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14

在歐巴馬訪日前,日本政府及時宣布,將在未來五年提供最高五十億美元支援阿富汗重建。日本民主黨新政府為停止派自衛隊赴印度洋為反恐聯軍加油,而提出在民生上支援阿富汗的替代方案,美國政府對此表示歡迎,但日本國內卻引起「支票外交」質疑。


日本大手筆允諾援阿的同時,日本國內正如火如荼地砍預算。民主黨在眾院大選時對選民許下承諾,要刪減不必要的開銷,另一方面,民主黨也允諾要讓高速公路免費通車,提供學童學費補助等,結果各省廳提出的預算案不但不減反增,因此刪預算便成了頭痛的課題。


國內許多公共建設事業的預算都要被砍的情況下,開始有人質疑,是否該付出鉅額的代價支援阿富汗以取代洋上加油案,而且與一年十億美元(相當於九百億日圓)的援阿金額相比,自衛隊在洋上加油的一百億日圓經費恐怕還比較划算。


鳩山新政府一上台,便與美國為了駐琉美軍普天間基地遷移問題而出現緊張局面。站在美國的立場,與日本政府談了十五年,好不容易敲定的駐日美軍遷移計畫,卻在日本政黨輪替之後一夜生變,以外交的觀點來看,日本似乎站不住腳。


不過,美國為尊重日本這個盟邦,重視美日同盟關係,考慮到鳩山新政府內政立場,而願放棄高壓外交策略,讓步地再多給日本一些緩衝的時間,因為美國也知道,對日本關係動搖的話,將危及美國的東亞戰略。


美國的暫時讓步並不表示會一直讓步下去,日本政府似乎也不能過於樂觀。鳩山政府口口聲聲要與美國建立對等的關係,事實上,只要日本無法擁有軍隊,無法脫離美國的保護傘,兩國的關係就很難對等。


日本對美國最大需求就是安全保障,日本從二戰之後,在軍事方面一直是仰仗美國,也因為在美國安全保護之下,才能和平地專心發展經濟,儘管日本自衛隊的裝備已大有提升,但是在周邊都是擁核國的局勢下,無核國的日本仍需仰仗美國的軍事力。


日本揹負著發起二戰的歷史包袱,處處受限於和平憲法,無法像普通國家般地行使集團自衛權,國內、外對日本的軍事動向又十分關注,想在安保上獨立恐怕是相當困難。


所謂對等關係,伴隨而來是責任問題,日本必須有覺悟對自國和全世界負更大的責任,或許是擁有脫離僅止於自衛的防衛能力,積極派自衛隊參與國際維和活動,才有籌碼跟美國談真正的對等關係,若非如此,可能也只好選擇以支票外交來換取對等。


對於美日同盟的重新定位問題,日本國內也是議論紛紛,美國布希前總統發動伊拉克戰爭造成許多無謂的犧牲,在廢絕核武上沒有帶來任何貢獻,這也使得日本國民對日本政府過去支持美國的作法有些不滿。


歐巴馬上台後雖然針對布希的強硬路線做了些許的修正,但許多日本人仍認為,美日同盟不應該完全聽從美國,日本也該有自己的國際貢獻對策和主張。


美日同盟關係若要重新定位的話,日本可能要有更成熟的表現,而不是一味只顧著內政而犧牲外交,或是一味喊出「對等」的口號而忽略現實問題,不過,相信兩個民主國家最後應可藉由協議達成共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