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7.html


A团一营一连,新提升上任的指导员孙毅飞,正打算利用工程收尾,准备转场的相对清闲期探家。至于传闻中新区的情况,孙逸飞觉得迟早都会知道,对己也没有直接影响,并不在意。休假探家,是孙毅飞下半年计划中的个人大事。本想早点走,免得在时间上与部队转场冲突。

两个多月前,一次团政治处的谈话,孙毅飞将被任命为指导员,迫使他改变计划。等待任命命令下达,还要进行工作交接,探家计划被拖了下来。

指导员----部队基层政治思想工作的口舌,连队的党代表,党的形象代言人。刚上任,便放下工作探家是否合适?会不会因此给自身形象,留下不好影响?探家两年才一次,难道……?是否还探家?孙毅飞犹豫了。

再三权衡,孙毅飞觉得探家本身无可指责,如果不是这次提升,也不会引人关注。这种时候,无论探家还是不探家,都会引起议论,不能因噎废食。紧张两年了,弦不能总绷着。何况,靠放弃正常探家去换取形象,倒让人觉得是哗众取宠。

为了给探家添点内容,增加些乐趣,免得回家后整天都是仨饱一倒的过于无聊,孙毅飞要通了复员战友老贾的电话:“老贾嘛?我是孙毅飞!又在家里啃什么书呢?小心别看得走火入魔!”

电话中传来对方兴奋的声音:“孙毅飞啊!我当是谁呢?你怎么想起打电话了?”

孙毅飞说:“今天是周末,我猜你就在家看书。没什么事!就是想问问你,最近有什么外出行动没有?”

老贾说:“没有啊!你问这个干嘛?”

孙毅飞说:“我想最近探家,和哥儿几个聚聚。别回去了谁也找不到,一个人过假期多没劲!”

老贾高兴的说:“好啊!什么时候回来?我来和他们几个联系。”

孙毅飞说:“你也知道,我们这些单身汉,就二十天的探亲假。如果没什么问题,我准备九月中旬走,赶‘十一’前回去。‘十一’大家也好聚,谁也不耽误谁,省得耽误了这帮臭小子的好事。”

老贾说:“你说的没错!这帮人哪个也没闲着!出门要是胳膊上不挽着一个,好像丢多大面子一样,一到一起就臭吹,谁TM也不服谁。你回来看吧!这几个小子肯定要跟你显吧,让你给打分。”

孙毅飞笑着说:“哈哈!…。一个个还长能耐啦!当年新兵连紧急集合,有的还吓得尿裤子呢!如今也要当孩他爸了。打分?大粪吧!不把他们当年那点丑事说出来,就算对得起他们!不过也是!也都老大不小了,是该找个了。像‘老鸭子’今年该有28啦!在连队的时候,尽看这小子洗裤衩了,一晒被褥上面尽是海岛,看见个母的眼睛都直。要是再不找个,还不得进精神病院?”

老贾“哈哈”笑了,说:“那小子眼睛现在就看一个人直,成天笑得脸上都快找不到眼睛啦!你回来就等喝他的喜酒吧!嗷!对了!差点忘了件事,你还真得防着点!我听老头们说,月初河南发了大洪水,灾情挺严重的,死了不少人。我翻了翻老头拿回来的灾情通报,真可怕!三个水库几乎同时决口,水都冲到了安徽,京广铁路也被冲断了。一师离得最近,水还没退就上去了。老铁可能还要调集不少部队去抢险,正在等军委命令。你们师工程快完了,现在没多少事,我看悬!弄不好也得上!”

军人对信息的嗅觉向来敏感。老贾顺便提到的消息,使孙毅飞心头一震,立刻产生一种预感。相信这个消息,很可能会成为事实。

为进一步证实消息的可靠,稍加思索,孙毅飞笑着说:“不至于吧?一次洪水能冲毁多少路段?一个师两三万人马还不够?好像咱们老铁,还从来没有跑这么远去抢险的。再说铁路警察各管一段,那里也不是我们师的战区。我好不容易才熬到两年一次的探亲假,你可别吓唬我!”

老贾连分析带肯定,认真的说:“咳!我也是偷着听老头们议论的。这次真的不一样!是国务院点的将!咱们老铁肯定要上!而且不止去一个师。哥儿们这不是替你担心嘛!你们师去不去,现在还不知道。不过你想,头儿也不可能舍近求远,把老铁在云南、新疆、东北的部队调去吧?你们师工程快完了,现在事不多,离灾区算近的,我觉得很可能上!何况京广铁路是什么概念?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国家南北就这么两条重要通道,那可是号称大动脉!别说这么长时间不通,就是断上一天,头儿们也睡不着觉。我看你还是有点准备好,万一到时候探家刚回来,又得赶回去,假期也给费了,还得再苦熬等两年。”

“……”

遇到重大行动或事件,部队会终止一切休假,立刻召回所有在外人员。探家的,外出的干部战士,不管家里遇到多大不幸,有多大困难,也必须立即归队,这些不用老贾说孙毅飞也清楚。可如果仅有的一点能与亲人团聚的时间,也被意外取消,确实让人心里格外不是滋味。

电话放下了,老贾无意间的好意提醒,使孙毅飞心里不再平静。他相信,老贾身为副司令公子,他的消息决不会是空穴来风。

仅铁道兵就要调动几个师参加,实际投入的兵力说不定会有多少。一旦大规模投入部队参加,只能说明事态非常严重。何况京广线绝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铁路,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也不是夸大事实。问题是,自己部队参见抢险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

未来的各种可能,在孙毅飞脑海里快速推演起来。本想趁休假好好调整自己,处理一下个人问题。也借休假,从感官环境上躲避新官上任后,习惯性涌来的各种言论。让时间,消磨人们对新官的过分关注,减少增添的不必要压力和麻烦。

如果真要参加,加上部队转场,今年的探家计划弄不好要泡汤。看来自己的计划又要改变了,孙毅飞盯着刚刚放下的电话,心里做着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