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十六回 弄潮钱塘惺惺两相惜 帆逐秦淮击楫各争先 第十六回(4)终端客户

bjunqing2008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十六回(4)终端客户


冬天的夜来临得特别早,此时车站周围已是灯火辉煌。在照如白昼的灯火中,柳、杜二人顺着卢朝忠指的方向一看,果不其然,一座拔地而起的大楼就耸立在左首不远处,楼顶上的霓红灯招牌赫然入目:“交通宾馆!”便在卢朝忠的引导下,迈步向前走去。

住进交通宾馆以后,三个人边喝着茶边聊起了鱼粉销售的业务情况。卢朝忠道;“销售客户我早已都联系好了,计划要货的数量也不少。只是因为事先没有算计到你们今天会连夜赶过来,我和几位客户约定的是明天见面,等再接到你们要来的电话,现通知已经来不及了。”又问道:“怎么你们这次出行就像阵旋风似的,搞得神出鬼没的。说来就来到了?”

他微微地笑着,大有不可思议的之状。

柳云涛呵呵笑道;“我们昨天早晨才赶到杭州,原本是准备留在杭州过夜的,连我们自己也没想到事情会办得这么爽,三下五除二,一个上午就把销售合同给搞定了。今天过来也是临时决定的。眼看着这几天鱼粉就要到港,我们也是想抢一天就主动一天,所以就赶着过来了。预售形势再好,也只是纸上谈兵,不把这一万吨鱼粉实实在在地搡出去,把钱揣进自己的口袋里,肚子里悬着的这颗心怎么能够放得下呀!”

杜民生问道;“现在南京这片具体的促销工作开展的怎么样了?大体的定货数量有多少?”

听杜民生相问,卢朝忠的脸上立时现出少有的兴奋神情,应道:“自从云涛给我打电话过来,我就一直在和朋友们联系,大约联系了有十多家,联系明天见面的有三家。因为有的客户要货量不大,有的时间赶不过来,我就约定了三家实力较强的客户明天过来。这三家客户的老板都是我的老朋友,对他们的根底我比较了解,这样办起事来会实在些。我怕的就是云山雾罩地让人给呼悠了,耽误了你们的事情。真若是有个一差二错,我也没办法向你们交代呀!”

又道:“明天要来的三家客户,一家是无锡太湖的水产养殖公司,一家是高邮湖的水产养殖公司,一家是洪泽湖的水产养殖公司,都是当地规模较大的养殖企业。前段时间我已经和他们沟通多次了,这三家客户各家定购量均在千吨以上,总算在一起最少不会少于三千吨!不过,他们对进口鱼粉的价格和交期非常关心。听说最近市面上的鱼粉十分短缺,价格飞涨,若是价格超过了他们的承受能力,恐怕一次就要不了那么多了!”

他是个工程技术人员出身,出于职业的习惯,他向来都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过头话是从来不讲的。对于他的这种处事风格,柳云涛是再清楚不过的了。一听他这样讲,柳云涛大受鼓舞,便笑道:“若是这种情况,这个事情就好商量了,和这些养殖企业的终端客户打交道是再轻松不过的事情了。消除了中间环节的加价因素,价格上是不会有问题的。我们现在既然生意已经做了起来,就要想办法把生意长期稳定地做下去。如果能通过您老兄与这几家公司建立起常年的供销合作关系,我们可以用最优惠的价格向他们供货!”

杜民生又问道:“卢总有没有打听过当地近期的市场行情?明天要来的这三家客户有没有讲过他们的希望价格?”

“这些情况我都已经打听过了。自进入十月份以来,进口鱼粉就供不应求。朋友们听说我的手中有进口鱼粉可以供应,都高兴坏了。我这个人虽然能量不大,但在朋友圈子中的口碑还是不错的,我说的话他们大都能想信。因为我是搞技术出身,说话办事向来都是一步一个脚印,没有根据的话我是不会随便乱说的。至于价格嘛?大致在五千上下的价格,他们都是可以接受的。太高了他们就有点承受不了了!”

听卢朝忠把大致情况介绍了一遍,杜民生和柳云涛的心中都有了底。柳云涛便把话题岔了开来,向卢朝忠说道:“就着这个机会,我先给老兄交个底吧!来之前我们召开董事会商量过,对于一次性销售量超过一千吨的,我们给销售代表每吨提取五十块钱的佣金。只要货款到帐,我们保证在五个工作日内将佣金打到销售代表的账户上。您老兄这么大年纪了,还这样辛辛苦苦地为我们跑前跑后的帮忙,我们哪儿能让您老兄白受累呀!”

卢朝忠一听,脸上立时现出异样的光彩,笑道:“那我就谢谢兄弟和杜总了!大家都是朋友,这些事情都好说。不用说还有这么丰厚的报酬,就是尽尽义务,朋友之间也是应该的!”

杜民生笑道:“我们大小也是个挂牌儿的公司,凡事都得讲个规矩。我们会言出必践,说到做到的。这也是您的劳动所得,不必客气!至于价格嘛,我们到时候就比照着您给我们提供的客户的希望价格去谈吧!”

三个人在房间里聊了一会儿闲话,卢朝忠见事情已经初步谈结,时间又不太晚,便邀请杜民生和柳云涛要去夜市上去吃宵夜。柳云涛谢辞道:“我们哥俩在火车上已经吃过晚饭了,现在肚子又不饿,今天就免了吧。明天再请,明天再请!”三个人推让了好一会儿,卢产忠见杜 、柳二人坚执不去,便告辞回家去了。送走卢朝忠回到房间,杜民生踌躇满志地说道:“我说云涛兄,咱们这次出行可真是有点儿吉星高照!这还刚刚走了两站,六千吨鱼粉就要捅出去了。咱们的主力军还没有上场呢!”

柳云涛感慨地说道:“千里地的朋友千里地的威风!做生意嘛,靠的就是朋友帮衬。咱们还得广交朋友,多办好事啊!”


“人逢喜事精神爽!”晚上,杜民生和柳云涛兴奋的久久不能入睡,鱼粉长鱼粉短的絮絮叨叨地叨咕了大半宿。第二天早上,两个人一直睡到将近八点才懒洋洋地从床上爬了起来。要不是两张免费的早餐券过时就要作废,两人真想再多躺一会儿!

在宾馆餐厅吃过早点以后,两个人又回到了住宿的房间。一进门,柳云涛就抄起遥控器把电视打了开来。他斜依在床边看着电视节目,笑着对杜民生说道;“现在咱们哥俩只能是傻老婆等汉子喽!”

杜民生笑道;“该等的就得要等。我们又不是孙悟空,客户也不是孙悟空身上的毫毛,说变就能变出个人来,可以招之即来,挥之既去。有客户可以等就是我们的福气,您老兄别不知足了!”

杜、柳二人正在房间里东拉西扯地说着闲话,房间的座机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柳云涛抓起电话一听,只听卢朝忠用兴奋的语气说道;“是云涛吗?我是老卢啊!高邮的范总到了。我们现在已来到大堂,现在方便上去吗?”

一听客人已到楼下,柳云涛马上应道;“好,好,那就赶快把范总请上来吧!我马上下去接你们。”放下电话就冲了出去。

柳云涛走到电梯门口等了一会儿,待电梯门一开,卢朝忠偕同一位三十来岁的年青小伙子笑吟吟地从中走了出来。卢朝忠一见柳云涛就站在电梯门口迎候,赶忙介绍说;“这位就是高邮水产养殖公司的范总。这位是我的老朋友柳总。”

见过面之后,柳云涛便领着卢朝忠和范总向住宿的房间走去,一边走着,一边打量着身边的范总。

只见范总一米七零以上的个头,长得不胖也不瘦,理着个高平头,白白净净的面皮,恶眉虎眼,戴着一副白边的近视眼镜,显得既俊秀又有灵气。不禁心中平添了几分喜爱。

三个人走到房间门口,杜民生正立在门口迎侯。进得房间之后大家寒暄了片刻,谈话便涉入了正题。

原来,范总名叫范文东,是卢朝忠大学同学的儿子。范文东毕业于江苏水产学院,刚刚参加工作时曾在一家五星级酒店做过技术员,专门负责生猛海鲜的保鲜养殖工作,对水产养殖很有一套。后来,在大学同学的怂恿下,合伙在高邮湖搞了个水产养殖公司。几年下来,已经发展成为一个相当规模的养殖公司。

话一开头,柳云涛先是把进口鱼粉的情况做了简短的介绍,然后便把秘鲁鱼粉供应商发来的标有蛋白、脂肪、水分、沙和盐含量的产品品质检验单交到了范文东的手中。说道:“范总是个行家,我就不用多费口舌了。你来看看这个品质检验单,看看符不符合你们公司的要求?”

范文东接过品质检验单仔细看了看,说道:“我们这些年一直用的就是这种秘鲁鱼粉,质量上我们是信的过的。不知道这价格怎么算?”

柳云涛道:“咱们大家做生意都是朋友找朋友,价格好商量!按照我们内定的销售价格,原则上要比市场价格优惠一些,这个销售原则我们是不变的。另外,按照业内的惯例,成交量小,我们就按零售价格执行;如果成交量大,我们就按批发价格执行可以再优惠一点儿。范总能不能先给我们报个计划订购的数量,我们再谈价格?”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