吸。几个惊恐的手下把尸体抬入一辆汽车,开出几公里以后,他们在冰封的涅瓦河上凿出一个冰洞,随即把尸体捆绑后扔了进去。


两天后,警察在冰层下发现了拉斯普廷的尸体,并且报告了皇后。医生对尸体进行检验,他们惊讶地发现,枪伤、重击和刀刺都没有致命,至于氰化钾毒素更是不知去向,拉斯普廷的肺中全部是水。如果丢在河中的就是一具尸体,他的肺中是不可能有这么多水的。


医生他们向皇室报告,拉斯普廷是被水淹死的,而且他被丢入水中的时候应该是清醒的。由于绳索的捆绑和河面的冰封,拉斯普廷无法游动而被淹死。而且尸检的结果说明,他至少在没有氧气的水里,挣扎了8分钟之久。


听到拉斯普廷被谋杀的消息后,沙皇夫妇悲痛交加,德米特里大公被充军,尤苏波夫亲王则被流放。也正是由于这一行动,尤苏波夫赢得了俄国人的尊敬。即使在十月革命后,苏维埃政府还派卫兵在其住所外站岗守卫。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拉斯普廷曾经预言说杀死他的人将活不长久,但尤苏波夫却一直活到1967年。


至于拉斯普廷,在沙皇的命令下,其尸体经过防腐处理后被运到皇家领地,并为他修建了地下墓穴,还计划在墓穴上修建修道院。当二月革命发生后,拉斯普廷的尸体被进驻的士兵发现,随即运到彼得格勒游街示众,然后被焚尸扬灰。诡异的是,传说当士兵焚毁拉斯普廷的尸体时,目击者声称敛放其尸体的铅皮和锌皮棺材快烧至熔化,拉斯普廷的尸体还未被烧毁,并且从棺材里坐了起来,眼睛也睁开了。士兵不断向尸体上泼洒煤油,10个小时后才将其烧为灰烬。有许多贵族女性到其焚尸地拾取灰烬,带回家以作为圣物崇拜。


王朝灾难


拉斯普廷在世时,沙皇尼古拉二世相信,只要这位“圣人”在身边,俄国就不会爆发革命,自己的王朝就不会大祸临头。他没想到,自己与皇后对这位巫师的盲目信任,反而为自己招致了祸端。因为即使是那些对皇室最忠心的贵族,后来也曾有人参加了革命。


另一方面,自即位以来,尼古拉二世就因其顽固的统治而使国家面临崩溃,至于拉斯普廷的出现,只不过是一个催化剂而已。早在1905年,这位沙皇就被称为“血腥的尼古拉”。他胸襟狭窄,顽固不化,又极端残忍。1905年1月9日,当彼得格勒的工人群众请愿游行时,他竟以“工人想摧毁冬宫、杀害沙皇”为借口下令开枪,造成1000多人死亡,2000多人受伤,其中包括许多妇女和儿童,这就足当时震惊世界的“流血的星期日”。1907年6月3日,尼古拉二世又下令解散国家杜马,逮捕社会民主工党的杜马集团,使全国陷于恐怖之中。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俄国军队在前线不断失败。1915年9月5日,尼古拉二世亲自上前线指挥军队作战。沙皇的离去使沙俄政局陷入危机,因为皇后整天忙于医治儿子,而重大事件任曲拉斯普廷处理。而与此同时,俄国民众却被战争折磨得筋疲力尽。俄国贵族也开始对沙皇政府表示愤怒,因此才有了谋杀拉斯普廷的事件。此外,皇后亚历山德拉因为出生在德国,重用亲德派,甚至被怀疑是德国的间谍。所有这一切,都昭示着沙皇的统治已经濒临崩溃了。


终于在1917年3月,俄国爆发了二月革命。3月12日,彼得格勒起义队伍宣布成立临时政府。听到消息后,尼古拉二世企图从前线调回军队镇压起义,但其部队被挡在了半路,沙皇一家被俘虏了。3月14日,起义者经过激烈争论后,俄杜马和苏维埃达成一致意见,尼古拉必须退位,但继续保留沙皇制度,阿列克谢出任章宪君主。但不知是否因拉斯普廷死去的缘故,此时阿列克谢正被血友病折磨得奄奄一息。3月5日,万般无奈的杜马又宣布将王位交给阿列克谢的叔叔米哈伊尔以解燃眉之急,但是决定刚一作出就遭到民众强烈反对,米哈伊尔仓皇逃离皇宫,政权过渡到资产阶级临时政府和苏维埃手中。至此,统治俄国长达300多年的罗曼诺夫王朝结束了。


皇室悲剧


尽管拉斯普廷临死前对谋杀者尤苏波夫的预言失败了,但对沙皇尼古拉二世一家命运的预言却得到了应验。


二月革命爆发后,尼古拉二世一家被囚禁。1917年11月7日,俄国又爆发十月革命,在列宁的领导下,俄国人民推翻了临时政府。随后,苏维埃政权又将他们押往乌拉尔东的叶卡婕琳娜堡。不久,西方国家展开了对尼古拉二世的营救活动,而国内保皇派分子也试图帮助沙皇一家离开俄国。


1918年7月12日,乌拉尔区苏维埃执行委员会通过决议:鉴于形势万分紧张,沙皇的继续存在已经严重威胁到国家的安全,决定不再等待审判,将沙皇一家处以死刑。1918年7月16日深夜,叶卡婕琳娜堡苏维埃将沙皇一家全部处决。沙皇一家七口,另外包括医生鲍特金、厨师哈里托诺夫、仆人特鲁普和杰米多娃一共11人,被下令处决。他们被处决后,尸体遭到焚烧,然后被扔进了一个废弃的旧矿井之中。


此时,离拉斯普廷的死期不到两年!


正如后世一些历史学家指出的,如果没有血友病,沙俄的命运很有可能是另外一种状况。的确,皇太子的血友病,在某种程度上使得像拉斯普廷这样的巫师得以为所欲为,使沙皇夫妇顽固地我行我素,使原本牢固的贵族集团出现裂痕,使人民的怒火最终爆发……从这个意义上讲,也许拉斯普廷的出现,本身就是一个不详的预言。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