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也色

2700003 收藏 13 25598
导读: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我们在超市打工,自然是女人成堆。在这里记录下女人打堆聊天时的语录。如果您觉得很低俗很呕像,那么您撇嘴您绕道;如果您觉得很生活很烟火,那么您微笑您关注。请大家口下留情,谢绝辱骂攻击,虽然我们打工在这个社会的最底层,但是希望被尊重的心跟您是一样一样的。我不会骂架,所以一直信奉骂人就是骂自己。初来乍到,请多关照,特别鸣谢!拜天地,拜山头。       同事里面有个美女特别胖,大家一直喊她:胖妹。一天,胖妹突然忿忿不平地说:胖了又咋子嘛?你们的NN有好重嘛?老子今天在屋头找了个秤,把NN从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我们在超市打工,自然是女人成堆。在这里记录下女人打堆聊天时的语录。如果您觉得很低俗很呕像,那么您撇嘴您绕道;如果您觉得很生活很烟火,那么您微笑您关注。请大家口下留情,谢绝辱骂攻击,虽然我们打工在这个社会的最底层,但是希望被尊重的心跟您是一样一样的。我不会骂架,所以一直信奉骂人就是骂自己。初来乍到,请多关照,特别鸣谢!拜天地,拜山头。


同事里面有个美女特别胖,大家一直喊她:胖妹。一天,胖妹突然忿忿不平地说:胖了又咋子嘛?你们的NN有好重嘛?老子今天在屋头找了个秤,把NN从罩罩头捞出来放在秤盘盘上,靠,半边都是三斤八两!后来只要有男同胞跟她开玩笑,出场率最高的就是这句话老:你龟儿子想咋子嘛?老子半边都可以把你娃捂死!


小A是卖牛奶的,她的货老是来得不及时,常常断货。有一天打堆的时候卖双汇火腿肠的美女就说了:“你个婆娘的货再不来,就只有把你摆到台面上卖老”。小A:把我摆到台面上倒不咋子,就怕你的货木得了,那只有把你老公摆上切了。双汇一脸灿烂:“恩,老子把他摆上切,还要写个爆炸签来巴起:可试吃!”


每月25号盘点都要盘到凌晨一两点钟,咋回家的问题就让人比较忧心了。这天卖高金火腿肠的美女对卖菊乐牛奶的美女说:“你娃小心老,不要回切的时候遇到QJ犯老哈。”菊乐一直都是很文静的一个人,哪晓得在这帮女人中混久老,终天在这一天语不惊人死不休:“遇到这种好事不得虚哦,老子绝对先下手,让龟儿子见识啥子才叫QJ犯!”大家被雷得气若游丝:“那那那他还要劫财的嘛?”菊乐玉手一挥,相当慷慨:“那木法了,就当是老娘给他龟儿子补偿点营养费了噻!”


交接班的时候,舒蕾促销走进卖场一巴掌拍在华西促销的胸上,算是打招呼。华西双手捂胸,惊抓抓地喊:“日吗,这块是NN的嘛,打得不痛嗦?”舒蕾大吃一惊:“安?这个是NN啊?我还麦倒是你们屋头的公蚊子给你啃的两个小包包儿类!”由此大家七嘴八舌总结出一个丰胸妙招(传男不传女哈):逮百来个蜂子装进一个玻璃杯,闶到胸上,十分钟后拿下,你会发现。。。呃。。。做女人挺好!


华西和高金一起去收孤儿(就是顾客开始拿老后来又没要的商品),走着走着高金就看到一袋华西牛奶被抛弃在购物篮内,十分不满:“你看你看,你娃的NN硬是东一个西一个嘞。”华西立即双手抱胸,一脸无辜地说:“没有哈,你看嘛两个都还乖乖子嘞在这儿待起的嘛。”刚说完就听到后面有人笑出声来,车过切一看,两个帅哥哈就把脑壳调到一边切老。晕,掩面狂奔。。。


卖南北干货的促销嘿瘦,我们常常取笑她的身材。你看嘛,卖包子的又来转她了:“同志,你是女嘞丫?”南北干货低头qio了哈自己的胸,说:“啥子嘛?我的小是小,掌中宝!;你的大虽大,散一坝!”卖包子的白眼一翻:“我的散是散,有肉感。你的充其量就是摸起来有点款手而已!”南北干货不服气:“算你东西卖对了,发面吃得多。但是我的永—不—下—垂!”嘴角一撇卖包子的说:“关键是你拿啥子来下垂嘛?胃下垂还差不多哦。”打击惨老。


其实在超市打工有时候是相当相当相当让人郁闷的,特别是遇到一些无理取闹的人。比如你问:“大爷,买米哇?”他给你翻个白眼,阴阳怪气地说:“啊,啥子嘛?我的样子像是买不起米迈?”好无语嘛。超市有规定,不管顾客有多过分,只要我们跟他们吵了,不问原因,一律通报罚款然后开除。为了不至于更年期都不过就直接进入老年痴呆,只好自己寻开心老噻。谢谢大家哈


大家都晓得萨,在超市里面有个部门叫生鲜,生鲜里面有个组别叫日配(它本来的意思应该是每日配送哈)。有一天,超市开始规定生鲜的员工离开卖场的时候也要登记,如果忽略表格的话,日配组的登记出来就是这样子的:日配 王某 W.C 10:10——10:13 二人(上厕所一般都是两个人一路哈)。这个本来也木得啥子得撒,但是遭菊乐悄眯眯在备注一栏注释后,哈就让人郁闷得罩不住了:R,两个人在W.C日配一盘才3分钟,快枪手哇?!从此以后,在登记表高头就再也看不到日配两个字了,都写生鲜老。


大清八早嘞,防损员就在门口高声高气的喊:“美好的火腿肠来老,负责日配的快点来老哈(摆明老让人误会嘛)!”营业员Z姐对另一个营业员说:“F姐,这个巴适,你上嘛,刚才喊日配的时候我才切过,现在都还脚粑手软的!”F姐看着大家,幽幽地说:“每个月的这几天,我最烦的就是喊我们日配老,最最遗憾的就是来的货还是火腿肠。”菊乐不以为然:“抗洪这几天确实不方便,但是你至少还有一张嘴,饱哈口福够老噻,你还想咋子?”



购物节那天,超市里人山人海,华西正在整理低温牛奶,突然屁股上被人重重地拍了两下,回头一看,一个胖乎乎的女人正似笑非笑意味深长地看着她。晕哦,哪个哦?不至于熟到这种地步嘞嘛?回了她一个同样神秘的笑,继续理货。哪晓得刚车过去屁股上又被拍老一哈,敢怒不敢言:MD,再有弹性迈,也不是拿给你打的噻。这时F姐过来把华西拉到一边,小声说:“恭喜你娃被她看上老,以前经常来这里骚扰我们。”华西又惊又喜:“日吗,幸福来得太突然嘞嘛,老子终于盼到*老。”


昨天桂花庄的促销来的时候鼻梁上巴老一张创可贴,引来大家一轮又一轮的围观。

菊乐语重心长地说:“跟你说老好多次老,女人一个人走夜路不安全,你管它遇到的是男人还是女人,是秃驴还是师太,你二话不说就从老嘛,也免受这些皮肉之苦嘛。我们看到都心痛。”

“对头,你就跟他说:你快活所以我快活,你舒服老我更舒服。来,锅锅,摆好POSE,我们开始整哇?”思念汤圆也来凑热闹老。

一片大笑声中,桂花庄披披眉一甩,慷慨陈词:“不得干哦,我生是李家的鬼,死是李家的尸,打死事小,失节事大!”

华西若有所思:“日吗,你看你横眉吊眼头发刮浅,歪瓜裂枣见识非短,是你不干还是人家不干哦?”

桂花庄气急,把工服哗哗往下一拉:“没得几分姿色,敢穿吊带衫嗦?看嘛,还是算诱货噻?!昨晚是我不小心拌倒的嘛,如果是真的遇到劫色的了,憋憋遭噻。”

菊乐拿着退货单把超市的旮旮角角都找遍了,也没找到店长签字。看来只有找实习店长签了。这位实习店长是四天前来的,姓付,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强人。她一来就在超市掀起了一股血雨腥风,不但制定了许多新店规,还没事就拿着照像机到处抓拍员工违规的现行。一时间罚款单像头皮屑一样满天飞。

正在这时候就看见实习店长穿着不太合身的套裙,挺着胸前的两个盅盅盖盖,迈着强势的步伐由远而近。所到之处,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连锅碗瓢盆瓶瓶罐罐都成立正姿势站好,叮叮当当地报着口令。

菊乐心中一凛,只见她穿着太不合身的工服,挺着胸前的两对盅盅盖盖(堆头数量没变哈,只是高度发生了一点小小的变化,用超市陈列的专业术语来说叫——丰满),迈着更为强势的步伐,英姿飒爽屁颠屁颠地走过去,用比这几天的空气还要水灵的声音说:“付店,请帮我签个字。”刚说完,想哈没对喃?一愣,脸红。付店看到她一愣,随即明白过来,深呼吸后冷冷地说:“以后你要么喊我付店长,要么喊我付姐。” 等到她走远,华西把手搭到失魂落魄的菊乐的太阳穴上:“来,姐姐给你把把脉。好造孽的娃儿哟,脑壳完全搭铁老,你咋护垫都喊得出来哦(要怪就怪重庆话付护不分哈),哈哈哈,还是护垫长,有好长哦,未必还是夜用的哇?”


雨过天晴,阳光普照。(本来想说太阳高照的,但是来天涯后不久就晓得,在这里万不可轻易说人长短,道人深浅。像太阳这么直白的词语说之前更要三思。哈就想起了读小学的时候写作文常常有清纯少年这样写道:太阳公公露出了笑脸。如果让天涯人来解释“太阳公公”的话,汗,名词都给变成动词老。)胖子穿着一件低胸衣服刚刚走进卖场就被围倒了,确实让人叹为观止哈,华西看得眼巴巴嘞。

胖子:“安逸哇?摸哈不嘛?”

华西:“要得嘛。”屁颠屁颠跑过去摸到,一脸陶醉:“肥而不腻,粑而不烂,形散而神不散。。。”

高金顺手拿过一根火腿肠递到华西的嘴边(你你你想哪去老?是做话筒用的哈):“那么请你谈谈现在心里的感受好吗?”

华西:“跟她老公的感觉一样。谢谢大家,谢谢CCTV!”

“爬哟!”胖子又羞又恼,一记降龙十八掌把华西拍多远,“老子昨晚上拿给他rua了半个小时,刚刚心急火燎得不行,他娃就没得反应老,老子睁开眼睛一看,日吗,居然给老子睡着老!”

2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