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十六回 弄潮钱塘惺惺两相惜 帆逐秦淮击楫各争先 第十六回(2)单刀直入

bjunqing2008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URL] 第十六回(2)单刀直入 梅苑宾馆坐落在杭州市区的北端,和省委党校的所在地相去不远,这里远离市区的繁华中心。由于黄全胜的办公处所在此附近,为了便于联系,黄全胜便把林总安排住进了梅苑宾馆,同时也给杜民生和柳云涛预订了房间。 梅苑宾馆是个星级酒店,服务堪称一流。一见杜民生等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十六回(2)单刀直入


梅苑宾馆坐落在杭州市区的北端,和省委党校的所在地相去不远,这里远离市区的繁华中心。由于黄全胜的办公处所在此附近,为了便于联系,黄全胜便把林总安排住进了梅苑宾馆,同时也给杜民生和柳云涛预订了房间。

梅苑宾馆是个星级酒店,服务堪称一流。一见杜民生等一行人提着行李下车,马上就有服务员迎上来服务,由一位男服务员导引着直接把一行人送进了预订的房间。待进到房间以后,黄全胜对杜、柳二人说道:“你们两位抓紧洗漱洗漱,我这就去请林总过来见个面!”

柳云涛赶忙道:“还是我们到林总房间去吧,请林总过来不太礼貌吧!”黄全胜笑道:“没事,没事!大家都是好朋友,那来那么多繁文俗套。”说着便和孔令军一起退了出去。

杜民生和柳云涛抓紧时间刷牙洗脸,没用多大一会儿就搞定了。两个人刚刚坐在沙发上喘了一口气儿,门铃就被人给按响了。

杜民生知道是黄全胜已把林总请来,跳起身来快步走到门口,迅速打开房门把二人迎了进来。一见林总到来,柳云涛赶快起身让座,又殷勤地给林总奉茶敬烟,忙活了好一阵子。

寒暄过后,林总立即单刀直入地将谈话切入了正题:“我和小黄是好朋友,你们也是小黄的好朋友,咱们都不是外人,有话我就直说了。这次我是专程跑来向你们买鱼粉的。你们先把具体情况讲一讲,咱们再一起商量,这样好不好?”

林总名叫林中华,名如其人,做派很大气。他是个转业军官,时年五十开外,上中等个头,长方脸,白净面皮,理着短短的小平头,清淡的双眉下两只眼睛烁烁闪光。精明剔透的脸上浮现着一派果敢自信的神情。听他说话,一字一板,慢中有快,非常富有节奏感。

黄全胜赶忙解释说道:“林总是我们镇的前任党委书记,是我的老领导。前两年他觉得在镇里干的不过瘾,就出任了水产养殖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下海’搞起了企业。大家都是好朋友,有什么话就直端吧!林总还是部队作风,向来办事都喜欢干净利索,从不拖泥带水!”

“那好!真人面前不说虚话,今天咱就开门见山实话实说。”杜民生清了清嗓子,侃侃说道:“我们公司是一家新近成立的民营贸易公司,全称是‘湖北惠达鱼粉饲料有限公司’。”说着话伸手把自己的名片向林中华递了过去。

又道:“我们公司规模不大,注册资本只有一百万元,是个小公司。但是我们有良好的社交关系和雄厚的实力背景。秘鲁驻华使馆商务参赞安德鲁斯先生就是我们的在册股东,我们可以通过安德鲁斯先生在秘鲁拿到一手货,享受到最优惠的供应价格。我们进口秘鲁鱼粉依托的是湖北省福龙外贸公司,不然,动辄数千万的资金我们是搞不来的。更何况我们公司根本就没有自营进出口权。

另外,我们公司虽小,但股东的背景实力很强,有三位股东是大公司的老板。若没有这些前提条件,仅从营业执照上来分析我们公司的经营规模,说一下子进口来了上万吨鱼粉,这事说给谁听谁也不会相信。说不定还会当作是现代版的‘天方夜谈’呢!”

朋友相交,必须要赤诚相见。杜民生便把自己的家底全都向林中华抖搂了出来。

林中华一直在认真听着杜民生的自我介绍。听杜民生开诚布公地讲完这番话,他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语气刚劲地说道:“我搞水产养殖也有七八年的时间了,这些年来我们购买进口鱼粉大都是和中国粮油进出口总公司、中国牧工商集团公司、省外贸公司打交道,还没听说过有那个民营企业能驾驭这么大的进口生意。不是你今天这样讲,我还真是有点不大敢相信。若不是小黄和我讲你们是好朋友,我是不会跑这么远的路来跟着瞎忽悠的。处在今天国家经济体制改革的新时代,我这有色眼镜也得该换换喽!”

紧接着,他又说道;“话虽然是这样讲,我今天赶来杭州和你们二位见面,确确实实也是带着诚意来的。现在我也实话实说。我们公司和你们公司一样,也是个民营企业,只不过历史长些,有十几年的历史了。

我们的主营业务就是搞水产养殖,生产规模比较大,是个集团公司,下属有七个分公司。其中有个饲料分公司,是专门为其他养殖公司供应饲料的。生产规模一大,光靠直接购买饲料是不成的,毕竟自己加工的饲料成本会低些,而且质量也有可靠保障。经过这些年的发展,现在在当地同行企业中我们也可算的上是龙头老大了。”

说到此处,他把说话的语气顿了顿,又变换语气说道;“不瞒你们二位说,现在市面上进口鱼粉供应很紧张,不光是货不好进,价格还贼高。但是,鱼粉饲料涨价后,我们的水产品价格却一时涨不上来,搞得我们很被动。今天能同你们公司挂上钩,不但能帮我们救救急,今后的鱼粉供应也多了一条渠道。不知道这次你们能供应我们多少货,价格怎么确定?”临到话语结束,他突然把声调提高了起来。

说完,便把期待的眼神投射到了杜民生的脸上。

林中华实话实说地把家底一亮,杜民生和柳云涛二人顿时心里敞亮了许多。因为对销售市场的客户定位他们不知研究讨论过多少次了。现在鱼粉销售面对的主要客户有三大类:一是经销商,二是饲料加工企业,三是畜牧业和水产养殖企业。在这三大类客户中,养殖企业是最容易打交道的。

这原因在于,养殖企业是使用鱼粉的终端客户,用量比较稳定。如果和养殖企业建立起长期合作的供销关系,销售渠道就会保持相对畅通,这是其一。这第二点特别重要,就是撇除了经销商、饲料加工企业两个中间环节之后,原始供应商和作为终端使用客户的养殖企业可以形成一种直销关系,价格就容易谈的多了。这是因为经销商和饲料加工企业经营的产品,在经营成本之外还要添加利润的。

剔除这两个环节的商业利润之后,直销的最终结果,就会使供求双方获得双赢。既可使供方获取到相对稳定的利润,又可使终端客户大大降低购买原料的成本。从根本上讲,收益最大的当然还是终端客户。因为在市场机制的制约下,供方不可能在市场销价的基础之上另外再加上一道利润。

对于林中华的合作意图,杜民生和柳云涛已经看的非常清楚,可以说是已看的清澈见底:一是发出了谋求长期合作的信号,二是要己方亮出价格的底牌。按照国际惯例和国内商业的游戏规则,一个正常的供应商是不可能对临时客户和长期客户执行同一种销售价格的。

“林总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你们公司进口鱼粉的年用量大致有多少?包括你们公司的关系企业在内,进口鱼粉的年用量大致有多大数量?眼下你们公司的计划订货量有多大?”柳云涛没有直接回答林中华所问的问题,而是把自己想要了解的情况直截了当地提了出来。

因为长期合作的市场前景和订货量的多少,是产品销售价格的依据,在没有摸清林中华底牌的前提下,这鱼粉的报价实在是无从谈起。更何况,董事会批准的促销方案对促销价格的优惠是有等级差别的。所以对这些具体情况柳云涛是不得不问不能不问!

林中华见问,坦然一笑,说道;“情况是这样的。”他欲言又止,伸手打开自己的公文包,从中抽出一张地图,把地图伸展开来铺到了面前的茶几之上。

又道;“你们二位可以看一看,这是我们本地的行政区划图。我们公司的所在地千岛湖位于省区的西部,在新安江的上游,是我国最大的人工湖泊。湖区面积有五百八十多平方千米。有四十个西湖大小。湖中的大小岛屿有一千多个,常年水温在十四度左右,是个天然的大养殖场。

自从改革开放以来,当地执行多种经营、全面发展的经济政策,水产养殖业获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眼下在湖区周围的水产养殖区已有上百家,年进口鱼粉的用量平均在十万吨以上。就我们一个企业,年用量也在万吨以上,一个月我们若没有千儿八百吨的进口鱼粉供应,我们就要饿肚子了!”

“至于我们当前的订购数量?”他又放缓语气说道;“我们初步计划了一下,如果质量可靠价格适宜,我们这次计划一次性购进三千吨!”

柳云涛一听林中华的胃口这样大,不禁笑道;“我们是开店不怕大肚子汉,韩信用兵,多多益善。这次我们通共进了一万吨鱼粉,供应三千吨是没有问题的。不过咱们朋友归朋友,生意归生意,鱼粉我们可以保证供应,价格我们也可以优惠,这货款是不可以拖欠的,必须首先签订购销合同,然后是付款提货!”

接着,又婉言解释道;“我们之所以这样做,不是不讲朋友的情义,实在是目前还没有这个承受能力。我们这次进口鱼粉,用的每一分钱都是贷款,这个贷款的返还时限是有严格要求的,逾期归还是不可以的。现在谈这个事情,我们是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我们的为难之处还得请林总多多谅解。”

“这个情况我们理解,亲兄弟还要明算账嘛!这是生意场上的规矩。更何况我们中间没有小黄介绍,毕竟还是第一次打交道。你们二位就说一说咱们这价格怎么定,什么时候去提货吧!”林中华快人快语,直截了当地把问题的关键摆到了桌面上,静等着杜民生和柳云涛做出明确的回答。

“这个”杜民生和柳云涛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推让道;“这业务方面具体操作的事情还是由柳总来讲吧!”

柳云涛稍沉吟了一会儿,尽量控制着自己讲话的节奏,缓缓说道;“林总是个痛快人,我们就说个痛快话。不管怎么说,这敲锣的瞒不了打鼓的,现在各港口的市场价大家都很清楚,大连,天津,青岛、上海四个港口的现行批发价已突破了五千一百元一吨;而且还是有行无市,已经无货可供。最近一段时间内,除了我们公司在天津港上这一万吨鱼粉外,只有广西的防城港还有一船货。目前在国内市场鱼粉供不应求的局面短时期内不会得到有效改变。大家朋友一场,总得有些情分,我们就按五千快钱一吨成交,林总看怎么样?”

没等林中华回答,柳云涛又道;“如果杜总批准,在此之外,每吨鱼粉我们再给五十元的运费补贴。实价按四千九百五十元一吨计算。若是我们之间今后能够建立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那以后供应的鱼粉可以全部按优惠价执行。”

柳云涛的话音刚落,杜民生赶忙应和道:“我赞成柳总的这个意见。林总看怎么样?”

听柳云涛、杜民生相继把话讲完,林中华的脸上马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首先,他对于柳云涛能够如此精准地把握全国鱼粉市场的行情感到非常钦佩。

对于从事鱼粉经营行业的人来讲,由于长期在本行业打拼,对相邻区域的市场行情和市场价格的变化是会掌握的相对清楚的。而如果要做到对全国市场的动态情况了入指掌,那是极其不容易的。没有深厚的社会经济背景,没有广泛的社会关系,没有丰富的从业经验,那是根本做不到的。他自己就做不到这一点。

其次是柳云涛的这种报价方式报的特别实在。而且在这种实在的形式下蕴涵着商人的精明和处事的玄妙。先把市场动态和市场价位明明白白地摆出来,然后再讲自己的产品报价,而又让您看到产品报价已大大低于市场价位。人情已经做到极致,您怎么还好意思再去讨价还价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