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 第二卷 踏浪重飞 第三十章 与屈完首席的谈话

乌马罗夫同志 收藏 0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2.html[/size][/URL] 与外观截然不同的是, 这栋楼的内部的破败程度简直令人难以想象——好几次楼板都坍塌殆尽,从楼内看,整座楼像是一个巨大的空水泥壳子,只有楼梯间还奇迹般地保持着完好,可以借此爬上楼顶。不过楼顶也已经部分塌陷了夕阳的光辉正从缝隙中洒下来。 不过彻底自由党首席的办公室也不在楼“里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2.html


与外观截然不同的是, 这栋楼的内部的破败程度简直令人难以想象——好几次楼板都坍塌殆尽,从楼内看,整座楼像是一个巨大的空水泥壳子,只有楼梯间还奇迹般地保持着完好,可以借此爬上楼顶。不过楼顶也已经部分塌陷了夕阳的光辉正从缝隙中洒下来。

不过彻底自由党首席的办公室也不在楼“里面”,严格来说,它是在楼的下面——这栋大楼的地下一层曾经有一个小型停车场,而彻底自由党的人直接在楼内打通了通向停车场的通道,并安装了楼梯。而首席办公室就在原来停车场警卫室里,确实足够隐蔽安全的。

我在那少女和几名警卫的带领下,来到了这个办公室门前,接着警卫留在了门外,让我们两人自己进去,她于是首先推门而入。

房间里空间不大,摆设也不多。除了一张老旧的木质办公桌、一座散发着浓重煤烟味的铁皮炉子之外,就只有几座书柜了。已经变成灰黄色的白色粉墙上钉了好些钉子,上面挂着皮大衣、自制的钢盔和半自动步枪,甚至还有一幅钉在木板上的画。我仔细看了看,才大概看清上面画的似乎是BUB公司的总部——自由大厦被摧毁的景象,后面写着一行字:“公司的存在已经证明了,政府是邪恶的象征”。而办公室里唯一的一个人,就坐在办公桌后面看着我们。

更确切地说,这位简直不能算“人”而更像是一只昆虫,因为——他居然长着四只手臂!两只正常的手臂上方,居然生着两只比较短小的手臂。这两只手臂以一种诡异的角度向后弯曲,反背在背后,显得极为可怖。不过除此之外,他的一切特征倒还算得上正常,如果没有那两只多出来的手臂,那眼前这人就是一个非常普通的慈祥地白胡子老爷爷。

“哦,你很惊讶吗?辐射变异罢了。各个古城里像我这样的人可不少啊,我的变异还算不上严重的。”长着四只手的老人敏锐地捕捉到了我脸上的惊讶,于是微笑起来,就像老爷爷看到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孩子在看到新鲜事物时惊讶无比的反应一样,“伊琳娜,你可以先出去了,我一个人和李笑云少校谈谈。”

“可是,屈完首席,您的安全问题……”伊琳娜有些犹豫地道,老人挥挥两只畸形手臂:“我相信李少校,再说圣女这样的柔弱的大家闺秀怎么看也不可能伤害得了我嘛。”我的天,这话什么意思?本姑娘虽然在俄军服役时确实不擅长徒手格斗这个科目,但也绝对不是什么“柔弱”的娇小姐啊,至少要徒手打死一个小孩还是有自信的。天啊,难道我天才飞行员李笑云少校在外人眼里就是这么个形象,那还真不如撞死算了。

不过伊琳娜似乎接受了这个说法,把手掌按在额头上向老人行了个礼就退出了门外。在听到铁门“砰”的一声关闭之后,我立即直截了当地提出了问题:“屈首席先生,不知道您到底想要和我说些什么?居然不辞辛劳地组织上百人攻击奥图夫空军基地,把我弄到这个鬼地方来,我不明白,我李笑云就这么重要么?”

“呵呵呵,”首席用正常的右手抚着白胡子笑道,“袭击奥图夫空军基地这事可不是我特意策划的,而是蛇皮他们自己组织的。唉,这几个阴谋论偏执狂,总是喜欢做些出格的奇怪事情。”他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口水,指着旁边的一只铁皮躺椅说:“孩子,你先坐下来吧,让我慢慢地和你讲讲事情的原委。”

我从下车后走了半天,大腿上也感到有些酸痛了,于是立即坐了下来。屈完问我:“你可知道我们彻底自由党的来历么?”

这个我倒是在刚刚穿越到理想国时,在奥菲莉亚的秘密别墅里读资料时看过。根据上面说的,彻底自由党虽然历史已经有了上百年,但是以前只是一个名叫“兄弟党”的小党,只有百把人的武装。直到三十年前,该党更名为彻底自由党之后,人员才急剧膨胀起来,成为了美洲首屈一指的反政府组织,不过由于他们内部过于保密(躲在丛林深处的城市废墟里能不保密么?)这之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就不是外人所能知到的了。

“我想你也是不太清楚的。”屈完毕竟是个生活经验丰富,阅历甚深的老家伙,很快就估摸出了我对这些一知半解,“不过知不知道也无所谓,此中情节,一言难尽。我就大体给你讲讲吧。在四十年前,我还只是一个‘废墟人’,你应该知道,我们这些人祖上都是给公司逼得没地方去,才躲到这种废墟里来的,每一代基本都会因为废墟的残留辐射而变异。”说到这里,他无奈地笑笑,我的眼睛立马一阵发酸,“我在这鬼地方像一头野猪似的活了十五年,后来开始砸楼房废墟里的金属条来换钱,因此联系上了兄弟党,被他们拉了进去。喏,那时候首席是普莱蒙尼,那胆小鬼不敢和BUB公司直接作对,就带着大家狗一样缩在林子里。我在党里混了十年,自己发展了一批年轻人,带着他们去打击政府和公司——最后老党员觉得我这边有前途,也拿起枪跟着我去干了。后来我当了首席,开始四处宣传‘彻底自由’的思想,把废墟人和一些基地人联合了起来,继续对抗BUB公司……”

我在一旁听得心不在焉——这故事相当老套,和历史上无数草头王们“崛起”的经历大差不差,唯一有点区别的就是这位还有些思想深度。于是我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屈首席,您的事迹令本人无比景仰。但是,我想知道,您找我来到底为了什么?不会只是找个人听故事吧?”

“当然不是,简单地说,我们彻底自由党的宗旨是反对政府与公司,凡是要打倒政府与公司的就是我们的朋友。李少校,或者说李圣女,听说您的那个组织是和救国阵线有联系的吧?”

“救国阵线?”我一头雾水,什么时候听过这个名字?“不知道。”

“您居然不知道?不会吧。”屈完也相当惊讶,“不过这没关系,您是你们组织里的重要人物,说话有分量。只要您回去劝奥菲莉亚他们与我们联手,那就万分感激了。”

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嘛!我们还正愁没人跟我们联手呢。“那好,您赶紧派人送我回圣约翰斯顿港吧。我想最好不要浪费时间。”

“且慢,”我刚刚站起身,屈完就连忙叫住了我。“我们还有一事相求。”

我万分不情愿地坐下:“什么事,请讲。”

“嗯……嗯……这件事有些危险,不过也只有您才做得了,请务必助兄弟一臂之力。”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