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之抗日军魂 第二部九一八事变 第七章策划

xinyuan2858 收藏 0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6.html[/size][/URL] 策划“九·一八”事变的,是日本关东军中两个不带“长”字的参谋人员,一个大佐参谋板垣征四郎,另一个是中佐参谋石原莞尔。 1904年日俄战争后,日本人从俄国人手中争得了中国辽东半岛的租借和长春至大连的南满铁路经营权。日军以“保护”南满铁路和日本侨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6.html


策划“九·一八”事变的,是日本关东军中两个不带“长”字的参谋人员,一个大佐参谋板垣征四郎,另一个是中佐参谋石原莞尔。


1904年日俄战争后,日本人从俄国人手中争得了中国辽东半岛的租借和长春至大连的南满铁路经营权。日军以“保护”南满铁路和日本侨民为由,在中国东北地区驻扎了两个师团的常备队伍,称之为“关东军”,到1931年“九·一八”事变时,关东军兵力已达10万余人,司令官为日本陆军大将本庄繁。1926年板垣征四郎从日本陆军大学毕业后,先任日军参谋本部中国课课员,3年后任关东军参谋和驻华使馆助理武官。由于他怀有侵略野心,长期对中国军事政治进行观察分析,在日本军界素有中国通之称。石原莞尔也毕业于日本陆军大学,比板垣征四郎低两级,但却早到关东军半年,1928年10月起就到关东军任作战参谋。板垣和石原在关东军共事不久就成为臭味相投的好友,先后共同进行了多次所谓的“参谋旅行”,对东北三省的军事地理进行了全面考察,并形成了一个所谓的“国家前途转折的根本国策”的报告,主张武力侵占东北。他们的报告受到日本裕仁天皇的重视,于是,他们就多次密谋,打算在中国东北挑起事端,为日本侵略中国,霸占东北寻找借口。正当板垣征四郎和石原莞尔在策划罪恶阴谋之时,东北发生了所谓的“中村事件”。


1931年5月24日,一个名叫中村震四郎的日军间谍深入到东北军屯恳部队刺探军事情报,被该部队第三团团长关玉衡擒获后秘密处决。处决中村间谍的关玉衡团长曾是东北军老帅张作霖的卫士,为人豪侠仗义又性烈如火。张作霖被日本人谋杀后,他曾哭了一天一夜,发誓要为老帅报仇。中村震四郎被捉后,这家伙不仅拒不交待罪行,还要夺枪逃命,关玉衡一怒之下,三拳两脚就将他打翻在地,然后秘密处决。因为事机不秘,此事被板垣征四郎和石原莞尔知晓了,于是这两个恶棍就对此大做文章,一方面他们上报日本军部和关东军司令部,要求为中村震四郎报仇;另一方面又通过日本报纸大造舆论,说中国人十分残暴,杀死了日本侨民。


对中村事件的处理,日本上层有不同看法,一种是主张用外交途径解决,另一种观点是要大打出手,发动战争。基于日本上层意见不统一,板垣征四郎和石原莞尔等人要求借此发动战争,一举占领东北的报告上报后日本军部未见下文,于是,他们就决心自己动手,具体方案是,由日本人自己炸断南满铁路,然后把罪名加在中国军队头上,以此为由,在东北制造事端。


柳条湖(日方称柳条沟),位于沈阳西北郊外。“九·一八”之夜,驻扎在虎石台的日本关东军独立守备步兵第二大队第3中队以演习为名,在满脸横肉的川岛中队长的率领下,全副武装地出动了。他们蹑手蹑脚,沿南满铁路做贼似地向柳条湖附近摸来。当走到一块密不透风的高梁地时,川岛命令部下散开潜伏起来,并架好电话,设立了临时指挥所。


与此同时,另外7名日军士兵由中队副官河本末守中尉带领,装作巡察铁轨接口处,实则侍机破坏。这里离中国东北军的沈阳北大营约800米,河本看看四下无人,用力一挥手,几个日本兵蹲了下来,有的挖坑,有的放哨,很快便把早已准备好的一个小方型炸药包安放在枕木下。


10时20分,河本“唰”地一声划着一根火柴,点燃了导火索。“哧……”,火星四溅,河本等人立刻跑下路基躲藏起来。“轰!”一声爆炸,虽然不太剧烈,可在暗夜中也是惊天动地的。火光和硝烟很快被夜幕吞没了,但它的余波却震惊了整个东北,乃至整个世界。


“中国兵炸我们的铁路了,打呀!”河本末守一边狂叫着向北大营方向开枪射击,一边命令一等兵吉野跑去向川岛中队长报告。


其时,川岛已经听到爆炸声,正组织部队准备出击。听到气喘吁吁的吉野跑来说:“北大营的中国兵炸毁铁路。”川岛中队长还装出大吃一惊的样子:“是吗?我们立刻支援。”马上抽出军刀向前一指:“呀叽叽——”带领潜伏部队向北大营疯狂冲击。


川岛同时通过电话报告了蹲在沈阳城特务机关策划和指挥这次行动的关东军高级参谋板垣征四郎和独立守备步兵第2大队长岛本中佐。他们得知计划已经实施,欣喜若狂。立即命令事先已准备好的日本侵略军发动进攻。


当晚11时18分,板垣征四郎以奉天特务机关长土肥原贤二的名义给驻扎在旅顺的关东军参谋长三宅光治发来急电,内容谎称:“18日晚10时30分左右,暴戾的中国军队于奉天北面的北大营西侧,破坏南满铁路,袭击我守备队,双方发生冲突。据报告,奉天独立守备步兵第2大队正向现场出动。”过了一个多小时,发出第二封急电,又捏造说:“北大营的中国军队炸毁南满铁路,其兵力有三四个连,现已逃回兵营。我虎石台中队于11时许追人北大营.


参与板垣征四郎密谋策划,并早已等候在司令部的石原莞尔、片仓衷、武田寿等参谋、幕僚顿时拍手称快,马上向本庄繁司令官要求按预定计划攻占全东北。司令官本庄繁沉吟了5分钟之后说:“由本职负责,干吧!”


一句话犹如打开了闸门,狂涛恶浪汹涌而出。


日军驻扎在沈阳的部队只有独立守备队第二大队(相当于营)和第二师团的第29联队(相当于团),兵力仅有几千人,柳条湖事件后,日本人连夜增兵,日军主力第二师团在师团长多门二郎的率领下,赶到沈阳,并以强大的火力猛攻沈阳、营口、凤凰城、海城、本溪等地。驻守长春的第3旅团也紧急动员,所有的日本警察,在乡军人和“青年联盟”成员都发枪待命,住在朝鲜的一部分日军也奉命增援,这样,日本关东军几乎倾巢出动,向长春以南铁路沿线各重要城镇的中国军队发动了突然攻击。


因为策划“九·一八”事变有功,板垣征四郎和石原莞尔两位恶魔在日本军界迅速崛起。1932年8月,板垣征四郎破格晋升陆军少将,出任关东军副参谋长。1936年晋升中将,任陆军第五师团师团长,此后又任中国派遣军总参谋长,第7方面军司令官等,并晋升大将。石原莞尔比他要差一些,但也挂上了将军肩章,成为日本中枢的参谋本部作战部长。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