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汉奸 江湖篇 第四十二章 疗伤(上)

小可有礼了 收藏 0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1.html[/size][/URL] “杜小姐,你到了。”   “我不要下车,我要送你去医院。”   “你回家了,我自然会去医院。”刘正平的脸很白,从日本租界到杜公馆他的断臂疼痛得要病,为了能让杜小姐顺利回家,他一直忍着。   “小姐,快下车吧,老爷在等着你呢。”   杜小姐随着管家进了杜公馆,一步三回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1.html


“杜小姐,你到了。”

“我不要下车,我要送你去医院。”

“你回家了,我自然会去医院。”刘正平的脸很白,从日本租界到杜公馆他的断臂疼痛得要病,为了能让杜小姐顺利回家,他一直忍着。

“小姐,快下车吧,老爷在等着你呢。”

杜小姐随着管家进了杜公馆,一步三回头。突然她又跑到铁门前,透过栅栏她挥了挥手道:“喂,光头,我叫杜娉婷,我会去看你的。”说完飞快的跑了进去。

坐在车里的时小迁重重的在刘正平的肩膀上拍了一下,道:“老大,她告诉你名字了,有戏!”

刘正平五官全部挤到了一堆,额头上汗珠直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有戏?你脑袋是不是有病,不知道我受伤了吗?”

时小迁好意思的搔了搔脑袋道:“唉呀!不好意思,老大我忘记了!”说着又举了手准备拍下去。

刘正平正盯着他举起的手,那目光可以杀人。

时上迁尴尬的笑了笑,指指了司机,道:“我拍他,我拍他……”

司机回头奇怪的看了眼时小迁,时小迁骂道:“看什么看?辣块妈妈的,还不快开车!”

那车不甘心的“呜呜”的叫了两声,屁股冒出一股黑烟呼啸而去。

刘正平苦笑了一声道:“格老子的,慢一点,小心别巅到我的手,真他娘的痛!”

刘正平回来了,春梦夜总会可是乱了套。

“王哥,你就放我下来吧,我是手受了伤,脚可没有受伤。”刘正平被王敏德抱着,别扭得要命。

“妈的,老子的命都是你救的,抱抱你怎么了?再说一句,老子把你从梯子上扔下去。”

刘正平不敢言语了,抱吧抱吧,这里可是三楼。唉!这种报答的方式是不是太野蛮了一点?

刘正平躺在了床上,小余也进来了,进门就问:“怎么回事,小刘受伤了?”

“一点小伤,没什么大问题。”

“光头王你去叫黎师傅来给小刘看一下。”

“好,我马上去。”王敏德登登的跑下楼去。

“小刘,你说一下是怎么受伤的?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敢动我斧头帮的人?”

“余哥,是一个日本的人军官。”时小迁接过了话去。

手痛得厉害,刘正平懒得得去解释,时小迁虽然说话有时候不着调,现在自己也不想动要说就让他说吧。

时小迁就把今天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说得哆里哆索,但主要意思还是表达清楚了。

“哦,救了杜小姐,好!杜小姐没事就好。日本人?这个倒是个麻烦。”

现在天下是日本人的天下了,连国府的正规军都打不过日本人,斧头帮一个小小的帮派哪里能斗得过日本人呢?这个哑巴亏看来是吃定了。

王敏德带着黎师傅上来了。黎师傅是一个高大的胖子,并且还是个天生的秃头,头上还有些许稀落的头发顽强的占领着中央的地盘。他本是春梦夜总会的厨子,不知道哪学的接骨推拿的手艺,平常帮里的兄弟有什么错筋断骨的事情都爱找他,他也来者不拒,治疗的效果还蛮不错,一来二往,大家有什么要事情都爱找他,至少不用再花空钱不是。

他直接走到了床前,看了看刘正平垂下的左臂,道:“这只手断了?”

“对。麻烦黎师傅了。”

“来个人帮我把他放平在床上。”

王敏德过来把刘正平轻轻放了下来,平躺在床上。

黎师傅轻轻捋起刘正平的衣袖,刘正平左臂已经红肿起来。他伸出一个指头在伤处轻轻的按压了几下后,他停了下来。

“这手是怎么断的?”

“被一个日本功夫高手踢断的!”时小迁接过了话头。

“踢断的?这个日本人腿上的劲头到是不小。”黎师傅用手指搔了搔头上的头发,动作温柔象是抚摸情人。

“治不了啦?”时小迁着急的问道。

王敏德啪的一巴掌打落了他头上的学生帽,道:“乌鸦嘴!听黎师傅讲。”听说刘正平的手是被日本人踢断,他心中多少有些期待能会一会这个日本高手。

“呵呵,这点小伤难不到我。这个日本人的腿上的力道虽然有点大,不过也算不了什么。”他瘪了瘪嘴道。

“黎师傅,你看小刘痛得脸都变颜色了,你快开始吧。”小余说话沉稳有力,不愠不火。

“能忍这么久,小伙子不错,好,我马上开始。”

说完黎师傅挽起了衣袖,一手托着刘正平的断臂,另外一只手的手掌轻轻地在伤处摩挲,动作轻盈,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仍谁也想象不出这样一只胖手竟然能做出如此高难度的动作来。

刘正平感觉伤处不再是那么疼痛了,甚至模糊的有咱麻酥酥的感觉,自己似乎都有点享受这种感觉了。

“啊!”

突然刘正平发出一声惨叫,真的是一声惨叫!这叫声声音响亮高亢,把屋子的几个人吓了一大跳。几人惊异间,黎师傅不紧不慢的道:“好了,把这个手固定好,十天半月又是一条生龙活虎的汉子。”看了看刘正平光光的脑袋,他又用手指温柔的搔了搔头上的宝贵头发,不错不错!抚摸着自己的宝贝头发,他心中生出一种优越感来。

小余看着屋子的几个人生出一种想笑的感觉,王敏德,刘正平,时小迁三颗光光的头颅,加上黎师傅基本秃掉掉的脑门,一屋竟然有四颗光头,至少是三颗半吧。难道今天流行光头?他摸了摸头上茂盛的头发,嘴角挂着一个淡淡的微笑。

刘正平咳嗽了一声,有些气喘的道:“谢谢黎师傅。”

“怎么你身上还有伤?”黎师傅又走了床前。

“没事,我没事了。”刘正平感觉自己心口特别的闷,象有什么东西压在背上,说话也那么气顺。

黎师傅把两根手指搭在刘正平另外一只手腕上,静静的定了十几秒钟,双目似电扫了刘正平一眼,道:“年轻人要爱惜身体,你背上是不是受伤了?”

刘正平点了点头,这个黎师傅号脉的技艺真是神奇,连这个他都知道。

“来帮把他翻过来,小心不要碰到他的伤手。”

脱掉上衣的刘正平趴俯在床上,一个巨大的清晰的血红的脚印豁然浮现在他匀称的背肌上。

旁边的几个人都围拢了过来。

“辣块妈妈,这么大块,这么清楚,象印上去的一样。”

“他娘的,这个日本龟孙的劲头倒是不小。”

“黎师傅,能治吗?”

“没有问题,我去取点东西。”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