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血的领土 夜幕下的香港 香港告急5

帝国骑警队 收藏 15 4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1.html


嗵嗵嗵嗵........在92式步兵战斗车上的25毫米机关炮再次吼叫起来,六辆厢式货车即便撞上了简易的装甲板但仍然无法抵御解放军装甲车上25毫米机关炮的直射,25毫米高爆榴弹的破片已经杀伤了为数不少的菊之刃特种兵。一地的伤病和尸体已经证明这些菊之刃特种兵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小野君注意!正在使用G36步枪射击过程中的小野弥三郎突然被一个硕大的身躯扑到接着他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他费力的把身上的尸体挪开靠在厢式货车上,藤田的嘴角正在不断往外渗血肚子上一个硕大的窟窿里正在朝外淌肠子,看到这个场面小野差点没有吐出来,即便是他这样的特种兵也对这样的场面十分震惊。


一名雇佣兵肩扛82毫米无坐力火炮露出了它狰狞的炮口,炮口火光一闪,对面的解放军一辆92式步兵战斗车“轰隆”一声前脸被炸开了一个大洞,刚才还畅快淋漓的发射的25毫米机关炮瞬间哑火了。


但这名射手的下场也已经在他发射炮弹的那一刻决定了,一发致命的子弹穿过了他的头颅,无力的瘫倒在卡车一边;解放军的重机枪不断的扫射着围绕在卡车周围不断射击的雇佣兵。一百多名雇佣兵大部分已经中弹身亡,剩下来没有受伤和受伤仍然有反抗能力的雇佣兵正在收紧队形负隅顽抗,前后左右全部都是解放军的士兵在疯狂射击,虽然“曼陀罗”部队没有来,但越来越多的解放军增援部队坐着卡车来到这里已经把他们团团围住,今天想跑恐怕是没那么容易了。


小野君我们被出卖了;弟兄们的血都白流了;抱着即将死去的藤田的身体小野弥三郎能够感觉到藤田身体里的力量在流逝,换看四周一百多人的菊之刃部队如今只剩下不到三十人,解放军的装甲车已经把他们的厢式货车打的稀巴烂,那些简易装甲板甚至连12.7毫米机枪子弹都抵挡不了,而在改装的时候那些该死的内应却说这些东西可以抵挡20毫米口径机关炮的直射。


G36步枪不断的点射最终小野的步枪突然停止了射击,他望了望一地的弹夹和子弹,他绝望了,甚至他连翻本的机会都没有;天空中两架香港飞航服务队的两架Z-9直升机呼啸着飞过他们的头顶,从外挂架下投掷下来的数枚催泪瓦斯弹在雇佣兵周围爆炸,没有携带放毒面具的雇佣兵们被呛人的气体熏的不断咳嗽和流眼泪,具有强烈刺激性气味的气体刺激着他们的眼睛使他们的眼睛不能睁开,由呼吸道吸入的气体则呛的他们不断的咳嗽然后身体条件反射般的用手捂着鼻子,同时爬在地上不断的翻滚,他们已经失去了抵抗能力。


前进!一队带着防毒面具的解放军士兵手持95式自动步枪慢慢的靠近着,那些没有被打死的雇佣兵都在催泪瓦斯弹的影响下失去了战斗力统统被俘虏;四面八方涌上来的解放军却在这时遭到了暗算,一名已经奄奄一息的日本菊之刃特种兵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拉响了身上捆绑着的六枚手榴弹,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十几名解放军士兵哀号着倒在地上。干你娘!一名解放军士兵赤红着双眼对一名已经失去抵抗能力的菊之刃特种兵扣动了扳机,周围不少的解放军跟着也这样做了。


留活口,停止射击!解放军军官朝天放了一枪,都杀光了他回去也没有办法交差。


早已停在附近的两辆陆军急救车开过来赶忙把受伤的解放军士兵送上车,负责现场指挥的军官用电话通报了董建林中将,这里的菊之刃特种兵已经全部被消灭。小野弥三郎大腿中弹因为是血过多而昏迷过去所以被俘虏,一百多名菊之刃特种兵出了包括小野弥三郎在内的十六名伤员俘虏以外全部阵亡。


事情一切顺利,安德森和小野弥三郎的诱饵部队已经全部被解放军消灭,香港外公海上一艘排水量一千五百吨的货轮上一个个硕大的电子显示屏上显示着几支行动部队的具体行动时间以及位置,已经有两支部队的标记被清除了,这就是安德森和小野弥三郎的诱饵部队。


切斯特中将在指挥大厅中端坐,偌大的轮船外表看上去和普通商船没有什么区别,不过里面和外表相比较就如同两个世界一样了,里面除了宽敞的指挥大厅之外,包括俱乐部、厨房、室内游泳池一应俱全,这艘注册于巴拿马的货船的真实身份是中央情报局的一艘监视兼指挥船,它巧妙的伪装了自己轮船上所需要的通讯天线,甚至连直升机降落平台都改成可升降式,平时平台被伪装成一个集装箱位,等使用时挪走上面假的集装箱让直升飞机降落,然后降入船舱里的机库内再关闭这个平台。


先生们,让我们和美丽的香港告别吧,再有几个小时或许繁华的香港就要变成过去式了!切斯特中将脸色的肌肉抽动了一下。


香港海底隧道口处,三辆厢式货车被25毫米机关炮炸成了蜂窝煤一样千疮百孔,三十多名白皮肤的特种兵横七竖八的倒在车子周围,解放军正在清场并暂时封闭了海底隧道,不过一个让董建林赶到不安和惶恐的消息是车上的两枚脏弹是假的,真的在什么地方?董建林中将想到这已经不敢再往下想了,如果一旦脏弹爆炸,不光香港完蛋连同就近的广州可能都会被脏弹的辐射波及,那么中国的开放之窗就要面临着变成一座死城的危险。


给我接北京!董建林中将看了看桌子上的红色电话专线迟疑了一下但他还是决定拨通这个电话。


主席,脏弹跟丢了。方松涛听见董建林的这句话心中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身上的毛孔都竖起来了;他不敢想如果两颗脏弹对香港造成的巨大破坏,不过他还是极力的在平复自己的语气去和董建林通话。


情报上的失误么?方松涛只感觉头大,这件事情已经快要超过他们的控制范围了。


我们仿佛掉进了一个恍惚窝里,局中局!董建林中将说道。


没多久广州军区的防化大队和各师的防化连都接到了战备命令,深圳通往香港的罗湖口岸也被临时关闭导致为数不少的香港以及往返于深圳的内地人被迫滞留在两地,而在罗湖口岸出现的身穿防化服的解放军防化部队则让罗湖口岸的人群骚动起来。


凌晨,两架MC-130特种任务运输机趁着夜色超低空像香港飞来,此时的香港驻军和国安局行动队正在焦头烂额的搜索着那两颗致命的脏弹,距离大会开始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他们必须抓紧时间来找到两颗脏弹,不然香港将变成死城而中国经济也将遭到重创。


还有十分钟,各小组做好准备!MC-130运输机上的电子战设备全力开动并且开始爬升高度进入民航航线企图伪装成民航客机混入香港上空,一群雇佣兵正端坐在机舱中等待着突击的那一刻到来。


目标启德机场,强行降落;两架MC-130特种任务运输机一前一后飞向启德机场,对香港新机场的空中指挥控制中心的询问置之不理反而加速向启德机场飞去并使用电子干扰装置干扰新机场的空中管制系统。


铃铃铃!董建林桌子上的电话机响了起来;


他们来了。电话里秦炽非常简单的说了一句话但董建林早已知道他说的意思。


好好迎接客人,然后把东西送上飞机,我想这东西从哪里来就要带到哪里去,给他们一个惊喜。董建林中将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了一副胸有成竹的笑容。


第一架MC-130紧贴着跑道尽头降落在启德机场上,第二架MC-130在一分钟之后紧跟着也降落下来;两架MC-130运输机在跑道尽头的停机坪附近停下来但MC-130运输机的发动机仍然保持高转速,一旦突击不成这两架MC-130运输机将冲破阻拦起飞返回冲绳,虽然它的机身上涂装的是印度空军机徽。


十几束强烈灯光突然在机场周围打开,接着十多辆高速突击车从四面八方冲向MC-130运输机埋伏在塔楼上的狙击手以精准的射击射杀了最先冲出飞机的几名雇佣兵;接着两架MC-130上的驾驶室遭到了狙击手的集中射击,两架飞机六名驾驶员和机械师全部在一分钟内被消灭,这样这些雇佣兵的退路就彻底被切断了。


作为安德森中校的最得力助手理查兹被任命为MC-130上的指挥官,当他一降落下来就遭到了四面八方的射击,不断的有雇佣兵中弹倒地,整个空旷的机场上甚至连可供他们找掩护的地方都没有,飞机四周的草坪上到处潜伏着狙击手,加上从高速突击车上射来的机枪子弹和步枪子弹;这些雇佣兵一下飞机就落入了绝境之中。


他没有去指挥自己的部下奋战而是躲在飞机的角落里,抱着手里的M4步枪他甚至神经质一般的微笑着说“这是上帝的安排”。


他眼看着一名惊慌的雇佣兵朝机舱里跑结果一发子弹击中了他,惯性让他又向前走了几步之后跪下来失神的眼睛告诉人们他已经永远不可能有机会再回到他的家乡了。枪声惊扰了周围的居民他们惊讶的发现已经停用很久的启德机场上赫然停放着两架C-130运输机,并且在启德机场周围的草坪、塔楼、厂房上都潜伏着解放军狙击手,同时空旷的跑道上十多辆类似美军高速突击车的汽车正在飞快的来回穿梭,车上的机枪、枪榴弹、步枪不断朝飞机附近的雇佣兵倾泻弹药。


“啪”伴随着李佳美手中的88式狙击步枪枪口火焰一闪,一名正伏在草坪上使用M4步枪射击的雇佣兵脑袋上被打开了一个血洞仰面倒地,在这个时候也用不着什么观测手了,雇佣兵已经被全线打乱根本没有防御阵型完全都是在各自为战根本没有人会注意什么狙击手不狙击手的,因为这里到处都是狙击手,甚至连香港特区特警飞虎队的几名狙击手也调过来增加一下实战经验,体验一下实战气息。


她的观察员赵晓妮则架起了一支从卢琳那搜刮来的G3/SG1型7.62毫米狙击步枪不断的用精准的射击点杀着逐渐稀少的雇佣兵,剩下来的几个雇佣兵停止了抵抗把武器统统高高的举过头顶,秦炽一挥手,二十多特战队员迅速的为了过去,特种高速突击车把他们围起来,车上的机枪和步枪对准了他们的心脏、脑壳,只要他们一反抗立即就会被成串的子弹干掉。


你们的使命结束了,交出你们全部的武器,你们的私人物品将得到保留,开始吧。秦炽对着跪在地上双手举着步枪高高举过头顶的这些佣兵说道。


两名飞行员快速的奔入MC-130运输机的驾驶室内检查仪表确认一切正常的同时机场的维修车正在对被打坏的MC-130的驾驶舱玻璃进行更换,同时飞机机身上都一些弹痕和螺旋桨上的破损地方都在进行紧张的维修,一个小时以后这架MC-130运输机从启德机场起飞消失在茫茫夜空之中。


两架米-171直升机载着秦炽的特战小队成员前往公海抓捕在轮船上操控这一切的切斯特,两架Z-9武装直升机负责担任警戒。


阿尔法小队还没有发回信息么?切斯特中将对身边一直紧盯通讯系统的尉官说道。


到目前为止没有,还没有到具体的联络时间,不过按照计划他们现在已经应该在香港启德机场刚刚降落不久。


午夜的香港枪声很快就销声匿迹了,两队诱饵加一队破坏小队全军尽墨,到目前为止企图破坏中印谈判并嫁祸印度袭击香港的明面上的计划已经全部被挫败,但暗地里其实事情远没有结束,两颗致命的脏弹以及解放军叛将狙击手彭松益至今下落不明,他俩就如同两颗随时引爆的炸弹一样更具破坏力。


香港特区政府已经对香港地区的各家媒体和报纸下达了统一的封杀晚上消息的通知,一旦任何一家报刊擅自刊登晚上的消息那么报刊主官、总编、当时记者全部将被追究刑事责任同时强行关闭报刊吊销其报刊发行执照。这样一来晚上所发生的事情就只能暂时在民间巷坊之中传播了。


一场明争暗斗正在弹丸之地香港上演着一幕幕精彩的人间悲喜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