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十六回 弄潮钱塘惺惺两相惜 帆逐秦淮击楫各争先 第十六回(6)世家子弟

bjunqing2008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URL] 第十六回(6)世家子弟 午饭过后,彭志文让司机驾车一同把杜、柳、卢三人送回宾馆,便匆匆告辞打道回俯了。三个人回到宾馆的房间,说起彭志文的顽皮诙谐,均大笑不止。虽然一千吨鱼粉又让他捞回去了两万块,都觉得心里特别惬意,觉得这两万块钱被他宰的值! 卢朝忠笑道;“我们家这位表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十六回(6)世家子弟


午饭过后,彭志文让司机驾车一同把杜、柳、卢三人送回宾馆,便匆匆告辞打道回俯了。三个人回到宾馆的房间,说起彭志文的顽皮诙谐,均大笑不止。虽然一千吨鱼粉又让他捞回去了两万块,都觉得心里特别惬意,觉得这两万块钱被他宰的值!

卢朝忠笑道;“我们家这位表舅爷,自打年青时就是这种德性,从来不知道什么是愁,天塌下来也挡不住他胡说八道,我是拿他没有办法。不过,你们不要看他表面上嘻嘻哈哈的,肚子里明白着呢!做生意向来不吃亏。今天让他胡搅蛮缠地又检了个大便宜。”

又道:“他自小家里就穷,是熬苦日子熬过来的。人生就如西天取经,不受磨难不成佛,他有今天的造化,前是靠他吃苦受累一路打拼出来的!”

“实践出真知,斗争长才干嘛!这生意经算是让他给吃透了,实在是让人佩服。”杜民生由衷地感叹着,“还是让朝忠兄多介绍介绍江总吧!免的下午来了一照面再给我们哥俩一个措手不及。”柳云涛笑呵呵地把话头给转了过去。

卢朝忠下意识地用手扶了扶脸上的眼镜,神色沉静的说道:“唉!要说起和江总的关系来呀,那话儿可就长了。江总的祖上是太湖附近有名的大地主,家里有良田万顷,光佃户村就有四十多个。在清末民初,是当地很有影响的大家族。在杭州、苏州、无锡、南京、上海都有大买卖,又是个实力雄厚的民族资本家。

他父亲年轻时曾留学日本,是日本早稻田大学的毕业生。抗日战争爆发后,他和一批爱国留学生回国参加抗日斗争,还曾在当地担任过由新四军组织的四县抗敌自卫委员会的副主任,在当地很有名望。我父亲当时在国民党税警总团工作,也在当地组织抗日斗争。在当时艰苦的抗日斗争环境中老哥俩认识了。

后来,我父亲因为受伤在他们家休养过一段时间。两个人在患难之中感情日深,便拜了把子。由于他老父亲是个开明士绅,又是个抗日英雄,在当地的老百姓的心目中威望很高。解放后被推举担任了无锡市的政协副主席。我父亲自云南起义回到南京后,老哥俩就又恢复了联系。这些年来,我们两家一直往来不断。两位老爷子过世后,我们两家越走越亲,现在连孩子们关系也很好。”

接着他又说道:“他们家由于海外关系很多,和台湾国民党沾边的人也不少,因此上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到了严重的冲击。不过,由于他老父亲在当地老百姓的心目中口碑很好,造反派折腾了一阵子就过去了。他的四个姐姐都在海外。他的大姐和我的大姐都在加拿大,他的二姐在日本,三姐四姐都在美国。他的姐姐、姐夫都是大知识分子。有的是大科学家,有的是大企业家,经济条件都非常好。

他是家里的老小,‘千顷地里一根苗’,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姐姐和姐夫们都很疼爱他。他是‘老三届’的高中毕业生,‘文化大革命’一折腾,他的学也上不了了,只好下乡插队当了农民,一干就是十年。”

讲到这里,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海外关系又成了香饽饽,亲戚们这才得有机会回国观光。姐姐和姐夫们看他生活很苦,便共同凑钱帮他在老家办了这家水产养殖公司,到了这个时候他才算是苦尽甘来。要还是‘四人帮’在台上掌权,哪儿会有他今天的翻身之日啊! 哎!说了半天,江总的水产养殖公司和范总、彭总的公司不一样,还是家合资企业嘞!”

卢朝忠滔滔不绝地讲着,杜民生和柳云涛都听得入了神。待卢朝忠一讲完,柳云涛羡慕地赞叹道:“还是你们这样的大家主啊!百足之虫,僵而不死!不管社会怎么发展变化,有了这样的社会背景,一待条件成熟,说翻身就象是吹糖人似的,一搞起来就不是个小动静。”

又道:“我记得在‘文化大革命’中,有一个口号叫做‘打倒国民党反动派的残渣余孽’,把山西的大军阀阎锡山批判的一分人都不是。可就在批到热闹轮的时候,阎西山锡山的后人回国来探亲,人民日报还专门报道说‘阎锡山先生的后裔回乡省亲’来了。当时的国务院领导还参与接见呢!这世上的事情真是有时让老百姓猜不透!”

卢朝忠笑道:“这是很正常的,是统战工作的需要嘛!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在当时,象这样奇怪的事情可多了去了。记得当时在一九七二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的时候,江总的老姨夫是美国访华代表团的专家组成员。他来到北京后提出要见见江总的老父亲。江总的老父亲当时虽然已经不再挨斗,可也没有得到解放。那也是由国务院办公厅给安排的,把江总的老父亲接到北京见了一面,一回来就给恢复正常工作了。一受到扭曲的政治意识形态的干扰,正常的社会生活马上就得变味,我算是深有体会的。要是当年不搞‘文化大革命’,那社会发展该有多稳定啊!”

三个人拉着闲话,一直等过了下午两点还没有等到江总的消息。卢朝忠打电话一问,原来江总正在他家里和他老伴说话呢!卢朝忠放下电话对杜、柳二人说道:“要是这样,我回家去接接江总吧。反正他的人已经来到了,早谈晚谈也是一样的事,怎么晚也不会晚过今天晚上去的!”

柳云涛一听,赶忙说道:“也好!你这一回去,兴许他还能来的早点儿。这要是和嫂夫人聊起家常来,还不知道要聊到什么时候呢!”


卢朝忠走后,杜民生、柳云涛二人又等了将近有两个小时,卢朝忠才兴冲冲地伴着江总来到了宾馆,同行的还有卢朝忠的太太叶琼芳。

叶琼芳是个淑女式的女人,高挑的个头,一副白白净净地瓜子脸,长的特别漂亮;一口夹有吴侬软语的普通话讲起来更是动听。她比卢朝忠小三岁,时下已是五十大几的人了,仍如半老徐娘,风韵不减当年。在柳云涛和卢朝忠同在一家合资企业共事期间,她在合资企业担任财务部经理,因此和柳云涛极为熟悉。还没有等她迈进房间的门槛,她就春风满面地和柳云涛打上了招呼:“哎呀董事长,我来看您来了!”她用旧官衔称呼着柳云涛,喊得特别亲切。

柳云涛和杜民生起身迎侯着。一见叶琼芳到来,柳云涛甚是高兴,抱歉道:“我这儿光顾着谈生意了,说好了要去看您。哪儿能劳动嫂夫人先来看我呢!”便拉着她的手向里让,大家一起进了屋。

几个人坐在一起说了一会儿闲话,叶琼芳见杜民生正在和江总搭话,怕影响谈生意,便坐在床边向柳云涛摆了摆手,示意不要再讲话。柳云涛这才回过身来,从写字台下拉出一个小方凳来在江总的对面坐了下来。

寒暄过后,互相交换了名片,这时杜民生和柳云涛才得知江总的名字叫江永祥。

江永祥时下已五十有五,长得一副高高胖胖的身材,肤色白晰,在两道又粗又黑的眉毛下,一双眼睛格外清澈明亮,一头黑发驯顺地向后梳着,眉宇间透露着一种儒雅之气;只是头顶上的头发象地里的庄稼间了苗似的,略见稀疏,看上去更增添了几分庄重和老成。

眼见的开场的序幕已经拉开,卢朝忠抢先解释道:“在来的路上我已经把范总、彭总来谈的情况向江总做过介绍,具体情况就不用多讲了。先让江总看看鱼粉的品质检验单,咱们再讨论价格吧!”

杜民生见说,便从茶几上把鱼粉的品质检验单拿起来递到了江永祥的手中。

江永祥从自己的衣兜里掏出一包三五牌香烟向卢、柳、杜三人礼让着,自己又点燃了一支吸了起来。他把鱼粉品质检验单仔细看了一遍,轻声说道:“这种产品正是我们所需要的产品,你们的销售价格打算怎么定?”

杜民生应道:“我们是由卢总介绍过来的,您又是卢总的世交兄弟,我们不能和江总您要谎,实价五千元一吨,在天津港提货。”江永祥吸着烟沉思了片刻,然后说道:“我想多要点货,你们二位看能不能再优惠一点?”说着话,他亮起眼睛向杜、柳二人的脸上扫视了一遍。

“那江总究竟想要多少?”杜民生问道。

“至少要两千吨吧!”江永祥语气沉静地应道。

“两千吨!”杜民生心中一惊,他知道公司时下只进口了一万吨鱼粉,没出杭州就留下了三千吨,现在如果再加上范文轩和彭志文的两千吨,就有七千吨的足数。眼下郑州、济南、河北、天津、北京、东北的销售代表还没有联系,一下子出去这么多货,再有朋友来要来争,恐怕就会菜叶子盖不过屁股来了,便把犹疑的目光投向了柳云涛。那意思在问;“你看这件事怎么办才好?”

柳云涛见机说道;“咱们是来卖鱼粉的,江总是来买鱼粉的,既然江总说要两千吨就两千吨吧!就不要打折扣了。北方各省的客户都是我的朋友,实在不行,就采取撒胡椒面的办法抹吧!”

杜民生笑了笑,向江永祥解释道;“我们这次只进了一万吨鱼粉,当初一是怕销售有困难,二是想用这一万吨鱼粉铺铺市场,以后好让朋友们帮忙销售,因此上和全国各地的朋友都打了招呼;没想到这货现在这么枪手。既然江总开了口,两千吨就两千吨吧!我们今后再进货,江总还得多帮忙啊!”

稍微沉吟了一会儿,杜民生又道;“我们刚刚和高邮湖的范总和洪泽湖的彭总订过合同,是按五千元一吨成交的;江总既然想价价格再优惠一点,又有卢总这个大媒,那每吨就降三十快钱,从总价中再减下六万来,江总看怎么样?”

没等江永祥回答,卢朝忠插言道;“我不知道杜总和云涛的授权范围还有多大,江总和我的关系我早都介绍过了,他现在要得货又多,能不能价格想办法再往下落落?”一直笑而不语地叶琼芳这时也附合道:“江叔叔跑这么远赶过来,能优惠就再给优惠一点吧!”

其实,在董事会的授权范围之内的机动余地还是有的,杜民生先前的报价已经给自己留了一定的余地;现在见卢朝忠、叶琼芳夫妇又相继上来讲情,便顺水推舟地应:道:“那好!千里有缘来相会,没有缘分我们也走不到一起,每吨鱼粉我们就在下调三十元的基础上再向下调二十块钱,实价按四千九百五十元成交!柳总看怎么样?”柳云涛笑道:“没有问题!大家都是朋友,我看就这么定吧!”

江永祥展颜笑道:“谢谢!谢谢!我的要求都让朝忠兄和嫂子给讲了,我就不好再讲什么了。今天就定两千吨!我来之前,附近有好几位朋友都来找我,听说我这里有进货的头绪,都想托我搞一点。我这次到南京来不只是为了自己一家,也是带着任务来的。如果杜总和柳总同意,我们就把合同签了吧!”他的心里非常清楚,按着这个价格要比市场价每吨便宜了近二百块钱,就价格本身来讲,完全是个意外之喜,他已经非常满意了。

两千吨鱼粉就这样不风不雨地签了下来,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舒心的笑容。

合同签过之后,江永祥乐呵呵地看了看手表,笑道:“现在时间还早,等吃过了饭,我用车拉着你们二位各处走走看看!我们南京可是个好地方啊!”紧接着又问道:“夫子庙、秦淮河,你们二位都去过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