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49.html





就在龙泽飞低头检查一个灌木丛的时候,沃克已经看到,在一个粗大的从空中横跨厂区的管道上面出现了一个黑影,那个黑影轻轻一扬手,一个黑乎乎的小东西悄悄飞了过来。

龙泽飞大惊,急忙挥手用手里的手枪一挡,那个黑乎乎的小东西被龙泽飞一下子打飞了,原来是一颗手榴弹。

那颗手榴弹刚刚飞出3、4米远就“轰”的一声爆炸了。海豹队员经验丰富,根本没有给龙泽飞留下太多的时间来隐蔽,

龙泽飞和沃克在手榴弹被打飞的同时就已经朝草丛里边一扑,躲避爆炸,可是爆炸的冲击波还是把他们震得一阵难受。虽然这种手榴弹没有实战中的威力那么大,但是从理论上来说,他们两个已经负伤了。

龙泽飞抬头再找那个海豹队员,那个海豹队员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龙泽飞和沃克从草丛中爬起来,龙泽飞全身都疼,用手一摸,防弹衣上插着几块弹片,腿上也中了一块。

他问沃克:“你受伤没有?”

“没有,大概弹片打在防弹衣上了。”

龙泽飞把弹片从腿上拔出来,一股血从裤子破口流了出来。他赶紧把伤口包扎起来。

远处枪声响了几下,又没有了声音,大概那边那个海豹队员也是打了就跑,受到袭击的人也没有发现他们的踪影。

沃克用耳麦呼叫其他两个人,询问伤亡情况,左边的一个教官报告,他受了一点轻伤,不影响作战。

沃克说:“他们现在已经分散开了,两个人各自在寻找机会,大家要小心,尤其要注意几个人中间的地带,不要让他们从中间插过来。要把他们赶到厂房后面的那个空地去,到了那儿就能全歼他们了。”

5个人分左、中、右三个方向向前推进,沃克自然还是跟着菜鸟龙泽飞。龙泽飞没有发现敌人,反而受了伤,更加小心,话也少了,他和沃克互相掩护,小心观察,慢慢向前搜索。现在需要的不是速度,是效果,他们要巩固已经取得的阵地,把那个海豹队员一点一点地挤到后面去,一直到他们没有了一点掩护,没有了一点优势,再最后吃掉他们。

沃克也不再给龙泽飞出情况让他处理,现在天已经完全黑了,好在天气比较好,大家借着天上的星光照明,小心地察看身边的危险。

忽然,右边又响起了枪声,龙泽飞和沃克马上向右边靠拢,和右边的小组合围袭击他们的海豹队员。

这次这个海豹队员没有那么幸运,他让已经有了准备的教官小组盯上了,双方迅速拉近距离,枪声响个不停,从龙泽飞他们这边可以清楚地看见双方枪口的火光,龙泽飞他们尽量减少自己行动发出的声响,迅速向那个海豹队员身后包抄过去。

那个海豹队员边打边走,几次想要借助树木的掩护隐藏起来,可是从后面赶来的龙泽飞他们早已看得清楚,他们突然出击,那个海豹队员如果不够机警,早就受伤了。

到了后来,他也学聪明了,干脆就不再还击,不再暴露自己的位置,而追赶上来的龙泽飞他们也不敢再开枪,也同样害怕被对方发现自己的位置,只是两个小组之间互相小声通报一下方位,四个人拉开距离,进行拉网式的搜索。

龙泽飞半弯着腰一点一点地向前移动,一边注意前方的情况,一边还不断朝两侧看,留心同伴的位置。几次通报之后,他们认为他们没有放过可疑的地方,那个海豹队员绝对不可能从他们的搜索中溜过去,他们已经把那个海豹队员赶到了前面唯一可能藏身的地方,那个高大的工厂厂房。

另外的一个教官离开了龙泽飞他们,去给左边的教官帮忙,两个人全力搜索剩下的那个海豹队员。

龙泽飞他们三个一个在外面监视,龙泽飞和沃克摸进厂房里边去追杀那个海豹队员。龙泽飞来到窗前朝里边张望了一下,外面亮,里边黑,什么东西也看不见。龙泽飞低头刚一离开,里边“当”的一枪,那个海豹队员已经发现了龙泽飞,一枪打出来了。

可是龙泽飞已经离开了,沃克正好从后面跟上来,沃克的作战技巧是不用说的,他才不会在门窗前暴露自己,可是等到他从窗前经过的时候,子弹却分毫不差地从他的头顶上飞过。

沃克心里这个生气就别说了。

龙泽飞转悠了一阵,没有想好从那儿进。因为在建筑物内运动时,敌人经常在门窗处设置诡雷,海豹队员当然不会放过这种机会了,刚才龙泽飞就是吃了这么一下,所以现在再要从这儿进去,心里实在有点头疼。

想了一下,龙泽飞四下看了一遍,他一下子看到了这个窗户上面还有一个小通气窗,他笑了,轻轻一纵身,双手抓住上面的窗户,一只手拨开气窗,一只手支撑身体,无声地滚了进去。

他进去之后,把脸贴在墙上仔细地看着窗口旁边的墙壁,过了一小会,他的眼睛已经能够适应黑暗了,觉得墙上好象没有什么,这才打开窗户,让沃克进来。

沃克轻轻一跃,进了厂房,只是他落地的时候发出了轻轻的“砰”的一声。就是这微弱的一声,已经惊动了那边的海豹队员,他在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后边连连朝龙泽飞他们射击,虽然只是凭着感觉,可是这几枪真的距离沃克的头顶只有一尺多高,再低一点就打中他了。

不过,事情总是两面的,那个海豹队员要打龙泽飞他们,也就让人家看见了他,龙泽飞立刻取下一颗手榴弹,朝那个海豹队员隐藏的地方扔过去。

那个海豹队员打完这几枪之后,马上撤退,手榴弹扔到原来那个地方的时候,他已经跑出去很远了。火光之中,一个人影飞快地向厂房的另一头移动,龙泽飞、沃克,另外那个教官,全都看见了,三个人分成三个方向,顺着厂房就包抄上去了。

这下龙泽飞找到了好办法,他们跑出一段距离,看不见那个海豹队员的位置了,他就又摘下一颗手榴弹,朝可疑的地方扔出去,“轰隆”一声响,火光一闪,半个厂房都被照亮了,虽然没有看到那个海豹队员在那儿藏着,可是那儿可以快速通过,是立刻就知道了。

龙泽飞打死了两个海豹队员,他身上的弹药多得是,这下尽情挥霍起来,几百米长的厂房,他们没费多大的劲就已经搜得差不多了。

那个海豹队员暗暗叫苦,虽然一颗手榴弹也没有炸到他,但是他也看见龙泽飞他们三个正在迅速朝他扑过来。偏偏他就是不能赶紧逃跑,因为只要他一跳出来,人家就看见他了,子弹也就招呼上来了。

龙泽飞他们已经快要到厂房尽头了,那边的高大的大门已经可以看见了,可是,他们三个都没有看见那个海豹队员在那儿。这可让龙泽飞和沃克他们三个都觉得有点奇怪。

还是沃克熟悉环境,他朝四周一看,一推龙泽飞:“到那边看看。”

龙泽飞悄悄来到那边一看,那边好象是一个小小的房间,有一个单独的门,里边有一个很大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

龙泽飞突然踢开门,因为知道里边地方小,如果里边有人,要是在门上放诡雷,肯定把放雷的人自己也炸了,所以龙泽飞这次气势汹汹地开始踢门了。

他手举双枪,朝房间里边的几个可疑地方连开几枪,子弹打在那些东西上发出“啪啪”的响声,把那些东西都击穿了,后面不可能藏着人。

龙泽飞扔掉打空的弹夹,换上一个满满的新弹夹,推上一颗子弹,轻步前移,面前没有多少地方了,有一个粗大的管子似的东西斜着通向窗外,一直延伸到地面去了,好象是一个传送带之类的玩意。就在龙泽飞抬头琢磨这个管子的时候,从管子后面突然伸出一只手,一枪朝龙泽飞的脑门打来。

龙泽飞急忙朝旁边一跳,同时举手一枪。怪了,这一枪居然没响!

龙泽飞心里一阵紧张,奇怪了,刚刚才换的新弹夹,也不是多长时间的事,不可能记错啊,我清清楚楚地看见黄澄澄的弹头啊!

他急忙再拉一下枪,这次他听明白了,他根本没有听到子弹上膛的声音!

在后面观察的沃克听到枪声,马上冲过来,一到门口,他就急了,龙泽飞正在那儿手忙脚乱地拉枪呢!

沃克心里大骂,这个白痴,怎么能在人家的枪口前面摆弄枪呢!

可是这时什么都晚了,管子后面那个人已经一跃而下,举枪射击!

沃克同时举枪,可惜,龙泽飞在中间挡着,根本不能打中那个海豹队员。就在沃克着急的时候,他竟然看见龙泽飞凭空消失了,几乎与此同时,枪声震耳欲聋,沃克只觉得肩膀被人用拳头狠狠打了一拳,一个趔趄,差点坐到地上。他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肩膀,肩膀上已经出现了一个弹孔。

这时龙泽飞身子底下有弹簧似的“腾“地跳起来,一下子扑到了那个海豹队员的面前。

沃克真是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心想,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明明是坐到地上了,怎么可能又跳起来了呢?

他不知道,龙泽飞用的是中国武术里边的仆步,一条腿斜伸出去,另外一条腿支撑身体,根本不是坐到地上了,所以双腿一用力,立刻就又跳起来了。如果真的是一屁股坐到地上了,无论如何也不能动了。

那个海豹队员一看一击不中,对准龙泽飞的胸口又是一枪,“砰”的一声,他的枪发出了低沉的一声,原来子弹已经打光了。

龙泽飞和那个海豹队员同时扔掉手里的枪,又同时向对方出手。

只是,龙泽飞伸出的是拳头,而海豹队员刺过来的是锋利的战术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