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风那个吹 正文 第七章 4

大沿帽 收藏 3 11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93.html


“什么都别说了。我事惹得多了,打架斗殴也是家常便饭了,只要是那个斜眼伤势不重,没什么大事。”

“上帝保佑吧,千万别把人家打出事来……”

他俩在这儿害怕,坐在隔壁的联防办陈主任正准备放人。他当晚值班的杨疤瘌聊起了天,问道:“我说杨疤瘌,你今年三十了吧?”

“嗯,三十了,属猪的,主任好记性。”

“这岁数该成个家了,怎么还不说媳妇?”

杨疤瘌一听这话耷拉下了头,灰心地说:“咱不是头上有个疤瘌嘛,不好对付。”

“我听说你对象没少看啊。”

“看是没少看,可都是些什么货色?没一个中意的,我是宁吃鲜桃一口,不吃烂杏一筐。”

陈主任笑了:“别挑了,不大离儿就行吧。哎,疤瘌,晌午打架的那个祥子现在怎么样了?”

“没什么事了,就是脑震荡,医院要留他观察几天,他不干,自己走了。”

陈主任狠狠地说:“这个祥子,这回遇见吃生米的了,活该!”

“这个祥子其实什么也不是,纸老虎,就会唬人。”

“那两个呢?还关押着?”

“关着呢。”

陈主任看了一眼墙上的表,快十点了。他打着哈欠说:“简单收拾几下放了吧,这样的事太多了。我就回去了,你看着处理吧。”“哎,主任就回去休息吧,一切有我呢。”杨疤瘌赶忙答应着。

陈主任出了门,又回来了,警告杨疤瘌说:“我可告诉你,不许对人家勒索,更不许对那个女娃子动邪念。”“主任,我哪能呢!”杨疤瘌低三下气地说。

“不能?你自从进队以来做的那些事我有数,不是看你姐夫的面子,我早就把你开了。”说罢他走了。杨疤瘌望着陈主任的背影恨恨地自语道:“哼,没我姐夫你能当主任?一个臭烧锅炉的。”

不料陈主任又转回来了,叮嘱道:“你今晚给那个女娃子作个笔录,把人家先放了。”“好,听你的。”杨疤瘌眼珠转了转,乖顺地说。


刘青看帅子两手抱着腿,头低在腿上半天一动也不动,就轻轻地推了他一下,小声问道:“帅子?帅子?你睡了吗?”

帅子没有抬头,说没睡。刘青忐忑不安地问他在想什么?害怕了吗?帅子说,别的都不怕,就是怕那个祥子有个好歹。就是不死,残了,这辈子也就完了,别说回不了城,蹲多少年大狱还不好说呢。

刘青心里一阵内疚说:“帅子,你要是蹲了大狱,蹲多少年我都等你!”帅子说:“净说些傻话,你当是王宝钏等薛平贵啊?人家是夫妻。”刘青抱住帅子,动情地说:“不管怎么说,我已经把自己当作你的人了。帅子抬起头来,轻轻推开了她:“刘青,别这么说,我不能耽误你。”

刘青流着眼泪紧紧地抱着帅子:“帅子,我的心你还不知道吗?你是不是信不过我?帅子,你是为了我,我……我今天就给你吧……”说着她开始亲吻着帅子,动手解他的衣扣。帅子态度坚决地推开了她,提醒道:“刘青,你清醒一下,咱现在还被关押着,别胡来。”刘青眼神迷离了,喘息说道:“我不管,我什么也不怕,我只要你!”帅子把住刘青的手说:“刘青,你的心思我明白,谢谢,可是现在不能啊,将来我一定要娶你,那时候……”

突然门外传来了开锁声。两人赶紧松开了手,重新坐好。一个联防队员把头伸进来,看了看说道:“刘青,到办公室去!”刘青紧张地看了一眼帅子,帅子示意她跟联防队员去。落到了这个地步,人家说什么,他们就得做什么。

联防队员把刘青领到了隔壁办公室,交给了坐在陈主任座位上趾高气扬的杨疤瘌。杨疤瘌把那个联防队员打发上街巡夜去了,他一个人给刘青做了份陈述事情经过的笔录。做完后他扔掉手中的笔,色迷迷地看着刘青,问道:“情况就是这些?没说假话?”

刘青看出了杨疤瘌不怀好意,她把目光挪到了一旁,辩解道:“我要说一句假话,枪毙我也不喊冤,帅子当时如果不救我,我就有生命危险啊。”

杨疤瘌起身色迷迷地凑到刘青跟前,脸都快贴上刘青的脸了:“你还喊冤叫屈?现在人家躺在医院里抢救,一旦死了,这可就是人命案子,说什么也没用了。也不知那个祥子怎么样了,我给你问问。”

杨疤瘌装模作样地拨通了电话:“喂,医院吗?是我,老杨,祥子怎么样了?哦,很危险?恐怕拖不过明天?好了,知道了。”

刘青一听吓哭了,哀求道:“杨队长,你看怎么办啊,救救我们吧!”

“救你们?让我想一下……”他围着刘青身前身后转了几圈,“嗯,救你们也不是没有可能。”刘青一听这话象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急切地说:“杨队长,只要你能救我们,叫我们干什么都行。”

杨疤瘌沉吟着说:“让我好好想想……嗯,如果我找到证人,证明你们是正当防卫,事情就不一样了。如果还能证明他祥子耍流氓在先,威胁你生命在后,你的那个……对了,叫帅子吧?为了救你失手打伤、也许是打死了凶手,事情或许会另作结论,这就看我的笔头怎么歪歪了。”

“杨队长,那就请你多帮忙,救救我们吧。”刘青就差给杨疤瘌跪下了。“救你们?我和你们非亲非故,凭什么救你们?”说着他眼睛一翻,“再说了,我这是要冒风险的,图什么呀?”

“我们会报答你的,要钱?我们会出的。”

“你看看,想拉拢腐蚀干部不是?我不吃这一套。”

“那你要我们怎么报答?”

杨疤瘌冲着刘青淫笑起来:“其实也很简单,只要你……咳,你心里明白,透明白,只要你……啊,当场兑现,完事我就放人。剩下的事儿,我给你们兜着。”刘青听明白了他的意思,怒不可遏地起身骂道:“呸!臭流氓,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杨疤瘌并不生气,他转身回到了办公桌后坐下,公事公办地板起了脸:“好好好,我流氓,我流氓。行了,就当我没说,你可以走了,没你的事,留下那个帅子顶账吧。我还告诉你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就不信你能眼看着自己的人去送死!你走啊!”

刘青木呆呆地站在那里。杨疤瘌起身把她推到了门外,威胁道:“回去好好想想吧,我等到你十一点。”

刘青呆立在联防办门外好长时间才缓过魂来,她一个人流着眼泪忧愁的在县城空旷的街道上踽踽而行。她转了一大圈,又哭着又回到了联防办,抬头看看挂在夜空中的月亮,已经快到中天了。她没法再犹豫了,手颤抖着敲响了联防办的门。杨疤瘌就守在门口等着她,马上打开房门,一把把刘青拖了进去……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