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EC帮中国找到更多贸易伙伴

本次在新加坡举行的APEC会议正值全球金融危机过去一年,整体经济尚未复苏的关键时刻。同时,金融危机引发的贸易保护风潮也愈演愈烈,对世界经济复苏构成了重大挑战。已走过20年的APEC有能力应对这样的局面吗?在目前的经济形势下,APEC能对中国起到怎样的作用?


记者为此采访了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勇。他认为,APEC的非约束性使得它在反贸易保护方面作用有限。但在金融危机背景下,APEC对中国尤其重要,它是一个消除国际社会对中国的疑虑、也让中国寻找更多贸易伙伴的重要平台。


广州日报:奉行开放和自由的贸易政策是APEC的核心价值。在当前局面下,对于APEC而言,如何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它能否担负起化解贸易僵局的重任?


王勇:我认为APEC在这方面作用有限。APEC成立已有很长一段时间,在贸易自由化方面取得了一定成就。但它毕竟是个松散的组织,现在基本上相当于一个对话的论坛。


在APEC这样一个组织中,成员国之间差距太大,利益差异也大。其贸易自由化优先目标不同,导致各国对贸易自由化及议程的看法不同。因此,现在在APEC这个框架中推动贸易自由化和便利化的效果并不理想。倒是各国之间制订双边、地区性的协议更多,效率更高,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比如,东盟成员国之间签署了贸易自由化协议。同时,地区之间的合作也很多,如“10+3”(东盟10国+中日韩三国)东亚自由贸易区。因此,尽管APEC是个松散的机制,但在亚太范围内,国家间及地区间的合作将继续得到加强。


广州日报:1993年,APEC会议上发布《西雅图宣言》,提出建设“亚太大家庭”。日本媒体近日报道,本次在新加坡举行的APEC峰会将提出创建类似欧盟的“亚太共同体”的构想。怎样看待“亚太共同体”这一概念?


王勇:“亚太共同体”的幕后倡导者是美国。日本提出建立“东亚共同体”的态度让美国很紧张,因为后者需要参与东亚事务。在日本的刺激下,美国会更希望促进APEC的发展,以便与“东亚共同体”相竞争。因此,美国号召各国把重点放在APEC上,还提出建立亚太自由贸易区。本次新加坡会议正代表了APEC这个发展方向,美国会是最重要的参与国,其态度会很关键。


按照日本媒体的说法,美国有可能还希望在政治上进行合作。“亚太共同体”是一个更全面的机制,与APEC一直倡导的“亚洲大家庭”本质上没有太大区别,形式上会更正式。


美国若提出“亚太共同体”,根本目的则是为了加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领导力。不过,美国现在忙于阿富汗战争,没有太多精力推动这一事务,有可能只会停留在概念层面。


广州日报:如何看待目前APEC对中国的作用?


王勇:中国一直很重视亚太地区的合作,这是一个发挥并扩大其外交影响力,与其他国家开展对话与合作的重要平台。当初,APEC是中国冲破外交制裁的一个重要场所,现在则是中国进一步创造和平稳定环境的重要舞台。在APEC的舞台上消除国际社会对自己的疑虑,也为经贸发展寻找伙伴。


在目前金融危机的背景下,APEC对中国尤其重要。因为中国的出口贸易面临很大威胁,中国需要加强与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合作,可以利用APEC这个平台反对贸易保护,为增进各国信任创造条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