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桃花 正文 第十一章:灭杀满门

金蝉 收藏 0 1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2.html


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

贫协主席孟耕的老婆孩子熟睡中,一点也没察觉厄运正朝他们一步步走来。

听到敲门声,孟耕的老婆不点灯就下了炕,赤身裸体去开门。不是孟耕老婆不检点,风骚好房事,是那个时候的人太穷了,没有人舍得睡觉时还穿衣服,裤衩也舍不得,有盖的没铺的,全家人就盖一床被子,那还是好过的。大多人家有的铺的盖的什么都没有,靠着全家人挤在一起相互取暖,过着一个又一个的冬天。

孟耕的老婆没问敲门人是谁,孟耕开会每晚回来的都很晚,也大致是这个时候。孟耕老婆睡眼朦胧的打开房门,孟耕有兴致的时候会扑上来,急三火四就做那事,炕上没地方,孟耕有三个儿子一双女儿睡了满满一炕,他们的房事,大致都是这样解决的。

孟耕老婆打开房门,迎面射来一道耀眼的手电光,直刺在她的脸上,她的胴体。孟耕老婆彻底醒了,后退一步,警觉地问:“你是谁!”

来人并不搭话,只听后边有人在说:“啥呀,没见过女人咋的,还不快动手!”

孟耕的老婆从来没见过这阵式,懵了,傻站在那里,手脚无措,一条黑影就扑了上来,孟耕的老婆头上,挨了重重的一刀。

孟耕的老婆一声没哼就倒在血泊中 。

打手电的是大广子,光棍,一辈子没见过女人的光身子,看到孟耕老婆的女人体他的确是傻了,甚至都忘记了呼吸。扑上去持刀砍人的是伙家头,不知道本是穷苦人出身的伙家头,怎么会有那么狠的黑心肠。后面的是高瞎子,还有狗剩,高瞎子手里持有一支手枪,狗剩握着一把切菜刀。

可能是门口的响动声太大,惊醒了孟耕的大女儿,孟耕打女儿看到外屋的手电光大亮,大女儿探头来看,问:“妈,怎么啦。”

听不到母亲的回答,手电光又照在她的脸上,孟耕的大女儿可能感觉到情况不妙,一脸惊恐,刚想把头闪回去。

伙家头兜头又是一刀,可能砍得太猛,有些偏,砍在孟耕大女儿的肩上。孟耕的大女儿惨叫一声,惊醒了炕上所有睡觉的弟妹,他们乱作一团,都哭叫起来,声音很大。伙家头、狗剩、大广子还有高瞎子扑进去,一阵乱砍乱杀,血溅四壁,瞬间泯灭了所有的人声,只剩下了一屋子血流的嚯嚯声音,血腥扑鼻……

高瞎子早就想杀人。

高瞎子忍声吞气那么的日子,已到了极限。国共合作名存实亡,已经破裂,两党两军又开始打仗了,他现在不报复杀人,何时杀人?他心中明白,他的手上有多条人命的血债,就是共产党放过他,那些穷鬼们也不会放过他!

高瞎子最恨姜守义姜区长了,没有姓姜的,这个地方也不会闹共产党,不闹共产党他就能继续过着神仙一样的逍遥日子,桃花这小女子他也早就搞到了手,他恨姜区长,他想杀了姜守义姜区长,怎奈姜区长身边的人太多,来来往往没有下手的机会,不能下手;再说了姜区长也不是什么善茬,搞不好反倒把自己赔了进去。他更恨孟小胖孟石匠,没有内神勾不来外鬼,他想乱刀剁了这个什么指导员。他恨桃花、他恨栓住、他恨二楞头,他恨所有得到他的田地房产,又正在支配使用他财产的所有的人,他想杀了他们,统统杀光,一个不留!

高瞎子,他恨、他想杀的人太多了。

贫协主席孟耕,不过是他想杀的人其中一个罢了。孟耕的家独处村外,又是独门独户,给了高瞎子灭杀满门的条件。

高瞎子他们灭杀了孟耕家的妻儿老小,并没有立即逃遁。因为贫协主席孟耕还活着,他们灭杀的最终目的还没有达到。他们就关门闭户黑灯瞎火地继续蔽在孟耕的家里,等待孟耕的回来。

一阵敲门声,伙家头的刀又将要劈了出去,高瞎子制止了伙家头,他首先打开了手电手,手电光下,他们吃惊地发现来人不是贫协主席孟耕,而是孟大胖。高瞎子急忙用手电向孟大胖来的方向照了又照,并没发现有什么异常。

高瞎子问:“谁让你来的?你来做甚!”

突遇其来的变故,让孟大胖防不胜防,他几乎吓破了胆,向后一下跌坐在地上,他以为孟耕早有防备,抓了他个现行,孟大胖有些懵,可仔细一回味,不是贫协主席孟耕的声音,孟大胖一下也壮起了胆,反问道:“你是谁?”

孟大胖没回答。狗剩看到是孟大胖子,又是独自一人,狗剩说:“一块剁算了!”

高瞎子按下了狗剩的菜刀。高瞎子居高临下,冷声地问孟大胖:“你到底来做甚?”

孟大胖不是笨人,他听出了是高瞎子的声音,闻到了血腥味,手电的散光里看到他们身上的血,手中的刀,孟大胖就很快明白了一切。

孟大胖就亮出怀中的匕首说:“我是来杀孟耕的,杀他全家,他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他过好!”

原来都是同路人,高瞎子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高瞎子就没再为难孟大胖,高瞎子说:“你起来吧,不要再出声了,孟耕现在还没回来。”

高瞎子闭了手电,他们关好了门,又迅速地掩蔽了起来,静等着贫协主席孟耕的到来。

孟耕是贫协主席,是干部,非常时期的干部,都有枪,孟耕的枪是一支日式三八大盖枪。

孟耕回来了,先是听到脚步声,然后才看到一个黑影向门口走来,从走路的姿势身高来看,是孟耕。

孟耕打开街门,声音很响,回身又将门关上了,插上门闩,脚步停都没停,像往常一样往院子里走,刚要敲房门,房门忽然自动打开,门内无声冲出几条黑影,一道刺眼的手电光照在了他的脸上,孟耕本能的向街门口退去,拉开刚插上的门闩,街门却打不开,街门此时已被人在外扣死了。

孟耕转身,急忙从肩上摘下三八大枪,枪栓还没拉动,脸上就挨了致命的一刀,接着几把刀几乎同时都剁在他的头上身上。

自后,大火就熊熊地烧了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