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十六回 弄潮钱塘惺惺两相惜 帆逐秦淮击楫各争先 第十六回(5)一尺八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十六回(5)一尺八寸


范文东笑道:“那就按一千吨算吧!我们的实际购买数量不会低于一千吨!”

“那就按吨价五千零五十元成交怎么样?按现时下上海港的出货价差不多便宜一百元了。”柳云涛试探性地把价格报了出来。

“能不能再多少便宜一些呢?我们去天津港那么远,同样的价格运输费用要增加好几十元呢!”范文东开始向下侃价。虽然柳云涛的报价已经报的很低了,他希望再低些才好。生意场上讲的是分厘必争,一吨鱼粉降上一块就是一千块,一吨鱼粉降上十块就是一万块。他不能放过一丝一毫讨价还价的机会。

柳云涛见范文东杀价,便应道;“现在的市场价大家都清楚,我所报得价格已经不高了。你想价格再低些,我们还可以商量。你出个价格标准我们来听听。”

范文东把右手一伸,把五指一张,问道;“这个价格怎么样?”

柳云涛故意犹豫了一下,向杜民生交换了一下眼色,然后说道;“五千就五千,我们再让五十块钱。按照这个价格你们公司必须在合同签署后两个星期内去天津港付款提货。这个条件怎么样?”

“那好,既然柳总这么痛快,我们现在就可以把合同先签了,资金我们没有问题。”范文东见好就收,痛痛快快答应了下来,“不过车皮问题你们二位老总可得给我们帮帮忙。到了天津我们人生地不熟的,只有依靠你们了!”

杜民生见大局已定,便应道;“车皮的事请你放心,我们早有安排。不过铁路运输可没有水运便宜,你也可以考虑搭伙租船去运嘛!”

卢朝忠插言道;“这个运输的事情由我来协调吧。水运也是大船比小船便宜。如果无锡太湖和洪泽湖的两位老总也能把货定下来,可以合伙联系个大船去运,这样就省多了!”

范文东见卢朝忠把运输的事情给揽了下来,很是高兴,便道;“那就麻烦卢叔叔多费心了。”范文东所在的高邮湖水产养殖公司眼下正急等着进口鱼粉加工饲料,现在价格定的又合理,由不得他再没完没了的纠缠,所以就三下五除二地把定货的事情给确定了下来。

签过合同之后,范文东见时间尚早。就告辞道:“实在抱歉,我得马上赶回去做调货的准备,我就不再留下相陪二位老总了!”柳云涛猜想他多半是为了筹款的事要着急向回赶,便道:“那也好,你有事尽管忙去。我们今天既然有缘相识,见面就是朋友,日后有得是机会相聚,我们就在天津港恭候着你吧,到天津港我们再相聚!”

送走范文东后,杜民生、柳云涛和卢朝忠三人又回到房间说闲话。杜民生对范文东的办事效率非常钦佩,对卢朝忠道;“这个小伙子办事够利落的,做起事来雷厉风行,一点都不拖泥带水,真让人佩服!”

卢朝忠笑道;“年青人大都这样。再说价格这种事情都是一翻两瞪眼的事,也没有什么理由让他不爽。他搞水产养殖也搞了七八年了,对进口鱼粉非常熟悉,我们递得价又低,再磨叽下去还有什么意义!”眼见得一单生意已顺利做成,他心中很是感奋。又掏出手机接连给洪泽湖的彭总和无锡太湖的江总打电话联系。


通过电话之后,卢朝忠又兴奋地说道;“看来彭总和江总的积极性也都很高,彭总的车已进入了市区,再有一个小时就要到了。太湖的江总也正向我们这里赶,估计下午两点左右也能赶到了!”

柳云涛笑道;“我们也不能催赶的太紧了。既来之,则安之,我们要是能把这三个客户都顺利地谈下来,再多等两个晚上也无所谓,这样的工作效率已经够高的了!”

卢朝忠又介绍说;“既在江边站,就有望海心!他们若没有十足的诚意是不会跑这么远赶过来的!我介绍来的客户都不是外人,不是世交就是亲戚,都是十分可靠的关系。等会儿要来的彭总是我爱人的一位表弟,人是很精明的。他所在的水产养殖公司原来是个国营企业,前两年改制,他就把公司给盘了下来;这两年搞得不错,我们家吃得水产品多是他给我们供应的。

太湖江总的老父亲和我老父亲是磕头的兄弟,江总本人很正直,我们两家的关系已维持了六十多年了,从感情上讲,谈成生意的基础是很牢靠的!”

杜民生笑道;“这可真是有意思,六十年前结识的老关系,今天被我们哥儿俩拿来给开发利用上了。真是一饮一啄,莫非前定,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啊!是不是冥冥之中,老天爷早就给我们安排好了?”

“是不是老天爷早有安排,这件事可无法求证!不过,要不是十年前我为兴办合资企业和朝忠兄在一起打过伙,今天的南京之行则是根本不会被排上议事日程的!”柳云涛也开心地笑了起来。

三个人在一起天南地北的乱侃着,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卢朝忠看看约定的时间已经临近,正要打电话和彭总联系,突然间门铃响了起来。卢朝忠一愣,叫道:“可能是彭总到了!”说着话,把手机往床上一扔起身就去开门;还没等把门扇全部拉开,便回头笑道:“是彭总来了!”杜、柳二人赶紧起身相迎。

彭总名叫彭志文,年纪在四十五六岁,高高瘦瘦的个子,长着一付薄薄扇扇的四方脸,乌黑的头发呈偏分发式,梳理的非常整齐,眉宇间透着一种精明干练的神态。在他薄扇的方脸中间,挺直的鼻梁显得特别峻峭;在两条细黑的眉毛下面,一双田鼠般的圆圆的小眼睛闪烁着夺人的光华。他习惯地用眼睛向屋里探了探,便随着卢朝忠走进屋来。

还没等得彭志文落座,卢朝忠便张罗着相互做了介绍。又向彭志文埋怨道:“你来了也不打个电话上来,让我们好下去接接你呀!怎么象鬼子进村似地就摸上来了?”

彭志文和杜、柳二人握着手,随口应道:“我们是乡下人,哪儿有你们城里人那么多礼法规矩。实实在在地不更好吗!我不给您打电话让您去接,是怕把您给累着,让表姐怪罪。怎么好心反倒被您当成驴肝肺了呢?”

见到彭志文俏皮逗趣的样子,杜民生和柳云涛两人都忍不住开怀大笑起来。

卢朝忠站在当场呵呵笑着,只好说道:“坐吧,坐吧!快坐下说话!”他知道在这位不太安分的表小舅子面前是讨不出什么好来的,便讪讪地把话题给岔开了。

等彭志文坐定以后,柳云涛赶紧冲了杯热茶放到了他的面前。笑着礼让道:“先喝杯热茶暖暖身子,看你这风尘仆仆的,跑累了吧!”

彭志文笑呵呵地说道:“没事,没事!我有个特异功能,上车就爱睡觉,早就养足了精神。咱们还是抓紧说正事吧!”

柳云涛见彭志文言语诙谐、举止洒脱,又是卢朝忠的至亲,便开门见山的说道:“可能你也听说过,我和卢总是曾在一起同朝称臣的老朋友;你又是老卢家的表舅爷,说起来咱们都不是外人,今天咱就倒了碾子砸了磨地说个实在话吧!我们已经和高邮湖的范总刚刚谈成一笔生意,范总要了一千吨的货,我们谈定的成交价是五千元一吨。你可以看看我们签过的合同!”说罢,便把已签好的合同书和鱼粉品质检验单递到了彭志文的手中。

彭志文把合同拿在手中,翻来覆去地看着。啧啧连声地说道:“小范这个家伙真是个兔子腿,怎么跑到我的前面来了!这是谁捣的鬼?”说着话,用狡黠的目光瞄向了卢朝忠。

杜民生笑问道:“怎么,你和范总也很熟?”

彭志文呵呵笑道:“何止是熟!他还是我们公司的技术顾问呢!这个小家伙可是个鬼灵精,肚子里实实在在有点儿真山货,给我帮过不少忙呢!”

卢朝忠笑着分辨道:“你甭怨天怨地的,又想把我给埋进去!我得到有鱼粉的消息后第一个给你打去的电话,随后才和文东联系的;你不能跑了媳妇赖邻什家,东拉黄瓜西拉架的。你仔细看看这鱼粉的产品质量和供货价格怎么样吧!”

又道:“我和云涛是老兄弟了。文东的事情也是我讲的情。本来是讲定五千零五十元一吨的,是我硬让把吨价降到五千元的。太湖的江总下午还要过来,如果你觉得可行的话,我可以帮你们找条船一块运回来。水运比铁路运输能节省不少运费呢!要是能够找到返程的货船,一吨鱼粉少说也能省出个五十、六十的来。”

看了范文东签过的购销合同和鱼粉的品质检验单,彭志文满心欢喜。像这样便宜的事情他向来没有碰到过,因为合同价格要比市场价格低了有一百多块钱;照这个差价计算一次购买一千吨鱼粉就可节省出十多万来。他又何乐而不为呢?

可他心里虽然高兴,嘴上却另搞一套,故意装出一付不满意的样子,叨叨咕咕地说道:“我说大姐夫,是我是你们老卢家的表舅爷,还是柳总他们是你们老卢家的表舅爷?我这里还一句话没说呢,您就给我施加政治压力,怎么您这胳膊肘尽是往外拐呢?”

他自导自演,越说越来劲。说到最后,一下子忍不住自己先笑出了声来,“行,就照大姐夫说的办!你们这儿有现成的空白合同吗?我来签!”说着,他伸出手向杜、柳二人扮了个鬼脸儿。

又道:“再有这样的好事,大姐夫还得多想着我点儿呀!”

杜民生把早已准备好的空白合同又取了两份出来,直接放到了彭志文面前的茶几上。

彭志文神情严肃地把合同书仔仔细细地审阅了一遍,然后从文件包中拿出一支黑色的碳素笔比划着就要在文件上签字。杜、柳、卢三人见状,都在心中暗暗出了一口长气。眼看着又有一千吨鱼粉就要落地成交,三个人都是喜上眉梢!

突然,彭志文啪的一声把碳素笔摁在了茶几的台面上,把两只光华闪烁的田鼠眼瞪的圆圆的,盯着卢朝忠说道:“不对,不对,不对!这人的亲情关系总是要有一尺的,又有八寸的,我哪儿能和小范享受一样的价格呢?要是这样,我这表舅爷岂不是白当了?柳总的这位老朋友大姐夫不是白交了?再多少让个价!不然,我这个表舅爷也太没有面子了!”

本来事情谈的好好的,这就要在合同上落笔签字了;被彭志文出其不意地这么一搞,好一似银瓶乍破,铁骑突出,室内的气氛陡然紧张了起来!杜民生、柳云涛、卢朝忠三人面面相觑,一下子都呆住了!

卢朝忠飞红着脸,强笑道:“这刚说的一格二格的,你又要搞什么名堂?”

“没什么名堂!”彭志文诡秘地一笑,“大姐夫一手托两家,作为表舅爷,我总得给自己讨个人情吧?”接着又对杜民生和柳云涛说道:“我也没有更高的要求。请二位老总高抬贵手,再多少给我让个钱儿!让我一百我不嫌多,让我一分我也不嫌少。你们老总看怎么样?”

柳云涛见状,心中暗笑:“这个彭总可真够油的,真是横草不过!”迅即和杜民生交换了一下眼色,呵呵笑道:“既然表舅爷张了嘴,我们也不能驳这个面子。这样吧,合同咱还按五千元一吨签;另外一吨鱼粉我们给你补贴二十元的运输费用。这你看怎么样?”

又道:“前面有车,后面有辙。范总和你都是由朝忠兄介绍过来的,若是在明面上一样的客两样子待,朝忠兄这个‘人’也没法来做!我们就采取暗补的方式给你降二十块钱!一千吨鱼粉给你返还两万块钱现金。不过,这件事不能让范总知道。这可是个前提条件!”

“瞧您说的,我有那么傻么?谢谢二位老总赏脸,成交!”彭志文大笔一挥,顺手在合同上把字签了下来。他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再无纠缠下去的必要,便放下了‘屠刀’立地成佛,堆起笑脸装起了好人!

合同签过之后,彭志文装模作样地把面前的茶杯端了起来,嘻嘻笑道:“大功告成,来,咱们弟兄几个以茶代酒碰碰杯,搞个庆祝仪式吧!”

杜民生、柳云涛和卢朝忠见他那付怪样子,都有些忍俊不禁。柳云涛笑道:“好!我们一起响应表舅爷的号召,共同碰个杯,以示庆贺!”

碰过杯之后,彭志文把茶杯沿在唇边沾了沾便放到了茶几上,欢声叫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今天劳动劳动大姐夫的大驾做陪,我做东,咱们哥几个来个一醉方休!”

自打彭志文进得门来,一直到合同签字。就好象是演了一场活报剧。眼见得大功告成,杜,柳,卢三人心里都美滋滋地,说说笑笑随着彭志文出了宾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