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汉奸 江湖篇 第四十三章 疗伤(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1.html



黎师傅上来了,手里抱着固定断臂的木板和绷带,还有一个灰色的小陶罐子。

时小迁赶紧上前接过东西,黎师傅却自己拿着小陶罐子,道:“小心了,可别打洒了我的宝贝。”

他先帮刘正平把断臂固定好,然后揭开了小陶罐,顿时整个屋子弥漫着一股浓浓的酒香。

时小迁耸动了几下鼻子,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这个小陶罐,道:“好香!肯定很好喝吧?”

黎师傅看了一眼时小迁,笑道:“好喝?我保证你只要喝上一小口,绝对立刻肠穿肚烂,爬都爬不出这个屋子去。你信不信?还喝吗?”

时小迁吓得吐了一个舌头,坚决的摇了摇光光的脑袋。好险呀!辣块妈妈的,我正打算等他用了过后去偷一点来品尝品尝呢。还好知道得早,不会我的小命可丢得冤枉。不过,这东西也真是奇怪,中国的老祖宗留下的玩意太辣块妈妈的神奇了,没想到它既是穿肠的毒药也是祛病的良方。也只有我们老祖宗才有这样的本事吧。

黎师傅倒了一点黄色的酒液在手上,两只手掌飞快的揉搓着,直到两只手掌红润发热才停了下来。再倒了些许在刘正平背上血红色脚印的周围,两掌交替用掌根轻轻的揉搓。揉搓了几分钟,中间这个血红的脚印慢慢的变得殷红,一些细小的血珠逐渐的渗了出来。黎师傅的神情更专注了,手移动得也更慢了,额头也冒出了细密的汗珠。取过个一条干净的布块,他拭去了这些血珠,布块顿时被染得红艳艳的。而这背上的脚印的印迹也变淡了许多。

“这药酒真是厉害……”时小迁看到脚印变淡了,忍不住插了句话。看到王敏德射来的凶狠的目光,赶紧抱住了脑袋。王敏德的手掌并没有近年来,他却收回了目光,继续聚精会神瞧着黎师傅。

几次反复,刘正平的背上的脚印总算完全淡去。光滑的背肌被黄色的酒液染得黄灿灿的,完全了不见那刺目的血色脚印。

黎师傅站了起来,长长的呼了口气。

旁边的三人心头重压着的石头也落了下来,看来刘正平没有大恙了。

突然,黎师傅举胖大的手掌重重的在刘正平双肩和背心上各拍了一掌。这三掌拍得太快,旁边的三人只觉眼前一花,便见他收了动作,耳边听闻的三声轻微的掌声连贯得就象只有一声。

刘正平应声之下,翘起了脑袋,哇哇哇接连吐出了三口暗黑的血块。

黎师傅抬起手想要去搔头上的头上,似乎想到手上还有药渍,又把手放了下来。

“好了,修养一阵子就没事了。年轻人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呀,受了伤有血就吐出来,不要再憋回去。面子是保住了,身体可是伤着了。”

刘正平道:“谢谢你了,黎师傅,你老人家教训得是,我记住了。”

黎师傅摆了摆手道:“我看你小子身体不错,好好养伤。”他对时小迁道:“把我的药酒罐子拿下来。”自己也不给其它人打招呼自顾自的下楼而去。

时小迁愁眉苦脸的捧着药罐,两只眼睛直瞪瞪的盯着罐子,生怕打洒了一星半点,小心翼翼挪动脚步向楼下走去。他哪里捧的是药罐,倒象捧的是一只吱吱冒烟的炸弹呀!

王敏德轻轻的拍了一个他的肩膀,他唉呀一声差一点滚下楼去,惹来王敏德一阵哈哈大笑。

小余不禁晃了晃了脑袋,这个时小迁真是个怕死的家伙!人家黎师傅都不怕,他不知道还怕个什么?

接下的日子都是黎师傅亲自给刘正平送吃的喝的上楼。

林老板亲自来看过刘正平,交待他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要做安心养伤,便神秘的离去,也不知道在忙什么。杜先生本人也亲自打了电话来,接电话的是小余。电话里杜先生话不多,语气也很平淡,不过总算是表达了感谢关心之意。毕竟人家大人物的地位摆在那里,自然要保持自己的风度身份。

斧头帮大大的一个摊子,小余和王敏德是里面的得干将,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当然不可能来照顾刘正平,不过每天再忙都会上来看看。然而,最闲的人时小迁却天天泡在楼下的,不上楼来陪刘正平。他也有自己的道理,楼下这么多的姐姐妹妹要人陪伴聊天,我的任务真是艰巨呀,老大受伤了,要静养,我就不去打扰他了。唉!谁叫我是一个善解人意的人呢?

“小刘,今天怎么样?

“黎师傅来了,手恢复得不错,你看!”刘正平左手给黎师傅做了几个屈伸的动作。

“虽然老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不过有我老黎妙手回春,十天半月就行了。”黎师傅笑哈哈地给自己也粉饰了一下。

“这可要好好感谢黎师傅你了,你看我手都能运用自如了。”刘正平曲了几个手给黎师傅看。刘正平说着从床下拿出一瓶洋酒递给了黎师傅。

“快放下,快放下,这时间还长着呢。这伤筋动骨的事情还是得慢慢来,别到了叉子,我还得再砸断你的骨头重新接过。”说着还狠狠地做了一个砸拳的动作。

刘正平赶紧放下手臂,再来一下,我这不是冤枉吗?他低下头从床下取一瓶开了封的洋酒递给了黎师傅,道:“来,黎师傅,你老昨天没有喝完的,接着来。”

黎师傅是个很豁达的人,很健谈,每次给刘正平送吃的来,两个人一来二去就变得熟稔。刘正平总感觉黎师傅身上有一种特别的东西,可具体是什么却说不出来。感觉?这个东西很玄乎,时准时不准的,谁能说得清楚呢?

有一次黎师傅提到想喝喝洋酒,刘正平就叫时小迁带了一瓶上来,结果每次黎师傅送东西来都会喝上几口,成了习惯了。

黎师傅拧开盖子,对着瓶嘴喝了一口,咂了咂嘴:“嘿嘿,你小刘就是不错,到你这里来呀,好!我不光能偷会懒,还能喝喝这个洋酒,不错不错。不过这个洋酒真难喝,像溲水,不好喝。”说完又扯了一口。

“黎师傅,我问一下你老不要生气,既然这个洋酒不好喝你老怎么还喝呢?”

黎师傅老招牌式的动作,用手指搔搔了头上的宝贝头发。刘正平真替他担心,别搔掉了呀。也许他的头发带真是他自己一根根搔掉了的也说不定。

“嘿嘿!”举起手中的瓶子黎师傅看了看,道:“这个洋酒有什么好我不知道,也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中国人会喜欢上这个东西。难道我们老祖宗的东西都不好了吗?这个东西说真的喝着没有味道,连二锅头都赶不上,我喝它,不过是也赏赏当有钱的人滋味。”他又喝了一口。

“黎师傅你老可真有意思。没事,你老爱喝就来我这里,我给你拿洋酒喝,要不你老不嫌麻烦到柜台上去拿,记我刘正平的帐上。”

“喝酒还得看和哪个人一起喝是不是?我看你小刘顺眼,其它人请我喝我未必会去呢。去柜台上就免了,那里的小妖精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我这把老骨头看了可吃不消。”

二人说说笑笑间,时小迁走了上来。

“老大,给你。”说着他从衣服下面取一出一杯没有开封的洋酒来。

“我不是叫你光明正大的从柜台上拿吗?怎么又偷偷摸摸了?”

时小迁尴尬的笑了笑,道:“辣块妈妈的,习惯了,忘记了忘记了,下次一定不再犯。”说着他揭开食盒,叉开了话题“嘿,今天又吃甲鱼?天天吃,我都吃腻味了。”

一只手打开了他准备偷抓的手,道:“搞半天这些甲鱼全是你小子吃了?”

“哎哟,你干什么?不要忘记了你现在喝的酒可是我给你偷来的!不!是我给你拿来的。”

“噗!”黎师傅嘴里标出一酒箭直奔时小迁的身上,“你拿的吧?我还给你。”

时小迁站了起来,道:“秃头,小心我拔光你头上的几根毛。”

看着这对一老一少两个活宝,刘正平笑了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