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战友 第四章 第一场歼灭战 第一节 砸碎伪军

yuanhui19871208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4.html[/size][/URL]  新一连战士冒着大雪连夜在半山腰修筑了简易的阻击工事,到黎明时分,很多人累得倒在散兵坑里捂紧棉衣枕着大地呼呼就睡。   黎时6点,初晨的第一缕阳光穿透雾气,照在整个山林,朦胧巍峨的山野轮廓变得越来越清晰。昨夜下了入朝以来的第一场雪,整个山林银装素裹,伸向远处的道路铺着白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4.html



新一连战士冒着大雪连夜在半山腰修筑了简易的阻击工事,到黎明时分,很多人累得倒在散兵坑里捂紧棉衣枕着大地呼呼就睡。

黎时6点,初晨的第一缕阳光穿透雾气,照在整个山林,朦胧巍峨的山野轮廓变得越来越清晰。昨夜下了入朝以来的第一场雪,整个山林银装素裹,伸向远处的道路铺着白茫茫的雪,如一条吃饱了一动不动打着盹的长蛇。

丘大为是食为天,再累也不能让肚子饿着,其他战士都睡着了,他的嘴巴还不停地动着,一边用衣袖擦着架在土坎上的ZB—26捷克式轻机枪枪托上结着的冰晶,一边往嘴里塞着朝鲜人民送的打糕。

他看了看周围熟睡的兵,又看着山脚下白茫茫的雪铺就的路,映入眼球的是一队排成两列50米长的队伍出现在800米远处,在白茫茫的冰雪世界里显得格外夺目,扛着枪大摇大摆地朝自己的阵地走来,一看就知道不是友军。钢盔在晨曦的照耀下反射出一片片闪光,顶着钢盔的脑袋就像陀螺似的,转来转去,观察着道路两边的情况。这是韩军的一个先遣搜索连,在搜索溃逃的北朝鲜军,身着灰色军服在雪地上显得尤其夺目,他们全然不知道志愿军就在前面等着他们。

丘大为从钢盔判断出他们是敌军,但不知道是哪一国的军队,因为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都不戴钢盔的。他的心开始加速跳起来,哆嗦着冻僵的双手,迅速拉上枪机,瞄准远处的韩军,并推着身边打盹的万达明:“班副,醒过来,敌人上来了。”

万达明听到敌人上来了,一下子从地上滚起来,揉着眼睛问道:“哪里,敌人在哪里?”

丘大为指着前面的敌人:“班副,敌人在那里。”

万达明望着远处缓缓走来的韩军,战斗神经立刻绷紧了,推着何顺远:“班长,遭遇上敌人了。”

何顺远一打滚趴在土坎上,举着望远镜观察着道路远处行进的韩军,低沉喊道:“同志们,都醒过来了,敌人来了,看样子是李承晚的兵。”

听到敌人来了,一班的战士们立刻滚起来,困意全无,端起枪瞄准道路方向。何顺远命令李卉:“小李,快去告诉连长,敌人上来了。小冬,告诉其他班做好战斗准备

“是!”小李弯着腰跑向连部,孟冬抱着枪沿着壕沟逐个把战士推醒了:“同志,醒来,敌人上来了。”

当小李跑到连部的时候,屠彪正驻着钢刀打着盹,钟文生则捂紧棉衣躺在一边。

小李气呼呼地喊道:“连长,指导员,敌人上来了。”

听到敌人上来了,钟文生呼地站起来:“来了多少敌人,离咱们阵地还有多远?”

小李:“估计是一个连的兵力,离咱们阵地只有500米了,还在向咱们阵地靠近,不过行进速度缓慢。”

屠彪驻着钢刀站起来:“来的是那个国家的兵?”“李承晚的,看清楚了,顶着美军钢盔,估计手里拿的也是美国的武器。”

屠彪听到装备的是美军武器,来劲了:“装备美军的武器,那更好,美军的武器好用啊,那些武器归老子了,咱们打他个措手不及,给咱们100团打场开门红。走!”

屠彪迈着大步直奔阵地前沿,钟文生紧跟在后面:“老屠,来的是伪军,但也不可以轻敌,我认为应该把几个班布置在道路两侧,与我们的主阵地形成掎角之势,打开袋子让敌人进来。”

屠彪点着头:“好,老钟,就听你的。”

屠彪沿着壕沟走到阵地前沿,在何勇身边蹲下了:“小何,伪军的火力有多强?”

何勇放下望远镜:“连长,伪军大约有120多号人,一挺重机枪,三门迫击炮,轻机枪估计有八九挺。”

屠彪举着望远镜玩过去,观察着缓缓行进的韩军:“好,美式装备,是老子的了,把酒肉送到嘴边了,那有不吃的道理。”

钟文生有些担心:“老屠,敌人火力不弱,要不要发信号弹向团长请求支援。”何勇也说出了自己的担忧:“连长,指导员说得对,我怕这肉太大块了,吃进嘴里噎着了。”

屠彪紧紧地盯着韩军,眼里射出狼一样饥饿的光:“噎得着吗?战士们可是七八天没有开荤了。这么大块的肉吃进嘴里,就是噎着了也高兴了。要是发射信号弹向团长求援,那不惊动敌人了,老子要打他个措手不及,独吞了这块肉,要是分了还吃不饱呢。”

何勇笑着道:“看来连长可真是饿坏了,就是再来一个连恐怕也填不饱连长的肚子。”

“少吹牛皮。一排长,二排长听令。”

一排长何勇和二排长郑士林挺直身子站在屠彪面前:“连长,请分配战斗任务。”

屠彪看着钟文生,让钟文生分配战斗任务。钟文生下令:“小何,带着二班、三班,运动到道路右边;小林,你带四班、五班运动到道路左边,动作要快,隐蔽行进,听我命令开火。”

“明白!”两人带着四个班迅速向道路两侧运动,隐蔽在枯黄的枯草中行进。

丘大为把着捷克式ZB-26轻机枪,问万达明:“班副,你把机枪吧。”万达明道:“你把机枪,我给你上子弹,瞄准了伪军打,多打打短点放(点射)。”丘大为点点头。

屠彪点燃了一根烟,叼在嘴里猛吸了几口,这是他的习惯,每次打仗前都要吸一根烟提高兴奋度。伪军越走越近了,他沉稳地说:“等敌人靠近了,听我命令再开火。”

战士们的瞪大眼睛紧张地注视着慢慢靠近的敌人,紧扣扳机的手掌汗津津的。

伪军还是若无其事向前走,他们不知道死神已经悄悄降临在他们头上,离新一连阵地只有50米了。屠彪吼道:“开火。”话音未落,他手上的盒子炮冒出一股火光,子弹准确打在伪军前头军官的胸膛上,一朵血花绽开了。

阵地上的轻机枪,步枪,冲锋枪一齐开火,密集的子弹如暴风骤雨般扫到了一片伪军。三门迫击炮一齐开火,炮弹咚咚出膛,在伪军队伍中炸开了花。见前面的伪军倒下了,后面的韩军急忙寻找隐蔽物,或是趴在地上,或是滚到路边的枯草丛或沟壑里,向新一连反击。但新一连是三面攻击韩军,火力又比韩军猛烈(第一批入朝志愿军的装备不比韩军差)几个想顺着原路逃跑的伪军被机枪打成了梭子。

当第一发迫击炮弹炸响时,就把刚睡下的团长和政委给惊醒了,接着耳朵里充斥着密集的枪声。团长和政委连棉衣都顾不上穿,就跑出野战帐篷,看着南端远处飞舞的曳光弹和腾起的火球,判断出是新一连驻地打响了。他问身边警卫员:“小邓,你知道那边新一连跟那个国家的军队交火了。”

警卫员小邓道:“团长,我也不知道新一连跟哪国的军队拼火,就看见新一连驻地火光冲天。”

政委焦灼地说:“老黄,别管新一连跟那个国家的兵打响了,赶紧派出支援部队支援新一连,战机可是稍纵即逝,咱们不明敌人的虚实,不能判定战况。那可是一个连的同志,迟一步可能造成造成无法估量的损失。”

团长扭头钻进帐篷,给离新一连驻地最近的三营打电话,命令三营立刻派出最有战斗力而且离新一连只有8里远的九连前去支援。三营长接到团长的命令后,命令通讯员跑步到九连传达命令。

九连连长也是在睡梦中被枪炮声惊醒了,刚爬起来,就接到通讯员传达的营长的命令:火速增援战斗的新一连。

曾强立刻命令司号员吹集结号集结整连的战士,短短五分钟,在睡梦中的战士就全副武装列队集结好了,在曾强带领下,甩开大步踏在湿滑的雪路上,奔向激烈火拼的新一连驻地。

这一边,战斗打得正酣。孟冬瞄趴在地上射击的伪军机枪手,扣动扳机,毛瑟尖弹打爆了机枪手的脑袋,副射手见射手倒下了,立刻补上去,但刚打出一梭子,就成了孟冬的枪下之鬼。

屠彪赞许地看着孟冬:“冬子,把左边的那挺机枪也干了。”孟冬点着头,转动枪口,做短暂的瞄准,子弹就射出膛,伪军机枪手渺小的命顷刻间被毛瑟尖弹夺走,大片阎王爷那里报道去了。

屠彪见正面的机枪火力压制解除了,吼道:“同志们,冲上去!速战速决,机枪火力掩护。”抽出钢刀率先跳出壕沟,冲向伪军,在冲锋的路上撂倒一个准备逃跑的的伪军。

新一连的战士如猛虎下山,从三面冲向道路。曾学海一边冲锋,手中的冲锋枪一边开火。其他战士手中的手榴弹也不闲着,使劲地往伪军的藏身之处招呼。

钟文生也赶上来,紧跟在屠彪后面。屠彪大声喊道:“老钟,退回去!你不会玩刀。”钟文生一边跑一边说:“谁说我不会玩刀,当年可是刺杀过几个小鬼子。”

“你刚做手术,身体虚弱,没力气拼刺刀,快回去!”

“我一个指导员窝在后面,不是被战士们笑话吗?你别管了,看好前面的敌人。”

丘大为喊叫着壮着胆子,抱着机枪一边冲锋一边射击,跑在他前面的湖北兵鲁振明比一梭子机枪弹打成了蜂窝。

他掣住了脚步,惊恐地看着鲁振明背部爆出一个个茶杯大小的汩汩冒血的弹孔。想不到与自己朝夕相处三个月的战友就这样走了。正在他犹豫间,前面又有一个战友被机枪打成了马蜂窝。

恐惧从脚底传遍全身,他抱着机枪往回跑,刚扭头就撞到在屠彪的怀里。屠彪攥住丘大为,瞪着眼睛吼道:“你想当逃兵,给老子冲!”说完一巴掌重重地打在丘大为脸上,拉着他向前冲。

曹仲春扛着火箭筒,冲上去,看见伪军的一门迫击炮向冲上去的战友开火,急忙找到合适的射击位置,把背上的火箭弹解下来,对孟夏大喊:“孟子,给俺装火箭弹。”

孟夏开枪解决一个韩军,把枪挎在肩上,跑过来迅速给曹仲春上火箭弹。“哐”火光一闪,火箭弹拖着长长的火焰奔向韩军的迫击炮。轰!韩军连人带炮被炸翻了。

曹仲春又瞄准韩军的一挺机枪,扣动扳机,把机枪连人炸翻了。一口气就把四发火箭弹打出去,炸翻了敌人的两挺机枪和一门迫击炮。还有最后一发时,孟夏把火箭筒抢过来:“蛮子,你打了四发了,让我也打一发,给我装火箭弹。”

曹仲春先是愕然,但知道战场上争执会延误战机,也来不及与孟夏争辩,迅速把最后一枚火箭弹塞进火箭筒里。哐!最后一发火箭弹出膛了,炸翻了几个逃跑的韩军。

两个韩军端着枪冲上来,曹仲春抡起二十斤重的火箭筒砸向冲上来的一个韩军,二十斤重的火箭筒加上曹仲春蛮牛般的力道,韩军那里抵挡得住,藏在钢盔下的脑瓜壳也被砸得脑浆迸裂。

另一个韩军和孟夏拼起了刺刀,见同伴被打死了,斗志全无,被孟夏一刀刺中大腿。曹仲春赶上来,火箭筒劈头盖脸砸下去,把韩军的脖子砸断了。

孟夏不满地喊道:“蛮子,这伪军是我的,你咋打死了。”曹仲春爽快地说:“好,记功算你的。”说完两个人又冲向韩军。

此时,两军都混在一起,拼起刺刀。钟文生站在战斗场地外围,甩着盒子炮,一枪解决一个。

屠彪把盒子炮插在腰间,挥着钢刀左劈右砍,撞上刀刃的韩军都成了刀下之鬼,几乎是找不到对手。

两个韩军也是精明,挑软柿子捏,端着刺刀哇哇叫着刺向孟冬。孟冬心里恐惧,连连后退,举枪射击,但子弹早就打光了。眼看刀尖就要刺到孟冬胸膛,突然听到一声野兽般怒吼,就要刺到孟冬胸膛的刺刀掉在地上,接着是韩军杀猪般的惨叫声。韩军连手臂带枪被屠彪劈成两段。

另一个韩军拔腿就跑,被钟文生举枪解决了。此时,韩军已经溃不成军,彻底失去了抵抗力,只顾着拔腿逃跑,只怨父母没生下他们四条腿,不能快速逃离死神般的志愿军。

新一连的火力急袭达成了火力上的优势,加上战士的猛打猛冲。这支由韩国平民临时拼凑成的连队战斗力和士气与新一连相比根本不是在同一个档次上,而且武器也占不到丝毫优势,步枪是美国淘汰的二战春田式步枪。也就是一只烟的功夫,就全军覆没。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