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道人苏俊(苏墨引)-------欺骗者的真实琐事(转贴)

斯卡波罗集市 收藏 0 1095

曾在百度中搜索到在友谊关网上有一篇关于苏墨引的资料《请所有女同胞警惕这个骗子》,讲到很多关于他的事情,说他是个骗财骗色的人渣,看到时大为气愤,这样的诬告让人真接受不了,因为苏墨引是很多弟兄姐妹的恩师,很要好的朋友,给人的感觉他是一位很爱主爱人的老师,怎么会干出这种连非基督徒都干不出来的事!

后来从很多方面了解得知原来网上发表的那篇信息是真的,苏墨引多年前毕业于武汉中南神学院,广西人,父母皆在广西,哥哥是一警察。苏墨引(苏俊)是武汉中南神学院96级学生,广西百色光明街教会推荐。葛宝娟牧师介绍几位学生到缅甸宣教就是通过苏俊弄到那里去的。而他所编出来的所谓的寒梅(手机号1362020837¬9)、冬梅(1341524694¬6)、姜允姬、张馥荃、苏然湾、苏澜湾、央吉卓玛、木卫(1587027030¬1)等都是他自己,他自己有很多电话卡,几个手机。他也有很多身份证,当然也有很多名字,但他对有些人却讲自己没有身份证,自己住在中缅边境的金三角一带,所以每次来中国都是偷渡,走几天才能到中国,然后有学生开车到那里接他。事实他是真的曾经偷渡过。其实他在香港已婚多年,在另一地还有一个妻子。他利用很多人骗取很多钱财,他常讲在神学院的那个香港的苏老师和他长得很像,几乎分不出,另有个姓李的和他长得也很像,其实就是他自己。他所谓的不拿教会支持等也完全是假的。一直有教会支持他。

他自己是这样讲到他的经历:他是76年8月8日出生在越南西贡(胡志明市),有个名叫苏墨牵的双胞胎哥哥跟他长得特别像,他是四个国家的混血儿,出生后三个月会说话,估计是有某些忌讳而在其三岁时被弃,被丢弃那天是他最开心的日子,要什么父母给他买什么,后把他丢在一地,父亲和泪流满面的母亲一起走开,后母亲哭着回来了,父亲随后又把母亲带走,连续三次,他也不知怎回事,但第三次后父母就再也没有回来,丢下他一个可怜的小孩子而永远的离开了,无助的他只好落到流浪的地步,后自己跑到孤儿院,那里有个嬷嬷对他特别好,他脖子上戴的那个带有十字架的金项链就是那位老嬷嬷送的,但后来有一天他开心的回来时见大家凝重面孔还不知怎么回事,后来才听人说那个老嬷嬷去世了,永远的离开他们了。自从那嬷嬷去世后那里的人对他就不是那么友善了,所以他就跑出那个孤儿院出去流浪,后来就有家人收养他。

虽然那家人很贫穷,但他们可以给他饼干吃,养母家也有好几个孩子,他就跟他们一起玩,后来养母家姐姐读书了,他就跟弟弟妹妹们在姐姐的教室窗外玩耍,有时会听到讲课内容,他是个很好学的人,又几乎是天才,在姐姐最后考试时他硬是闹老师,老师拿他没办法,遂给之一试卷,没想到他考的结果比姐姐的还好,就这样自己也读书了,姐姐用几倍的努力也难以赶上他。

后来有一次天降大雨,他到附近的教堂避雨时看到有《圣经》卖,看到如此宝贵的书很喜欢,拿出兜里所有的钱但不够卖这本书的,教堂姐妹看他对《圣经》爱不释手就讲送他,他拿去后就开始抄,抄了几麻袋,后去还书,再后来做了传道人后,没想到那卖《圣经》的姐妹竟然成了他的学生。很可爱的事!讲后来有机会去了台湾读书,台湾三所有名大学他读了两所,14岁大学毕业,后拿到文学、哲学、神学三个硕士学位,和台湾的李敖关系很好,和台湾小羊事工团契的也很熟悉,自己有个犹太老师每年有两三次到金三角他住的地方给他单独上课。自己两个安息年都不能休息。当然所说这些信息有的是他自己亲口说的,有些是那个所谓的寒梅在信息里说的,其实还是他自己,所谓寒梅根本不存在。

接下来就主要在越南缅甸、中国做开荒工作,他对中国福音事工非常有负担,住在中缅边境金三角一带,那里有中国信号,所以可以用中国手机卡,那里是极其混乱的地方,杀人像杀鸡一样没人重视的,人人都可以有枪,那里的人都没有身份证。因离边境近,所以没有身份证可以偷渡,走三天左右就到中国了。他讲他写过一篇《金三角最后一次罂粟花开》由他的一学生给他在网上发表后凤凰卫视记者要采访他,他拒绝了,因他爱做隐藏的工作,不过后来凤凰卫视记者去金三角时是他给引见的鲍有祥,随后就有很多人用那个题目参考他的文章写了很多相同的内容。讲写过《求主藉异象激动我》,《活在恩典里》等三十多首诗歌,有些诗歌未经他允许就被中南神学院程朝见盗用在一些诗歌本里。

他讲在他手下有两百多同工做开荒的工作,在缅甸有很多培训班,但常遭到恐怖分子的袭击,被抢走的财物无法拿回,被押走的老师是他去亲自和恐怖分子谈判救回来的,然后要走六七个小时才有电话可以打的,走九个小时才有医疗点,有一个所谓的孤儿叫寒梅的就是他从那些人手中救出来的,所以寒梅那么死死的跟他,他讲寒梅很野性、扭曲的心理。有次他经过一地时看到一群孤儿欺负寒梅,寒梅一气之下随手捡到一细木棍往后一捅,细棍条正好从眼睛里穿过去而死亡,因都是孤儿没人管没人问,所以也没事。而所谓冬梅就比较温柔,很贤惠,苏俊流浪时经过一地,冬梅当时也是流浪儿,他不知从哪弄了半只铅笔给了冬梅,所以她也就跟着苏了。就这样一个由几个孤儿组成特殊的家就成了事实,长兄为父。后来就多了一个姜允姬、张馥荃,这两个年龄大一些,两姐妹后来做了神学班的老师。后又多了一个苏然湾,她是因头上长疮无药治疗被弃,他们神学班养了她,就这样也成了他们家的人,又有一个苏澜湾,原来一直让她在山上的茅草棚读圣经,读完一百遍来见苏老师,做其学生,苏教澜湾越南语、中国文化和圣经等等。

冬梅在外面认识了一位特贪玩名叫木卫的小姑娘,爱玩的以至于没钱回家,这所谓木卫是泰国人,蓝眼睛,父亲是做珠宝生意,给她一个店,有个后妈。冬梅给她点钱回家,后常有联系,冬梅常跟木卫提到她苏老师会中文等等,所以木卫就一直想见苏老师,而用苏俊的话说他天天太忙,每天工作13个多小时,有好多人想见他都见不到,但木卫有幸见到他认识他,且苏给她单独上课,但有件事使得木卫决定离开那里,因为有一次看到苏在脏兮兮的集市买青菜木耳之类的东西,她很难接受这样的人做她老师,学校老师知道后告诉苏木卫要走,苏俊晚上就和木卫谈了很多,木卫讲到一方面有后妈她很伤心,另一方面她要是学什么,她爸爸会请最好的老师教他,而她很难接受如此的一位贫穷以至于要在集市买东西的老师做她的老师而离开,但苏还是让同工把他的房间给留着,说她会回来的,果然十多天后她真回来了,并且带来四十万元,因她在家期间想起苏老师跟她讲过的“藐视贫寒的就是辱没造他的主”,所以她把她爸爸给她的珠宝店给买了,心想老师这辈子就不用这么辛苦了。几经推辞钱最终还是收下了全用在福音事工上,苏讲后来介绍木卫到北京学习中文。木卫的爸爸也算是接受了福音,所以对女儿所做的未说什么。

他讲在缅甸服侍的时间里,台湾小羊事工林姐妹团契的肢体在仰光做扶贫等事工,她团契里有几个姐妹追求苏老师被他拒绝了,但有一姐妹仍然一直深爱着他,常藉着奉献等理由接近他,但他后来常安排姜允姬等姐妹去接待而不去见。又讲有次福音布道大会各地讲员都到了,而他从中国偷渡有意外差点耽误,讲戴继宗也去找过他谈一些事。

他讲一直过着贫寒的生活,从没有积蓄的概念,家里所有的都用在福音事工中并且说“自己活着就是侍奉主的,不侍奉还活着干嘛,专心一祈祷传道为念”。挺感人的。靠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不愿累着教会,除了98年接受一个教会的奉献外就没再接收任何教会的支持。先后建立三个成功的团队,建成一个就培养一些人交出去,然后自己就住在边境的深山老林里过着隐居的生活,虽简陋但却感到一尘不染,从来都是睡袋一铺,几乎没睡过床,出外开荒也常如此,寒梅和澜湾和他住在一起过着贫寒的生活,穷至一个程度有时带几个孤儿到河边喝河水而腹泻。白天出去到很远的集市买青菜、木耳、水果、蜂蜜、燕窝之类的东西,以往也卖过玉,所以送姐妹定情物时都会提到玉镯或送金戒指、金手镯等。每次都很晚回来,都是步行。不论在家里还是在集市都是不停的写讲义讲章,因他来中国时要跟那些同工讲课,另又在着手建立新的团契,需要很多资金。收款人有龚燕兰、张馥荃等,但是给他的钱要么就是就是网上转账银行转账,要么就是现金,也从未要过收据之类的条。谁会想到是骗的呢,只想到是用在福音事工和为神的仆人所用的,还要什么收据呢。

讲姜允姬老师病重不得治而英年早逝。在缅甸他们的神学院门口常能捡到被弃的婴孩,捡到的有的是兔唇需要手术,六指的需要手术。先后通过所谓寒梅1362020837¬9的号码(其实还是他自己,只是一直不愿接听电话)讲自己小腿静脉曲张需要手术,脑部肿瘤需要手术,两只眼睛里长了东西需要手术,一只眼手术就需要五万多元,因这一切骗到的钱应给还不少,愿神怜悯这些被他骗的弟兄姐妹。

他分享过他在西藏新疆等地传福音所受的毒打等经历,他做的是开荒,也曾指导人如何做生意。在中国所谓他办的神学院里加入他开荒团契的各地学生开会时不许他们见面,即使见了面也不许留联系方式,而且都要用笔名。他讲那些讲课的老师都是他请来的,他们每周从国外或香港坐飞机来上课后就走,他的意思是他是这些的总领导,但很谦逊。

和他相处的姐妹总会单纯的相信那么一位有爱心的又如此虔诚的弟兄今生难求,今生得此知己足矣,今生当以同怀视之。想想他对中国的福音事工那么有负担,有着当年戴德生来中国时的异象负担,愿把全部心血倾注在中国的福音事工,又有着那样为父的心肠在神的家中尽忠真的让人为之倾倒而佩服的五体投地。听到他讲在中国各地传福音所受的殴打,诬告毁谤出卖等仍不改侍奉的心,依然如故,不屈不挠毅然前往,捍卫真理,广传福音,等等这些经历真的让人同情,让人感动的无法用语言笔墨形容心中的感动。

他经常在SOHU找想出去旅游的单身女孩.中国的大江南北,他几乎都已跑遍,每个大街小巷他似乎都了解的那么清楚,各个城市几乎都有他走过的痕迹,他也会告诉你要用你的脚去丈量你所在城市的大小去传福音,他常去的地方:郑州、武汉、上海、广东、福建、云南、合肥、西安、宁夏、新疆、成都等等,是的,的确是的,多方面了解的确是如此,在中国这些不同的地方都有他所欺骗无辜的女孩子,能联系到的就有6个,其他不愿透漏出来.这些姐妹中有的是基督徒,有的是非基督徒,没有信仰的会被他外在的文化气息,绅士风度等所迷住,有信仰的会因他所说爱主爱人的体现,侍奉的果效所感动,他又讲他是孤儿,有很多难处,也无身份证,这么多年一心扑在侍奉上,根本无暇顾及婚姻的事。但对有些姐妹讲他是已婚,要离婚了。然而迄今为止被骗的姐妹太多,被骗的教会太多,一次都是几万几万的财物给他所谓的团契,事已如此不得不在网上公布。

他去各地几乎都是住在如家快捷酒店,吃饭常去麦当劳、肯德基,吃的东西用的东西都要买最好的,不能吃辣,很怕冷,爱穿休闲服,右手上戴着一块很特殊的手表,表里面能看到一个红十字架,说是韩国姐妹送的,是他传福音给她才信主的。苏俊前额靠左有块秃的,理发时会留长一点,他主要活动在郑州,在郑州时常常开着白色本田雅阁车全国到处跑,车牌豫A* *777,是教会一肢体的。他虽讲几无身份证无驾照,偶然听到他跟别人讲有他有B照。国际驾照。真没想到常常在人前讲自己一无所有的穷传道竟然是样样都有。隐藏的事总会显露的。

在教会中出现这种事情,作为基督徒可以理解,神的家中有麦子也有稗子,有披着羊皮的狼混进教会,冒充光明的天使,欺骗那些心不坚固的人,而对于非基督徒估计就很难理解了,毕竟这些不信的姐妹见他时赶在礼拜天时就会和他一起去教堂,真不知道他们如何看待这件事。而作为苏俊,曾因在云南和一姐妹出事被教会停止侍奉一年仍不以为耻不悔改,反而变本加厉越演越烈,手段更狠毒,骗人骗教会更多,用了那么多名字所谓苏俊、苏墨引、苏澜湾等都是他一个人,不同身份证不同名字而已,看了他的照片大家就知道了。他无固定在哪一个教会做礼拜,因他有时周日不去教,所以他也不隶属于哪一间教会,但在香港还是有教会一直支持他的。

真的佩服他的妻子,这么多年一直忍受着他的背叛,但她还是一直给他机会,愿意原谅他,接纳他,希望他可以回转,姐妹带着这种心情走在服侍的道路上真是不易,在此问候一声,“辛苦了,愿上帝擦干你的眼泪,带你走过这段坎坷的艰难之路,进入神的丰富,上帝是你真正的丈夫,他不忘记你寡居的痛苦。。。。。。。。。”

真心的希望苏俊快快悔改吧,不要再这样欺骗下去了,天父的心不希望你这样的,回转吧,天父呼唤你的回航,回转吧。。。。。。。。。。。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