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知青同农民痞子的激烈争斗

tjzqb2008 收藏 32 96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令我留恋的“知青”年代

知青同农民痞子的激烈争斗


(廿一)知青同农民痞子的激烈争斗

数年与农民的接触中,逐渐看出农民有三大弱点,真的如毛主席他老人家总结的那样农民是:自私、保守、狭隘!

但是,绝对不能一概而论,毛主席本身就是农民出生,历代党和国家的绝大部分领导人也都来自农民,所以确切的说:没有经过彻底的思想改造的农民是自私、保守、狭隘的~

1978年的秋天悄然来临了,苹果树那深绿色的叶子相称着红色的、翠绿色的、金黄色的果实在太阳的照射下不时地闪烁出不同的光芒~

这苹果是很有意思的,国光和红玉等一些红色的苹果那光照的一面呈红色或粉红色,背面永远是绿色,一些之前在没有着色前,用纸剪了喜字等图案沾了上去,到果实丰收的时候就出现了红面上出现了绿色的各种图。

葡萄就绝对不同了,为了防止虫害用报纸糊兜套在已经成型的果实上,结果丰收的时候那兜里的葡萄该紫的紫,该绿的绿,丝毫不受阳光的影响。

满园飘香的时候,白天确确实实让人陶醉。可到了晚上,特别是夜间数量不少的邻村低素质农民如同硕鼠一样开始了行动~

据老职工讲,在我们知青没有到来之前就是如此,因为1961年建立中保友谊葡萄园是征用现邻村刘安庄的3000亩土地,所以建立农场之后以刘安庄为中心的附近的农民就开始了肆无忌惮的疯狂掠夺。他们的部分房屋,特别是百分之百猪舍的檩条几乎都是用我们架葡萄的架杆搭建的,拉葡萄架的8号铅丝在村庄里随处可见。用他们的话讲:葡萄园就是我们的仓库,想拿什么尽管去拿!

到了1978年,我到葡萄园已经是第五个年头了,亲眼看到,每年的收获季节都要有知青或少量职工因为保护农场的果实和物资而遭到毒打,用知青的话讲:每年都要有被担架抬走的~

原来的葡萄大队时,我就负责整个大队的治保工作,同农民痞子有相当的接触。

记得一次我一个人骑着自行车经过刘安庄到红旗农场场部去,突然不知哪里飞来了一块大如拳头的土坷嘞重重的砸在了我的后背,我激灵了一下马上下车,一看没有一个人影,只得认倒霉么,算是万幸,如果用砖头那后果就严重了~

又一次,我的好哥们四队的知青胡建东,背着空枪看青,那时第二武装正兴旺,我们大队配备了数量不少的枪支,我突发奇想让民兵持枪看青,小胡那只是56半。

在不远处我看到一年轻的农民先是同小胡对骂,后来那农民就用砖头什么的坎小胡,这下子可着着实实地把小胡惹恼了,他突然上上刺刀翻过铁网、护沟就向那农民冲了过去。

我看的真真实实的,心想:坏了!就一同追了过去。小胡追那年轻的农民,我又追赶小胡,对了我手里也有一只56冲,追进了村里,哪里还有人影,小胡就破口大骂,我清醒的意识到,如果此时惊动了农村大队民兵,肯定会把我们的枪下了,后果肯定麻烦~

我急了,不管什么了,强拉上小胡就往农场方向跑,还好当我俩跑出了村子,一伙人拿着家伙追了出来,想想真是太险了!后来,不得已将看青民兵的枪支收回了。

再一次的冬天,我在大田小队代理队长,早上出工,几个男知青拉着手拉车,上面放满了干活的大锤等工具,后面是一队女知青抬着空抬子缓缓地走向我们的挖沟工地。

突然间,一辆马车从我们中间穿插而过,马车上跳下一年纪还轻的农村小伙,他疾跑到我们工具车前拿了两件工具就扔到了他们的马车上,听到女知青的叫喊,在队尾的我跑了上去,用肩膀顶住了马车的辕马使马车停了下来,我的举动无可非议,但惹怒了驾马车的一老一小,他们破口大骂,我非常气愤,到了那小子的面前:“我告诉你,要是倒回二年,我不会让你骂出这么多脏话的~”

在我们争吵的时候,邻近不远的一群农民跑了过来将我架起来就往他们村子里走,我几乎被举了起来,我们的知青把我抢了下来,结果还好,我棉外衣的扣子都掉了下来,反正是没有挨打。

我一起来的男知青中,只有我一个人没有挨过揍,倒是非常幸运的了!

几年间,折腾最厉害的是1976年4月16日,我们团总支副书记刘理被邻村小淀的一群农民痞子用门弓子打掉两颗门牙的事件。我们几百名知青联名告状,惊动了市委、市革委,市委的一个书记三次批示派下来工作组,调查情况,当时的形势对我们知青非常有利,上级也即将决定要采取必要的措施来保护知青的人身安全,谁承想被7月28日的大地震而震得流了产~

独立的葡萄园恢复后,我到了葡萄二队担任副队长,必然还要负责保卫(看青)的工作。

这天夜里,我同当时还没有摘帽的“四类分子”,国民党宪兵的陈文辉,还有一名男知青一起在我们地里的南头。子夜前,突然听到铁丝网和护沟外的土道上,熙熙攘攘的来了一群农民,我们藏在了能以隐蔽树后,对方先是一同砖头似如冰雹地砸了过来,我们没有动,但那男知青牵来的德国大狼狗却伏在了地下发出了“呜……呜~”的沉闷声音,对方自然听到了,大骂了之后又是一痛砖头砸了过来,接着这一群人肯定不敢过沟进入,不一会就骂骂咧咧地走了。

一切回复了正常的平静,我们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将随身的雨衣铺在了地下,擦上“避蚊油”,躺在地下,闻着那不协调的气味,仰望着被遮盖了四个月之久,特别觉得是那么美丽无比的星星和月亮!

这“避蚊油”擦在身上有火辣辣的烧灼的感觉,但是同可怕的蚊虫叮咬相比较,还是这火辣辣的烧灼的感觉要强得多了,看着星星和月亮,也不知是几时了,渐渐地我们迷糊了~

突然远处传来了惨叫夹杂着叫骂的声音将本来就属于假睡的我们惊醒。坏了!我心里明白,那一群人看在我们这里没有得手准是在别处下了手。

我们三个人带着狗往发出声音的地方猛跑,这国民党宪兵的陈文辉虽然已经是50岁的人了,但跑起来却比我们年轻人还要强!

在距离我们所在地地方大约2华里树木茂盛的足有10米宽南北向的大道上,我们看见了,月光下,闪闪发光的“白蜡杆”忽闪忽闪的,再近更看清楚了,是葡萄四队的两个知青大邓、振东和葡萄三队的老四,三个人正疯狂的打着一个满地翻滚的年轻的农民。

那黄黑色的德国大洋狗真是灵得很,冲过去之后直接咬住那个农民的腿。我一看知道不能再打下去了,如果任其不管肯定要出人命的,强行制止之后,再看我们三个知青哥们都戴了伤。大邓和老四头被刀砍破,一脸鲜血还顺着脸睱往下流,振东的右手大拇指被刀砍得差点就掉了下来~

据他们三个人叙述,来的那一群大概有10多个农民痞子,还是先一痛砖头砸完,看看没有动静,其实他们三个人都隐藏在树后,进来以后自然就是遭遇了,对方虽然人多,但怕我们的“援兵”心里发虚,所以不敢“恋战”,在混乱中对方的农民有一个被镰刀钉在了后背而戴刀逃走,所以就被他们三个抓住了这个“倒霉蛋”~

“倒霉蛋”还算是清醒,当我制止了打他的暴力行动,他连滚带爬地到了我的脚下双手一下子抱住了我的腿:“爷爷!您就是我的亲爷爷,我今天能不能活就靠您了!”

月光下,我看着这个“倒霉蛋”,已经面貌皆非,脸肿的眼睛成了一条缝。

已经走不了路的“倒霉蛋”,被我们的人架着缓缓地向场部走去~

突然间,自北向南来了黑压压的人群,我知道我们的“援兵”到了,等这群“援兵”走到近处,我一看,真是了不得了,足有100多人的知青,中间还夹杂着几个女知青,跑在最前面的是平常文文气气的我们叫做“画家”的蒋光弟,这次他一反常态,手里拿着一颗练习投掷用的“手榴弹”,跑到这个“倒霉蛋”跟前拉过来就要砸,我一手拦住,厉声喝道:“你们谁也不能打了,这人已经打得‘够呛了’!如果谁不听话还要打的话,那后果自负!”

在保健站包扎时,我怕“倒霉蛋”再挨打,就将他弄到了里间,本来就属于肥大的裤子竟肿的脱不下来,好容易脱下来后,看到了屁股上翻翻着的刀伤,难怪他走不了道了呢!

保卫科的王同昌科长来了,我将“倒霉蛋”交给了他,王科长安排了一辆吉尔牌卡车要到区医院给伤员疗伤,其他人都顺利地上了车,可这个“倒霉蛋”死活就是上不去了,两个知青拿了两棵木棍,让他趴在了上边才给抬了上去,到了车上他们将“倒霉蛋”的身体翻了下身,结果却在车上留下了他身体带血的印迹~

我没有同去,但天亮的时候,他们回来了~

据去的人讲,先到医院处理了伤员的伤口,还好,振东的大拇指保了下来,拇指的筋竟没有完全断了~

看着“倒霉蛋”半死的样子,给他再次处理了伤口,估计他动不了了,就将他放到了走道的条形椅子上,然后去公安分局报案。谁承想,这“倒霉蛋”竟利用了这个机会跑掉了,可想而知,七、八公里的土路这小子是怎样连滚带爬地跑掉的……

连年的“争斗”,我们跟家里人不敢说,其实说了也没有用处,只不过是加大了家中的惦念。

这种局面一直维持到了80年代初期才告结束,在81年据说还请了武装警察来帮忙,当然会好了许多。

到了现在,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农民富了起来,再也没有这类的争斗事件了,确确实实已经成为了历史

这是我五年多做插场知青若干次同农民发生争斗中经历的最激烈的一次,也是我经历的最后一次!


此文是笔者的亲身经历,没有半点虚假~

此文献给我们葡萄大队曾经为保卫国家财产安全流过血的插场知青!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