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之城 魔窟风云 第一百七十五章 婚礼(上)

听风吹雨夜无眠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size][/URL] 1946年的新年到来了,死气沉沉的雅利安城里终于有了一点喜庆的气氛,女人们带着孩子走上街头,在一排排黑色建筑物之间穿梭嬉戏,男人们放下武器,纷纷在家中举起酒杯,享受暂时的欢乐。不过,这一切只是对那些占据着统治地位的日耳曼人而言,至于那些集中营里的囚犯们,他们的苦难还远远不到结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1946年的新年到来了,死气沉沉的雅利安城里终于有了一点喜庆的气氛,女人们带着孩子走上街头,在一排排黑色建筑物之间穿梭嬉戏,男人们放下武器,纷纷在家中举起酒杯,享受暂时的欢乐。不过,这一切只是对那些占据着统治地位的日耳曼人而言,至于那些集中营里的囚犯们,他们的苦难还远远不到结束的时刻。

艾德斯瓦尔宫,这座被誉为地下世界心脏的恢宏建筑里迎来了一场盛大的婚礼,帝国最高统帅的副官弗莱舍尔上尉将于这一天迎娶雅利安城内最美丽的女人,这无疑吸引了很多人的眼球,上至达官显贵,下至普通一兵无不希望一览为快。

但不是每个人都能这么幸运,出于对安全的考虑,或者说是尊贵的象征,这场婚礼的观众被限制在五百人,有幸被选上的都是雅利安城内的头面人物。婚礼的现场位于艾德斯瓦尔宫富丽辉煌的大厅内,唱诗班和管弦乐队早已准备就绪,厨房里的伙夫们不停的忙碌着,他们要制作婚礼宴席所需要的菜肴,虽然雅利安城依旧没有摆脱粮食危机,但是施特莱纳却并不想委屈自己的副官,他要以一场盛大的婚礼作为他和弗莱舍尔的告别纪念。

按照霍夫曼原本的意思,在弗莱舍尔举行婚礼后,就会派他到条件最艰苦的地方去服役,但是施特莱纳权衡再三,始终下不了这个狠心,最后经过与霍夫曼反复商议,最后决定把他安排雅利安城内的一座军需仓库做主管,并且晋升他为少校,这也算是对弗莱舍尔十几年来用心服侍施特莱纳的回报。

此刻的弗莱舍尔依然被蒙在鼓里,他站在大厅里的圣母像旁,穿着一身笔挺的军礼服,上面挂着耀眼的勋章,罗森巴赫被霍夫曼指定为他的伴郎,极不情愿的守在他身侧,等候着新娘的出现。

大厅的门开了,施特莱纳在霍夫曼的陪同下,笑容满面的走到弗莱舍尔面前,开心的说:“汉斯,你今天看起来可真精神。”

“谢谢您的关心,”弗莱舍尔以其惯有的恭维语气道:“您能够亲临我的婚礼现场,这是我和玛格达的荣幸,我将以此为动力,永远追随您左右。”

“等一会儿婚礼结束后,我们就一起多喝几杯。”施特莱纳说罢就开始左顾右盼,“咦?新娘怎么还不出现?”

他的话音刚落,管弦乐队就奏起了婚礼进行曲,唱诗班的孩子们发出了天使般的吟唱,玛格达穿着一身洁白典雅的婚纱,在一位同样身着白纱,可是却奇丑无比的伴娘陪同下,缓缓走进大厅。虽然她已经是雅利安城内公认的头号美女,但是在这个人生的重要时刻,她还是选择了一位丑陋的伴娘,并以此来突出自己的美丽。

大厅两旁此刻挤满了人,浑身上下珠光宝气的贵妇人们羡慕的看着玛格达,她们并非是在嫉妒她的美丽,而是惊叹于她身上穿的那件婚纱。这件婚纱的制作手艺巧夺天工,每一处都缝制的恰到好处,把玛格达完美的身材衬托的凹凸有致,好似一位尊贵的公主。

“哦!我的天,我一定要找到给她做婚纱的裁缝,他肯定可以为我裁制出漂亮的衣服。”一位将军夫人羡慕的说

“您去的时候,可别忘了叫上我,我衣柜里的那些衣服早就过时了,正好也换上几套。”一位部长夫人立刻随声附和道。

这两位贵妇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交谈着,她们却没有注意到,在她们身后的人群里,有一道眼神正注视着她们。

“这是个好机会,我一定要借此把爱伯斯塔克父子留在自己身边。”齐楚雄在心里拿定主意后,就开始思索下一步的计划。

说话间,玛格达已经走到了弗莱舍尔面前,一位牧师早就等的不耐烦了,他毫不犹豫的为两人启动了仪式,在一番司空见惯的互相宣誓后,弗莱舍尔单膝下跪,从军装口袋里掏出一枚硕大的钻戒,在头顶一盏水晶吊灯的照耀下,钻戒上的蓝色宝石散发出耀眼夺目的光芒,这一幕顿时引起了现场的一片惊呼!

“你们看!这枚钻戒少说也要值五十万马克!”

“您说的太少了,依我看,那枚蓝宝石卖上一百万马克都不算多。”

站在大厅里的人们都不是等闲之辈,他们这辈子见过的金银财宝多的数不胜数,可是弗莱舍尔送给玛格达的这枚钻戒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弗莱舍尔丝毫不顾及众人惊讶的目光,他满面堆笑,把钻戒戴到玛格达手上。

“亲爱的,这枚钻戒是我母亲留下的遗物,她嘱咐我要把这枚钻戒戴到我未来的妻子手上,按照我们家族的传说,谁带上这枚钻戒,谁就会一生幸福。”弗莱舍尔说这番话的时候,表情极为诚恳,眼角甚至还闪烁着点点泪光。

玛格达望着手指上的钻戒,脸上露出陶醉的表情,她是个贪婪且又虚荣的女人,从不放过任何可以炫耀的机会。

“亲爱的,能够成为你的妻子是我的幸福,希望你的母亲可以在天堂里为我们的结合而感到高兴。”她轻轻扶起弗莱舍尔,有意无意的晃动着手指,好让更多的人看到这枚硕大的钻戒。而当弗莱舍尔站起身时,两人随即紧紧拥抱在一起,热烈的长吻着,四周顿时响起一片掌声。

弗莱舍尔心里此刻洋洋得意,这枚钻戒压根就不是他母亲的遗物,而是他从集中营里掠夺而来,他之所以要编造这个谎言,就是为了讨玛格达的欢心,尽管他不会想到,编造谎言的人总有一天要遭到惩罚。

“汉斯,玛格达,你们现在结为了夫妻,我希望你们一生恩爱,白头到老,永远都生活在幸福中。”施特莱纳走到两人面前,发出了真诚的祝福,弗莱舍尔和玛格达迅速在他面前高举起右臂,用一句“嗨!希特勒!”作为他们的回答。

婚礼仪式结束后,玛格达换上一袭白色的礼服,与弗莱舍尔一道走进宴会厅,夫妻二人端着高脚杯,穿梭在一张张摆放着美味佳肴的餐桌旁,与上前庆祝的人们频频举杯。

霍夫曼此刻端着一杯白兰地,用他那锐利的眼神四处张望着,可是他却始终看不到那个心头大患的身影。

“奇怪?我刚才明明看到他和一群妇人站在一起,可是转眼的功夫就找不到人了?他到底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们的主角的确已经离开了这场盛大的婚礼,他去了艾德斯瓦尔宫门前的花园,那里还有一场婚礼在等待着他,那是一场非常简朴的婚礼,没有牧师,没有唱诗班和管弦乐队,甚至就连客人也只有他一个人。

“弗兰茨!”刚一看到花丛中那个熟悉的身影,齐楚雄就高兴的跳了起来,而路德维希也带着同样的激动跑过来和他拥抱在一起。

“你可算是来了,我还以为你今天不会出现了呢!”路德维希的语气里多少带着一点瞋怪。

“对不起,弗莱舍尔的婚礼刚刚结束,我好不容易才混了出来。”齐楚雄带着歉意说。

“用不着道歉,我刚才是在和你开玩笑,”路德维希笑着转过身,把一位面带羞涩的姑娘拉到齐楚雄面前,“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的未婚妻汉娜。”

“哦,这我可要好好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可以征服你。”齐楚雄一边开怀大笑,一边仔细端详着路德维希的未婚妻,这是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人,她有着一张鹅蛋似的脸庞,弯弯的眉毛下面是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小而俏的嘴唇边上挂着一丝羞涩的微笑,一头波浪似的金发被整齐的扎在脑后,虽然她没有玛格达那样艳丽的外表,但是齐楚雄却能从她身上感到一种纯真和质朴。

“呵,弗兰茨,你小子眼光倒是挺毒的,赶快从实招来吧,你是用了什么办法把这么漂亮的姑娘骗到手的?”齐楚雄的语气里多少带着一点嫉妒。

“我才不像你那么狡猾呢!”路德维希此刻不知为什么,居然想起了当初被齐楚雄骗着磕头的事情,他气呼呼的说:“我是用一颗真诚的心打动了汉娜,不信你问她。”

“算了吧,不用问我也知道你是个好人。”齐楚雄笑眯眯的说。

“这还差不多。”路德维希顺势照他胸前锤了一拳,两人顿时发出会心的大笑。

当笑声平息之后,齐楚雄很有礼貌的对汉娜伸出手说:“您好,路德维希太太,我很高兴可以成为你们婚礼的唯一客人,这是我的荣幸。”

“您可别这么说,”汉娜急忙握住齐楚雄的手,“弗兰茨一直对我说,您不仅是他最好的朋友,也是他的良师,今天您能够为我们的婚礼做证人,应该是我们的荣幸才对。”

齐楚雄用微笑回答了汉娜,他知道,路德维希的选择没有错,这的确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好姑娘。

“我们开始吧。”路德维希脸上充满了神圣的光芒,他紧紧握住自己未婚妻的手,深情的说:“汉娜,我没有钱给你买钻戒,也不能让你住上豪华的住宅,但是我可以把自己全部的身心奉献给你,一生一世的爱着你,呵护你,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弗兰茨,”汉娜眼中闪烁着幸福的泪光,“能够成为你的妻子是上帝的安排,我将永远记住今天这个幸福的时刻,因为你,我注定将成为一个幸福的女人。”

齐楚雄被眼前的一幕深深感染,他走到两人中间,牢牢抓住两个人的手,用自己最大的声音道:“在全能的上帝面前,我宣布你们结为夫妻,希望你们能够全心全意的爱着对方,无论生老病死,无论富贵贫贱,一生一世,永不背弃!”

路德维希和汉娜笑了,他们的笑容是那样的甜蜜,那样的纯洁……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