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德国历史2:三十年战争与普鲁士王国的建立

康姆尼必将胜利 收藏 0 4396
导读:二,三十年战争与普鲁士王国的建立 继上篇。 德国农民战争后,德国境内形成了新教与天主教彼此对立的俩大势力。新教势力实际上就是窃取农民革命成果的资产阶级和低级贵族的代表,而天主教势力实际上就是传统封建主和封建宗法残余的代表。1608年,以普法耳次为首的新教诸侯建立了“新教联盟”,1609年以巴伐利亚为首的天主教诸侯建立了“天主教同盟”。他们彼此对立的社会关系就决定了他们彼此不可能共存,他们相互之间的矛盾必然导致战争。 1618年,哈布斯堡王朝让斯提利亚公爵费迪南继任波西米亚国王。费迪南

二,三十年战争普鲁士王国的建立



继上篇。


德国农民战争后,德国境内形成了新教与天主教彼此对立的俩大势力。新教势力实际上就是窃取农民革命成果的资产阶级和低级贵族的代表,而天主教势力实际上就是传统封建主和封建宗法残余的代表。1608年,以普法耳次为首的新教诸侯建立了“新教联盟”,1609年以巴伐利亚为首的天主教诸侯建立了“天主教同盟”。他们彼此对立的社会关系就决定了他们彼此不可能共存,他们相互之间的矛盾必然导致战争。


1618年,哈布斯堡王朝让斯提利亚公爵费迪南继任波西米亚国王。费迪南是极端的天主教徒,他大肆迫害波西米亚的新教徒。同时信奉新教的波西米亚议会拒绝接受这位国王,并要求普法耳次选侯接任波西米亚国王。1618年5月23日,波西米亚新教徒发动起义,占领了布拉格,他们冲进王宫将皇帝的俩位钦差从窗户扔入壕沟,也就是扔出窗外事件。之后波西米亚宣布独立。


波西米亚的独立成了日后三十年战争的导火索,哈布斯堡王朝由于自身实力有限无法镇压革命所以必须求助于天主教联盟。(当然他本身也是天主教阵营之中的)而波西米亚的新教徒要想保住独立地位也必须求助于新教联盟。所以波西米亚的独立战争演变成了德国内部新教势力与天主教势力的全面宗教战争。


三十年战争在德国内部斗争时期,最终以哈布斯堡王朝的胜利告终。普法耳次邦国的土地被割给巴伐利亚,波西米亚则作为一个省并入奥地利

哈布斯堡王朝既天主教势力在德国的胜利,触动了全欧洲新教势力的利益。特别是德国周边的经过宗教改革后建立的新教国家。这样德国内部的宗教冲突就演变成了全欧洲的宗教冲突。


1624年,丹麦在英国和法国的支持下出兵德国北部但在1629年被哈布斯堡王朝再次打败,天主教势力扩展到波罗地海地区。瑞典对波罗地海沿岸一直虎视眈眈,对哈布斯堡王的扩展颇为不满。于是他联合勃兰登堡和萨克森选侯,占领了德国西南地区。这实际上是德国内部新教势力的再次反攻。与此同时,法国也在1634入侵莱茵河地区。


这样三十年战争由德国内部新教势力与天主教势力的战争,最终发展为“国际新教势力”与“国际天主教势力”的“国际宗教战争”。


十年战争最终以哈布斯堡王朝的战败告终。在1648年签署了《威斯特伐利亚和约》,和约规定:(一)土尔,麦茨,凡尔登各主教区,阿尔萨斯和洛林都割让给法国。(二)瑞典除占领奥德河口的一切地区和城市外,皇帝还得把不来梅大主教区,诺而登主教区和维斯马等城市,作为采邑授予瑞典国王。(三)荷兰,瑞士正式脱离神圣罗马帝国独立。(四)德意志各邦都保持完整的独立主权地位。哈布斯堡王朝本身是传统封建德国既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也就是代表封建宗法天主教的统治。所以哈布斯堡王朝的战败代表着德国天主教势力在德国的彻底失败。

《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的签定标志着德国正式进入了四分五裂的状态。德国的封建主义神圣罗马帝国彻底的失败了。


十年战争从进步的意义上来说,只是农民革命结果的继续。只是窃取农民革命胜利果实的资产阶级逐步夺取全国政权的过程。新教势力的胜利只是由于资产阶级和封建主在农民革命后统治利益分赃不均的必然结果。所以三十年战争没有任何的革命意义。农民革命没有消灭的封建残余仍然在德国盛行。


在三十年战争后期取得德国境内实际利益的一些德意志邦国,比如勃兰登堡和萨克森对日后的德国历史起到了很大影响。而德国的变革和革命都进一步的反映在这些德意志邦国之中。


这里我们单说勃兰登堡。


1618年波兰国王把普鲁士公国作为采邑授予勃兰登堡选侯。勃兰登堡日后又兼并了东波美拉尼亚,马德格堡主教区,以及德意志西部和北部的一些地区。

他的统治者弗里德里希威廉选侯为了建立一支常备军,推行了一系列政策。而这些政策成为日后普鲁士的近代化起到了一定奠基做用。


他在1653年同容克地主达成一项协议,容克地主同意选侯向农民和市民征收“军事税”用于建立常备军,选侯则承认容克地主有权向农民征收地租和劳役,并拥有逮捕关押审判农民的司法权。同时,威廉为了征税在各地建立许多专门机构,并派出很多税吏。这些就成了普鲁士官僚体制的基础。


这套体制实际上是极大的维护了容克地主的阶级特权。与以往的封建采邑制度不同的是,国家权利的拥有者并不是按宗法等级的形式按从皇帝到地主再到劳动者的形式进行剥削压迫。地主在自己的土地上拥有过去只有国家意义上才能拥有的司法特权,而国家的代表皇帝不是通过地主而是直接向劳动者征税用以完善国家统治,而这样做的目的到头来只能是保证地主行使这种司法特权的自由。

地主拥有这样的权利后便不在受封建国家那样的宗法等级式的束缚,相反他们因此越发的只代表自己的利益参与和干预国家政治。这样的地主不同于封建领主,他们依靠的并不是封建宗法赋予的特权而是依靠资本既土地。同时因为全部国家收入都仰赖于这些地主,他们便可以随时以财产(金钱)的名义要挟皇帝以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也就是单纯为了自己的阶级利益去建立一个符合自己意志的必将以金钱既资本作为社会关系本质的社会既资本主义社会。

所以和一切东方国家的历史一样,欧洲近代资产阶级的前身并不是“商人”而是“地主”区别只在于时间早晚而已。


这种改革使勃兰登堡的军事和经济力量迅速发展。1655年,波兰同瑞典发生战争,勃兰登堡不但没有尽封臣的义务,反而宣布取消波兰对普鲁士的领主权,正式将普鲁士地区纳入自己的领土。在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其间,哈布斯堡王朝为了对抗法国雇佣了威廉选侯的军队,并赐于他国王称号。1701年1月18日勃兰登堡正式改称普鲁士王国。


待续


本文内容于 2009-11-16 4:12:25 被康姆尼必将胜利编辑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