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或者帝国 第一卷 崛起 第八章谋财害命

wdm1982121 收藏 6 5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7.html[/size][/URL]   第八章谋财害命   次日一早王海强跑去那顺那里报告,边抱怨道这个张大户小气,那顺安慰道:“这姓张的的确是小气,整个榆树财主里面就属他家最有钱,最抠了。”   王海强心中骂道怪不得你让我去,这明显是赖事推给我么,又道:“我们昨天抓了个叛党。”   “叛党?”那顺吓了一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7.html


第八章谋财害命

次日一早王海强跑去那顺那里报告,边抱怨道这个张大户小气,那顺安慰道:“这姓张的的确是小气,整个榆树财主里面就属他家最有钱,最抠了。”

王海强心中骂道怪不得你让我去,这明显是赖事推给我么,又道:“我们昨天抓了个叛党。”

“叛党?”那顺吓了一跳。

“是,说什么压迫,这词我们哥俩在花旗国就知道,只有叛党才能说出这种话来,什么叫压迫,那叫自然规律,优胜劣汰。”王海强道。

“哦……”那顺不知道什么叫优胜劣汰,又不能在手下面前表示出,便道:“对,就是如此,就是如此。”

王海强拿出三十块鹰洋道:“大人,这是张大财主孝敬的,小的们初来乍道也没什么可以孝敬您的,还望大人不要嫌弃。”

那顺道:“呵呵,我这不接不就是不给你们面子么,接了你们兄弟们吃西北风过日子啊,得,我取一半。”那顺取来十五块,又道:“你们这次辛苦,这十五块是给你兄弟两个的。”又把手中的十五块放回到王海强口袋里。

王海强知道他在笼络自己,便笑道:“那大人,我这就回去了,看能不能榨出什么油水来,巡捕房人多了,得创汇啊,否则大家都揭不开锅了。”回到巡捕房,见到只有老何等原巡捕房的九个人在,老何道:“尚头已经代人去剿匪了。”

“他这个急性子。”王海强笑道,“来,咱提审一下那个庄稼汉,对了,你查没查张大户?”

“查了,这人是咱榆树地最多的财主,不过也是最抠门的一个,上次您和尚头高就的时候,他就送十两礼钱。”老何道,“还有就是他家关里似乎有人。”

“嗯。”

走进三个庄稼汉的牢房,三个人立即跪下道:“冤枉啊大人,冤枉啊,我们不知道高秀才是叛党,这事跟我们无关。”

“这事再说。”王海强道,“先说,你们怎么抗租的事。”

叫孟黑子的说道:“大人,那张老财太黑了,我们不过是欠了他五百分买马的钱,他就要我们一百两,一百两啊,我们哪有那么多,全屯子加一块都没有。”

王海强奇道:“这事怪了,他明知道你们没有,还逼你们那那么多,是什么意思?”

“还不是看上了孟娇。”一边一个年轻人纷纷不过道。

“孟娇是谁?”

“我老妹。”孟黑子道。

“原来如此。”王海强笑道,心中暗说看吧,果真有杨喜儿出现了,当然这些都不重要,便挥一挥手,让老何离得远远地,老何见状知事离开,王海强道:“你们有没有和叛党在一起,这事说好办也好办,说难办,也难办。要知道,如今太后对维新变法的叛党是赶尽杀绝,我们做巡捕房的昨天刚接到通知,说是一切维新人士都要予以严惩。”

“大人,我们的确不知道他是叛党,他也是路过,见我们可怜,告诉我们方法。”

“那不一样?还是受叛党蛊惑的么。”王海强道,“总之一句话,本大人说你们是叛党,你们怎么着也是叛党了,本大人说你们不是叛党,你们便和叛党一点关系也没有,知道吗?”孟黑子三人见他赤裸裸的威胁,都不敢说话了,王海强才微笑道:“所以,你们只要乖乖的听本大人的话,想出去便能出去,要是不听的话……嘿嘿……”

“大人,你要我们做什么?”孟黑子道。

“哼,这事好办。”王海强道,“这个张大户作恶多端为非作歹,我和我兄弟尚跃龙本想干掉他们一家,可是我们是公人,不方便动手,你们呢,便很好动手了。”

“啊?”

王海强道:“如今你们被关在大牢里,我晚上放你们出去,你们骑马,一个时辰便能赶到张大户家,进去之后见人便杀,记住,一定要杀死张大户。”

“可是……”

“如果你们办不到的话,要知道,跟随叛党的不仅有你们,还有你们的家人,谁都不想株连九族吧?”王海强威胁道,“再者说,你们杀完人,赶紧趁夜回来,再进入我们大牢。就是有人查,也不会查到是你们干的,你们人可是在大牢里呢。张大户死了,你们屯子欠他家的钱自然成了死账,这一点你们无需担心。”

“可是我们三个人,他们可有庄子呢。”

“谁说你们三个人了?”王海强笑道,“尚头带着队伍早就走了,这个时候应该距离张大户家不远了吧,你们配合着他干。”

“我们怎么出去?”孟黑子问道。

“等一会儿我把你们安排到旧牢房里,那个栅栏用脚一踹就能踹开,半夜溜出去,外面我给你们安排好马匹,刀具都安排好了,速去速回。”王海强道。

孟黑子几个人低头商量了一下,颇为意动,王海强诱导道:“事后张大户家的地,都分给你们,再暗中给你们一人三百两白银。”

“真的?”

“自然。”

“好,我们干了。”

天黑了下来,入秋的东北,天黑的特别早,今晚留下来看牢房的是顾家兄弟二人和邓八赖,他们三人都是原来巡捕房的人,对现在的巡长王海强和尚跃龙颇为不满,却又迫于权势不敢反抗,只是让他们办事总是拖拖拉拉,这点早就让王海强不满。大约是下午七点钟的时候,天完全黑下来,王海强拎着酒肉便来到地牢里,笑道:“兄弟们,别说我王头亏待你们,给你们送酒肉来了。”

“呦,王头,看你说的。”顾老大笑道。

“来,吃吃喝喝,别客气啊,这天气越来越冷了,真过不下去了,得,我得回去,宜春楼还有春莹等我呢。”王海强留下酒肉,便离开此处,几人见他离开,顾老二呸了一口,道:“什么东西,腌臜的假洋鬼子。”

“别骂了,有酒肉就好,省得咱兄弟什么都捞不到。”顾老大打开酒瓶子,笑道:“不错,不错,这酒够劲。”三个人吃吃喝喝,加上高粱酒足够,便真的喝多了,孟黑子三人见他们喝醉,踹开房门,夺路而逃,平日城墙有一个狗洞让人在城门关闭时方便来回,三人跑出城去,趁月光见到树边拴着三匹马,马具上还挂着长刀,三人对视一笑,打马便走。王海强见他们走远,笑着走出来,回到地牢,抽出刀,一刀一个讲顾老大,顾老二和邓八赖杀死,又把那教员也给杀死,洗洗手,便打开牢门,离开此处。


1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