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09年2月,广东省乐昌市北乡镇发生一起命案,无业游民陈智柱充当打手前往该镇鹅湾村寻衅斗殴,反被打伤,经抢救无效死亡。韶关市中级人民法院最近审理了此案,按受诉法院所在地标准计算经济损失,判其家属获赔51万元人民币。致其死亡的被告人李茂星被判无期徒刑。


主要事实:

北乡镇鹅湾村青年李小杰在乐昌市区赌博时,欠下庄家符 * 斌3万元赌债。今年2月16日下午,符 * 斌、潘 *、江 * 3人到鹅湾村李小杰家收赌债,李小杰不在家,符 * 斌与李小杰的母亲争吵起来。李小杰的叔叔李茂星到来了解了争吵的原委后说,谁欠的债谁还,和其他人无关,并叫他们不要在这里闹事。符 * 斌等人恼羞成怒,抓起椅子砸向李茂星,李茂星也进行了反击。符 * 斌怕势单力薄会吃亏,就撤出了鹅湾村。但他们并不就此罢休,打电话叫来20多名社会青年,于19时许再次开到鹅湾村找李茂星(本案的被告)进行报复。他们找到了在邻居家打牌的李茂星,一哄而上对李茂星进行暴打,其中被叫来的充当打手、人称“大少”的陈智柱拿椅子砸李茂星,李被打得头部流血。一时间,其他村民也加入了打斗,极度愤怒的李茂星则伺机拿来菜刀,砍向砸伤自己的陈智柱。陈智柱身受重伤,被送往医院抢救,于第二天抢救无效死亡。

韶关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审理了这一命案,并于日前作出了一审判决。判决书说:经审理查明,2009年2月16日19时许,被害人陈智柱等人到乐昌市北乡镇茅坪村委会鹅湾组找李小杰追讨赌债,因李小杰不在家中,便到隔壁寻找。期间,被害人陈智柱等人与正在隔壁李茂旦家打牌的被告人李茂星发生矛盾,陈智柱等人用凳子等物殴打了被告人李茂星,李茂星等人大声呼喊,被害人陈智柱等人见周围的村民越聚越多,便退出房屋。此时,被告人李茂星从厨房拿了菜刀追出来,见正准备上车逃跑的被害人陈智柱被闻声从家里跑出来的的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李茂清抓住,被告人李茂星便用菜刀砍伤被害人陈智柱头部、肩部及腿部,李茂清见被害人陈智柱倒地后,便制止被告人李茂星继续继续殴打被害人陈智柱。被害人陈智柱经医院抢救后于2009年2月17日不治身亡。


据此,韶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

一、 被告人李茂星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二、 被告人李茂星、附带民事诉讼人被告人李茂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侨、陈留米、陈乐铭的经济损失人民币514152.61元。其中,李茂星承担411322.09元;李茂清承担102830.52元。

判决书对经济损失的赔偿是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也就是韶关市区的相关标准来计算的:按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3033元、城镇居民人均纯收入17699.30元、城镇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14336.87元的标准,分别计算出赔偿丧葬费16378.20元、死亡赔偿金318587.40元、被抚养人陈侨、陈留米、陈乐铭生活费分别是17204.24元、38709.55元、116128.65元。加上医疗费7144.57元,合计赔偿514152.61元。


补充说明:

1、陈侨、陈留米分别是死者陈智柱的父母,农业户口,生育有6个子女,案发时据说是住在乐昌市区;陈乐铭是陈智柱和唐美秀的非婚生遗腹子,案发后3个多月才出生。

2、乐昌市是韶关市管的县级市,2008年,乐昌市普通公务员的月工资收入是1500元左右,大约是韶关市区普通公务员月工资收入的一半左右。


疑惑:

1 追债人曾两度开进鹅湾村(这一事实连原告方的证人符 * 斌等人的证词都说得很清楚),第一次进村的只有债主符 * 斌等3人,其中不包括陈智柱;第二次则有20多人,其中包括陈智柱。很显然,这帮人第一次进村是为追债而来,第二次则纯粹是为了报复本案的被告人李茂星而来的(因为他们已经知道欠债人李小杰不在家)。李茂星是被报复的对象,是被迫成为本纠纷的相关人员的,而陈智柱则是与本纠纷无关的人员,是作为打手被请来的,而陈智柱在进村之后确实是首先行凶的一个。这帮歹徒一次进村和两次进村,性质就发生了根本变化,认定为两次是有利于被告人李茂星的。

那么,为什么一审法院将这帮歹徒曾二度开进鹅湾村的重要事实故意忽略掉?

2 在计算经济损失的时候,为什么“按受诉法院所在地”而不是按原告人户籍所在地或居住地的标准来计算?要知道,在本案中,前者(韶关)比后者(乐昌)高出一倍左右。

3 陈智柱与唐美秀并没有婚姻关系,案发时陈乐铭只是一个非法的胎儿,而不是一个合法的公民。那么,陈乐铭在本案中是否有作为“附带民事原告人”的权利?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