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战友 第三章 跨过鸭绿江 第二节 领装备和在祖国最后一顿晚餐(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4.html



东北边防军在东北训练了两个月,终于要开赴朝鲜战场。联合国军已经攻入朝鲜首都平壤,双方在平壤市内打起激烈的巷战。一路韩军正向中朝边境推进,金日成率领他的人民政府撤到江界,江界成为朝鲜的临时首都。

1950年10月18日,旭日初升,新兵蛋子吃过早餐后,一列列尺子般笔直排在训练场上,等候着教官训话。

何勇对新兵蛋子喊道:“同志们,今天发枪了,等一连的同志领了枪之后,就轮到我们去军械库领枪了。”

新兵蛋子个个摩拳擦掌,叽叽咕咕地私下交谈着:“终于有自己的一支枪了。”

“是啊,早就盼着有一支枪,每次训练时才把枪刚刚捂热就还给军械库的同志。”

“俺以前是做梦都梦见自己有一支枪,领了枪之后就可以天天抱着枪睡觉。”

“是啊,领了枪就是咱们的了,爱怎么摆弄就怎么摆弄。”

孟冬小声问何顺远:“班长,我们领什么枪啊!”

何顺远道:“军械库的同志发给你什么枪,你就领什么枪。”

“那我不可以领自己喜欢的枪吗?”“要是每个人都想领到自己相中的枪,那不是乱了套,那不好的枪都没有人领了。”

孟冬紧张了:“班长,那要是我领了一杆坏枪,怎么打。”何顺远道:“冬子,你就放心吧,军械库里的枪都是崭新崭新的,没有坏枪。”

孟夏给他吃一颗定心丸:“小冬,要是你领到一杆坏枪,哥跟你换。”

孟冬笑着道:“哥,你真好,我想领一杆毛瑟98K步枪,打得准,到时候你跟我换。”“嗯。”孟夏点着头。

曾学海看着领了枪迈着正步离开的一连:“顺子班长,一连的班长好像都领到了冲锋枪。”

丘大为也发现了:“是啊,一连的班长们都领到了冲锋枪,俺也想领一挺冲锋枪,冲锋枪火力猛,上弹快,一梭子打过去就能扫到一片敌人,省去了拉枪机的功夫。”

曹仲春冷笑着:“扛你的机枪去吧,这步枪跟冲锋枪,没有你的份子。”

副班长万达明笑着:“大为,等会你把机枪领过来,咱就省点功夫。”丘大为无奈地点着头:“副班长,那以后这机枪也得俺来打。”万达明笑着:“你学会了就给你打。”

丘大为:“班副,俺早就学会打机枪了。”

副班长万达明摆摆手:“差远了,还得继续学习。”丘大为哦了一声。

一连的兵领了枪之后,个个翻转着手中的枪,一脸喜气洋洋的,满脸堆笑,心里是乐开了花,原来笔直的队伍也站得松松散散,歪七扭八的。后面的兵踩了人家的后跟差点把人家绊到了还不知觉,前面的兵好像也不在乎被别人踩了脚跟,用衣袖不停地擦着枪。

新一连的兵在班长的带领下,排成一列列站在军械库门口,拉长脖子往军械库里面望。

军械库的同志先把冲锋枪递给带头的班长,新兵蛋子看着刚上枪油的冲锋枪,馋得都流口水了。班长何顺远领到一只美制的M3冲锋枪,脸上虽然不动声色,但心里早就乐开了花,把枪背带往肩膀上上一揽,持着枪走到队列后面。

孟冬一脸羡慕:“班长,好威武啊!”

何顺远孩子一样笑着:“等你领了枪,搂在怀里一样威武。”

军械库同志看着曹仲春身板结实,把一门美制的从国民党军队里缴获的美制M20式88.9mm火箭筒横在他面前。曹仲春看见火箭筒就在自己的鼻子底下,可高兴坏了,一把接过火箭筒,抱在怀里,脸上绽开比荷花还灿烂的笑容。他一边擦着火箭筒的灰尘,一边走向队伍后面。

孟夏看着他高兴坏了的样子,调侃道:“蛮子,别把火箭筒的口子对着胯下,要是走火了,那下身物件就没有了。”

曹仲春笑得开怀:“甭担心,没上火箭弹,走不了火,就是走火了,也不只炸俺的物件。”说着屁颠屁颠地走到队列后面。

孟夏领到了一杆仿毛瑟1924步枪(当时称七九式步枪),他虽然没有领到自己心中渴望的冲锋枪,但也是一脸高兴。

曾学海领到一只国民党仿制美国的汤姆森冲锋枪(也被称为黄油枪),也是乐坏了,不停地擦着枪身。副班长万达明也领到一只美制的M3冲锋枪。丘大为则扛起了7.92mmZB-26式轻机枪,一脸神气地说:“俺以后就把这机枪当冲锋枪使,火力照样比你们猛。”

孟冬如愿以偿,领到一杆八成新的毛瑟98K步枪,枪托和胡桃护木光洁平滑,基本上没有留下战争的痕迹,乌黑的枪管闪着光泽。孟冬也高兴坏了,把枪举起来:“看,德国造毛瑟98K步枪。”

副班长万达明笑着:“冬子,领了一杆枪就高兴成那样子,要是讨到娘们那不是乐坏了。”

孟冬羞涩地笑着:“副班长,你别拿我开涮,你拿了枪也不是跟讨到一个娘们一样高兴。”

众兵都哈哈笑起来。一班的其他兵大多是领到三八盖子和仿毛瑟1924七九式步枪(蒋家王朝被推翻后,不叫中正步枪,照步枪的口径7.92MM叫七九式步枪)。

众兵都领到步枪,又去领军服和其他战斗装备。一个上午,所有的战斗装备都已经发下来了。

105宿舍,新兵们兴致勃勃,正往身上套心新发下来的朝鲜军装。

丘大为把从家里带来的小日本钢盔从橱柜里翻出来,用毛巾擦着钢盔上面的灰尘:“伙计,在橱柜里呆了一个月,现在把你派上用场了。”说完把钢盔戴在圆溜溜的脑瓜壳上。

孟夏领到了一顶钢盔,把钢盔戴在孟冬的头上:“小冬,戴上这钢盔。”孟冬摸着钢盔,咧开嘴笑着:“哥,你不戴?这钢盔是挡子弹的。”

“你戴着吧,哥的头硬着呢,小时候哥的头撞在石头上就起了个泡,过几天就没事了,估摸着这子弹也打不穿。”

丘大为嘲讽着:“孟子,你以为你刀枪不入啊,这子弹连石头打得穿,别说你肉长的脑瓜壳了。”

孟夏瞪着他:“弄你的东西去,要你多嘴。”

丘大为悻悻地收拾着自己的行军装备。

见众人都差不多收拾好行军装备,何顺远喊话了:“同志们,明天就要跨过鸭绿江赴朝鲜作战,穿上这身军服,咱们就不叫新兵,咱们叫战士,咱们也不叫东北边防军了,改叫志愿军,支援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抗击美帝国主义。”

曾学海收拾好了行军装备,从橱柜里拿出一封信走到何顺远身边:“班长,把我的这封家信送出去吧。”

何顺远看着曾学海手中的信,拍着脑袋:“这几天太累了,都快要入朝了,忘记了给家人写信这回事,是你提醒了俺。”

他对兵们说:“同志们,你们赶紧把信写好了,俺下午就把信交给团部的邮递员。”

识字的赶紧找出纸笔,趴在橱柜上写起来,宿舍里就只有沙沙的写字声。曹仲春是大字都不识一个,把纸铺在橱柜上,拿着钢笔发呆。

丘大为也是一早就写好了家信,交给何顺远后,看见曹仲春在发呆,就小心翼翼问道:“蛮子,俺给你写封信吧。”

曹仲春抬起头,不相信地看着他。丘大为打消了他的怀疑:“同志之间要互相帮助,再说了俺们是一个宿舍的战友。”

曹仲春脸红了,觉得自己以前做的是有些过火。丘大为拿过纸笔,坐在床上一边听曹仲春念一边写。

吉林兵苏虎问道:“书生,那个到朝鲜打仗了,‘到’字咋写。”曾学海觉得好笑:“你把‘到’改为‘去’字就行了。”

苏虎如醍醐灌顶,拍了拍脑瓜子:“咋俺就没有想到呢?”

众人不时问着曾学海一些不会写的字,曾学海也不厌其烦地教大家写字。

众人写好信后,纷纷把信叫给班长,班长何顺远拿着一沓信走出宿舍,去找团邮递员。

忙活了一个下午,终于把所有的装备都整理好了,整装待发,准备跨过鸭绿江。

晚饭的时间到了,听老班长说今天饭菜特丰盛,开饭号没有响,很多兵老早就呆在食堂里了,不停地往煮饭的地方巴望着。闻着馋人的肉香味,有些兵不停地咽着口水,脖子伸得老长,一点都没有部队平时的规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