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山茶花 第七章  活英雄 第三十九节   一无所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1.html




封土城内。

102团和189团在消灭了所有来援的Y军士兵和坦克后,掌握了整个封土城,王肖京和189团的赵团长马上就把部队调入了城南前沿,并且马上修筑起了简易工事,就在简易工事差不多就要完成的时候,前方哨兵报告,说是有一队满载物资的敌方车队正向封土开来,189团的赵团长马上命令要活抓这支车队,于是就有了上一节里拿着81式步枪的“Y军士兵”。

“老王!看咱这一手怎么样,吃的、喝的、用的、武器装备一应具全,还有一大串的俘虏,呵呵!”189团的赵福成团长一见到王肖京后就高兴的自我夸奖道。

“你小子别高兴的太早,你这只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让你小子给捡着了。”王肖京也开玩笑道。

“你还别不服,有本事你也俘虏敌人的一个运输车队来给老子看看。”赵福成打趣道。

“哼!你小子别得意,早晚让你看到我的利害。”王肖京回应道。

“那个用电台引开敌人援兵的小文书回来了吗?”赵福成收起了脸上的微笑问道。

提到这里,王肖京脸色也是一紧,摇头道,“还没有,估计他回来的可能性不大,你怎么听说的。”

“唉!这事还不传得快,只是可惜了这么好的战士了。”赵福成叹息道。

这时,团部参谋伍一安跑了过来,跟他过来的还有一个别的部队的同志,“团长!团长!好歹是找到你了,我找你在封土找了一大圈了。”伍一安急急忙的说道。

“怎么了?”王肖京问道。

“这是咱们军部的通讯兵,小黄,是来给咱们下达手令的,让咱们马上开启电台和师部还有军部联系,情况紧急,我已经让文向东先回团部开启电台接收命令去了。”伍一安报告道。

“王团长!……赵团长!……”军部通讯兵小黄气喘吁吁的说道,看得出来他是一路从Z国跑来的,“军长命令,让你们马上开启电台,撤退!”

“什么!撤退!”王肖京和赵福成同时吃惊的惊道。

“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王肖京急走一步赶来问道,

“现在正有大约两个团的敌人朝着封土开进而来,还有装甲坦克部队,军长说,找到你们先让你们做好撤退的准备,然后再打开电台与上面联系,用……第三类暗语。”小黄说道。

“看来军里还不知道咱们现在的情况,还是先回去和军里联系一下吧,把咱们情况告诉他们,对!还有那个引开敌人的小战士一定要给上面汇报。”赵福成急忙说道。

“时间紧迫,老赵,你在这里盯着,让部队赶快加固工事,我先回去向军里汇报现在的情况。”王肖京说完就跑步走了。

102团和189团很快就在封土的南面和北面布置下了简易的防御工事,并且正在对其进行加固和加强。

而此时的蒋辉也很快陷入了被动的地步,他刚刚关闭电台奔出不到二百米,后面就响起了炮火连天的炸响,爆炸所产生的气浪把蒋辉给冲了一个趔趄,蒋辉不由的回头看一眼,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低声说了一句,“妈的!真他妈的悬,要是老子再等一小会儿,估计这一回可就没有上一次那么幸运了。”

蒋辉不敢再耽误时间,马上又飞奔了起来,这时的蒋辉体力透支到了极限,现在时间已经是深夜23点多,从下午16:30出发,到现已经过去了六个多小时,蒋辉别说吃饭就连水都没有喝上一口,他的水壶也在刚才的奔跑中不知道给丢到那里去了,脚下是生痛,原来他的脚上已经起了水泡,可是他不敢停,也不能停,就算是跑死,被敌人的炮击给炸死,他也不能停。

Y军337团装甲指挥车上。

“什么!又是一无所获!”站在正在行进坦克车上的阮成声音近乎歇斯底里,他不敢相信,这已经是朝着敌人“大部队”的尾部发起的第九次炮击了,竟然还是一个敌人也没有杀伤,除了轰倒一些树木,毁坏一些庄稼外,连个Z国人的影子都没有看到,他的精神快要崩溃了。

放下对讲机,阮成一下子坐在坦克车上,“难道我们真得全都错了……”

“团长!团长!最新战报,最新战报!”Y军军官跳出坦克顶盖,朝着阮成报告道,“封土被Z国人占领了,而且我们……我们……”

“我们什么!我们什么!”阮成听后全身为之一震,站将起来就一把扯过Y军军官的衣领子嚎叫道。

Y军军官被阮成的疯狂举动给吓了一跳,低声说道,“我们团的四连和装甲团的四辆坦克全部……全部都牺牲了。”

“你说什么!!!”阮成愤怒了,他有一种被人戏耍的感觉,这种感觉使得他不肯相信他听到的战报,“是不是假的!”

“团长不是假的,我们有一支支援劳山的物资运输车队,在路过封土的时候被他们抓住了,居逃回来的人向军部报告,那里最起码有超过两个团的Z国兵在那里。”Y军军官战战兢兢的回答道。

“那四连为什么不报告!”阮成急了。

“不知道,四连的电台可能是在与Z国人交战的时候被击毁了吧,所以他们也无法再报告。”Y军参谋猜想道。

阮成的意识有点迷糊,他松开手,一屁股坐在坦克车上,低声的自言自语道,“妈的!那老子前面的那部电台是什么?”

“团长!要不要我们现在再调头回封土。”Y军军官试着问道。

“调~调~我们中了Z国人的调虎离山之计了。”阮成迷茫的说道。

Y军军官看到阮成这个样子再敢再插话了,他怕再次被阮成给扯住衣领子。

突然,阮成站起来,朝着南边大声的怒道,“追!!!追!!!给老子追!老子倒要看一看,到底这个敌人的电台是什么!是不是敌人的大部队!”阮成的声音几近疯狂,他被彻底的激怒了,几个小时的追赶突然之间变的毫无意义,这对阮成来说是自开战以来最大的打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