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对《露营之歌》作者署名的思考

obrasum 收藏 3 300
导读:[size=12]也谈对《露营之歌》作者署名的思考 作者: 小 兴 安 岭 [size=16][size=14][face=仿宋_GB2312][face=宋体]一、 《露营之歌》作者署名的历史回顾 1939年抗日战争艰苦时期,东北抗联三军政治部历史性地第一次发布了《露营之歌》。虽然没有印出创作者的姓名,然内部里大家都知道谁是这首歌曲的作者,李兆麟就公开地说过:“那是我和秀才们写的,第四段就是于天放写的。” 1946年内战爆发前夕李兆麟被国民党特务谋杀,在纪念文集中出现了由他人编纂的《露营之歌》,署

[size=12]也谈对《露营之歌》作者署名的思考

作者: 小 兴 安 岭

一、 《露营之歌》作者署名的历史回顾

1939年抗日战争艰苦时期,东北抗联三军政治部历史性地第一次发布了《露营之歌》。虽然没有印出创作者的姓名,然内部里大家都知道谁是这首歌曲的作者,李兆麟就公开地说过:“那是我和秀才们写的,第四段就是于天放写的。”

1946年内战爆发前夕李兆麟国民党特务谋杀,在纪念文集中出现了由他人编纂的《露营之歌》,署名为“李兆麟将军遗作”,后被报纸和出版物多次转发,产生了大面积的社会影响。

1959年和平建国时期,黑龙江省委对《露营之歌》的歌词和作者进行了严格的审核,确认李兆麟、于天放、陈雷、高禹民(抗战时期牺牲)参与了歌词创作,批准使用“李兆麟与他的生前战友于天放、陈雷合作”的作者署名。

1987年改革开放时期,黑龙江省委发布了《关于〈露营之歌〉的几个问题的考证》,并上报中央。《考证》中称:“关于歌词写作的参加者,第二、第三段为李兆麟起草,有其他同志参加修改意见;第四段为于天放起草,李兆麟修改,这是上述材料中比较一致的说法。问题在于第一段是不是陈雷起草。……从当时在李兆麟身边工作的老同志的回忆看,陈雷所说《露营之歌》第一段歌词由他起草、李兆麟修改是可信的”,再次申明署名“李兆麟、于天放、陈雷合作”的合理合法性。《考证》中的这些结论于1994和1996年又为省委文件多次重申过。

2005年9月2日,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中共北京市委和北京市人民政府在人民大会堂联合主办《为了正义与和平》大型文艺晚会,以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六十周年,党和国家领导人出席。晚会上演出了《露营之歌》,作者署名是“填词:李兆麟、于天放、陈雷等”。

回顾《露营之歌》对外公开以来,它的作者署名有个曲折的演化过程:从无作者署名到只署名其中一人、从片面的一人到全部作者们的正当署名。这是一个漫长的求实的真理回归过程,虽受到一些历史突发事件的误导和干扰破坏,其总趋势是向好的、顺乎了今天法制社会发展的脚步。


二、 一个错误署名的历史教训

将《露营之歌》署名为“李兆麟将军遗作”,原是为了揭穿国民党反动派的阴谋罪行和大力宣传李兆麟。事后证明达到了此目的,广大公众正是从这首歌才知道东北抗联和李将军的。但是,这一署名严重地侵犯了其他作者的权力,埋下了《露营之歌》著作权纠纷一案的祸根。

近些年来,李兆麟遗属以“李兆麟将军遗作”这一署名,主张李兆麟是《露营之歌》的唯一作者、独享全部四段歌词的著作权,并于1998年以原告身份上状控告陈雷窃取该歌曲第一段歌词的著作权。1999年底,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次开庭受理。一审刚过,于天放家属申请以第三人的身份加入本案,指控原告粗暴地侵犯《露营之歌》第四段歌词作者的著作权。2008年8月,举行了本案的第二次听审会。

本纠纷案是由错误的署名而起,那么从法律角度看一看:“李兆麟将军遗作”错在哪里?是否具有法律效力?在二审中,第三人就“李兆麟将军遗作”的法律地位提出了以下几点质疑:

(1)、既然李兆麟生前没有留下任何遗稿,就不可能有什么遗作,奢谈“李兆麟将军遗作”是缺乏事实根据的。

(2)、《露营之歌》早在李兆麟死前的1939年就公开发表了,还把1946年李兆麟死后出版的《露营之歌》称之为“李兆麟将军遗作”是完全不合逻辑的。

(3)、根据现行《著作权法》规定:没有李兆麟的手稿,就不能证明李兆麟的完全的创作行为和过程;同时,“李兆麟将军遗作”这一署名又遭到来自史料和《露营之歌》其他作者的有力反驳。因此,李兆麟不能被认定是“唯一的作者”,“李兆麟将军遗作”署名是非法的。

(4)、相对早它七年由抗联三军政治部出版的《露营之歌》(于天放称其为“三路军《露营之歌》”),“李兆麟将军遗作”又是一部侵权作品,理由如下:

1、如果李兆麟不是三路军《露营之歌》的作者,则“李兆麟将军遗作”就是一部地地道道的侵权作品

2、如果李兆麟是三路军《露营之歌》唯一的作者,则除李兆麟外其他任何人(包括“李兆麟将军遗作”的编纂者)都没有修改原作品的权力;在李兆麟死后把《露营之歌》冠以“李兆麟将军遗作”新的署名来发表,是一种违法地修改作者署名的侵权行为

3、如果李兆麟是三路军《露营之歌》的合作作者之一,则“李兆麟将军遗作”是对三路军《露营之歌》其他合作作者的侵权。

总之,不管是什么情况,“李兆麟将军遗作”既是一部非法的侵权产物,也是有损李兆麟形象和背其本人意愿的伪作品。它严重地玷污了三路军《露营之歌》及其作者们的荣誉,必须将其废止和消除它的社会影响。

在1946年的那次突发事件中,出现“李兆麟将军遗作”这一错误署名并非偶然,是当时社会上的普遍的法制观念淡薄和某些人缺乏实事求是和看重感情用事的结果。今天,我们绝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


三、 如何纠正错误署名

《露营之歌》如何署名自然要服从著作权案的最终判定,而能否顺利和公正地解决这些问题则取决于各相关方态度和办事原则。针对一审,1999年12月24日中国青年报记者刘丽梅写道:“本案探寻的是案件的真实,不是当事人的恩怨”;同一天,法制日报记者宫晶珠也写道:“我们希望提出一个深刻的思考,本着作学问的态度来求得一个真实的历史。怎么来证明陈雷是第一段歌词的作者?怎么来证实?由谁来直接证明?不要传来的证据,只要什么时间、什么地点?” 这些话讲的多么好啊!它们在呼吁鄙弃一切个人恩怨,倡导实事求是,求得案件的真实。一旦走上法庭就要按法律原则和规矩办事:涉案各方必须拿出当事人或见证人提供的直接证据,像《李兆麟将军遗作》等这些传来的证据是没有法律价值的,也不能借助所谓公众的名义和感情来影响案情。

最近网上出现的一些文章,如笔名为艾康连(音同“爱抗联”)的“《露营之歌》署名的思考”,不再排除和否认于天放和陈雷的作者地位,然仍在指责他们及其家属不识大理、有欠大度、不够谦让,进而提出“李兆麟等”这一新的作者署名。艾康连到底说了什么?还请看:

一曰:《露营之歌》的著作权之争令“亲者痛”和“观者笑”、加剧了抗联内部不团结问题。

当然,谁都不愿意看到和听到此事。那么,到底是谁发起了这场官司?谁应对此负责?那还不是原告?

2009年2月,网上公布了抗联老战士彭施鲁将军的一封信,是2006年在陈雷死后写给黑龙江省委和省政府的。信中不乏对死者不敬之辞,并以《露营之歌》著作权纠纷为由威胁死者家属。能把这种既不饶过死者又死盯活人不放的举动说成是为了“抗联内部的团结”吗?这种不团结不是始于今天,早在抗战时期就己存在于领导层之内了。我们希望的是敷平旧伤不要再添新伤了。

二曰:只有把《露营之歌》的作者写成李兆麟一人的名字才算是维护了该歌的完美性和完整性。

一部美妙的歌词却带上了不真实的作者高帽子,还能称其为完美吗?本来是三位作者却只署名一人,还能有什么完整性吗?

三曰:“众所公认,《露管之歌》之所以传扬世代,也是与民族英雄李兆麟的声望切为相关的。并列地署上威望逊色的他人名字,实际上是降低了这支歌的权威性”。

《露营之歌》之所以世传不衰,是因为创作者们注入的心血,留下的那些可歌可泣的不朽文字。

于天放和陈雷同为李兆麟的战友,又是《露营之歌》第四段和第一段绝佳歌词的作者,与李兆麟并列署名也是理所当然,哪里会有什么“威望逊色”和“降低了这支歌的权威性”的怪论?李兆麟确有一定的威望,但还没有达到不可与他人并列署名的高度,否则岂不成了孤家寡人?对这种人还有什么威望可言?还值得去尊敬他吗?

四曰:“把《露营之歌》和李兆麟名字连成一体才算是历史的权威”。

李兆麟还写了许多其他的抗战歌曲,能把它们都说成是“历史权威”吗?绝不是李兆麟名字铸成了《露营之歌》的历史权威!难道不正是把《露营之歌》署名为“李麟将军遗作”才极大地提升了李兆麟将军威望吗?不正是把第四段中的“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这一名句硬说成是李兆麟写的才助长了李兆麟的“历史权威”吗?历史权威的最高原则是实事求是,谎言绝非是历史权威!缺乏证据的“李兆麟将军遗作”将最终伤害李将军的声誉。

五曰:用“李兆麟等”这一署名了结这场著作权官司。

艾康连同意了“李兆麟等”,就等于不承认李兆麟是《露营之歌》唯一作者了,这是向真理靠近了一步,但并不彻底。试问艾康连有什么权力为《露营之歌》重新署名呢?再试问用“李兆麟等”代替“李兆麟将军遗作”就能解脱后者的法律窘境吗?能保证于天放等人的著作权再不受侵犯吗?非也!恕我提醒,不正是因为陈雷行使自己的著作权把《露营之歌》第一段刻在纪念塔上而反被原告诬控为侵权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三条规定:


“两人以上合作创作的作品,著作权由合作作者共同享有。没有参加创作的人,不能成为合作作者。

合作作品可以分割使用的,作者对各自创作的部分可以单独享有著作权,但行使著作权时不得侵犯合作作品整体的著作权。”


艾康连还把合作作者享有的著作权视为“分田到户”、破坏了作品完整性,那更是不对了,是对法律的无知!要把《著作权法》第十三条的最后一句话看成是一个十分严肃的警告:无论是“李兆麟将军遗作”,也无论是“李兆麟等”,这些署名都是对合作作品《露营之歌》的整体的著作权的侵犯!

抛弃个人恩怨吧!尊重实事求是和法律权威、按《著作权法》规定办事,方可了结这场官司纠纷。为黑龙江省委批准和多次申明的“李兆麟、于天放、陈雷合作”的署名还不够令人去深刻地思索吗?

2009年10月29日

本文内容于 11/26/2009 7:45:27 AM 被踏雪无痕编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