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朝本记6:吾当总理与重用钱学森


柳鲲鹏

http://blog.sina.com.cn/quantum6

2009-11-12


关键字:红朝 钱学森

简介:吾担任总理之后,严厉驳斥钱学森的“老而无用”谬论,强迫他担任战略科技委员会委员长,负责中国高精尖科技的设计制造、人才培养、体系建设。因为战略科技委员会的标准化工作。由于在推动红朝与第三世界标准体系的建设方面的卓越贡献,钱学森也被称为“第三世界标准之父”。



钱学森在毛主席时代创造了伟大,这个是众所周知的。但是迎来“科学的春天”之后,不用说他没有什么成就,全国无数的院士教授博士大学生论文满天飞,同样的是狗屁没有,唯一拿得出手的也是毛主席时代留下的航天科技。而之所以还有这个可以装一下门面,是因为洋老爷不敢把这个东西卖给中国,中国想开放也没门。吾为此专门写了《钱学森,你只能辉煌在毛主席时代》,为钱学森送行。

后来吾一想,如果吾当总理,怎样发挥钱学森的作用呢?于是就有了此文,作为红朝本记之6。


红朝某年,吾当上总理。这并不是说吾有多少才能,而是因为吾的无产阶级觉悟。吾当上总理之后,当然是日理万机了,这里只谈高科技和工业问题。一日,吾带几个心腹专门拜访钱学森,钱学森见面即皱眉曰:“吾年纪大矣,皆曰无用。”吾闻之,正襟危坐曰:“大师何出此言也?古人云老当益壮不移白首之心,更何况今人乎?难道汝当初回国报效人民的心已移乎?况大师乃控制论创始人,新中国火箭之父,培养了无数人才创造了无数辉煌,这经验经历举世有几人?大师尚记得红太祖(即毛主席)之教导!”钱学森猛然站起,大呼曰:“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总理同志有何任务,但吩咐便是,无有不达成者!”

红朝国务院专门成立了战略科技委员会,与计划委员会并列协作,领导国家长期和大型科技规划和开发,并有权对新中国的科研、工业、国防、教育等各个方面进行指手画脚。钱学森任委员长,兼任副总理,国务院办公厅全面支持。

战略科技委员会江湖人称“独立自主委员会”,规划了高科技重点项目从材料、制造、设计、人才等各个方面:火箭汽车、火车、轮船、飞机等各个种类的发动机,电子计算机的系统各部分,军用民用电子设备,高精尖机床,特种材料,大型设备协调等等。委员会的标准是:一旦中国不能从国外进口材料、零件、设备,所有方面的生产要照常进行。

人才方面,战略科技委员会并不迷信大学培养,而是采取了工作、教导加深造的综合模式。上大学深造也是学一段时间工作一段时间,出来之后个个都是实干家。在工作中特别注重鼓励争论,每次话题都会组成若干方案组吵得昏天黑地,最后汇总出一个或者几个方案,因此各种人才都有施展才能的机会。

随着全国科技工业的发展,战略科技委员会特别组建了标准协调组,与其他部门共同负责全国工业的系统化、系列化、标准化、模块化。


红朝的设备有什么特点呢?除了前面说的标准化,就是节能化、节省化、通用化、模块化、精简化、无污染化、回收化、材料易用化、提前化等等。比如说,红朝的手机、照相机、充电电池等常用小电器都有一个标准的充电接口,充电器只有一种型号(还可外接手动、太阳能发电设备),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可以充电。而第一、第二世界各国则花样百出,互不兼容,第三世界也为此吃尽了苦头。战略科技委员会注意到这个情况之后,即要求(没错,是要求不是建议)时任总理的吾和国务院立即重视这一情况,更重要的是团结第三世界各国建立自己的标准体系。

吾收到这一命令,立即下令国务院办公厅组织一次大型会议,人大各委员会、计委、工业部、科技部、外交部、财政部、教育部、文化部等全面参与,准备方案发言。经过热烈讨论,确定了以下几项工作:

毛泽东思想为指导,深入宣传建立第三世界标准体系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帮助国内国外的第三世界人民树立标准意识。

以无偿赠送引导、无偿转让技术、援助生产企业、进口产品、各国有序布局等方式,向第三世界推广普及红朝产品标准与接口,变成第三世界的标准。

会议规定,所有出国人员,都负有向各国人民、政府、企业介绍产品标准化和建立第三世界标准体系的伟大历史意义的义务。

红朝同时负责第三世界的不兼容产品转换工作和物资费用,特别是负责回收第一、第二世界的产品。收回之后一方面进行了拆解研究,另一方面进行了标准兼容测试,有的甚至重新返回第一第二世界。

国务院负责同第三世界协调,在非洲、拉美、亚洲建设了三个标准研发基地,并为各国建立了一批研发实验室。红朝负责培训人才、技术交流、出资建设、赠送实验仪器等。有时因为情况需要,直接就把国内实验室的高科技设备拆解了运送到基地,国内产生的思想问题也着实花费了不少时间。有些标准由不同基地负责,有的标准是各基地共同研究,不过最后一定是通过技术标准大会确定。争论标准的时候,每个方案内都有各国人员,没有地域区别。

当第一第二世界向第三世界出口产品时,都要缴纳相当数量的技术标准费用,同时还要进口一定数量的第三世界产品。为此第三世界的标准不断向第一第二世界开始渗透,最后就变成了事实标准,这叫做“农村包围城市”。举例来说,第一世界向第三世界卖飞机,就要取得第三世界标准认证,还要与第三世界的零件兼容。

随着红朝高科技产品在第三世界的畅销,汽车、火车、轮船、飞机、计算机、电子产品等等都大量向第三世界出口。除了换来重要的资源,红朝并不看重利润。为了促进第三世界的发展,战略科技委员会还协调国内各个企业,在第三世界几个大区内援助建设工厂,负责零件生产、整机组装、大型维修、细节改进等等。


由于钱学森经常与世界各国标准制定人员交流,所以这些人都称自己是钱学森的学生。自然的,钱学森就多了一个“世界标准之父”的大帽子,同时被称为“第三世界人民最爱戴的科技大师”。有的国家甚至用“Qian”来代替“标准”这个词,而第三世界中叫“Qian”、“XueSen”的人也多了起来。

后来钱学森确实力不从心了,于是在一次全世界科技标准大会上宣布退休。结果又被大会强迫担任“终身名誉主席”。在会上他对吾这个总理抱怨说,“吾真是被汝残酷迫害得厉害啊,晚年连个空余时间都没有”。吾听了大骇:“收声!此言被群众听到,吾危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