偃武修文之祸,安禄山事变中的的盛唐军队!!

jiangnanjita 收藏 26 2397

在抵御外侮和对外用兵上,中国历史常常有奇怪的现象。强大的统一王朝,固然有强大的综合国力,但是未必百战不殆,有效地捍卫着边境和国土的安全,并无往而不胜。弱小的朝代,甚至是分封的小国,未必没有能力捍卫主权和国土的安全,往往还能鼎力维持,取得出其不意的战果。他们的胜利,不能依仗综合国力,煌煌盛世的声威,而是依靠人才,常备不懈,能征善战的军队,和全体国民的一股精气神。所以,周幽王亡西周于妇人一笑之中。只具有东海一隅,位居侯爵的齐国,齐桓公却能九合诸侯,五次衣裳之会,远征东胡,至于辽东。北御戎狄,兴亡图存。以至于孔子游历齐桓公、管仲称霸的遗迹,感叹说:"假如没有管仲,我们这些后人,恐怕要穿左开襟的衣裳了!"(左开襟的上衣,是古代胡人的装束)三晋之一的赵国,赵武灵王胡服骑射,却能北敌匈奴,西御强秦,游刃有余于战国诸雄,成就一段佳话。灭暴秦,吞西楚,玩弄天下英雄于指掌之间的汉高祖不能抵御匈奴,马邑一战,四十万大军困于二十万匈奴骑兵,七天七夜,岌岌可危。不是娄敬献诈降计,以重币妇人、许匈奴以和亲通商之好,哪得惶惶如丧家之犬,溃围而出?




于此可见,盛世和强军并没有必然的联系。虽然,强国盛世可以保证军队的装备、配置、武器、给养,趋于一流。但并不能保证军队的素质,人才、战略、军心、士气、战力,趋于上乘。历史不止一次证明了这一点。古今中外,盖莫能免。

在贞观盛世,武周太平富足的基础上,雄才大略的唐明皇李隆基开创了开元天宝(713-755年)盛世。使唐帝国、中国封建社会达到了鼎盛时期。府库充盈,百姓富足,旌歌动地,灯红酒绿,一派繁荣景象。虽然,边疆时有战事,但是,率土之滨,四十年安乐太平,偃武修文的结果,使大唐帝国的臣民耽于安乐享受,兵不着甲,民不习武,将吏歌舞升平,富贵荣华。使堂堂一个盛世帝国的军队,尽管衣着华丽威武,装备不能说不精良,给养不能说不充裕,却完全成了银样镴枪头。然而,物极必反,盛极而衰,是历史的必然规律。歌舞悠游,醉生梦死的大唐,从皇帝到臣民,谁都没有料想到,外无强敌,内无寇患的唐帝国,骄奢淫逸的结果,却激发了拥兵自重的异族边防将官的勃勃野心。范阳、卢龙、幽州节度使安禄山,以三镇雄兵谋叛,南下扫清河北、河南,大军直扣潼关,令唐帝国根基动摇。真正是"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

当然,盛世安逸,能摆样子的盛唐军队,半个世纪没见阵仗,没有骑射驰骋,效命疆场,做梦也没有想到,在边疆日夕习武、狩猎、杀戮,于鞍马间取人头如探囊取物一般容易的叛军是如此虎狼之师,攻城略地如履平地。于是,惊恐失态,觳觫战栗,以致史书记载,唐军未上战阵先自尿了裤裆,拿不住刀枪,双膝发软,上不了战马,只是构成了一堆堆人肉的筵宴。虽然,唐帝国不乏忠臣义士,颜杲卿兄弟以文人守御城池,不屈而死。睢阳一战,张巡、许远、南霁云这些平常名不见经传的小臣以六千民兵守御江淮北部的军事要冲睢阳(河南商丘南),抵御安禄山悍将尹子奇13万大军,凡十个月,直至城中粮绝,援兵无望,才全数殉国。而叛军也已成强弩之末势。张巡们演出了大唐一代最悲壮的英雄戏剧,延缓了叛军的攻势,保住了大唐帝国,挽救了大唐赖以维系的江淮地区,使大唐得以苟延残喘,卷土重来,续写后半段历史。

1918年11月11日,在普法战争(1870年前后)中,曾经被普鲁士割去的阿尔萨斯和洛林附近的森林里,法国元帅福煦代表协约国迫使德国威廉皇帝的代表签订了投降书。欧洲大陆最强大的法兰西帝国似乎从此走上了自己的鼎盛时期。虽然,一战后的世界性的经济危机,也冲击了法兰西的经济。但是,巴黎仍然是纸醉金迷,骄奢淫逸的温柔富贵之地,布尔乔亚们优游性情,享乐人生的天堂。于是,高枕无忧的法国权贵们,花费巨资修筑了一道现代化的、立体的,永久性地屏蔽阻挡德意志西进的马其诺防线。让百万精锐大军高枕无忧地呆在防线后的工事里,养颐身心,自以为防线固若金汤,军队所向无敌,可以永葆法兰西太平。但是,孰料想,1933年上台的德国国家社会党(纳粹)仅仅用了六年时间,就重新用现代化武装了德国军队,用立体化作战的现代战略,以第二次工业革命后兴起的飞机坦克大炮,全新的作战理念武装了法西斯军队。西线作战伊始,并不遵循法国战略家们设想的途径,正面进攻法国。而是绕道日德兰低地,取道比利时,从敞开的诺曼底以东平原,长驱直入法国境内,与突破阿登山区的装甲部队从腹背合击马其诺防线的法军。这支盛世大军坐在战壕里,还没有看到德国人,就宣告了覆灭的命运。强大的法国军队遭遇了空前的惨败,贝当元帅投降,政府解体,仅仅两周时间,法兰西第三帝国的军队不复存在。

这就是历史的教训。一是军队的作战思想要永远赶上时代的潮流,切不可抱残守缺。二是军队应常备无患,不是做样子,而是要靠严格的训练,不断地战斗,做到灵活机动,招之能来,来则能战,适应实战的需要。三是水无常形,兵无定法,要依据实际情况随时修正战略战术,更新补充装备武器,随时准备为国捐弃,而不是安享荣华富贵。四是军队的人才,必得来自实战,而不是豪门,不是院校(需经过实战考验)。"宰相选自州吏,猛将拔于行伍"这是古代强国用人之道。

画地为牢,圈子里选将,不是纸上谈兵的赵括,就是华而不实、好大喜功,绣花枕头的明英宗(朱祁钰)者流。其实是见不得真章的。

盛世唐朝的军队,在安禄山事变前,就已经露出了衰微的迹象。西域都护高仙芝西逾葱岭远征,遭遇全军覆没。天宝七年,大将哥舒翰以七万人攻打日月山下吐蕃四百人踞守的石头城,费时一年零八个月,死伤一万七千人才得手。杜甫为之写下了千古名篇《兵车行》。所谓"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新鬼烦怨旧鬼哭,天阴雨湿声啾啾!" 可见战争之惨烈,盛唐军队之无能,天宝十年,奸相杨国忠发大军征讨南诏国,两次出军,皆无功且牺牲惨烈,至今大唐将士阵亡碑,尚在古南诏国里作为见证。因为这个歌舞升平,李林甫、杨国忠等奸臣当道,腐败开始泛滥的国家,实际上已外强中干,内囊渐渐空了上来。所以才会有后来趁间而起的胡人出身的边将的叛乱。 -


盛世只是一个表象,在她内部,也有极盛、极衰的不同规律,有时候就是一层窗户纸,一个层叠的雪峰,一捅就破,或者一声枪响就是雪崩。就好像物理中零度的水表面看还是水,但是,再丢失些热量,它就成了冰。冰水只是一层之隔。任何一个蒸蒸日上的盛世,一个走向繁荣的强国,都不会拿军队做摆设,或者仅仅作为威慑力量。作为国之干臣,利器,任何时候,他须有用武之地,常用常新,枕戈待旦,百战不挠,这才是盛世军队。

独立战争建国,到南北战争确立民主制度,美国远离欧洲多事的大陆,奉行孤立主义政策,以远离战争。但是,为了锻炼和提高军队,美国政府勋戚,三军统帅,未尝以军队为荣华富贵之捷径,而时时不忘使美军处于常备不懈的状态。到威尔逊总统放弃孤立主义政策,参与欧洲事务,以天才的军事统帅潘兴上将统率远征军赴欧洲大陆参与协约国作战以来。为了与时俱进,在全球范围内追求美国最大的利益,后来的历届总统,不忘以实战练兵,以实战考究军事编制、军事战略,调整军队结构,试验新型武器。到二战末期,使美军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从那以后,不管为何目的,美军从不从温室中成长,安逸享受中坐享荣华,而是不断地在海外作战中锤炼,在海外作战中选将。至今为止,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军事装备如美军现代化,实用化,世界上没有任何一支军队,机动力,集结速度、作战半径胜于美军。更不要说经受过实战锻炼,代代将星辈出的人才链。这才是真正与时俱进的军队。他不会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