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十八章 镇守边城展奇计 偷营劫寨奋短兵 第十八章(10) 绝地反击

bjunqing2008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第十八章(10)绝地反击 三个人在一起把偷袭计划拍定以后,邹同义让邹若愚给李修山安排了个地方去消遣,便拉着吕景文一起去了县政府。他要和韩德平、许耀亭、贾相臣等人打个招呼,好安排晚上的军事行动。 其时,许耀亭、贾相臣两人都去安置在炮击中死伤的乡亲们去了,只有韩德平一人在指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三个人在一起把偷袭计划拍定以后,邹同义让邹若愚给李修山安排了个地方去消遣,便拉着吕景文一起去了县政府。他要同韩德平、许耀亭、贾相臣等人打个招呼,好安排晚上的军事行动。

其时,许耀亭、贾相臣两人都去安置在炮击中死伤的乡亲们去了,只有韩德平一人在指挥部里与孙兴国、高歧山、庄青山等人分析敌情。一见邹同义和吕景文两人到来,禁不住问道:“你们二位说说,小鬼子今天又要玩什么鬼八卦,怎么到现在一点动静也没有啊?”

邹同义笑道:“这个事情你算是问对人了,我们哥俩就是为这事来的!你赶快派人去把许县长和贾主任请来,咱们在一起合计合计,今天咱们得跟小鬼子再好好地玩上一把!”说着,便把与李修山商议过的军事行动计划讲了出来。

韩德平一听大感震惊,他没有想到邹同义和吕景文竟会这样卤莽草率,未经集体研究就私下里决定了这么重大的军事行动计划,便火急地命令值班的警卫战士去给许耀亭和贾相臣去送信,又追问起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邹同义拍着胸脯说道:“这个事情你就尽管放心吧,李修山这个人我是了解大,大家都是在一起磕过头的生死兄弟,他是不会编瞎话来骗我们的,上次在鬼子偷袭小邹庄的时候他就给我们传送过情报,不会出什么纰漏的!”

吕景文也跟着解释道:“从哥们意气方面来讲,他说是来帮助我们的,从他个人恩怨的角度来讲,他也是想通过与我们合作出出他胸中的恶气,好报复报复伍代雄介这个老冤家。这个机会我们是应该好好把握住的。”

韩德平犹疑道:“人心隔肚皮,好坏两不知。更何况他现在已经投降了日本鬼子,如果这要是个圈套的话,那咱们的损失可就大了,不光是出城参战的弟兄们有全军覆没的危险,就是咱这金沙镇恐怕也难以保全了。”

邹同义嘿嘿笑道:“我们哥俩也没有那么心实,按照他的想法,主要是想敲打敲打在北寨门下指挥作战的伍代雄介,我们答应他的也只是这一点。至于我们利用地道出城的办法,我们哥俩是一点口风也没漏。对于我们在黑龙港和在望子岛有后援部队的事情我们更是只字没提。”

韩德平听他这样讲来,不由得赞叹道:“你们哥俩不亏是一对老江湖,要是这样说来的话,这个计策实行起来就不会有多大问题了!”

孙兴国、高歧山、庄青山等人在一旁听着,也都觉得这是粉碎敌人围困的大好机会,纷纷表示赞同。正在大家热烈讨论的时候,许耀亭和贾相臣二人一推门走了进来。


许耀亭来不及落坐就着急地问道:“这么急急慌慌地把我们俩给叫回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了?”

韩德平应道:“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又笑着向邹、吕二人示意道:“蛇钻的窟窿蛇知道,还是由你们二位司令先说说吧!”

邹同义见到人马都已经到齐,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又原原本本地重新叙述了一遍。然后说道:“我们几个人又议论了一下,都觉得这个计划可行,你们二位再细琢磨琢磨,看看还有什么纰漏?”

许耀亭沉吟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要是真能一下子把敌人的指挥中枢给打乱了,那围城的敌人也就不战自乱了,不过,是成是败那就得看李修山这个人可靠不可靠了?”

贾相臣道:“这也不尽然,要是咱们把黑龙港埋伏的人马和望子岛海防大队的人马都召集过来发动三面夹攻,应该是不会有大的闪失的,毕竟这两支人马都是出乎敌人意料的奇兵,这样一来胜算就大多了!”

韩德平见大家的意见趋于一致,便道:“要是大家再没有不同意见的话,咱们就这样拍了吧!夜长梦多,现在咱们就抓紧安排吧!”

邹同义道:“那好,我回去先把送信的鸽子给放出去,等午饭过后就会有回信儿来的,咱们自己先做好准备就是了。”

许耀亭忧虑道:“不知道景委员长他们那里到底怎么样了,要是他再来帮咱们一把就更好了!”

韩德平道:“刚刚景委员长有信儿过来,说他们那里现在正与扫荡的敌人打得难解难分,比咱们这里的形势还要严峻,就不要再指望他们了。景委员长还指示咱们要抓紧转移,说前来扫荡的敌人还有很多,不要等着敌人来围剿,好保存实力进行反攻!”

吕景文心有不甘地慨叹道:“他姥姥的,还没有坐热了屁股麻烦就来了,看来这一回金沙镇是保不住了,那咱们就过一关算一关吧!”


中午,邹同义和吕景文招待李修山在司令部美美地喝了一顿酒,一直等到太阳落山以后,才送李修山出了西寨门。

临行之时,李修山当着邹同义和吕景文的面儿,把伍代雄介写来的劝降信给撕了个粉粉碎,骂骂咧咧地说道:“让伍代雄介这个三孙子做他妈的黄粱美梦去吧,爷爷今天夜里就给他个眼罩戴戴!”

李修山出了西寨门没有直接回自己的营地,而是在两个护兵的扶持下一路去了北寨门下伍代雄介的指挥部。一进伍代雄介的帐篷,他就大叫大嚷地吹道:“恭喜大君,贺喜大君,您交给我的任务我给完成了,土八路已经答应投降了。”

一见李修山来报喜,伍代雄介笑逐言开,咧着大嘴问道:“土八路的投降大大的好,受降仪式的什么时候举行?”

李修山心里骂道:“我这就要把你小子给装进尿壶里了,你还想着要举行什么狗屁受降仪式,别他妈的狗添屁股自美了!”

他的心里虽然在骂娘,脸上却绽放出了花儿一样的笑容,又故弄玄虚地卖弄道:“土八路投降的有,受降仪式的也要办,不过,心急可吃不了热豆腐!”

伍代雄介迟疑道:“你说什么豆腐?豆腐是什么意思?这豆腐和受降仪式有什么关系?”他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便追问了一句。

李修山笑嘻嘻地解释道:“土八路投降的没有问题,举行受降仪式也没有问题,这和豆腐没有关系。我是说是土八路还有个小小的请求!”

他这话一出口,就如同一瓢冷水当头浇到了伍代雄介的头上,说得伍代雄介瞬间一愣,惊问道:“还有个小小的请求?什么的请求?”

李修山信口胡诌道:“镇子里的土八路说,他们不是土八路,是洋八路,是正式的国军,他们的三个司令都是国民革命军的少将,皇军要是要是让他们投降的话也得给他们授予同样的军衔,不然的话,他们就太丢人了!”

这些情况都是他在和邹若愚闲扯淡的时候扯出来的,这回让他原封不动地全都给搬用上了。他本想来个缓兵之计,给伍代雄介出个难题,只要拖过了今天晚上,这笔糊涂账就没有人找他来算了,不想伍代雄介竟当了真。

“你的是说,这城里被围困的是洋八路,是国军?是国军的大官?少将的干活?哟西,哟西,这太棒了!少将的封赏,没有问题的,我的答应,你和他们去讲,只要举行过受降仪式,我的包办!”

伍代雄介一听说城里被围困的是国民革命军的少将,而且不是一个,而是三个,不禁大喜过望,觉得这个要求合情合理,想想这样的伪军军衔就如同擦屁股的纸一样,自己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够办到,就大包大揽了下来。

李修山见他当了真,拖延不成,眉头一皱又想出了一个新的馊主意,故意摆出一副为难的架势,将军道:“国军的司令官说了,您的口头的答应是作不得数的,他们要大日本皇军华北方面军的‘委任状’,那样的话,举行起受降仪式来才风光呢?”

“这个么?”伍代雄介直了鼻子。他在帐篷里来回踱了两圈,想不出一个速成的好办法。因为这个“委任状”他当时是变不出来的,要报请华北方面军总部审核批准才可以拿得到。

可是,他又觉得这个要求并不过分,他也可以借此机会来炫耀一下自己的辉煌的战功,于是笑道,“要的,要的,我明天就派人去给他们申请办理!”

李修山见到自己的诡计得逞,朝着伍代雄介笑道:“要是这样的话,那我就只好等着了,等‘委任状’一到,咱就举行受降仪式!”伍代雄介想想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就只好应许了下来。

他在自己的心里美美地琢磨着:一下子收降了三个国军的少将,凭着这辉煌的战功,说不定大日本皇军的少将军衔自己也有望了。想着,想着,不禁有些心花怒放起来。


到了夜里,伍代雄介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在大日本皇军华北方面军司令部里参加授衔仪式,总司令官寺内寿一大将用赞赏的目光注视着他,并亲自给他戴上了金光闪闪的少将肩章。可是,等他转身出门的时候,竟糊里糊涂地撞到了门框上,就听得“咚、咚”地两声闷响,把自己的脑袋撞起了两个大肉包。

惊惧间,他飒然一惊,伸手就要把右手搭在脑袋上去摸,这一摸不要紧,只听得“当”的一声脆响,一颗灼热的子弹从他的手掌心里穿了过去,痛得他哎呀一声大叫,便从睡梦里痛醒了过来。

他再支起耳朵一听,就听得帐篷外面的厮杀声已经乱成了一团。原来,他梦中听到的那两声闷响是枪柄撞击帐篷的声音,那清脆的枪声则是不知从哪里射击过来的一颗流弹发出的。

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判断出又遭到了土八路或洋八路大刀队的袭击,便用那只没有受伤的左手拎起指挥刀冲了出来。


这个时候,在韩德平的直接指挥下,汇集而来的抗日救国军从东、南、北三个方向对日军的宿营阵地发起了猛烈的攻击。一时间刀枪齐发,杀声雷震,在金沙镇外搅了个天翻地覆。



——八路还分土和洋,小鬼阎王均荒唐!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