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或者帝国 第一卷 崛起 第七章蛊惑人心的叛党

wdm1982121 收藏 8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7.html[/size][/URL]   第七章蛊惑人心的叛党   坐在马车上倒也不颠簸,驾车的赶大车师傅手艺不错,给王海强和尚跃龙赶车的还是上次那个老熟人,看到他们如今身份变化这么大,更加惧怕。   “呦,兄弟,还是你啊。”王海强笑道。   “嘿嘿,大人。”赶大车的忙回道。   “对了你叫什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7.html


第七章蛊惑人心的叛党

坐在马车上倒也不颠簸,驾车的赶大车师傅手艺不错,给王海强和尚跃龙赶车的还是上次那个老熟人,看到他们如今身份变化这么大,更加惧怕。

“呦,兄弟,还是你啊。”王海强笑道。

“嘿嘿,大人。”赶大车的忙回道。

“对了你叫什么?”

“孙四。”赶大车的说。

“孙四,哈哈,到张大财主家多远?”王海强道。

孙四想了想,道:“中午就到了。”

“这么远啊,这兄弟们可有苦吃了。”王海强瞥了一下管家道。

管家忙陪笑道:“长官们放心,一定有重谢。”

“别啊,什么重谢不重谢的,我们干什么的,就吃这碗饭么。”王海强道,捶了一下自己的肩膀,仿佛很辛苦似的。

赵川笑问道:“王兄,准备怎么对付这些穷棒子啊?”

王海强看着他,心里想到这是试探我呢,看我跟他们是不是一条心,便道:“那县令有什么指示?”

“这就好。”赵川低过头,道:“县令的意思是,杀几个带头的,穷棒子们就不闹了。”

王海强点点头。

到了张大户家,张大户带着一些庄客早已等候多时,看到巡捕房兵强马壮,连忙带着王海强等人去闹事的王家屯。王家屯很团结,青壮劳力聚在一起,手里拿着锄头叉子。

“怎么着怎么着怎么着啊?”张大户家的大公子率先跳出来,骂道:“穷棒子,种我家的地啊?吃我家的粮,怎么着不思回报?一群白眼狼!有种你朝这打,来,朝这打。”大公子指着自己头,道。看对面默不作声,更加嚣张了,道:“怎么着,不得瑟了?看你们得瑟啊,得瑟啊?”又道:“孟黑子,赶紧地,把欠我家的一百两白银给我交出来。”

“一百两,你吓唬谁呢?”一个愣头愣脑的年轻庄稼汉叫道,“才五百文,怎么就成了一百两了?”

“五百文?那是去年的事!”张大公子跳着叫道,“这利滚利的,让你还一百两便宜你了。”

尚跃龙在后面低声骂了一句:“周扒皮。”王海强笑道:“下面是不是还有杨喜儿出现啊,否则这出戏就不精彩了。”回身道:“兄弟们看紧点,我不说话别掺和。”李麻子回应道:“兄弟们都知道了,王头。”尚跃龙笑道:“咱也为虎作伥一把,唉,也不枉穿越一回了。”王海强应道:“不做点坏事,怎么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呦。”尚跃龙道:“是的,是的,好人和孙子当太久了,都忘记坏人是啥滋味了,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做坏事是幼儿园的时候,把毛毛虫放在女同学头上的事了。”王海强惊讶道:“老大,这事你也做过?”尚跃龙奇道:“怎么?”王海强道:“看来咱俩是同道中人啊,幸会,幸会。”

就在两人扯皮的这段时间,张大户和王家屯的人已经有了冲突,最活跃的张大少爷一边跳一边骂道:“妈的穷鬼还不老实,没看到我们带人来了吗?给你们统统抓起来,蹲笆篱子蹲死你们。”不过看到巡捕房的人抽身事外,有点泄气,目光求助于张大户。

“咳咳。”张大户走进王海强,他早听到这两人一个管做事,一个管张罗,而这位王海强就是张罗事的人,便道:“王巡长,这事要劳烦你们出一下马了。”

“呵呵,那是,那是。”王海强嘴里说,却不下命令,手下们也不动,尚跃龙抱着膀子看热闹,一副出工不出力的样子。

张大户低声道:“事后自有重谢。”

“张老爷说笑了。”王海强笑道,然后走进众人,嚎了一嗓子:“给他妈的给我让两边去,干啥,干啥!没看见老子在这吗?老子是巡捕房的,知道吗?”

相互推揉的众人分开两边,看得出,这些庄稼人对官府还是很惧怕的。

“你们谁是头啊?”王海强问王家屯的人道。

大家都不说话了。

“刚才不是挺能说的么,怎么不说了?赶紧的,主事的人出来说话。”王海强道。

顿时,刚才虎头虎脑的年轻人和两个年轻人走出来,道:“我们!”

“带走,这事要查,一定要查。”王海强下令道,几个巡捕房的人立即拿出绳子将他们三个捆了起来,有人高喊:“你们这是压迫。”

“谁?谁?”王海强立即注意到这个人,指着他,道:“连压迫都懂?这事太平天国的叛党的话,你是革命党,给我抓起来,抓起来!”李麻子立即冲进去,一脚撂倒这人,三下五除二捆绑好。

这人叫道:“你敢动我?”

“有什么不敢的,嘿嘿,老子怕你?”王海强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叛党的事,想造反的么。”便向众人道:“你们知不知道他是朝廷要犯?他是造反的!造反的抓到怎么办?株连九族,嘿,识相的赶紧让开。”

“我是奉天府的教员,你敢抓我。”这人怒道。

“教员?危害更大!”王海强道,“你这是蛊惑人心呢,这一般都是头目才做的事情,抓的就是你,兄弟们,回啦!”

张大公子叫道:“得瑟,得瑟,蹲笆篱子给你们蹲死!”

王海强走到张大户身旁道:“张老爷,这事挺麻烦,我们得回去查一查,按照大清律怎么判,那该怎么判就怎么判,你说是不?”

“是的。”张大户道。

“行了,兄弟们,回城!”王海强挥手道。

“你这是诬告,诬告!”教员挣扎着喊道。

尚跃龙上去给了他一个嘴巴,道:“闭嘴,再唧唧歪歪,老子把你舌头割下来。”大家上了大车,用绳子拴着四个人,张大户管家忙透出一个红包塞进王海强手中,道:“多谢,多谢。”

“甭客气啊,这事没完,没完呢,还得你们老爷满意呢。”王海强道。

“是,是。”管家陪笑道,心里骂着这些当官的贪得无厌。

跟着马车跑的四个人可是吃了苦了,当晚回来的时候,教员已经走不动了,三个庄稼小伙倒是挺过来,也气喘吁吁,被关进巡捕房的地牢里面,王水生立即报告说:“牢里那三个土匪今天死了,还有两个答应带我们去马王坡牛阎王的山寨。”

“行。”尚跃龙道,要掏土匪山寨,这本是尚跃龙的主意,也许是以前英雄片看多了,这次非要当一把英雄,来一出智取威虎山,无奈这马王坡不是一道山坡,而是指一大片山区,牛阎王虽然死了,山寨不知有没有毁掉,还不知在哪里,而没死的几个土匪胡子又不说,挺到如今才答应说出来,实在是看到受伤的其余三个死了才松口的。

“准备一下,明日去牛阎王老家。”尚跃龙说道。

王海强一边给爱犬虎子喂食一边笑道:“用得着吗?牛阎王都死了,他那里肯定被瓜分了,你去也白去。”

“不掏一下实在是对不起我的能力了。”尚跃龙道,“这几个农民你怎么办?”

王海强拿出红包,一看才三十块鹰洋,大骂了一句王八蛋,道:“这么小气,怎么办事。”又道:“老何,老何!”

原来在城中巡捕房的老何忙问:“怎么了王头?”

“你是榆树城里的老人了,给我查一下,这个张大户家里怎么样?有什么关系,这次油水太少,一分一块银元都不够。”

“好嘞。”老何忙去办事,王海强低声笑道:“老大,咱们要不端了张大财主家?”

“怎么能这么干呢?”尚跃龙道,“干也得看看他家有什么关系吧,咱要做到斩草除根。”

“靠,还说我。”王海强骂道。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