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剑天下 正文 第六十四章 保卫南海

k55555998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5.html[/size][/URL] 任逍遥背着钱图强,向“海王号”货轮直飞过去。来到船房前面。 船长和船员,早已在甲板上列队等候。 鼎鼎大名的彩剑大侠钱图强,将来到船上,一路保驾护航,这消息无疑令人振奋。大家满情期待。 船已经开离码头,进入大海,怎么还没有来?会不会出现变故?大家心里开始有点焦急。 突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5.html


任逍遥背着钱图强,向“海王号”货轮直飞过去。来到船房前面。

船长和船员,早已在甲板上列队等候。

鼎鼎大名的彩剑大侠钱图强,将来到船上,一路保驾护航,这消息无疑令人振奋。大家满情期待。

船已经开离码头,进入大海,怎么还没有来?会不会出现变故?大家心里开始有点焦急。

突然,一只巨鸟,缓缓飞来停到了大家面前。没有人亲眼见过如此大的鸟,比驼鸟还大得多,非常惊讶。巨鸟背上坐着一个人。

钱图强跳了下来,拎着一只大箱子,背着宝剑,说:“我来啦。哪位是钟向天钟船长?”

钟船长迎了上来,说:“我就是。热烈欢迎彩剑大侠光临我船。”伸出手来。两人紧紧握手。

钱图强微笑,说:“钟船长,冒昧登船,骚扰之处,多多包涵。”

钟船长说:“哪里哪里。现在海盗猖獗,有大侠你一路保护,我们踏实多了。”

钱图强向钟船长介绍了任逍遥;船长向钱图强介绍过船上主要的成员,便亲自带钱图强到一个不大不小的船员房间。这一路上,钱图强将一直住在这里。任逍遥早变身为小鸟,自己在床上懒洋洋地躺了起来。

钟船长说:“我们这条船,先要抵达欧洲,之后再从欧洲去美国,航程较长,你就安心呆在船上,不会有事的。你先好好休息。明天我叫人带你去吃早餐,再带你看看这条船。”

两人互留了手机号码。钱图强谢过船长,船长告辞走了。

钱图强关好房门,笑着对任逍遥说:“你这家伙,有客人在也是懒洋洋的躺着,真不懂礼貌。”

任逍遥笑,说:“我的年龄比他的老祖宗的老祖宗的老祖宗的老祖宗还要大,犯得着跟他客气吗?况且,人家是把我看成一只小鸟。有谁会认为小鸟躺在床上就是不礼貌。”

钱图强笑,躺到床上,说:“你小心点。夜里,万一我翻身,不小心就把你给压扁了。”

任逍遥笑,说:“你要是压到我,我就把你一脚踢下床去。”

钱图强大笑,掏出手机,说:“我该跟高忠尚道一声再见了。”

钱图强打通了高忠尚的手机。

高忠尚问:“好兄弟,现在哪里逍遥快活?”

钱图强笑,说:“大哥,小弟要去法国,跟你道一声别。”

高忠尚大感意外,问:“你去法国做什么?”

钱图强说:“大哥,香港黑帮火拼,警方早已盯上我。赵宝强被越南帮射杀,消息传遍各处。赵宝强已经死了,死了就一切结束了。你不觉得这样挺好吗?我想到法国去当武术教练。大哥,梅子跟了我这么久,我把她当成自己的女人,可是我无法带她去法国。请大哥帮我照顾她,把她安排在酒店里面当一个工作人员。你看好否?”

高忠尚说:“没问题。我让她在酒店里面当一个管理人员。兄弟,走之前来香港一趟,兄弟我为你饯行。”

钱图强说:“不必了。大哥,赵宝强已经死了。你一定要切记这个消息。”

高忠尚说:“我明白。”

钱图强想了想,说:“大哥,你生意现在这么大,有些事可做,有些事不可做。切记!切记!再见!”挂断电话,拨通了梅子的手机。

梅子说:“强哥,家里的事情处理好没有?什么时候回香港?”

钱图强说:“梅子,对不起!赵宝强已经死了,我不能再回香港。我要去法国发展,无法带你去。香港的房子,本来就在你名下,就送给你。高老板送我的车,放在车库里,车钥匙就放在床头柜上,你可以拿车来用。我已经跟高老板说好,你回香港后,他会安排你在酒店当一个管理人员。我不希望你再去歌舞厅做那种工作。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梅子心情激动,说:“强哥,你真的就这样走了?也不过来香港跟我见一面?”

钱图强说:“梅子,对不起!如果我们有缘,以后会再见的。”

梅子哭,说:“强哥,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谢谢你对我这样好。对啦,你的钱还在我这里。怎么给你?”

钱图强想了想,说:“我有一个老父亲在家里,他年老体病,也需要钱。这样吧,你把一半的钱帮我汇到他的帐户,一半的钱就留给你。”

梅子在激动地哭,说:“强哥,你已经把那么大的房子留给我,我不能再要你的钱。你把父亲的银行帐号发给我,我把钱全部汇给他。强哥,你知道吗?我跟了你这么久,早把你当成自己的男朋友,我爱你。真的爱你!你丢下我,我认命,但我还是认你是自己的男朋友。我爱你——”说着,泣不成声。

钱图强不由得伤感,说:“梅子,你是一个好女孩。以后自强自立,会生活得更好。你有了新的工作,又有房子,会生活得更好的。以后我们会有机会见面的。别哭了。”

梅子还在哭,说:“我会在香港等你。你说过,要带我去荒岛的。我等你过来接我。”

钱图强说:“好,好。如果你真有这个决心,就等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荒岛。你若等不了就找人嫁了。好啦,梅子。别哭了。我得挂电话了。”

挂上电话,钱图强不由感到惆怅。自己的人生如浮萍,飘泊不定,跟这些女孩子,也只好是一路分离。

任逍遥说:“老兄,你真是跟楚留香一样,一路留下女人香。”哈哈大笑。

钱图强苦笑,说:“没有女人觉得寂寞,女人多了也是麻烦。”

杨诗雁打来电话,问:“强哥,上船顺利吧?”

钱图强说:“船长挺热情的。没事。赶紧休息吧。明天要是可以的话,我们聊QQ”。

早上醒来,钱图强走到甲板上。太阳刚刚升起,霞光万丈,大海茫茫,海鸥自由自在地飞翔。

荒岛生活了十二年,钱图强对大海已经产生了强烈的情感。他喜欢大海的宽大浩瀚,喜欢大海的神秘莫测。

早饭后,钟船长领着钱图强,在船上走了一圈。船很高大,各种设施齐备。

参观过船之后,钱图强走回房间,看着买来的电脑书,开始学习操作电脑。他要学习一项技能,都会非常专心。好在现在的电脑操作非常简单,可惜,海上没有信号,无法与杨诗雁聊QQ。他便跟着带来的英语口语光盘,认真学习起英语口语来。上过中学,钱图强有一定的英语基础,在香港住了这么久,一般简单的英语对话不是问题。他现在考虑到要到美国,就想提高自己的英语水平。

有了事情可以做,时间不会过得无聊。

第二天,钱图强在甲板上散步,看看风景透透风。突然,远处传来模模糊糊的枪响声。

正好是顺风传来,远远看过去,看到有船,但看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钱图强跃到船顶上,远远望过去,看到一艘大船和一般很小的船。枪声正是从那边传过来。

钱图强想起菲律宾军人曾经开枪打死过中国渔民的事,会不会被自己撞上了?

任逍遥早听到枪声,飞在空中看究竟。钱图强喊:“看清楚没有?”

任逍遥飞低下来,说:“一艘军舰正在追赶一艘渔船。”

钱图强说:“走。我们得去看看怎么回事。”

钱图强看到船长等人站到甲板上,跳了下来,说:“钟船长,那边有军舰在追赶渔船,我想过去看看。你们把船往前开上三海里,停下来等等我们。”

钟船长说:“好。你们快去快回。”

钱图强的宝剑和围棋子向来是随身携带的。他招呼任逍遥飞过来,跃上坐好。任逍遥往那两艘船急飞过去。

飞得近了,从空中,钱图强看清楚了,那艘小船正是悬挂着中国国旗的渔船,后面追赶的军舰,却不认得是哪一国的国旗。甲板上站着十多位军人,正在瞄准渔船开枪。子弹纷纷击中渔船。

钱图强怒火中烧,说:“任逍遥,我们打这帮狗娘养的。”

任逍遥说:“老兄,你想清楚没有?这可是正规的部队。这么多人,这么多条枪。”

钱图强说:“你再飞高些,不要让他们发现我们。他们现在的注意力都在渔船这边,你从另一边逼近他们。”

任逍遥说:“好啊。那我们就大干一场,过过瘾。”

飞高起来,从那帮正在甲板上开枪的军人背后突然俯冲下来,逼近军人。

钱图强掏出围棋子抓在手里,一看距离够了,棋子一粒接一粒射出,专瞄军人的脖子打。

军人中弹,一一倒下。

没有中弹的军人慌了神,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军人回头看见一只巨鸟的,也被钱图强的棋子射中眉心。无声无息倒下。

还剩几个手忙脚乱的军人,被任逍遥伸出大爪子一扫,全部被扫掉到海里去了。

钱图强说:“攻驾驶室!”

任逍遥回转身子,向驾驶舱飞冲过去。有军人发现了巨鸟,举枪射击,子弹呼啸而过。钱图强的棋子跟着射出,对方倒下。

到驾驶室前,钱图强拨出宝剑,借飞行的力量,从任逍遥背上跃起,宝剑冲驾驭室的玻璃窗劈去。玻璃破碎,钱图强也随着撞进了驾驶室,借力直接踢飞了一位举手枪对着他要射击的军人。

手中的剑闪电般飞出,刺穿了一位正在瞄准自己的军人;接着,棋子闪电般射出。刚刚拨出枪的军人,眉心中弹,一一倒下。

钱图强占领了驾驶舱,在仪器盘上找到“stop”按钮,按了下去。举剑把仪器盘劈得粉碎。

“啪啪啪”,如雨点般的子弹射进驾驶室。钱图强捡起手枪,躲避起来,观察有军人冲了过来,举枪射击,对方一一中弹倒下。

任逍遥顺势飞到高空后,把身形变小回来,看到船上的军人在进攻驾驶舱,偷偷飞在后面,专用爪子去抓军人的脑袋,提起来丢到海里。一只力大无比的鸟从后面突然发起进攻,无人能够抵挡得了。就这样报销了许多。

船上军人的注意力,都在被占领的驾驶室,没有人会注意到一只鸟。注意到的跟着也被丢进海里了。钱图强据守驾驶室,与对方枪战。陆续有军人被他射中,倒下。

对方手里的冲锋枪,把一波又一波的如雨点般的子弹扫射进驾驶舱,打得驾驶舱火星四冒,碎片乱飞,七零八落,一片狼藉。好多子弹反弹回来擦伤了钱图强。鲜血直流。

钱图强不断变换蹲的位置,觅机观察外面动静,看到有暴露的军人就开枪还击。他刚射中对方一人,一棱子子弹打过来,躲避不及,左肩中了两弹。鲜血喷射出来。他赶紧用右手点自己左肩上的穴道,止住了血。

军人向驾驶室丢过来手榴弹,钱图强瞄准目标开枪,手榴弹在空中爆炸。弹片反倒击伤了对方。

钱图强枪法奇准,对方一冲过来就会中弹;对方害怕了,不敢冒进,选择隐蔽地躲避,时时放一阵子弹,等待支援。任逍遥行动敏捷又隐蔽,也数不清抓了多少军人丢进大海。

对方的火力越来越弱,最后鸦雀无声了。

钱图强一直被对方的机枪和冲锋枪火力压得抬不起头来,突然感到压力消失了。

钱图强松了一口气,观察四周,没有动静;背起宝剑,弓着身子,偷偷潜出驾驶舱。没有看到一个人。

除了尸体!

钱图强猫着腰,悄悄地到处搜查,还是没有发现一个活人。这军舰,居然成了空船。

钱图强确定船上已经没有敌人,回到甲板上,见到任逍遥正在甲板上躺着,懒洋洋地在晒太阳。

钱图强走了过来,说:“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搞定了。”

任逍遥笑,说:“人跟神斗,不是自找死吗?”

钱图强往海里一看,许多尸体浮在水面上,说:“厉害!我们走吧!对方可能很快就会来援兵了。”

任逍遥说:“把这船毁掉。对方就弄不清楚是谁干的。”

钱图强冲进轮机室,把燃油倒到地板上,直接开枪射击,烘烘烈火烧了起来。

钱图强冲上甲板。在甲板上捡起两把手枪和两把冲锋枪,跃起坐到任逍遥背上。

任逍遥振翅高飞,向货轮急飞去。

背后的军舰,燃起滚滚浓烟,传来猛烈的爆炸声。钱图强回头看,远远地,一根大烟柱直插云天。

飞抵货轮。钟船长一见他们安全归来,马上下令起航。

钱图强把枪全部放回房间。

船长看到钱图强浑身鲜血,知道他受了伤。船上有卫生救伤的器材和药物,船长让一个受过医疗培训的年轻船员李志有,拿器材和药物过来房间帮钱图强治疗伤口。

李志有身高体壮,一口山东口音,二十五六岁,正规航海专业毕业,有一定的医疗常识。他认真检查钱图强的伤口,擦伤的部位只要消毒上药止血就可以,关键是被击中的肩膀,得取出子弹来。

钱图强坐在房间的椅子上,听说李志有不是专业的医生,鼓励他说:“你自己不要害怕。我都不怕,你怕什么。你帮我拿夹子夹住子弹,由我来拨出来。我的力量大。”

李志有准备给钱图强打麻醉针,钱图强说:“不用打。我能挺得住。就这样直接夹。”

围观的船长和船员,见钱图强浑身毛发,已是惊奇,听他这么一说,闻声色变。

李志有还算有胆量,拿起消毒过的夹子,伸进枪洞口,摸索一阵子总算夹到了子弹。他一示意,钱图强伸右手拿住夹子,忍住剧痛,咬紧牙关,运劲把子弹夹了出来。鲜血随着冒了出来。

看的人心怕胆颤,钱图强脸色如常,跟没事一般。看的人心里想,他是不是人?是野兽变身也是神仙下凡?

钱图强说:“没事。让血流一点出来。当是消毒。继续拨第二粒子弹。”

李志有拿着夹子,摸索一阵子,总算夹住了子弹,钱图强伸右手拿紧夹子,叫一声,运劲拨出子弹。鲜血随着冒了出来。

钱图强咬紧牙关,等血流得差不多,说:“好啦。你帮我给伤口消毒,再缝针。”

李志有赶紧拿药水给伤口消过毒,生疏地缝起针来。好在伤口不大,很快就缝好了。之后,给钱图强打了消炎针。

船长吩咐船员端来温水,把钱图强身上的血迹擦干净。钱图强感到累了,便躺下休息。船员们收拾干净了房间。船长把李志有留下,照顾钱图强。

船长和船员心里头认定,钱图强简直就是一个神。

钱图强体内有仙丹,认为他是一个神,也不为过。

钱图强休息过后,想给杨诗雁打个电话,一掏裤袋,惊叫失声,“糟糕,手机掉了。”他的手机就放在左边裤袋里,刚才只顾着要去打仗,没有想到手机还放在裤袋里。

手机一丢,别人的号码也跟着丢,跟亲人朋友就无法联系了。钱图强暗暗叫苦。

电视新闻报道很快出来,说是XXX国有一艘军舰,由于意外失火,在海上发生爆炸,随后沉没。

钱图强听船长说到这则新闻,哈哈大笑,说:“要是进入南海的外国军舰,都会这样发生意外,多好。”

船长也跟着笑,说:“是啊。南海自古就是中国的领海,怎么能够容得他们这样来追赶中国渔民。真是太过份了。你是好样的。我们都非常佩服你。”

钱图强说:“谢谢支持!现在,船上有了枪,更不要怕海盗了。你放心开船吧。”

船长说:“马上就要经过马六甲海峡了。这里有海盗出没,我们会小心戒备的。”

钱图强大感兴奋,说:“我就怕他们不来。我正想试一试冲锋枪的威力呢。”

货轮终于驶进了马六甲海峡,海盗会来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