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坦克兵 游击战 第六十六章 铁甲横扫麻山站

当过兵的人81 收藏 18 5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45.html


利用前赴后继的伪满军士兵的掩护,这些日军跟在伪军后面,冲入麻山车站内。日军神枪手和掷弹兵大发淫威,不少战士牺牲在敌人的枪口下和榴弹爆炸之下。

敌人冲入站台内,眼看着站内的义勇军战士就要抵挡不住的时候,突然从铁路边上的一条小路上,出现一辆九一式装甲车!

看到这辆装甲车,那些日伪军士兵面面相窥,他们还不清楚这辆装甲车怎么会来到这里的,没有人想得通。

驾驶装甲车的正是洪彪,他亲自驾驶这辆装甲车,车上载着六名战士。

装甲车冲向敌群,车上的三挺重机枪开始发威,三道灼热的火舌从车上吐出,暴雨般的子弹席卷向那些呆若木鸡的敌人。

三道弹痕交错飞入人群中,金属暴雨所到之处激起一阵阵飞扬的血雾,一片惨叫声和呼啸的子弹入肉声响起,一大片敌人就像被割草机割翻的杂草那样倒下,站台上到处喷洒着猩红的血点。

“八嘎!是支那人的装甲车!”此时,被劈头盖脑一顿痛打的日本人才明白过来。

三八式步枪和辽十三年式步枪射出子弹,无力的打在装甲车上,只喷出一道道飞溅四射的火星。毫发无损的装甲车转动机枪塔,把更加密集的子弹泼洒向敌群。

暗红的弹痕钻入敌群中,那些开火的日伪军就像草芥那样纷纷倒下。

洪彪驾驶着装甲车,左移右晃。鬼子掷弹兵射来的榴弹落在装甲车两边爆炸,弹片打在装甲上,只听到一阵“叮叮当当”声。

装甲车一边冲击一边向敌群猛烈开火射击,早就习惯了李斌战术的洪彪,已经是从心底爱上这种铁甲冲击的打法,那简直就是一种享受着肆无忌惮杀戮的快感!

明白过来的鬼子迅速组织“敢死队”向装甲车发起冲击,就在那些浑身上下捆着炸药包的鬼子“敢死队员”向装甲车发起攻击的时候,他们却听到铁路线上响起一阵金属车轮碰撞铁轨的“铿锵铿锵”声。

“什么东西?”日伪军士兵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面前的九一式装甲车一边开枪一边后退,却只见铁路线上出现一列硕大无朋的钢铁怪物!

“八嘎!装甲车!”日本人此时才明白过来,在麻山火车站,除了隐藏着一辆九一式装甲车之外,还隐藏着一列轨道装甲车!

这种怪物无论是攻击力还是防护能力,都远远强于刚刚的九一式装甲车!其实,一辆装甲车和一列轨道装甲车,这就是李斌用以防卫麻山车站的秘密武器!

这列轨道装甲车,除了本身串联的两辆自带动力的装甲车之外,还加了两节棚车和一节平板车,这两节棚车和平板车上面,都用钢板和沙袋加固。棚车上架着威力强大的马克沁重机枪,而平板车上放着铁轨和维修材料等物资,随时可以修复被日军重炮炸断的铁路线,保证装甲车畅通无阻。

轨道装甲车转动炮塔,37毫米速射炮炮口吐出猩红色的火球,炮弹高速扑向敌人,落在“敢死队”人群中炸开一团火球。

“轰”一声巨响,几个鬼子发出瘆人的惨叫声倒下。

紧接着,串联的两辆轨道装甲车变成四面喷火的火刺猬,棚车内的重机枪也向站台两边吐出猩红色的火舌。

十多条火舌构成交叉火力,“嗖嗖”射入敌群的金属暴雨无情地切割撕咬那些日伪军士兵的血肉之躯,吞噬他们的灵魂,把成片成片的日伪军士兵变成尸体。

炮塔转动,速射炮向扑过来的“敢死队”射出复仇的炮弹。

突然,一名“敢死队员”被一颗37毫米炮弹直接命中身上的炸药包。只见小火球一闪,紧接着迅速变成一团大火球,那个鬼子“敢死队员”化为一阵纷纷飞扬的血雨肉末,强大的爆炸冲击波,使得边上两名鬼子也一起在气浪中飞出,等到掉在地面的时候,已经是内脏被震得粉碎而死。

日军“敢死队员”试图逼近装甲车,可是他们没有一个人能够靠的近的,就相继倒在半路上,距离最近的,也不过只能冲到距离轨道装甲车三十余米处就被打死。废话,在火力如此强劲的轨道装甲车面前,有哪个人能够近身的?

日伪军士兵向装甲车猛烈开火射击,然而子弹和榴弹无力地落在装甲车上,却好像给这列装甲车挠痒痒一样,根本就无法伤害到他的一根毫毛。

即便是棚车和平板车,在遭到子弹和榴弹打击时承受能力也是极强,最多只能在上面留下几个破洞,被炸飞几块木板。而躲藏在钢板和沙袋后面的战士几乎没有受到什么损伤,只有几个人受了轻伤,根本没有影响到他们的战斗力。

两名“敢死队员”站在铁轨中间试图螳臂挡车,却被一炮打得飞出十多米之远,炸药包被引爆,尸体在半空中发生剧烈爆炸。

装甲车和轨道装甲车,对付这些没有任何反坦克武器的日伪军,简直就如虎入羊群。

公路和铁路两个方向的横扫,一下就把日伪军打得尸体层层堆积。暴雨般的子弹射向那些敌人,把飞蛾扑火一样送上来的日军“敢死队员”纷纷撂倒。

装甲车杀步兵,其效果简直就是和屠杀手无寸铁的平民一样。

子弹连九一式装甲车都不能对付,更何况是轨道装甲车?此时,日伪军士兵手中的武器就好像烧火棍一样。

自知无法对付装甲车的伪满军士兵首先开始撤退,涌动的人潮向后飞奔的速度比向前冲锋还快得多。在伪满军士兵的拥挤之下,日军也不得不向后撤退。

其实,说一句实话,那些日本人在明知是白白送死的情况下,他们也是想要逃命的。只不过是碍于武士道精神以及后面军官指挥刀的威慑力,他们才不敢随便后撤。既然有伪军撤退,鬼子也顺势开溜。

装甲车追了一小段路,又打死打伤近百名敌人之后,洪彪他们也没有恋战,因为根据李斌的要求,他们把敌人赶出麻山车站之后,就必须迅速后撤。

果然,当九一式装甲车和轨道装甲车开始沿着原路撤退的时候,日本人就射来报复的重炮炮弹。

带着刺耳呼啸声的火球落在铁路线上爆炸,轨道装甲车正全速向后行驶,炮弹落在车后面炸开,在路基两边腾起一团团烈焰。

有炮弹正好落在铁轨上,“轰”一声巨响,数个枕木飞到空中,一根铁轨被从地面掀起在空中被拧成麻花。

只是,距离远,重炮不可能那么容易击中铁路线,更不可能击中高速行驶的装甲车。而且看来,冈村宁次的运气也不是那么好,他们射出的炮弹,也未能切断轨道装甲车撤退道路上的铁路线。

而就在麻山车站又一次取得一个重大胜利的时候,麻山镇内的激战仍然在激烈的进行之中。

日伪军用炸药一步一步开路,慢慢炸开一条条街区。一直打了三个小时,那股黄色的浊流却仅仅只前进了不到五十米。

远处射出子弹的狙击手和神枪手,是日伪军最大的威胁。

不时有子弹呼啸而来,中弹的人都是被爆头一枪毙命。而日本人和伪军,都几乎没有任何能力可以对那些躲藏在房子内的狙击手和神枪手进行还击。

狙击手和神枪手都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当恼羞成怒的敌人追赶上去的时候,马上就会吃到更大的亏,因为有机枪掩体,诡雷,地雷和陷阱在等待着敌人的到来,只要敢于冲入没有被炸开街区的敌人,都要付出失去生命的代价。

黄花和她的狙击手小组,在一枪一枪射杀敌人,此时,她刚刚射出一颗子弹,又掀掉一名鬼子的天灵盖。

她拉了一下枪栓,在心里默默念着一个数字:三百二十四!

说完,她收起狙击步枪,灵活的闪入到另外一间房间内,然后从被封得死死的,只留下一个射击孔的窗户内再次伸出狙击步枪,又瞄准一名鬼子扣动扳机。

“啪”一声枪响,那名鬼子的头盔上多出一个破洞,血从破洞处喷出,这个家伙向侧面一头栽倒在地上。

黄花收起步枪之前,看了看冲过来的四名伪军和两名鬼子,她心中暗暗冷笑一声:“哼!送死的又来了!”

说完,黄花背起步枪,从一个小洞中退入到另外一栋楼房内。

这六名敌人没有一个得到好下场的,第一个伪军士兵踩到一枚地雷,被炸得粉身碎骨。第二名伪军士兵一脚踩进陷阱中,被里面的木刀扎成筛子。第三名伪军士兵被从二楼滚落的一枚手榴弹炸得血肉模糊。第四名伪军士兵被另外一名狙击手打烂脑袋。而那两名鬼子,一个是被从背后冒出的战士砍下脑袋,另外一个被回身还击的黄花一枪把他的脑袋打成一个烂番茄。

日伪军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血的代价。

而那些复杂爆破前进的日军工兵,终于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正当那些鬼子工兵在作业的时候,突然一枚不知道从何处飞来的迫击炮弹准确落进他们的人群中炸开。

“轰”一声巨响,鬼子工兵倒下一大片。

这还不算什么,最令人恐惧的事情发生了:工兵后面的炸药箱被引爆,只听到“轰隆隆”一连串巨响声,整个麻山镇都发生剧烈的颤抖。

整整一个小队的鬼子工兵在剧烈的爆炸之中,全部尸骨无存,碎尸块和飞散的血浆被埋在倒塌的废墟之下。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日军的轰炸机群已经从牡丹江出发,正往鸡宁方向赶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