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桃花 正文 第十章:灭杀满门

金蝉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2.html[/size][/URL] 孟大胖和孟小胖是亲兄弟,父亲去世的早。父亲去世时,孟大胖就已结婚。母亲是最后一个去世的。母亲去世时,孟小胖只有五六岁。母亲怕孟大胖两口子虐待弟弟,就讲老嫂比母的故事给他们两口子听。小胖的嫂嫂就笑,说:“妈,你就放心得去吧,我们会带好弟弟的。” 小胖的母亲就放心的去了,孟小胖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2.html


孟大胖和孟小胖是亲兄弟,父亲去世的早。父亲去世时,孟大胖就已结婚。母亲是最后一个去世的。母亲去世时,孟小胖只有五六岁。母亲怕孟大胖两口子虐待弟弟,就讲老嫂比母的故事给他们两口子听。小胖的嫂嫂就笑,说:“妈,你就放心得去吧,我们会带好弟弟的。”

小胖的母亲就放心的去了,孟小胖就跟着哥嫂过了。哥嫂买了几只羊,孟小胖就天天放羊,和羊睡在一起。孟小胖放羊也想改变生活,就天天想母亲讲得《当当锣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也是一位放羊的少年,受哥嫂虐待与羊吃睡在山上。一天,少年放羊到了一座山上,晚上睡觉被人说话的声音惊醒,声音是从一个山洞里传出来的,山洞里还有明亮的灯光。少年好奇,就悄悄地爬进山洞里观看,山洞里很宽敞,很明亮,到处都是珠光宝气,金光闪闪的,像一个殿堂。洞里有几个精灵正坐在一起说话,一个精灵放好了一张红木桌子,摆上满桌金碗金盆,每个精灵面前还摆上一双象牙筷子,然后询问所有的精灵:“我们吃点什么饭?”

有的精灵要打卤面,有的精灵要水饺,有的精灵要火烧点心什么的,还有的精灵只要一晚红烧肉,吃什么要什么的都有,众口难调,一下要这么多的饭,怎么做?少年正犯愁,只见那个精灵,拿起一个唱戏才用的小当当锣,敲一下,说:“来碗面。”

桌上果真就有了一碗面。

再敲一下,说:“来碗水饺。”

桌上果真就多了一碗水饺。

敲一下,要什么有什么,说什么就有什么。

一时间,满桌的金盆金碗全都盛满好吃的饭食,香味扑鼻,少年的口水都流了出来。

忽然,一个精灵说话了,精灵说:“不要再趴了,我已经闻到了有生人味了。我也知道了你也挺饿,出来跟我们一起吃饭吧。”

少年也不好意思再趴了,就出来和精灵们一起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那顿饭特好吃,在少年的记忆里,他从来没吃过这么好,这么饱的一顿饭。

饭后,精灵们看着少年时再穷的可怜,精灵们就把当当锣这个宝贝送给了少年。第二天,少年就回到了他居住多年的村庄,在一块空地上,用他的宝贝当当锣,敲一下,说:“来一栋大瓦房。”

平地上果真就多了一栋清堂瓦亮的大瓦房。大瓦房里,少年用当当锣宝物,又要来只要他能想到的漂亮的家具和摆设,少年再也不用放羊了,过着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

平地里忽然多出一栋漂亮的大瓦房,村里人都很好奇,都来拜访房子的主人。当村里人看到房子的主人,原来就是以前的放羊的娃,村里人都惊奇了,都高兴,少年还给了每一个到访的人一份不薄的礼物。此事被哥嫂知道了,哥嫂硬把少年请回了家,几滴眼泪,几句好话,哥嫂就把少年的当当锣宝贝骗到了手,并且还知道了少年得当当锣宝贝的去处和山洞。哥嫂贪心不烂,嫂子极力的串动哥哥去山洞得好多的宝贝。哥哥果真就去了,精灵们问::“你是来的宝贝的?”

哥哥点头哈腰,说:“是。”并告诉说他就是少年的哥哥。

有精灵说:“这是个无情无义的东西。”

哥哥居然没听出来是说他,还以为是说宝贝哪。

一个精灵问少年的哥哥:“你要脖长还是鸡腿长?”

哥哥以为都是宝贝,就说:“都要。”

一个精灵拿起一柄魔棍,用魔棍指着哥哥的脖子喊了一声:“脖长。”

哥哥的脖子就像鸵鸟一样长起来。

精灵再用魔棍指着哥哥的腿喊一声:“鸡腿长。”

哥哥的腿一下子就像鸡腿一样,又高又长。

精灵说:“滚吧!”

精灵没给哥哥任何宝贝,将哥哥轰出了山洞,哥哥只能回家。

哥哥回家,身子没进门,头就进到了家里,由于腿高根本就进不了家门,把嫂子吓了一跳。哥哥说:“不碍事.”

哥哥临出洞时,他听到一个精灵在说,就当当锣宝贝能治他的病。嫂子急忙找来当当锣,敲一下,喊一声:“缩!“

哥哥的脖子和腿,果真就同时缩一点。敲一下,喊一声,就缩一点。嫂子性急,等不得,就使劲当当当猛敲,闭上眼睛狠喊:“缩缩缩……”

一下缩过了头,哥哥的头缩进了胸腔里去了,没救了,憋死了……

孟小胖没有故事中少年的幸运福气,当然也就没有什么宝贝可得。十六岁上,跟一位石匠学艺,二十岁时,石匠把自己的女儿嫁了他,孟小胖才成了一个自己的家。

老石匠很穷,与石头打了一辈子交道,除了女儿一无所有。所以,孟小胖也穷,除了老婆孩子也一无所有。孟小胖的父母去世时,倒是有好多的田地家产,却都被孟大胖一手把持着,从来也没想分给孟小胖一分一厘地,半间房屋,一个铜板的钱。

孟大胖过着丰富有余,吃香喝辣的富足生活。孟小胖就过着吃了上顿没下顿,贫穷潦倒、捉襟见肘的困苦生活。孟大胖连生六个大儿子,生一个儿子,就高兴的又是秧歌又是戏。孟小胖就连生六个大千金小姐,孟小胖的老婆菜花就唱:“生个儿子是穷吊神,生个闺女才是珠宝盆……”

改朝换代,旦夕祸福。当时的社会走向,还真灵验在菜花的嘴上。在成分的划分上,孟大胖的不菲家产害了他,就他现有的地亩、家产,还雇工什么的,不是地主就是富农。孟大胖后悔死了,早知道今日,还不如当初分一半财产给孟小胖,自己至多也只是一个中农。孟大胖认为现在孟小胖得意了,高兴了,虽然孟小胖对他孟大胖的成分划分上从没说什么,本身孟小胖指导员的身份,亲兄弟的关系,又不便说什么,孟大胖却因为那是一种默许,默许就是一种支持。终于白天的会议,就定他为地主,明天就能公布,孟大胖这个气呀。他恨孟小胖,早晚要给他点颜色看看,更狠贫协主席孟耕,定他地主成分就他最较劲。当天晚上,孟大胖怀揣着匕首就向孟耕家走去,孟大胖心理一直在骂:孟耕,一个臭贫协主席,神气什么?你不是不让人活么?今晚我就去你家,你得把我地主帽子给摘了,我先礼后兵,不行就杀你全家,不就是一个鱼死网破么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