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退伍时

又是一年老兵退伍时。那些常年与风雪为伴的雪山赤子,在即将离别哨所的最后日子里,想得更多的是哨所,是战友,还有亲如一家的少数民族同胞……让我们把目光投向西藏日喀则军分区边防哨所的老兵们——

雪山之子情撒高原哨所

“守卫哨所整五载∕青春年华献边关∕老兵此去不复返∕梦里依稀守国防。”这是前几天,记者在西藏日喀则军分区政工网“老兵心里话”栏目中,摘录老兵刘波发表的一首小诗。


连日来,记者顶风冒雪先后登上日喀则军分区詹娘舍、昆木加等哨所,见证了即将告别哨所老兵们难舍哨所之情、浓浓离别之意,采撷了发生在他们身上平凡而又感人的故事。


则里拉哨所(海拔4300米)退伍老兵朱传义和陈业义——


亲身体验“拥军阿妈”风雪送菜路


今年被确定退伍的一级士官朱传义和上等兵陈业义,早在一个月前就在酝酿这样一件事情:退伍前陪驻地三位“拥军老阿妈”走一趟艰苦的送菜路,亲身体验她们为哨所送菜的艰辛。


亚东县次仁曲珍、德吉、普次3位藏族阿妈27年如一日为则里拉、詹娘舍哨所送菜送信,累计行程5万多公里,历尽千难万险,累计把65吨新鲜蔬菜背到哨所。在哨所的几年间,朱传义和陈业义同许多战友们一样,吃着阿妈送来的新鲜蔬菜,享受着慈母般的关爱。


11月5日清晨,经连队干部批准,朱传义和陈业义下山赶往三位阿妈的家。他俩此行的目的,一来帮助阿妈家干些活,二来明天一早跟随她们给哨所送菜。


赶到阿妈家已是中午时分。小朱和小陈顾不上休息,劈柴、打砖、修补牦牛圈,累得满头大汗。


德吉阿妈见两位老兵的双手磨起了血泡,拉着他们的手心疼地说:“阿洛(孩子),不要太累了,你们有这个心意就行了!”


“阿妈,这些年来您们一直牵挂着我们、关爱着我们。现在我们就要离开雪山了,给您们做点事情也是应该的!”


11月6日,天刚蒙蒙亮,三位阿妈已准备好新鲜猪肉、蔬菜等物品,叫醒两名战士,一同踏上了去则里拉哨所的山路。


身负50多公斤背囊,穿越原始森林,攀过悬崖峭壁,脚踏厚厚的积雪,不足30公里的路程足足走了7个小时。两个退伍老兵打心眼里敬佩阿妈们支持部队建设的痴情,她们从年轻的女子一直送成白发苍苍的老人,几十年来的辛苦可想而知。


下午15时,阿妈们就要离开哨所了。朱传义和陈业义眼含热泪,和泪眼婆娑的阿妈们紧紧相拥,难舍难分。


“阿洛,回家后一定不要忘了给我们打电话报平安!”阿妈的叮嘱声时时萦绕在战士们的耳边。

詹娘舍哨所(海拔4700米)退伍老兵梁波和潘冠南——


在雪山之巅祭拜逝去的战友


最近几天,细心的詹娘舍哨所官兵都察觉出老兵梁波和潘冠南情绪有些“反常”:俩人眼圈总是红红的,好像偷偷掉过眼泪。


很快,官兵们就弄清了其中的缘由。


原来,过几天就要下山等待宣布退伍命令的梁波、潘冠南,和哨所战友靖磊磊、王鑫、于辉一起入伍,在哨所一起生活了3年多,彼此间结下了深厚的友情。然而,2007年3月2日,在哨所遭遇罕见的雪崩中,3位曾经同甘苦、共患难的战友壮烈牺牲了。


梁波清楚地记得:靖磊磊、王鑫牺牲的头一天,他们一起参加了山口巡逻。巡逻队艰难地走上山口,靖磊磊、王鑫两人抢先把五星红旗插到山口。看着迎风飘扬的国旗,他们笑得那么灿烂,流露出的自豪感至今令人记忆犹新。


潘冠南不会忘记:在于辉牺牲的前5个小时,他俩在风雪哨位上一起站岗。于辉手握钢枪,那双警惕的眼睛使人终生难以忘怀。


哨所官兵把3位烈士生前的照片挂在宿舍里,在战友们的眼里,他们仍然活着,仍然和大家一起守卫着边关,鼓舞战友们建功立业。


退伍的日子越来越近,梁波和潘冠南的心情格外沉重:当初曾经一起赴哨所,一起守卫雪山,我们即将载誉返乡,而他们永远长眠在雪山!也许,我们这次下山后,这一辈子也极少有机会再次来到烈士牺牲的地方来祭奠他们了。


11月9日上午,在离别哨所下山前,梁波和潘冠南再次来到3位烈士牺牲的悬崖边祭拜逝去的战友。他们将3条洁白的哈达放飞飘荡在空中,端上青稞酒,异口同声说道:“战友啊,我们回到连队等待退伍命令,很快就要返回家乡了。以后很少有机会再来祭奠你们,愿你们的灵魂永远与哨所相伴……”话未说完,两位老兵已是泪流满面。


东嘎拉哨所(海拔4400米)退伍老兵张鹏飞——


为的是让新战友吃上新鲜蔬菜


东嘎拉哨所老兵张鹏飞最近的举止同样有点“怪怪”的:一天当中除了在哨位上看得见他以外,其余时间不见人影。


这天下午,战友们在温室里找到了他。此时,只见他满身泥土,手里拿着剪裁好的一块块塑料薄膜,趴在菜地上,正小心翼翼给一棵棵幼小的菜苗穿“防寒服”。


“这么麻烦,管用吗?”战友们好奇地问。“不但管用,而且能长出蔬菜来!”张鹏飞一边揉着那双疲惫的眼睛,一边认真地回答战友的疑问。


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告诉大伙:近来他很劳累。


张鹏飞在哨所已经服役8个年头。早在4年前,在他的建议下,官兵们在哨所一旁的空地上修建了一座面积仅50多平方米的温室。通过他两年时间的反复探索,高寒缺氧的哨所终于见到了绿色的新鲜蔬菜。尽管产量低,远远满足不了官兵的需求,但温室里种植的纯“绿色食品”受到官兵格外青睐。


早在一个月前,小张心里就有了盘算:退伍之前,待收获温室里的蔬菜后,再种上一季,刚好等新战友到哨所成熟。


撒下菜种、铺上薄膜后,他每天一有空就蹲在温室精心呵护。苦苦等了两个星期,泥土里才冒出了零零星星淡绿的嫩芽。对此,小张却放心不下,担心退伍之后,其他人管理不好菜地。于是,他请示哨所干部派战士刘维接管温室。“寒冬季节,气温偏低,要在大温室下面套小温室来提高土壤的温度。到明年气温升高后要采取间断排气法,温度保持在20-25℃……”


随着下山的时间越来越近,小张对温室幼嫩的菜苗倍加呵护。前不久,他裹着棉大衣一连在温室呆了两个通宵,观察菜苗的生长情况。


同乡战友悄悄问他:“这么吃苦图的啥?”


张鹏飞的心里有这样一个愿望:年底,当新战友来到哨所,餐桌上一定会摆上几道新鲜的蔬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