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聊]天冷了 听朋友讲了个风流的有趣段子

中午与刘大师吃饭,大师喝了半斤白酒,兴奋起来,神采飞扬,全不顾3度严寒,讲了一个段子:


某省文联主席是刘大师的朋友,虽不倜傥却也风流。年轻时却因出身不好,二十年没找到对象。一蹉跎就成了中年人一名。


有一天,主席遇到自己的同学。同学已在农村娶妻生子,安心于农业户口,但心有不甘自己的女儿仍是农民,于是托主席帮忙给女儿弄到城里去。没有其他的答谢,只许诺将女儿嫁给主席。主席惊喜交加,很快就把同学的女儿带到了城里,成了人人羡慕的城市户。女儿也就嫁给了主席。


从此,主席管自己的同学叫爹。




进了城的女子,虽有了身份,无奈才疏学浅找不到工作。主席一怒之下就送她去学英语。英语老师本是文联的一名电工,但好歹是文艺圈的世家子弟(主席和电工的爸爸可能还合作过电影什么的),聪明得很,英语溜得很。一二来去,就发生了二十年后几乎每个人都能遭遇的故事:女子和电工老师搞在一起了。


此时女子已经给主席生了个女儿,但为了电工,女子决然离婚追随真爱去了。




主席开始了苦闷不已的人生。因为阴影过大,此后二十余年,虽很想再婚,却找不到合适的。


若干年后,主席的女儿长大了。带同学来家玩。有一名女同学迅速地爱上了主席。干柴烈火也好老房子着火也好,反正主席和女儿的同学搞在一起了。


从此,主席的女儿管自己的同学叫妈。




婚后,女青年开了家酒馆,因主席在当地德高望重,所有文化界名人都来题字光顾。墙壁上到处是价值连城的墨宝。女青年靠主席的名字迅速发家,主席也退隐江湖,每日靠老婆赚的钱生活,优哉游哉,不亦快哉。


在搞同学的女儿、搞女儿的同学的漫长的五十年生涯中,主席练成了金刚不坏的身心,也获得了别人看来一地狗血的耐情。


刘大师予以此人极高评价:此乃牛逼人士。


是啊,谁不想宝刀不老金刚不坏哪,可您有那么彪悍的内心吗?


————————————————————————————————————————————————————————


天一下子就冷了,真叫人想庸俗的段子。每天都能听到民间高人讲的那些不爱江山爱美人的故事,我就虽不能至,心驰往之。


咱不求轰轰烈烈堪比爱德华几世,也不求像查尔斯王子般恨不得变成老情人垫的一张粘腻的卫生巾。咱只求有面包时就吃着面包谈情说爱,没面包的时候看着对方就像吃了面包。只求好不容易看得上的那位能为了爱情能放弃一回功名利禄和人性私欲。


咱是个很朴实的人,咱的要求一直都很低微。


变冷的那一天,我跟朱老师说,得赶快找个人摩擦生热。朱老师问我,是精神摩擦还是物理摩擦。我说由物理到精神还是,哥们儿精神已经够灼热的了,只可惜自己跟自己一摩擦,都是愤怒的冰雹。


可是能看上的人都在那遥远的地方,即使看得见,也未必摸得着。阿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