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撇开马六甲”设想中,最引人注目的方案!!

jiangnanjita 收藏 0 154
导读:众所周知,在泰国克拉地峡开凿一条亚洲的“巴拿马运河”—一直是“撇开马六甲”设想中,最引人注目的方案。而在泰国,克拉运河计划已讨论超过100年。 泰国政府对此项目相当热心,多次进行论证。但是由于投资过大,单凭泰国自身力量难以承担,泰国一直在争取其他国家合作共建。 显然,在这个问题上,如果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先生不出面管教一下他老子,或者继续为他老子的胡说八道进行背书,中国不妨“提前”表现出“可以合作”的意向。 值得强调的是,因提出东亚共同体而与美国正闹不愉快的日本,其实也是克拉地峡运河的一个热心者。真实的情

众所周知,在泰国克拉地峡开凿一条亚洲的“巴拿马运河”—一直是“撇开马六甲”设想中,最引人注目的方案。而在泰国,克拉运河计划已讨论超过100年。

泰国政府对此项目相当热心,多次进行论证。但是由于投资过大,单凭泰国自身力量难以承担,泰国一直在争取其他国家合作共建。

显然,在这个问题上,如果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先生不出面管教一下他老子,或者继续为他老子的胡说八道进行背书,中国不妨“提前”表现出“可以合作”的意向。

值得强调的是,因提出东亚共同体而与美国正闹不愉快的日本,其实也是克拉地峡运河的一个热心者。真实的情况就是:日本曾多次主动提出各种避开马六甲的建议,并希望得到中国的积极回应。

就技术或者财力而言,开凿运河没有任何问题。而就收益而言,这条运河一旦开通,原先必须经过马六甲海峡的航程至少能缩短1126公里,可节省2-5天航行时间,这对区域内经济发展、对东亚经济整合将有不可估量的促进作用。

而中国之所以始终对这个经济利益巨大、安全利益同样巨大的世纪工程犹豫不决,一个重要原因是恰恰是考虑到区域合作,考虑到对新加坡利益影响太大。尽管新加坡在关键时刻多次对中国出言不逊、积极扮演着落井下石的角色!

显然,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作为华人为主的国家,新加坡的决策者其实非常明白中国讲究传统的“王道”,讲究以德服人,而非西方式以力压人的“霸道”。

因此,再次为自己的一已之私而不惜破坏区域内经济有效合作以共同抵抗“未来必将进一步深化的欧美金融危机”的大局、公开“拉美国制衡中国”的新加坡,其内心深处恐怕还在打“大不了再回头向中国认一次错,之后,还像以前一样、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小算盘。

对此,我们的建议是,中国政府有必要让新加坡人长点儿记性,让其牢牢地记住:中国传统讲究“王道”是不假,但中国传统上也有“以德报德、以直报怨”的说法,明白“以德报怨、何以报德?”的训诫。

美国想通过“新加坡李资政”的一声“拉美制中”就想“重返东南亚”,难度相当大!

值得强调的是,如果克拉地峡运河计划实现,肯定会是21世纪最庞大的工程之一,对拉动泰国、甚至整个东南半岛的经济整合将有巨大促进作用,并可顺势达到“提前”对“东盟非湄公河流域国家(比如新加坡、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的长远经济布局“进行牵动”的目的,并以此警告那些有心拉美制衡中国的东盟国家,特别是马六甲海峡沿岸的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如果它们也公开认可那位“新加坡李资政”的口头叫嚣、并身体力行的话。

不过,不论是印度尼西亚还是马来西亚,甚至是菲律宾这个国家,由于历史的经验与教训,国内对“美国威胁”的戒心远较“中国威胁”要大得多!这种戒心远非靠“挑起它们与中国之间的南海争端”就可以简单抹平的。

另外,东方评论员想指出的是:该项目一旦上马、东南亚地区的政治及安全战略将立刻发生巨大变化;而一旦建成,欧亚贸易路线也将因此改变。非常清楚,即便美国想重返东南亚,也将面对一个在“地理与安全”上面目全非的东南亚。

因此,在这些可能的变化下,在菲律宾影响很大、但目前连完全重返菲律宾都做不到的美国,要想通过“新加坡李资政”的一声“拉美制中”就想“重返东南亚”,其难度那是相当地大!

●美国想以“以退为进”,退到APEC的框架内去夯实APEC的“宗旨”

在搞清楚新加坡“拉美制华”的所挟带的私货、与美国重返东南亚所面临的困难之后,我们再回过头去看那份“美国报告”,再去观察报告所建议的:所谓“......美国必须在改变亚洲多边机构方面发挥更具有战略性的作用,包括支持将包含美国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与不包含美国的东亚峰会合并。”我们也就不难明白,报告的提供者其实也几近在悲号:一个曾经主导东亚、乃至整个亚太事务的美国,现在竟然得为挤进所谓的“东亚共同体”、或者东亚峰会而“努力奋斗”、且还一直不得其门而入,由此就不难看出“美国重返东南亚的困难重重”!

因此,首席评论员就明确指出,华盛顿让“私心甚重、眼高手低”的李光耀喊出“东亚国家应该拉美制中”的口号,不过是其意图的一面,且是表层的一面。美国人也顺便给了李光耀父子一些骨头,比如:将美俄战略核武器蹉商会安排在新加坡举行,这当然有利于提高新加坡的政治地位。

至于意图的另一面,恐怕就隐藏在这份报告中了。

显然,报告的提供者也非等闲之辈,它们提出的建议,还是非常有针对性的。至于为什么“将包含美国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与不包含美国的东亚峰会合并?”,“合并的意图是什么?”。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搞清楚这些问题并不难,只要回顾一下我们对APEC的定性既可。

在之前的点评中,我们一再强调:不论APEC是“多么地低效,多么地清谈”,但是,就是这么个低效、清谈的APEC将“欧盟”死死地挡在了亚太权力架构之外,将欧盟的政治影响、或者欧元的经济影响遮断在亚太经济圈之外。

通过上面的讨论,我们已经不难明白,所谓“以退为进”,可以这样理解:在美国人看来,能借这声口号、助力于美国重返东南亚那当然最好,如果不能,也可以“以退为进”,退到APEC的框架内去夯实APEC的“宗旨”,在APEC的框架内,与非常警惕中国的某些盟友(比如日本、澳大利亚、韩国、新加坡等)进行有效合作,共同阻止中国将“欧盟经济”有目的的扯进亚太,从而瓦解“除了大西洋国家(欧洲)、几乎任何有影响的国家都包括在内的”APEC,令美国当初组织APEC的战略意图全面破功。

值得强调的是,尽管美国副国务聊近日再次赴缅,并见到了昂山素季,但不要忘记了,中缅油管也终于正式动工了,更有意思的是,由于中国视之为缅甸内政,缅甸政府军解除了果敢武装;又由于缅甸政府并未对境内“亲西方武装”进行类似行动,在中国“对中缅边境安全与稳定”的“突然关切”下,类似的行动似乎已全部停止。

●缅甸政府已经回过头去“理直气壮地”要求“美国兑现承诺”了

与此同时,缅甸政府已经回过头去“理直气壮地”要求“美国兑现承诺”了:既然政治上的承诺(帮助缅甸政府解除缅甸境内亲西方武装)无法兑现,那总得兑现经济上的吧?

非常清楚,这种“经济兑现”主要有两条,一是立刻解除对缅甸的经济制裁,二是立刻向缅甸提供经济援助与投资。

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缅甸最新局势说明,美国重返东南亚的结果与重返缅甸将会非常类似:“重返”参与建设、并平衡中国的影响可以,想重新主导政治局势恐怕不行。也就是说,“重返东南亚”对美国人而言,更多将是“经济重返”而不可能是“全面重返”。

●美国想全面重返东南亚、并重新主导东亚事务已几无可能

另外,我们也注意到,日本鸠山政府已经宣布将向湄公河区域提供近50亿美元的援助,试图加强对这一区域的影响力,对此,东方评论员愿意再次强调我们的观点:

第一,站在中国的角度看问题,在世界经济仍然没有摆脱衰退、欧美金融危机仍然有待进一步深化的大背景下,任何向“中国周边经济”进行投资的行为,都是值得欢迎的;这个道理很简单,由于地理上的绝对便利,经济结构上的绝对互补,不论是美资也好,日资也罢,这些投资必将有利用中国经济,并成为中国外贸的一部分。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几乎成了一条“悖论”:美国也好、日本也好,要想平衡中国对东南亚的影响力,首先就得掏钱,就得大量投资,这些投资带不来经济增长不行,但这些投资所引起的增长,又反过来被中国经济所充分利用,更加促进中国经济扩大区域影响。

第二,在美国绝对与相对实力已经严重下降,区域内安全主导能力也开始动摇(日本不顾美日同盟、公开与美国叫板,在中美之间两边叫牌就是例证)的今天,四面受压的美国,尽管想抛“资本控制国家与国家控制资本”的话题以孤立中国,但在欧盟已经在准备选举“欧盟总统、欧盟外长”,准备“清仓”科索沃独立后续发展问题、并全力推进地中海计划,用欧元逐渐将美元排挤出地中海经济圈(包括中东)的今天,美国想全面重返东南亚、并重新主导东亚事务已几无可能。

●“新加坡金融”的希望何在?

美国人无法否认的是,在广阔的欧洲大陆上,也有个“资本控制国家与国家控制资本”的问题。因此,在这个问题上,中国并非完全孤立,倒是一心想统治世界、继续支配国际金融的“美国资本”处境孤立得多。在这个问题上,“英国资本”在欧元经济中的孤立地位,恐怕就是美国资本在世界经济上的投影。最新消息显示,英国政府可能又要被迫向英国银行注资、进一步国有化英国金融系统。

通过上面的讨论,我们有理由对“美国资本”镶嵌在“重返东南亚”的“任何经济计划”表示欢迎,因为它将更加促进东亚经济的成长。只要实力已大不如前的美国人还拿得出大笔的美元来,特别是,只要美元日后还“好使”的话!

可问题是,美国日后能否拿出大把美元、特别是美元日后是否好使,恐怕还得看人民币的脸色!在这种背景下,“新加坡金融”的希望何在?

●“新加坡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究竟是“国家控制资本还是资本控制国家”,更或者是美国制衡中国、还是“中美欧”之间相互制衡,这些都不是新加坡这个城市型国家“能够想清楚”的问题,一无实力、二无潜力,三无真正具远见的政治家,新加坡拿什么去“想”?就凭一些私心颇重的也有些治理能力的政客,即便想清楚了,恐怕也难免落为“眼高手低”的结局。

在这个层面上,西方有句老话,我们稍稍改动一二,不妨送给新加坡领导人自勉,既:“新加坡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新加坡的前途在于“区域内实现和平、平等、与共同发展”

因此,奉劝新加坡决策者要认清大势,端正自己,新加坡的前途在于“区域内实现和平、平等、与共同发展、不要“妄想凭借西方势力,就能永远较马来西亚等邻国高出一等”。

如果新加坡领导人再不理智一点儿,继续玩投机,一旦中国果真提前考虑开凿泰国运河,并在彻底打通巴基斯坦能源通道之后,撤掉专为新加坡留下的一条生路(中国也在巴基斯坦能源通道上、以港口营运权的方式为新加坡保留了一条生路,以对冲“马六甲海峡利用率”下降后的损失,但事实证明,这个国家的决策层短视得不可救药),曾经玩金融服务玩得最为富有、但今天已经破产的冰岛,注定就是新加坡的明天。

讨论进行到这里,我们已经不难下结论了,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本质而言,李光耀暮年发出的那些叫嚣、不过是种“穷途未路”式地悲鸣而已。

因此,我们再次强调,对这种“说了有用更好,说了没用,就回头认错”的投机国家,中国有必要让它承受一次不可逆转的损失,有必要对它“以直报怨”,但这次要从“远处”着手,要让它切实感受到一种“胡说八道将加速慢性自杀”的恐惧,切实认识到任何胡说八道都将加速这一进程。否则,一有风吹草动,它及它的自视高明、却不自量力的领导人还会跳出来胡说八道。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就形势发展来看,中华民族复兴的已不可阻拦,巴基斯坦通道迟早要打通的,因为这是一条真正能带动巴基斯坦经济起飞的通道,也自然是巴基斯坦的“人心所向”,不论美国是否增兵阿富汗。

而根据我们的观察,尽管美国人宣称已经开始通过俄罗斯通道进行补给,但美国人至今没有“实质性依赖”这条通道。否则,华盛顿今天是断不敢重捡东欧牌、并放风要在波兰驻军的,而捷克也断不敢在签字后“后悔”、并威胁说“不行就退出欧盟”的。

事实上,直到今天为止,美国并未敢向阿富汗大规模增兵,这倒证实了我们之前对其秘密增兵13000人的质疑。至于为什么?就因为“俄罗斯通道”既贵且险,一旦实质性使用,美国在欧洲方向的战略选择权将尽数失去。美国的俄罗斯政策将没有任何回旋余地,除了“增强美俄友谊”、根本就没有“第二条路”可走。当然,也可以选择“增加中美友谊”解套,但如此一来,也就意味着美国的中国政策将没有了任何回旋余地。

非常清楚,在是否使用、如何使用俄罗斯通道的问题上,美国决策层可谓极其小心,因为稍有不慎,这条通道就会成为其它强权在阿富汗绞死“第二个超级大国”的绞索。

通过上面的讨论,我们不难看出,美国在东欧方向对俄罗斯与欧盟“玩了一整套”之后,仍然没有任何“实质性收获”,既没有拿到欧盟的南亚配合,也没有拿到俄罗斯对俄罗斯通道出具的“不可撤销信用证”,更没有实现将“大国主要交易平台”从地中海方向(包括中东)“挪回”南亚方向的战略目的。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既表现在近日欧盟对美国新出台的、专门针对中国产品的贸易保护措施跟着不那么紧了;还表现在美国核心利益区域--中东较之前更加热闹了;也表现在有关科索沃问题的“旧闻”被突然、且成批地翻起--塞尔维亚前领导人的案件突然进行了审讯高峰期;更表现在俄罗斯总统又开始强调“俄罗斯与塞尔维亚之间的传统友谊”了。

另外,我们注意到,在“以巴和平问题上”,“美国影响”似乎受到空前打击,美国一手扶植的阿巴斯公开威胁说“不干了”,显然,作为“美国版”中东和平计划的“两个代理人”,阿巴斯在以色列拒不兑现“已经说好了”的情况下,而美国似乎无力迫使以色列“必须兑现”的情况下,阿巴斯也的确干不下去了。

其实,阿巴斯倒没有什么,问题是巴勒斯坦后面站着一大堆的阿拉伯国家,是后者“不同意”!而阿拉伯国家“不同意”也没有关系,问题是阿拉伯国家后面又站在中国、俄罗斯与欧盟,是这些大国在说“你们没必要同意......在新的形势下......我们之间有许多事情都正在讨论.....”。

至于是什么样的“新形势”,我们之间“正在讨论”什么?大家只要看看“对美国态度强硬的日本外相终因日程不合而取消访美”,看看“朝鲜突然宣布已经完成了对8000根乏燃料棒再加工,并提炼出武器用钚”、再看看“法国总统萨科齐的特别代表团下周既将访问朝鲜”,而“中国也在上月底正式推出‘振兴东北28条’”,以及沙特阿拉伯也正式宣布“海湾货币联盟明年将如期启动”、意味着中东产油国“准备放弃美元结算”,再结合两条最新消息:就在今天,温家宝总理已经在阿拉伯国家的“期望”中飞往埃及;之前一直在考虑核燃料方案的伊朗也突然“放风”说“可能改变态度”,

●“中欧俄美日”之间可能会讨论这样一蓝子问题:

我们也就不难想到,我们之前曾经提到的一个可能性,既:“中欧俄美日”之间可能会讨论这样一蓝子问题:

第一,由于朝鲜抛出的“钚问题”,鉴于“朝核六方会谈”没能有效阻止这个“钚问题”,在美国继续拒绝实现“朝美关系正常化”、从而也就“拒绝解禁朝鲜金融”的情况下,基于朝鲜“钚问题”后续发展的敏感性,比如向突然“放风”说“可能改变核燃料方案态度”的伊朗进行核扩散,以换取朝鲜经济所需要的资金或者燃料,为了有效阻止这一“可怕灾难”,“朝核六方”是否考虑接纳欧盟的参与、以加大对朝鲜的“压力”?

显然,这看起来是个“朝核六方会谈”的扩大化问题,如果结合东北亚经济一体化的问题,那么,这就是个将“欧盟经济(欧元)”引入东北亚、东亚、甚至亚太经济圈的问题。也是个对美国之“APEC宗旨”进行破功的问题。

对北京而言,既然华盛顿迟迟不愿意以“美朝直接对话,直到实现关系正常化”来对中国力推的东北亚一体化、中国的”南下与北上”战略表态“或支持、或不反对”,那么,北京也可以通过这种方法,将率先表态的机会留给欧盟,看看欧盟是什么态度!

显然,一旦“欧元”对朝鲜解除金融制裁,那么,朝鲜、或者东北亚经济圈“较美元更多地用欧元结算”将是非常合理的一步。

●建立一个包括“中、欧、俄、美、阿盟、联合国等”的中东多边安全方案

第二,由于突然“放风”说“可能改变核燃料方案态度”的伊朗有可能进一步推进其核计划,在国际原子能组织已经以组织(中欧俄共同支持的)的名义要求“核查以色列”但却未果的情况,下,为了有效防止诸如沙特阿拉伯、埃及、叙利亚、土耳其等国家“以对抗伊朗、或者以色列的核威胁”为名也试图制造核武器,“伊核六方会谈”是否考虑将以色列核问题也打包进去?或者,“中东四方工作组”是否可以考虑扩大范围,讨论建立一个包括“中、欧、俄、美、阿盟、联合国等”的中东多边安全方案,以替代目前名义上是美欧共同主导、实际上仍然是美国主导的中东和平进程?

值得强调的是,在美国已经“既”无法为以色列提供全面保护(国际原子能组织通过决议要求对以色列进行“核查”就是例证),又无法控制以色列(以色列在定居点的问题上拒不让步,结果让美国向阿拉伯国家、欧盟、甚至阿巴斯都无法交待,并在公开场所一再改口)的“新形势”下;特别是,在“日本外相因美国在军事基地答复日期问题上态度强硬而取消访美,而后,美国却又派一个副国务聊主动赴日放软态度,声称基地答复日期问题还可以再商量”的“新形势”下,不论是在东亚、还是在中东,美国对其“死党”已经失去了绝对控制力。

显然,在这种背景下,中东已经拥有、或者即将拥有核武器的以色列、伊朗、甚至日本也可以“被考虑”参与其中,以进一步动摇美国根基。

●向中东提供一个“多边安全框架”可以为“海湾货币联盟”的提供安全支撑及运行平台

第三,非常清楚,对欧元、人民币、卢布而言,向中东提供一个“多边安全框架”表面上可以为“海湾货币联盟”的提供安全支撑及运行平台,以得到阿拉伯产油国的巨大支持。但实际上,骨子里却是在排挤美元。

●这种玩法对欧盟可能更具吸引力

值得强调的是,这种玩法对欧盟可能更具吸引力:

一方面,《里斯本条约》只是刚刚通过,再加上捷克、甚至波兰“可能的反悔”,欧盟的政治整合还需要相当时间,因此,这种玩法其实将欧元与美元之争、或者美元本位制的问题“挪到”了“中东和平进程”上进行解决,可以将“欧美”共同的“重中之重”--科索沃问题给“相对淡化”。

另一方面,将中国介绍进中东和平进程决策圈,换取中国将欧盟引入“亚太经济圈”,与欧美之间的“中东换南亚”的交易不同,并不需要欧盟立刻进行“南亚政策”的调整,也不需要中国直接表白自己的科索沃态度、明确自己的东欧政策。因此,可操作性更高。

也正是如此,东方评论员注意到,在美国继续针对中国产品出台贸易保护措施的时候,尽管欧盟紧跟的步子放慢了,但是,当中国用判处几名“去年314西藏暴力犯罪死刑”的方式、直接测试欧盟的“南亚政策”时,欧盟主席国瑞典立刻发表声明,对中国政府的合法行为无理地予以了“谴责”。在这个问题上,与之前中国以判处几名“新疆715暴力罪犯”、测试“欧盟中亚、东欧政策”时,欧盟所表现的低调明显不同。

●大家要玩就玩大的,将全球作为一个“统一的、政治、经济、军事、特别是金融平台”一起玩

在“上述猜测”的基础上,我们再来看新闻中的一段文字,原文是:CFR资深研究员方艾文(Evan A. Feigenbaum)和大西洋理事会高级顾问曼宁(Robert A. Manning)4日联合发布报告建议,美国必须在改变亚洲多边机构方面发挥更具有战略性的作用,包括支持将包含美国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与不包含美国的东亚峰会合并。

在“第一”与“第二”的可能性下,我们想问那两位美国专家的问题是:是否仍然美国“必须在改变亚洲多边机构方面发挥更具有战略性的作用”?是否仍然认为有可能“将包含美国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与不包含美国的东亚峰会合并”?

显然,站在中国的角度来看问题,贸易战可以继续打,政治上可以继续玩,但大家要玩就玩大的,将全球、特别是亚洲与欧洲大陆作为一个“统一的、政治、经济、军事、特别是金融平台”一起玩,小打小闹没什么意思!仅局限在东亚、或者南亚、甚至是中东、也没有什么意思!仅局限在经济层面、局限在贸易战没有意思!要玩就贸易战、金融战一起玩!

最后,我们注意到,就在今天,根据联合国索马里海盗问题联络小组第一工作组要求,中国国防部将于十一月六日至七日举行亚丁湾护航国际合作协调会议,俄罗斯、日本、印度、欧盟海军、多国海上力量、北约等执行独立或联合护航任务的国家和组织将派代表参加。

非常清楚,那个“出考题”的一方(美国)没有出席此次会议,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没有出席就对了,但欧盟来了,北约(代表欧盟、澳大利亚、加拿大等‘非美国家’)也来了,这就是说,在这个问题上,作为“答题者”,“所有出席者”都心里明镜似的,这就有了一个好的开始。

我们认为,一量“上述玩法”展开了,那么,今天亚丁湾的海盗也好,明天孟加拉湾,墨西哥湾、甚至南中国海、大西洋等的海盗也罢,只要“出题方”不敢亲自上阵“公开沦为海盗”,“所有出席者”总能找到一个“正确答案”的。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