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骨科研究生的内心独白[转]

浪子归巢 收藏 1 1883
导读: 哈哈,我是骨科研究生,研二在读,刚进临床约4个月,说实话我对医学是相当的有兴趣.   本人父亲是一个乡村医生,我相当的敬佩我父亲,耳濡目染我爱上了医学,我父亲谈不上高超的技术,但是可以说对当地几个村的医疗卫生还是有贡献的,偶尔我也知道父亲也会因为病人可以吃药也能好,但是也会建议输液治疗,多赚点钱,赚多少呢:无非就是3、4十块钱.   我不把我父亲当神看,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村老汉,基本以前假期回去都会和父亲出去山里山外的跑收账,最多也不过200的帐,有的10多块钱欠了10多年的也有,还不是少


哈哈,我是骨科研究生,研二在读,刚进临床约4个月,说实话我对医学是相当的有兴趣.


本人父亲是一个乡村医生,我相当的敬佩我父亲,耳濡目染我爱上了医学,我父亲谈不上高超的技术,但是可以说对当地几个村的医疗卫生还是有贡献的,偶尔我也知道父亲也会因为病人可以吃药也能好,但是也会建议输液治疗,多赚点钱,赚多少呢:无非就是3、4十块钱.


我不把我父亲当神看,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村老汉,基本以前假期回去都会和父亲出去山里山外的跑收账,最多也不过200的帐,有的10多块钱欠了10多年的也有,还不是少数,父亲就会从账本上划掉帐,不收了。我算过我们家的账本上最多欠过3万多,到现在10多年了还有1万多没收回来,父亲也走不动了,不收了.


哥哥也出来工作了,父亲母亲也是重病缠身,父亲命不好,我相信命,我也相信了这样一个事实:人的奸诈,人的嫉妒。


我体会父亲的孤独,一个性格直爽的人,一个不善圆滑狡诈的人会活的很累,不管你是身处城市单位还是贫瘠的农村.


大学几年,基本每次回家都会体会到人世的冰冷。


渐渐的,我从一个富有爱心的、正直的直爽青年,演变为一个眼中只有我可爱的父母、大哥、侄女和我热爱的医学事业,其他说实话在我眼里现在已不重要。


病人?在我眼里我只是在攻克疾病的困难,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医治病人,至于以后的什么回扣等不良的东西,至少在现在我看来我不会去搞,或许别人会说你他妈的尽说些没用的。可是我一直坚信人呀最了解自己的永远是自己,自己看到的对自己来说才是最真实的,我永远相信一个人对自己的自我评价,因为那是对自己的最了解的阐释。


我对自己的评价就是父母的晚年是我最关心的事情,二老和我就是一个人一样,我们都是节俭之人,我们可不需要太多的经济,我需要的是父母身体健康,心情快乐,我知道父母希望我做什么,父亲最希望我能成为一位优秀的医生,母亲希望我身体健康,希望我找个好老婆。所以我以后要找个女人对我父母不好,OK你玛比跟我滚,我的财产你可以全要,但是你不能对我父母不好。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说这些。


说实话我进临床不久,但是我是一个精力相当旺盛的人,充满了求知的欲望。


我管着20个左右的病人,一切的都是我在负责:病例、诊疗。我不停的问长者们各种我不懂问题,我出了错被人鄙视,无所谓,(我自己知道下次这个错误就不会出现了),我没手术时我就抽时间跑手术室看别人的手术,运气好还能上台,我主动的要求缝针,因为我要练好基本功,下班回寝室我会跑到附近的学校报出我厚重的实用骨科学认真的翻看,不懂的有机会就回医院问那位令我尊敬的苏教授,他会详尽的给我解答。我的走路速度永远是最快的,我充满了活力,不知道的我会说不知道,我会问老师那这个该怎么做,我知道的我会积极主动要求去做。


我说过一句让人大笑的话:我在医院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做手术,吃手术餐(因为我不想找父母要多的钱,可是却又没有钱发,虽然我最忙)我思考着,因为我敬仰着骨科前辈们,我热爱着医学事业,至于病人,我不会带任何感情色彩,我会以我以为最合理的方式治疗,当然现在我只能用我有限的思维和我的老师讨论治疗方案


我说的看似无头绪,我也只是兴起说出,真要细说一些事情也没时间。还得准备那狗屁的论文。我的水平现在还不能做论文。但是不得不做。孤独而爱着父母亲人的活着。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