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剑天下 正文 第六十三章 天涯之恋(下)

k55555998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5.html[/size][/URL] 这人说:“我现在处处收集资料,想写一本《彩剑大侠传奇》的书,天天对你大加关注,自然就认出你来了。真巧,没有想到你会出现在这里。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哈哈大笑起来。 钱图强很好奇,问:“你想写关于我的书?想写什么?” 这人说:“彩剑大侠是新时代的中国英雄,值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5.html


这人说:“我现在处处收集资料,想写一本《彩剑大侠传奇》的书,天天对你大加关注,自然就认出你来了。真巧,没有想到你会出现在这里。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哈哈大笑起来。

钱图强很好奇,问:“你想写关于我的书?想写什么?”

这人说:“彩剑大侠是新时代的中国英雄,值得写的太多了。你想一想,我们中国人,无论写书也好,还是拍电影电视,说的多是过去的英雄,什么水浒好汉、三国英雄、花木兰、孙悟空,要不就是历史上的民族英雄,像岳飞、袁宗焕等,最近的也是写抗日英雄。这些都是过去的英雄,虽然值得去传颂,但很少有人传颂现在的英雄,更少人描绘将来的英雄。

彩剑大侠北海道勇杀怪兽,长城激战巨鸟,为了救人,完全不顾个人安危,真是可歌可泣。特别是勇救落水一车人,完全是舍身救人的壮举,居然有人认为你是疯子,我很是大大的不满。所以,我决定收集各方面的资料,写一本《彩剑大侠传奇》,让世人意识到,我们中国不光有过去的大英雄,现在和将来,一样会有大英雄。”

钱图强说:“这么说,你也是拿笔杆子写文章的?我对你们这些人,有些看不起。特别是有些记者,写报道没有认真调查,造谣惑众,无事生非。我朋友王有志,原先当教师,被人污陷他诱奸女生,被学校开除了。当地一家报纸不做彻底调查,就公开报道此事,害得王有志丢下父母老婆孩子出家当了和尚。这分明就是拿笔杆子当刀杀人,比杀人还狠毒。这就是你们这些拿笔杆子的人干的好事。”

这人哈哈大笑,说:“大侠,有言道‘文人无行’,对这帮混饭吃的卑鄙小文人,何必如此在意。像你是学武的,又有几个学武之人练到你这境界,也有一些学武之人在黑道上混饭吃。文人不会因为这个看不起学武之人;学武之人,也不应该出现几个无耻文人就看不起文人。我们文人,你看看,德行高尚的大文人大作家多的是,古今中外,数不胜数。像大诗人李白,本身就是一个像你一样的剑客,侠客。你想一想,若不是施耐庵写《水浒传》,罗贯中写《三国演义》,吴承恩写《西游记》,后人怎么能够知道有这些个英雄?我虽不敢跟这些前辈文人相提并论,但也很是看不起那些胡扯淡的小文人,像有人认为大侠你是野兽变身的说法,完全是无稽之谈。依我看,你是意志坚强,不屈服于命运的安排,奋力抗争,所以充分挖掘出了人体的潜能,成就了自己的武功。你自己说,我的看法是否正确?”

钱图强见此人不卑不亢,说得很在理,便说:“你要写我,是你的自由,除了写我与魔兽斗争,你还想写什么?”

这人说:“我认为,世人对你存在许多误解。比如,许多人喜欢拿你的风流韵事对你说三道四。最近,你在西湖边上现身,重现江湖,身边又新带着一个漂亮的姑娘,那帮小文人又在拿这个事大做文章。说你是见一个爱一个,分明是轻薄男人一个。我却不这样认为。我觉得,像你这般的高人,心里头肯定有一个自己非常爱的女人,只是这个女人现在不属于你,所以你一直在寻找一个女人,想替代自己心目中原先最爱的那个女人。可是每一次,你都失望了,因为她们并不能替代你最爱的那个女人,所以你只好一直寻找下去,结果就是不停地换女人。

你和那些女人并不是真正的爱情,更多的是性的需要,跟现代人玩的*相近。不了解你的人,把性爱和情爱搞混了。”这人拿起自己刚才看的书,说:“你看,这是曹雪芹写的《红楼梦》,主要讲了贾宝玉和林黛玉两人的爱情。贾宝玉真心爱林黛玉,这是大家不争的事实,但贾宝玉就不碰别的女人了吗?书上写得很清楚,贾宝玉和袭人等丫环,一直有在发生性关系。林黛玉也知道的,开玩笑地叫袭人为‘嫂子’。性只是生活的需要,只是爱情的一个方面;真正的爱情,出自灵魂,不是肉体。林黛玉至死,都没有和贾宝玉发生过性关系,但她是真心爱贾宝玉。贾宝玉虽然一直有在跟别的女人发生性关系,并没有和林黛玉发生过性关系,但他心里头最爱的,还是林黛玉。这就是灵魂之爱。可惜,我无法知道彩剑大侠心里头最爱的女人是谁。他的爱情就无法写了。”

钱图强和杨诗雁目光一对视,微笑起来。

杨诗雁说:“先生,听你这么一说,觉得你真是高人,不似一般文人。先生贵姓?”

这人看了看杨诗雁,又看了看钱图强,指着海面上正在飞翔的海鸥说:“我无名无姓,无权无势,闲云野鹤一个,非常羡慕自由自在飞翔的海鸥,自称云鸥居士,你们就叫我云鸥吧。”

杨诗雁说:“云鸥先生,你说真正的爱情是灵魂之爱,你又是怎么样来认定灵魂之爱呢?”

云鸥说:“男女之间,关键是要心意相通。心有灵犀一点通,讲的就是这个。若真的相爱,不会在乎什么,只在乎两人是否还心意相通。宋词云,两情若是久长时,岂又在朝朝暮暮。不能朝夕相处,但一样心意相通。灵魂之爱,不会随时间流失而减淡,不会因年龄增长而消退,不会因为无法肉体接触而衰减,不会因为突然变故而改变,甚至不在乎两人是否结婚。这便是灵魂之爱。”

钱图强说:“能够懂得我的人,是先生你。云鸥先生,请跟我回房间,我们好好谈谈。”

于是三人边谈边走回树屋。

进到房间,钱图强说:“先生,我这女朋友,名叫杨诗雁。我们从小青梅竹马,至今相互爱恋。我们两人,给先生表演一段剑和琵琶,让先生看我们算不算灵魂之爱?”

云鸥微笑着坐到椅子上。

杨诗雁拿起琵琶,端坐椅子上,钱图强拨出宝剑,七彩光芒四射。

杨诗雁和钱图强目光对视着。杨诗雁拨弄起琵琶,弹的正是《昭君出塞》,曲调凄婉,如歌如泣。钱图强随着琵琶声舞起剑来,越舞越快,七彩剑光如飞花,洒满房间。

琵琶声停。杨诗雁泪光闪烁,含情脉脉地望着钱图强。钱图强挺立,情意缠缠地望着杨诗雁。杨诗雁放下琵琶,冲了过来,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云鸥“哈哈”大笑,说:“我终于找到了。原来,大侠真正所爱的,正是这个女人。”

两人相拥着,坐到云鸥的对面。钱图强说:“先生高明。看问题果然和那些记者不一样。先生,这《彩剑大侠传奇》由你来写,最合我心意。你若需要那些资料,我细细讲给你听。”

于是云鸥先生就自己收集的资料里面觉得不可信或者不完整的,一一向钱图强提问,钱图强细细作了解答;还细细讲述鲜为人知的荒岛经历。云鸥用手机作为录音机录了下来,准备回去好好整理。

钱图强把魔界要进攻人类之事也跟云鸥先生讲了,叮嘱他不要告诉外界,不必写进书中,是要考虑到怕引起社会恐慌。云鸥先生说:“没问题。我就往环境这方面去写。写你坚决不同意开发荒岛,目的是要保护地球。这破坏环境的事,比起魔界进攻,一样可怕。”

晚上,云鸥先生以远来是客为由,请钱图强和杨诗雁去吃海鲜。海南的海鲜非常新鲜,让钱图强又想起荒岛来。

云鸥善酒,钱图强现在也喜酒。两人端着酒杯,互敬起来。常言道,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三人边吃边聊,很是谈得来,仿佛多年未见的好朋友。

钱图强问:“云鸥先生,老家可是海南?”

云鸥说:“是。我生于斯,长于斯,以后死了,也会葬于斯。这是一个美丽而热情的海岛,我非常热爱她。”

钱图强说:“海南真的很漂亮,我第一次来,非常喜欢。这里的气候和环境,跟我的荒岛一样,让我感到非常亲切。不过,我有一个担心,如果开发过度,又不好好保护环境,海南岛的环境会受到破坏的。”

云鸥说:“是啊。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一直存在矛盾,这就要看人们的智慧,怎么样才能更好地解决这一对矛盾。如果牺牲环境来发展经济,得不偿失,我是坚决反对的。”

钱图强说:“我就是出于这样的考虑,坚决不同意开展荒岛。日本人判我死刑,跟这个也有关;他们刚抓住我时,就说过,如果我同意开发荒岛,他们就放我回荒岛。地球上的人太多了,环境都被破坏得差不多了,就剩这么一个荒岛,我是不会同意被开发的。”

云鸥说:“我支持你。如果破坏掉环境,要那么多钱来做什么?我们中国古人,尚懂得天人合一的道理,懂得人和自然要和谐共处,你看看,古诗写得多美,描写的自然万物与人的关系是多么和谐。特别是唐代王维孟浩然等人的山水诗,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人们陶醉于自然界的诗情画意之中。现代诗人再也写不出来那个韵味,一是没有这个外在的环境;二是人的心态变了。现代人,不敬天不敬地不敬神不敬鬼,想怎么来就怎么来,把这个自然界糟蹋得不成样子。这样下去,会遭到报应的。地球气候变暖就是大自然给人类最大的警告。你想一想,一旦气温升高,冰川融化,海平面一上升,得淹掉多少陆地,淹死多少人。还有大气层的臭氧层出现的大洞。一旦没有臭氧层的保护,人就会被太阳的紫外钱射死。你说的魔界要来进攻人类,若我是魔界的魔帝,根本没有必要派出兵来进攻,只要把环境破坏掉,人类就完蛋了。”

钱图强说:“云鸥先生所言,很有道理。魔界之所以不想破坏地球环境,我想,魔界是要考虑到自己的将来。一旦占领人界,魔界也有想一个好的环境自己住在地球上。”

云鸥哈哈大笑,说:“有一个好的环境,才能住得舒服,这是连魔都知道的道理,你说,我们人类怎么这样愚昧无知,整天跟这个地球过不去,拼命地糟蹋。这人类,有时聪明得不得了,有时愚蠢得不得了。”

杨诗雁说:“有什么办法?地球上的人这么多,总有聪明的人和愚蠢的人。考虑眼前的人多,考虑将来的人少,结果就是这个样子。”

三人边喝酒边聊天。云鸥和钱图强相见恨晚,两人喝得醉眼迷蒙。

云鸥指着南海说:“大侠,这是中国最大的海,南海。从这里一路南去,你想,你将到达哪里?”

钱图强想了想,说:“南海上有南海诸岛,从这里一路南去,应该到南海诸岛,再过去就是东南亚各国。”

云鸥说:“南海自古就是中国的领海,南海诸岛在历史上就是中国的领土,南海诸岛包括东沙群岛,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古代分别称为南澳气、七洲洋、万里长沙、万里石塘。中国自古就对南海诸岛行使国家主权。如今,一些岛屿被东南亚各国以各种理由强占,说起来真是令人心痛啊。”

钱图强说:“是啊。我还听说菲律宾曾经派部队杀死过我国捕鱼的渔民,真是太过份了。正规军人对付赤手空拳的渔民,算什么英雄好汉。这帮狗狼养的,要是让我碰上,一定跟他们拼了。”

云鸥说:“我家就住在南海边上。前几年,村里就有渔民出海捕鱼被菲律宾军人打死,全身弹孔,惨不忍睹。国家一弱,必遭侵犯,古来今来,都是这样。”

钱图强说:“先生所说的,很有道理。你写这本书时,把我的意思加进去,说是我钱图强,誓死保卫南海。我另有要事,无法专门在南海守着那帮狗娘养的。待我事了,一定要给他们好看。”

杨诗雁问:“云鸥先生,你的书,估计什么时候能够写出来?”

云鸥说:“半年左右应该可以写出来,但什么时候出版,还是未知数。估计得等一些时间。文人写书,关键是要写出一种天地间的正气和正义来,让读者有所收益。”

钱图强说:“先生写书,你就实事求是,不必对我歌功颂德,只要写出一种不屈服于命运安排的精神就好。我虽说是荒岛动物王国的国王,其实并不被世人所承认;现在只能算是一介平民,也没有多少功绩。我过几天就要去美国,以后若有什么成就,一定请先生帮我再好好补上来。”

云鸥说:“好,一言为定。这一杯,我祝你去美国路上一帆风顺,与魔界战斗马到成功!”

两人举杯一饮而尽,哈哈大笑。

第二天早上,云鸥先生过来给钱图强他们送行。云鸥看到任逍遥,说:“任逍遥,你在我的书中,可是一个重要的角色。今日得见,真是三生有幸。”

任逍遥哈哈大笑,说:“你们中国的文人,从古至今,我认识的不少。天地之正气,都得靠着你们这样的文人拿起笔来进行传颂啊。”

云鸥说:“惭愧。笔力有限,但愿不要辱没了你们。”

任逍遥说:“大胆地去写。文学创作又不是新闻报道,非要实事求是不可。你完全可以加进自己的想象,把人物和情节丰富起来。我相信你能够做得到的。”

钱图强紧紧握住云鸥的手,说:“武有武侠,文有义士,我们相信你就是义士。我们等候你的佳音。”

云鸥说:“好。你们去吧。多保重,后会有期!”

钱图强双手打揖,说:“保重!后会有期!”坐上车来。

杨诗雁向云鸥挥手说再见,发动汽车,绝尘而去。

回到弗山,已是深夜。

第二天,钱图强和杨诗雁陪父亲去公园走走,说说话。

晚上,钱图强问叔叔:“身份证的事情,派出所怎么说?”

叔叔说:“以前没有过先例,他们还要开会再讨论。”

钱图强一脸苦笑,说:“他们真有时间,讨论这么久还要继续讨论。”

叔叔说:“派出所刚换过领导。”

上午,香港那边,张诗琴打来电话,说是联系好船长的货船要出海了。

等到晚上,三人话别亲人,准备去香港。父亲和叔叔送到路口。钱图强紧紧抱着父亲,泪流满面,依依不舍。老父亲泪花闪烁,说:“图强,你去美国后,如果有时间,就去加拿大找你妈妈。以前是我不对,太绝情,现在,你们母子已经相认,就应该去找找她。”说着,坚定地推了钱图强一把,说:“走吧。男子汉大丈夫,志在四方。走吧!”

钱图强拥别叔叔,坚定地上车,头也不回,目视前方。心情激动,泪留满面。杨诗雁挥手作别,车绝尘直奔香港去。

梅子还没有回来香港。钱图强留杨诗雁跟自己住在新公寓。明天晚上就要离别,两人依依不舍,温存了一整夜。上午起来,钱图强坐在阳台,看着繁华似锦的香港,心里感慨万分。

自己带父亲过来治病,没有想到会发生这么多事情。住了一段时间,自己对这个东方明珠刚刚产生感情,又要离开了。

杨诗雁身穿睡袍,睡眼迷蒙,踱到阳台上,站在钱图强背后,双手抱着他的脖子,说:“在想什么?”

钱图强微笑,说:“在想你。”

杨诗雁笑,说:“昨晚折腾了整夜,现在又说想我。嘴巴越来越甜了。就你这嘴巴,还不知道还要害惨多少女孩子。以后你修修心,养养性,就当是为了我。好不好嘛?”

钱图强笑,说:“只要有你爱我,我会金盘洗手,退出红粉江湖。等一下,你陪我去买一部手提电脑,还有学习英语的资料。反正船上没事,我好好学习一下怎么样使用电脑。到时候,移动上网,跟你聊QQ。”

杨诗雁说:“好啊。上网最简单了。回头一教你,马上就会。”

两人上街买好电脑,配好三G上网卡,回来接任逍遥,便去寺院找悟空聊天。

悟空说:“图强,你这次去美国与魔斗法,一定要记住,以暴抗暴,不是良策;以暴抗魔,更为下策。魔之所以然为魔,正是因为魔最喜欢暴力。纯粹论暴力,你斗法赢不了魔。所以,你要充分发挥人的智慧,要做到以柔克刚,以智取胜。切记!”

任逍遥说:“悟空所言是至理。魔人恃强斗狠,非人类所能比。要胜他们,一定得讲斗争的智慧。”

钱图强连连点头称是。

晚上,由沈从武做东,为钱图强饯行。悟空和任逍遥不出席,两人在寺院谈天说地。

钱图强和杨诗雁赶到饭店包厢,沈从武已经先到。三人喝茶,聊了一会,张诗雁带着杨方方和杨圆圆还有保镖,也到来了。

大家高高兴兴地喝茶聊天。菜摆了上来,沈从武劝大家喝酒,和钱图强更是一杯接一杯,喝个痛快。

钱图强说:“从武,我先去美国。你可以考虑一下,将来在美国也开一家武馆。我们把强武武馆开遍世界去。”

沈从武说:“我也有这样的想法。过一段时间,香港这边的武馆立足更稳,我就到美国来找你,一起考察开武馆的场地。”

钱图强给张诗琴敬酒,感谢她帮忙联系好船长。张诗琴说:“这位船长,是我老公的朋友,跟我不是很熟。他说的,就是你们得等船开离港口之后,自己飞到船上来,应该没有问题吧。”

钱图强说:“绝对没有问题。若不是真的彩剑大侠,也上不了这条船。”

大家都笑了。

辞别过杨家母子,杨诗雁带钱图强回去拿行李;沈从武去寺院接任逍遥;大家赶到港口会合。

一艘巨大无比的集装箱货轮,停靠在码头。正是张诗琴说的“海王号”。

一声笛响,货轮慢慢驶离码头,向大海开去。

大家站立说着话,目送货轮远去。

钱图强拥别沈从武。

沈从武泪光闪烁,说:“多保重!后会有期!”

钱图强说:“多保重!后会有期!”走过来,紧紧抱着泪水盈眶的杨诗雁,说:“诗雁,我会永远爱你。永远永远!”杨诗雁也是激动地说:“我爱你!永远永远!”两人吻别!

任逍遥与沈从武道别过,说:“老兄,我们该走啦。”

杨诗雁轻轻推开钱图强,说:“走吧!”

钱图强拎起行李箱,挥手作别。任逍遥身形变大,飞了起来。钱图强高高跃起,坐到任逍遥背上。钱图强喊:“再见!我们在美国见!”

任逍遥振翅高飞,向货轮急飞去。

杨诗雁双手掩面,痛哭失声!

沈从武挺立着,目送两人飞去。

诺大码头,茫茫暮色,两条身影,孤孤零零。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